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3852章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司馬深吸一口氣,將自己身上的大衣脫了下來,精赤著上身。

其手腕,胸口,肚子,皆有類似龍狀的紋身,看著很是有氣勢。不過,這又好像不像大家之前所看到任何一種龍紋圖案,倒像是蛇的蛇鱗。像這么有恢弘氣勢的蛇紋圖案,這倒是比較少見,至少謝文東和九門提督等兄弟是沒有見過的。

他抽出一把很樸素,但是散發著白光的大刀。

他的目標也很明確,可不是九門提督的任何一個人,而是謝文東。

這人別看笑呵呵的,但是,其實很陰險。他什么招呼都不打,直接就沖謝文東而去了。

好家伙,初級鉆石干部突然發動襲擊,這麻煩可真夠大的。

嗖!!

司馬眨眼間,就來到了謝文東的跟前,大刀中出,狠狠透過余勇和周汝杰兩人身邊的縫隙,對著后面的謝文東狠狠地刺了過去。

“小心。”高級白金干部,也是九門提督之首的余勇,隨即爆喝一聲,連想都沒想,直接拿手上的家伙九十度勾住對方的大刀。

這是一把類似鐮刀一樣的鋼刀,有點像一輪彎月,它叫“銀勾”。

受到外力的拉扯,司馬的大刀轉變了方向,從謝文東的腰側堪堪擦過。

雖然謝文東身上穿著防彈衣,他也足夠相信兄弟們會保證他的安全,可是,當這一刀來到的時候,他依舊被驚出一身冷汗。

不為別的,就因為他能夠清晰地感覺的到,這刀鋒透過來的寒意。

謝文東:“這人不簡單,大家小心。”

其實不用他說,大家已經知道他不簡單了。

王如朋關心道:“東哥,你沒事吧?”邊說著,便抖動手中的鐵笛,對著司馬的喉嚨刺了過去。

司馬輕哼一聲,直接就閃過,緊接著身形一轉,再次從王如朋和周汝杰的肩膀中間擦了過去。

這一次,是直接沖著謝文東的脖子去的。

千鈞一發之計,謝文東也不知道哪里來的爆發力,大喝一聲,迅速一蹲。

司馬的大刀,再次從他的腦門擦過,把他的頭發削下了一大片。

短短兩秒鐘,謝文東就遭遇到了兩次死亡危機,心臟緊張得嘭嘭嘭跳動起來。

不過,為了給兄弟們寬心,他迅速調整呼吸,依然震聲說道:“我沒事,大家小心。”

司馬連著兩次差點得手,這讓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覺得忌憚的同時,又覺得很是沒面子。

這不,他們三人震聲一喝,開始組成戰陣,全力圍殺司馬。

司馬以一敵三,依然不落下風,四個人打得有聲有色,戰斗極其慘烈。

本來,謝文東也是想加入進去的,可是想想還是算了,這家伙連余勇都不怕,估計得有初級鉆石級別,自己沖上去,那不等于是添亂和送命么?

他想了想,掏出手機,給姜森打去電話,讓他立刻派一些人過來增援。

此時,姜森也剛剛突破重圍,一聽到謝文東這邊被困,也急了,趕緊答應著:“東哥,你現在在哪兒?我馬上帶人去救你。”

謝文東:“我在紐曼大街...有一個巨型樂高標志這塊...”

姜森:“我明白了,馬上過去,東哥,你小心點。”

謝文東:“嗯,我會注意的。”

掛斷電話之后,謝文東突然趕緊身后惡風不善。

原來,是有一個寒冰的敵人,突破九門提督艾清、李萬能、周汝杰、李恒等人的防線,撲騰到謝文東的身后來了。

跟九門提督相比,謝文東的戰斗力實在是太弱了。

不過,他也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欺負的。更加不是隨便什么人想殺,就能殺的。

這不,還沒等這一人接近自己。

謝文東突然一抖手,從手腕處,飛出一把金光閃閃的小刀。

這小刀,好像有靈魂一樣,沙得一聲,在這名鷹鉤鼻大漢的脖子上劃過。

那人還沒感受到疼痛,卻先感覺到了金刀在自己體內的冰冷。

“咕咕——”

鷹鉤鼻男子發出一聲沉悶的慘叫,一下子就剎住了腳步。再一抹自己的脖子,立馬就意識到了有什么不對。

還沒等他明白到底什么原因,謝文東冷笑一聲,手腕一晃,將金刀收回,順勢往上一撩。

鋒利的金刀,將這名鷹鉤鼻男子的小腹一直到胸口,徹底豁開,頓時,他的五臟六腑隨著開口出統統流出來,灑了一地,也砸在他自己的腳上。

撲通!

