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850章 麻烦不断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850章 麻烦不断

所属目录: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王谦予瞳孔放大一阵,看清楚来人的确是巩?#29616;?#21518;,这才放下了手枪,关切地问道:“聪哥,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你没事吧。”

巩聪颇有些虚弱地挥了挥手,说道:“我没事,血大部分是敌人的,我只是受了?#22351;?#23567;伤而已。有烟吗?给我来一根。”

刘洪南上下打量他一阵,确实,他身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伤口。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35835;?#19968;声:“有有?#23567;薄?/p>

然后,着急忙慌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根,亲自给他点燃上。之后,放到巩聪的嘴边。

巩聪张口一咬,将烟屁股叼上,随后非常享受地吞云吐雾起来。

烟草这种东西,虽说对身体不好,可也不是一无是处的,比如缓解压力,放松神经,它的效果就非常大。

王谦予挠了挠头,带着好奇地问道:“聪哥,里面的那两个人,都死了?”

说着,好奇地往里面伸了一下脑袋。这一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里面的浓烈腥味,差点把他熏一个跟头。

原本好端端的一个办公室,此刻已经完全成了废墟。

里面的不管沙发、吊灯,会议桌、椅子全?#24613;?#27494;器打得稀巴烂,就连墙体也是多处破损,看着跟遭遇了一场大爆炸似的。

至于鲜血,则撒得到处都是,分不清是掉落的,还是喷溅出来的。

虽然,除了他们?#31508;?#20154;之外,没人看到这里面的战斗,到底是怎么样的。但见现场的这种情况,谁都能够想象到战局的残酷和惨烈。

别忘了,在可是一位中级钻石干部与一位初级钻石干部和一位高级白金干部的战斗,其怎么会简单。

在房间角落里,躺着两个人,?#27426;?#19981;动,看着跟死了似的,正是刚才那两个跟聪老大交战的人。

巩聪吐出浓浓的一团烟雾,嘘声说道:?#21834;?#38712;王龙”肯定是挂了。不过,那个灵犀,挨了我?#22351;?#26127;迷了,死不死的,就看她造化了。”

“聪哥,?#31449;?#26159;对女人下不了手啊。”刘洪南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

王谦予附和着点?#35828;?#22836;,忍不住翘起大拇指:“这才是?#20889;?#19976;夫的风范嘛,虽然这女人,两次对聪哥不敬,可是,聪哥还是放她一马,她要是这?#20301;?#19981;知道悔改,那可真是作死了。”

这时,刘洪南眼珠子一转,突然噗呲一声,坏笑道:“聪哥,要不,咱们把她带走?”

“嗯?”巩聪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刘洪南:“这小辣椒虽然脾气很臭,可是,毕竟是寒冰组织的高级白金干部,如果能够投诚到我们麾下,那咱们又将增添一员大将。”

王谦予:“老刘说的没错,更何况,聪哥你两次都饶她一命,这或许会把她给感动,真死心塌地地跟着咱们干。

再者说了,她都失败两次了,如果返回寒冰阵营当中,很可能?#19981;?#19981;成。难道,聪哥愿意看到这么一个武功又高,又长得这么漂亮的女人,就这样香消玉殒,就这样被人处死?”

巩聪听着两位兄弟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他正要答应呢。

可再一看这俩家伙,说这些话的时候,嘴角明明是翘起的,好像另有一些别的意思。

他立马明白,这俩坏小子,在想些什么呢?