這名鷹鉤鼻男子兩眼圓睜,捂著脖子掙扎了一陣,口吐血沫直挺挺倒了下去。

失去了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庇護的謝文東,立馬成了寒冰這邊的眾矢之的。

這不,在剩余的寒冰高手們的沖擊下,陸陸續續有不少人,殺到謝文東的跟前,直接與其作戰。

三五個寒冰的高手,謝文東還能夠勉強應付,可是,這數量一多,就顯得有些應接不暇了。

慌亂中,謝文東的手臂和大腿,各自挨了兩三道。更加嚴重的是,還有一名中等干部揮動的一刀,砍在謝文東的后背上。

謝文東吃力不足,被直接一刀轟趴在地上。

雖說,謝文東有防彈衣的保護,然而,這名干部,用的武器是特殊合金打造的鋼刀。

這一刀,直接就把謝文東的防彈衣撕裂開了,刀鋒深入他后背半寸,鮮血一下子就把他的后背給染紅了。

這一幕,可把九門提督等兄弟嚇了一跳。

艾清一邊戰斗,一邊沖距離謝文東最近的周庚和李恒吼道:“周庚,李恒,你們兩位兄弟,快去幫幫東哥。”

“這幫小嘍嘍交給我們,去保護東哥啊。”李萬能也跟著叫道。

周庚和李恒兩位兄弟,看到這里,也紅了眼了,直接大喝一聲,踢開面前的敵人,趕緊答應一聲,往謝文東那邊趕去。

而這時,那位提著合金打造的鋼刀的干部,已經再一次出現在謝文東的面前,并且,毫不手下留情地大笑道:“謝文東的腦袋是我的了,這大功也是我的了。”

“哼,就憑你,你也配?”

謝文東悶哼一聲,從地上掙扎著爬了起來,然后,咬了咬牙,掌中彈出一道金光,直取大漢喉嚨。

太快了,也太突然了,那名大漢毫無防備,被金光射了個正著。

只聽撲的一聲,金刀正刺在大漢的咽喉上,大半個刀身都沒入其中。

謝文東片刻都未停頓,身子如同離弦之箭,一個箭步竄到另外兩名大漢前,右手握拳,重重擊打在另一名大漢的小腹。

那大漢吃痛,本能的彎下腰身,謝文東趁機晃動左臂,以銀絲勒住大漢的脖子。

大漢只覺得脖子一緊,馬上意識到不好,張嘴剛要大喊,卻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極細的銀絲如同一把鋒利的刀子,隨著謝文東用力回手,瞬間將大漢的喉嚨割斷,鮮血如同泉水一般汩汩地冒了出來。

只眨眼的功夫,謝文東連取幾人的性命。九門提督對謝文東的手法,多少是知道一些的,所以倒也沒有太大的意外。

不過,站在一旁的另外幾名寒冰大漢,卻驚訝得張大了嘴巴,瞪圓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他們這還是第一次見到謝文東親自出手,以前他一直以為謝文東只是頭腦過人,想不到身手也這么厲害,“快、準、狠這三字要訣都占了。”

“快...快...殺了他,殺了他...”一位圓臉大漢驚慌失措一陣,結結巴巴地吼道。

話剛喊完,謝文東已撿起地上的一把鋼刀,提刀到了近前,手中的片刀掄圓了,對著這名大漢狠狠砍了下去。

撲哧!這一刀砍得結實,片刀在大漢的臉上足足劃開一條半尺多長深可見骨的大口子,那大漢慘叫一聲,撲到在地,左右還有兩個家伙見事不好,他們身形剛剛轉回來,謝文東的刀也已到了他們眼前.

隨著一陣刀鋒切肉的聲音,寒冰這邊瞬間被謝文東砍倒數人。

這時候,周庚和李恒也沖了過來,對著謝文東四周,準備不足的寒冰人員下了死手,掄起手中的鋼刀,劈頭蓋臉就是一陣猛砍猛殺。

轉眼之間,就把沖破包圍圈的這些寒冰打手,全部給干掉了。

謝文東這時才可以稍稍松口氣,蹲身,收刀,順便將金刀上的血跡在尸體的衣服上蹭了蹭,隨后對趕來的周庚和李恒連兩人,語氣堅定地說道:“不用管我,快點消滅這些小嘍嘍,去幫阿勇他們!”

周庚和李恒精神一震,嘴上答應,不過,卻也不敢真的不管他,御敵也是在謝文東的周邊。

謝文東無奈,最終只好選擇妥協。

他一伸手,摸了摸后背,手掌心全是血。

不過,當周庚和李恒問起他身上的傷時,他依然硬挺著說沒事,這個時候,他可不能因為自己的一點點傷,而亂了兄弟們的心。

與此同時,余勇、王如朋、周汝杰三人與司馬的戰斗,正式進入白熱化。

說話間,司馬對著拿鐵笛的王如朋就是一刀。

這一刀,氣勢如虹,雷霆萬鈞。

只見刀自上而下,力劈華山這么一轟,如天雷響動一般。刀鋒摩擦空氣已不再是尖銳的呼嘯,而發出沉悶的嗡嗡聲。

王如朋站起原地沒有動,只是身上的衣服,被大刀的氣勢拂動,而隨風擺動。

就在大刀至上往下劈砍的時候,王如朋連想都沒想,直接抬起比大拇指還粗的鐵笛,迎接司馬的重刀。

你是自己找死啊!見狀,司馬緊咬牙關,將落刀的力氣使出十二成。

別看司馬手中的這大刀,看上去樸實無華,可是,其鋒利和堅硬程度,連鈦合金鋼刀都比不上,再加上司馬這單臂一晃千斤的力道。

可以確信,王如朋的兵器將被他削斷,連這個王如朋也會一分為二,劈成兩半。

當啷啷——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仿佛要天崩地裂一般。

空氣中激蕩的沖擊波,讓二人不由自主地連連后退,那劇烈的聲響也讓左右眾人的耳朵嗡了一聲,差點被震聾。

再看王如朋手中的笛子,只是砍出一道黃豆大的印跡,并沒有折斷。

“好硬的笛子。”司馬喘著粗氣,不可思議地喃喃自語。

這邊,王如朋的臉上露出獰笑的笑容:“添加了“星辰之淚”粉末的,怎么樣?”

說著,雙手握笛,身形一躍,重重朝著對方的腦袋砸去。

“這速度真不錯。”司馬吃了一驚,不過反應也很快。

迅速雙手撐刀,就在鐵笛和大刀快要重重接觸的時候,他忽然一收勢,快如閃電,直刺王如朋的心窩。

王如朋倒吸一口涼氣,沒想到對方回來這一招。

他也迅速變招,雙臂運足力氣,猛然向外輪出。

嗡!

刀掛風,勁氣四射,以他自己為中心,一道圓弧形的白芒向攻向司馬。

王如朋的戰斗力固然強悍,可是,他的戰斗力比司馬差了接近兩個檔次。

所以,還沒等自己的鐵笛刺開他的喉嚨,司馬的鋼刀,已經狠狠地砍在了王如朋的身上。

這一刀下去,直接把王如朋胸前的五根肋骨給砍斷了,還差一點就把他的胸口給一切兩半了。

王如朋張嘴吐出一大口血之后,當場昏迷過去。

“如朋~~~”謝文東嚇了一跳,趕緊趕到王如朋的身邊,查看他的傷勢。又是拍打他的臉頰,又是扯布條給他包扎傷口什么的。

“李恒兄弟,你在這里保護東哥。”

周庚見余勇和周汝杰那邊的情況不妙,立刻又補位上去,接替了王如朋的位置。

放倒了王如朋之后,司馬又將自己的下一個目標,放倒了九門提督之一的周汝杰的身上。

除了應對余勇和周庚等人的招數,向周汝杰發動了暴風驟雨一般的襲擊。

這不,周汝杰見勢不妙,隨后身子向下一低,輕松避開鋒芒,接著身軀順勢一倒,向旁邊轱轆出去。

司馬的刀也追著過來。

咔嚓!