肯定是自己之前开玩笑说,要把这个灵犀小辣椒,抢回去当老婆,这俩放到心上去了。

只是,如果直接说要把她往自己这么撮合,那未免有些尴尬。

所以,他们?#25490;?#20986;了这么?#27426;?#22823;道理,好让自己无法拒绝。

严格地说,巩聪对这个小辣椒灵犀,并不讨厌。

非但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漂亮的女人,总是有特权,总是让人想要亲近的),还因为这女人年纪轻轻就能拥有如此高超的武功,这实在是相当难得,也十分有趣。

只是,他这个人,从不趁人之危,尤其不?#19981;?#21193;强女人,更何况还是一个敌方的女子。

所以,他也绝对不会因为人家受伤了,去对这女人有什么别的想法。

这不,本来他想答应的,这会儿反倒是不想答应了。

稍瞬,便果断拒绝道:“不行,不能把她带回去。”

“为什么啊?”刘洪南和王谦予本来以为自己的“小算盘?#26412;?#35201;得逞了,没想到,这老大突然就拒绝了,这倒是让他们万万没想到。

巩聪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抽到半截的烟,扔到地上,用膝盖?#35753;穡?#21891;喃道:“没那么多为什么?就是不可以。找两个兄弟,把她放到一楼显眼的地方,剩下的,就看她的造化了。”

刘洪南和王谦予相互看看,无奈地叹气一声:“那好吧,聪哥,既然你不愿意,那我们照办就是了。”

巩聪:“嗯,好了,别再这里耽搁时间了,咱们这就去跟东哥汇?#31232;!?/p>

刘洪南:“聪哥,你真的没事?要不要我们扶着点喂喂喂

巩聪挥了挥手:“我真的没事,一个区区的“霸王龙”都对付不了?那你们也太小瞧我了。”

见他这会儿神色已经?#25351;?#20102;光?#21097;?#21016;洪南和王谦予这两个人,才终于放下心来。

刘洪南叫来了两个兄弟,让他们把昏迷的灵犀,带到一楼去。

还真别说,巩聪的这一“好心”之举,在日后,还真的收获了意?#29616;?#22806;的惊喜。

而这惊喜,可不单单是对巩聪有利,更是对谢文东,对整个天帝都大有裨益。

花开两支,各表两朵。

说完了巩聪这边,再来说说谢文东这边。

在巩聪和寒冰的两个高级别战将还在激烈?#26494;?#30340;时候,五分钟的?#24613;?#26102;间便已经过了。

按照计划,天帝一众开始全线突围。

他们先是关闭了大厦的备用电源,随后,打掉了相当多照明用的探照灯,利用声东击西之策,开始全面突围。而另外一边的向旭,也带人过来接应谢文东。

而指挥这场战斗的高级钻石干部见状,也不甘示弱,将身边所有后续兵马,全都压了上去。

就连他本人,也是亲自出战。

这又是一场大乱斗。

本来,谢文东的身边,还是跟着不少兄弟的。

可是,因为战场太过混乱,大家都冲散了。

冲了有二十几分钟,天帝的诸位兄弟们,总算是打开了?#22351;?#32570;口,所有人趁着?#32929;?#40060;贯而出,?#21482;?#36867;命。

最后,谢文东的身边,除了九?#30424;?#30563;之外,再就没有别的兄弟了。

就连刚刚一直为他们保驾护航的向旭,也为了给他们压阵,也身陷重围,与他们暂?#31508;?#21435;了联络。

谢文东和九?#30424;?#30563;,每个人的?#25104;希?#37117;挂着汗珠子,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的肌肉没一处不酸的,全身的骨头没一处不疼的,不少人眼前出现了金星,上下起伏的胸膛跟拉动的风箱一样。

谢文东看了看四周,问道:“这是哪里?”

余?#20081;?#36319;着转动脖子看了看:“我也不知道啊,东哥,咱们突破了寒冰的两三道封锁线。刚开始还能辨别方向,现在,早就不知道东南西北风了。”

谢文东:“打开地图看看。”

余勇恍然,一拍脑袋:“对啊,我怎么把这给忘了。”

然后,他快速地掏出?#21482;?#25171;开电子地图,定位一下当前的位置。

稍瞬,便目?#26029;?#24742;之色,重重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们...现在在迪拜的纽曼大街...距离已经跑出了金融街,应该也已经跑出了寒冰的势力范围,我们,应?#36855;?#26102;安全了。”

谢文东和一众兄弟听完,皆面?#26029;?#33394;,如果这样的话,那可就太好了。

不过,谢文东很快就冷静下来:“就算如此,咱们也不能麻痹大意。先找个地方落脚,休整一晚后,咱们明天一大早,启程去阿布扎比,图谋再战。”

余勇:“嗯,东哥有没有计划,去哪儿落脚?”

谢文东干咳一声,苦笑一阵道:?#38712;?#20204;这一身血,身上又带着伤的,实在是太扎眼了,这迪拜的大酒店,肯定是住不了了,太不安全了。估计,咱们也只能找个?#21734;矗?#25110;者找一处建筑废墟什么的,讲究一晚了。”

余勇等九?#30424;?#30563;听完,立刻就不干了,这东哥是什么身份,怎么能住那种地方呢。

就算己方再落魄,也不至于落魄到去住?#21734;?#20160;么的吧。

再者,?#21734;礎?#24314;筑废墟什么的...哪里适合休息,这根本就休息不好嘛。

这时,王如朋提出了一个建议:“东哥,别人咱们信不过,但是,李晓芸李xiaojie,咱们总是信得过的吧,咱们去她哪里,先落落脚,也是可以的。”

“对了,还有一个人,应该也可以。就是那个叫蒂娜的沙特公主。我看,哪位公主对东哥有点意思呢,如果东哥给她打电话,肯定没问题。?#26412;琶盘?#30563;之?#22351;?#21608;汝杰,恍然一阵,也提议道。

确实,这两个人都是信得过的,也可以提供安全的落脚点。

但是,谢文东却并不想那么做。

这其中风险太大。

不是自己的风险,而是给她们带去的风险。

“不...”谢文东这边刚想开口拒绝,就在这个时候,他们所在这纽曼大街的街道两头,突然各自驶出了?#22856;辶酒?#36710;。

嘎吱!!

这九、十?#37202;?#36710;,一头一尾,直接将谢文东和九?#30424;?#30563;的退路全部堵死。

紧接着,?#24471;?#19968;开,从?#36947;?#19979;来一群人,皆是膀大腰圆的汉子。

九?#30424;?#30563;等兄弟,打眼一瞧,立马就紧张起来:“是敌人!”

为首的一位是名三十岁左右岁的壮汉,身高一米八零开外满脸的落腮胡子,横肉狰狞,相?#24808;?#24120;凶恶,身上散发出一股逼人的?#20113;?#21644;?#34987;?/p>

这名凶恶的大汉走到谢文东的近前,上上下下将他仔细打量一番,随后咧嘴大笑,说道:“谢先生,就这么撇下那么多手下,未免不太仗义了吧!”说着话,凶恶汉?#21451;?#38754;一阵大笑。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不过,九?#30424;?#30563;却一个个恨得牙根痒痒。

凶恶大汉笑了好一会,收住笑声,好象恍然想起什么,说道:“谢先生是不是想,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呵呵,其实答案很简单,因为我就是搞情报出身的。

如何跟踪人,如何不被人发现,这可是我的拿手好戏。希望,谢先生不要误会你的手下兄弟。”

别看他模样凶狠彪悍,但是说起话来,却文绉绉的,十分客气。

“你叫什么名字?”谢文东这时,终于发声,问道。

凶恶大汉笑了笑:“我叫司马,司马的司,司马的马。”

谢文东经验丰富,阅人无数,虽然和这个名叫司马的汉子是初次见面,但却能感觉到此人不简单,别看其外表粗犷,但实则应该是个心思周密,头脑灵活的人。

从刚才他的话中,谢文东可是得到以下几条信息。

第一,这个叫司马的人,一直跟着自己。可是,他却没有着急动手,而是等到现在。这其中应该有两个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他想独吞这个功劳。第二种可能就是,他可能已经把自己在这里的事,透露给了寒冰的最高层。