這一刀雖然沒有劈中周汝杰,但卻將地面劈出一條六、七米長的大裂口,由此也可看出司馬這一刀的威力之大。

趁著他一招力盡,后招未出的空擋,周汝杰反竄了上來,到了司馬近前,分向司馬的要害連刺三下。

司馬嚇了一跳,趕緊收起刀撤退。

而這時,余勇和周庚也拿出看家的本事,對司馬發動了相同量級的攻勢。

雖然司馬很強,可是,因為打斗的強度太大,對體力是個巨大的考驗。

交戰了一會兒后,身為初級鉆石干部的司馬,也已累得鼻凹鬢角都是汗,呼吸聲也重了許多。當然,余勇、周庚、周汝杰等兄弟,也沒好到哪里去,皆是氣喘如牛。

也不知道是累得迷糊,還是節奏被己方打亂的原因,就在這時,周汝杰突然發現了司馬的一個破綻。

他心中狂喜,趕緊上前,腳踏七星步,上面出招作為佯攻,實際上殺招在下方,咬緊牙關,抬起腳,對著司馬的心臟位置狠狠踢了下去。

不得不說,身為九門提督之一的周汝杰,身手也是出類拔萃的。這一腳下去,連鋼板都得給踢歪。

然而,他沒想到,這個外表粗狂、看著很魯莽的漢子,其實心思遠比他想象的要細膩的多。

剛剛的這個破綻,其實就是他故意賣出的。

周汝杰雖然狠狠地踢中了司馬的心臟,可是,卻并沒有將他的心臟踢爆。

這會兒,周汝杰才猛然驚醒,對方是改造人,這一腳雖然自己用了十成十的力氣,卻未必能達到自己預期的效果。

果然,司馬被踢了一腳之后,根本就臉不紅氣不喘的。

相反,司馬大腳抽射,直接一腳就把周汝杰的右腿給踢成了L形。周汝杰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右腿就斷了。

斷骨之痛啊,豈是常人所能容忍的。

周汝杰自也是痛徹心扉的,然而,他這個人別看平時不說話,但其實是個非常頑強和硬氣的漢子。

他硬是瘸著一條腿,又和司馬打了好幾個回合,這才被司馬兩刀打翻在地,重傷退場。

看到周汝杰退場了,謝文東心痛之余,立馬又叫自己身邊的李恒,趕緊過去幫忙。

事情進展到現在,九門提督已經有兩個重要的骨干,倒在了這個該死的混蛋手里。

對此,司馬非常得意,幽幽道:“趁現在我心情好,趕緊放下武器投降。否則,你們三個,也會跟他們兩個一樣,像只死狗一樣,躺在地上。”

云騰人出身周庚聽完,直接爆嗓破口大罵起來:“放你媽的臭狗屁,老子寧死不降。”

李恒:“對,我就不信了,同樣是改造人,都是兩個肩膀抗一個腦袋,誰怕誰啊。”

九門提督之首的余勇,完全接受不了。

他眼珠子都紅了,當即附和,震聲道:“兩位兄弟說得好,今天,咱們就讓他有來無回。殺,殺,殺!!”

這三聲“殺”字,喊得天動地動,讓人心潮澎湃。

而今的余勇,也是高級白金干部序列的超強戰力的存在,又有這么兩位改造人兄弟的幫忙,怎么能讓他這么放肆。

周庚和李恒,也跟著喊了三聲殺殺殺,將戰斗再度提升一個檔次。

他不再防御,火力全開,全力進攻,將手中的銀勾,揮舞得如夢如幻,將自己的一身本事,表現的淋漓盡致。

余勇的銀勾又快又詭異,時而剛猛,時而又刀走偏鋒,根本沒有固定的套路,都是隨機而變,也正因為這樣,才更具威力,更讓人摸不著門路。

果然,在他的狂暴攻擊,以及另外兩位兄弟的輔助下,司馬被連著被劃開四五道口子,其中一道還有半寸深。

當然,他們三個人,也各自挨了司馬的幾腳和一到兩刀。

司馬,這會兒不敢有剛才的囂張,小心應對。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隨著九門提督其他兄弟的打完,隨著他們也陸陸續續加入戰斗當中,勝利的天平,開始往九門提督這邊傾斜。

雙方又是一番你死我活的惡戰,你砍我一刀,我還你一劍,你打我一拳,我還你一腳,場面上的爭斗越發血腥,基本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掛了彩。

當然,受傷最多的還是司馬,雖然他是初級鉆石干部,可是好虎架不住狼多。他自己也沒有想到,經過突圍大戰的九門提督,還有這等戰斗力。

他渾身上下,鮮血淋漓,幾乎成了血人,冷眼看去,好象從地獄里鉆出的惡魔。

仗打到這種程度,雙方已不是在拼體力和身手,而是在比拼意志,誰的意志強,誰就能堅持到最后。

隨著艾清的一刀,司馬的大腿又多出了一條口子,但他的回身的一腳,也把艾清踢得口吐鮮血。

本來要倒下的艾清,吼叫一聲,向司馬跳了過去,手中的開山刀順勢劈了下去

呼——刀助人威,人借刀武,體力眼中透支的艾清爆發出讓人意想不到的力量。

司馬瞳孔收縮,雙手持刀,橫刀招架,同時喝叫刀:“開!”