第二,这个司马敢在寒冰的大佬没有到这之前,就动手,肯定不是一般人,起码有几把刷子。

第三,他想要用这?#22336;?#24335;,挑拨自己和九?#30424;?#30563;兄弟的关系,让自己怀疑是九?#30424;?#30563;当中有人泄得密。

好家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包藏如此祸心,这可真难得。

当然,他的这点雕虫小技,在谢文东的面前,那可是班?#25490;?#26023;了。

谢文东双目如电,犀利的目光如同两把刀子,在这个自称司马的男人的?#25104;?#25195;过。

随后,震声说道:“挑拨离间,对我没用,我绝对信任我的兄弟。

另外,你就带这百十号人,就敢来找我,看来,起码也得是有点资本咯。那好,咱们就别废话了,亮出你的本事来吧。”

司马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谢文东,?#25104;?#21407;本灿烂的笑容逐渐变得幽深,阴冷,两只眼睛射出凶光,模样骇人,?#36335;?#35201;一口将谢文东生吞似的。

之前没有接触过谢文东的他,第一?#25105;?#35782;到这个人的可怕。

在他面前,你就像?#21387;?#20102;?#36335;?#30340;女人一样,?#22351;?#31192;密也没?#23567;?/p>

司马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又含笑着说道:“瞧谢先生这话说的,我可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38405;隳好?#24050;久,却一直苦于无见面的机会,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我看这样吧,谢先生既然来了,就不要再走了,就永远的留在这里吧!”

听闻这话,九?#30424;?#30563;的身子同是一僵,司马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谢文东?#25104;?#34920;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一脸轻松道:“留不留得住,还得看你的本事!”

“呵呵。。。。。。哈哈。。。。。。”司马先是轻声,随后变成大笑,等大笑了一阵,笑声又突然停止。

他?#25104;?#30340;笑容也随之消失,眼内的凶光更盛,直勾勾地冷视着谢文东,阴?#33080;?#22320;说道:“既然谢先生非要见见我的本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他抬起手来,啪的一声,打了清脆的?#36214;臁?/p>

?#21543;?-----”

随着声响,只听前后两边的街道,皆传出震耳的?#21543;?#22768;,紧接着,上百彪形大汉,一各个杀气腾腾,满面的阴沉,锋芒直指谢文东。

“如朋,汝杰和我保护东哥,其他兄弟,迎战。?#26412;琶盘?#30563;之首的余勇,立刻下达了作战的命令。

这时,司马不忘沉声喝道:“给我杀,只要重伤一人,组织奖励一千万美金,杀死一人,组织奖励五千万美金,升两级。如果重伤或者杀死谢文东者,奖励一个亿,升三级。”

一句话,直将寒冰众人说的两眼直冒金光,此时,谢文东身边只有九个人,而且身上各有手上。

而寒冰却有上百之众,正在往这里赶的人还有很多,就算谢文东等人在厉害,浑身是铁又能碾碎几根钉?寒冰帮众在司马的重赏下,士气高涨,一?#35762;?#21521;谢文东逼去。

很快,这百十位大汉,便和谢文东的九?#30424;?#30563;交上了手。

说话间,就有一个魁梧的大汉,拎着一把大号的砍刀,直冲到九?#30424;?#30563;之?#22351;?#33406;清面?#21834;?#20108;话不说,挥刀就是一记横扫。

对方来势汹汹,可是艾清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身为九?#30424;?#30563;,这么个小角色,他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这不,他想都没想,直接抬刀格挡。

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那大汉的砍刀重重砍在艾清的开山刀上。

本以为,这么个小角色,根本就抵挡不住自己。?#27426;?#22823;汉这?#22351;?#30733;下去,艾清根本就是纹丝未动。

非但如此,他自己还被震得倒退了两步。

还?#22351;人?#26126;白过来,艾清向前一大跨步,到了大汉的近前,手中的开山刀高高举起,对准他的?#26412;保?#24694;狠狠砍了下去。

嗡!

开山刀在空中画出?#22351;?#30005;光,破风之声刺耳。

大汉此时再想躲闪,已然来不及了,只听咔嚓一声,开山刀由黑影的肩膀砍入,一直劈进其胸膛,几乎要将大汉的半个身子削掉。

滚烫的鲜血,直接迸射在旁边一位大汉的身上。

这第二名大汉“啊”了一声,还?#22351;人?#24324;清楚是怎么回事,随着“扑”的一声闷响,艾清的钢刀,居然“拐弯”了,?#26007;?#19968;转,正刺在他的后?#26412;?#19978;。

“额……”

这第二名大汉的身子顿时僵硬住,两眼瞪得滚圆。嘴巴一张一合,似乎想要说话,但却一个字都没吐出来,带着气泡的血水顺着他的嘴角潺潺流淌出来。

杀掉了这两人之后,人群中有三个寒冰精锐,见缝插针,挥刀而上。

与刚才的这两人完全不同,这三个人绝对算得上是精锐(司马既然能找上谢文东,就绝对不可能如此不自量力,拉上百十号上面那样的货色过来送死)。

这三把刀?#30001;现?#19979;,前后左三个不同的方位暴虐袭击而来。快若闪电,灵活如龙。

好家伙,寒冰组织果然人才辈出,随随便便拎出来三个小弟,居然也能发动如此犀利的袭击。

当然,九?#30424;?#30563;可不是?#35828;?#34394;名的,他的身形骤然发生变化,手中的开山刀迎上了对方密不透风的招数。

那一刹那,三名寒冰精锐很清楚地感觉,自己被一股?#30475;?#30340;力量所笼罩。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年,居然有这样的剑气。

艾清正在和寒冰精锐激战,旁边的李万能也没有闲着,他对上了一个,战斗级别起码在中级黄金级别的寒冰精锐。

这人是个络腮胡,长得比刚才说话的司马,还要粗狂。

没想到的是,这个人长得五大三粗,却拿着一把轻飘飘的薄如蝉翼的钢刀。

见对方?#22351;?#26397;着自己的胸膛刺来,李万能腰身一拧,霍然转过半个身子,腹部猛力收缩,这一剑看看贴着后者的腰际而过。

但是,络腮胡大汉的这?#22351;?#21547;蕴不致,后力无穷。

不?#26085;惺接?#32769;,手腕一扭,剑势已变?#25353;獺?#20026;“削?#20445;?#24179;平削向李万能的胸腹。

他招式变化之间,竟无空隙,旁边的余?#24405;?#20102;,都忍不住替李万能倒吸一口凉气。

不过,李万能却?#22351;?#20063;不惊慌。

面对络腮胡大汉如此暴虐的袭击,李万能也不敢大意。眼瞧着锋利无比的钢刀,就要切开后者的腰身。

千钧一发之?#21097;?#26446;万能的腰竟似突然断了,他下半身好像生了根似的钉在地上,上半身却突?#22351;?#19979;。

他整个人就像是根?#25910;?#20284;的被折成两节,络腮胡大汉这第二轮的刀便又贴着他的面目削过,差点把他的?#20146;?#32473;削下来了。

这?#22351;?#24403;真是避得险极!妙极!

这也是他从万东伟那里学来的。

一招不中,络腮胡大汉甚是意外,?#26007;?#21448;一转,突然回旋削去,?#32929;?#30005;般削向李万能左腿的膝盖。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19981;?#22351;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flvwoc.shop/huaidan4?#21592;?#19979;次阅读。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黑道类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小说推荐进入到列表选择自己?#19981;?#30340;小说。黑道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读者QQ群:193997850

上一篇  第3849章

下一篇  第3851章

标题:第3850章 麻烦不断   地址:
牛派乞人
购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大乐透138历史汇总 17125期双色球号码预测 北京幸运28的套路 七乐彩走势图浙江& 北京pk10有正规网站吗 福建11选5任2稳赚 永利518棋牌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最大遗漏号码 辽宁11选5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