當啷啷——嗖——司馬這一刀,不僅將艾清的開山刀架住,而且還把他的刀給硬生生撞飛。

不等艾清落地,馬侯突然一把將他摟抱住,用身體給他作一個緩沖。

早已蓄勢待發的余勇哪能放過這個機會,抽身上前,“銀勾”再次刺入司馬的小腹,司馬也不落后,碗口大的拳頭重重擊在的余勇的臉頰上。

而周庚、李恒、李萬能隨后的三刀,在司馬胸口劃開三條深可及骨的大口子。

“啊——”司馬連續遭到致命的重擊,又痛又怒,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雙臂猛的一震,咔嚓一聲,周庚的雙臂被他真脫了臼,隨后,他頂住周庚,急速的倒退。

咚!

足足退出十余米,周庚的身子重重撞在一顆椰子樹上。

這椰子樹的樹干,可是不平的,上面還有堅硬的凸起。

雖說,周庚是改造人,可被這么一撞,立馬感覺自己的身體好象散了架子,再使不出任何力量,他軟綿綿地倒了下去。

“司馬,你的死期到了!”余勇斷喝,舉刀向司馬的心口刺來。

司馬沒有說話,他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已沒用,鮮血在急速的流失,腦袋越來昏沉,身體也越來越沉重,平時揮轉自如的大刀,此時也像重如千斤。

他無力再使用身法,身子微微向旁偏了偏,避開心口。

余勇的這一刀,深深刺近他的肩膀,司馬聲都未吭一下,抬起手,一把將“銀勾”的刀身抓住,使余勇無法抽回。

隨后,手中的大刀舉起,狠狠地斜劈下去。

好快,很難想象,司馬受了這么多的重傷還能砍出如此快猛的一刀。

不愧是鉆石級干部。

當然,司馬倒下只是時間問題,他已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了。

余勇激靈靈打個冷戰,不過,他的反應也非常快,趕緊躲避開。

誰曾想,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清脆的槍聲,憑空炸起,如同悶熱無風的午間,突然炸起了一個響雷...

這一槍,直接就把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的司馬給爆頭了。

司馬頭部中彈,咣當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槍,是謝文東開的。

這一槍,不單單司馬死掉了,九門提督也傻掉了,全都看向開槍的謝文東,臉上寫滿了茫然。

而此時的謝文東,臉上卻有一種特別怪異的神情。

不是因為他等不及九門提督兄弟把司馬給干掉,也不是想在這個時候,凸顯他自己的價值和地位。

而是,他突然注意到,遠處來了一個人。

雖然隔著很遠,視線很昏暗,可是,謝文東還是感受到了其強大的氣場。

這個人,身材不高也不矮,五官瘦骨嶙峋,黑色猙獰的頭像,兩條黑色帶著魚鱗狀圖案的胳膊和手里拿著一把金色的寶劍。

身上穿著的衣服,也是白色條紋狀的,不知道的,還真以為他是從金字塔里爬過來的木乃伊一樣。

雖然謝文東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可是,謝文東敢打包票,此人定是一個不得了的敵人...

沒錯,這個便是“智腦”成員——高級鉆石干部“法老”。

若得青鋒三尺劍,醉罷斬天落長虹。僅僅相隔兩天,G黃金總盟主再次發力,本月第六次千金豪賞,十分感謝兄弟一如既往地支持和厚愛。

另外,也感謝一直在路上白銀盟主豪賞88.88元,路上盟主,也是老曹的鐵桿盟主之一,感謝多年來的陪伴和支持。

巧合的是,這兩位大佬我都在線下接觸過(跟我線下接觸過的大佬也不少,情況也大體相似)也捎帶著說點自己的感慨哈,希望能給諸位在成功路上狂奔的兄弟們,一些看齊的方向。

當然,如果你覺得我說得沒道理,就當我瞎說著玩的,倒也不必放在心上。

兩位兄弟雖然在現實中,都做得很成功,都是身價千萬、億萬的大富豪。可是都非常謙虛,也非常好客,更加沒什么架子,尤其是待人接物,很會為對方著想。

最為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從不說“我要你怎么怎么樣”,說得最多的是“我相信你能自己把握好”。讓自己開心之前,先讓對方開心。誠以待人,虛心向上。總之,與他們相處,會讓人感覺很愉快。

借用青幫大亨杜月笙說過的一句話;頭等人,有本事,沒脾氣。二等人,有本事,有脾氣。末等人,沒本事,大脾氣。

老曹在這里希望諸位兄弟,都成那頭等人,最差也做那中等人,不要去做那末等人,恭喜發財,大吉大利。額,扯得有點遠了哈,書歸正傳。

牛派乞人
黑龙江快乐十分前三值 金彩彩票首页 中国体育 nba比分推荐 视频看新闻赚钱最快的是什么软件 最新娱乐棋牌大全 湖北快三走势图今天 广州领奖福彩中心在哪里 最快的足球即时比分网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