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848章

所属目录: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万东伟:“不过,你今天不幸遇到了我。我可不会像长风那样,怜香惜玉的。”

?#19979;?#20848;:“我倒是真想看看,你的武功,是不是有你嘴皮子那么厉害。”

说着,?#19979;蘩家?#29993;头,对“铁牛”和“懒狗”两个人喝道:“你们两个,去领教领教他的手段。”

二人答应了一声,抡起手中的龙泉剑就朝着万东?#21543;?#20102;过去。

别看初级白金级干部,挨了刘俊的一枪,又跟刘俊打了挺长时间,可是,速度却?#22351;?#20063;不慢。

他都是如此,更别?#30340;?#20301;中级白金级干部“懒狗”了。

这二人一前一后,手持两把龙泉宝剑,分袭向万东伟的要害。

万东伟是高级白金干部,而且,在这个位?#20040;?#20102;快一年了,他已经具备了无限接近初级钻石干部的实力。

所以,这两个人虽然看上去气势汹汹,但在万东伟眼里,跟两个门外汉在一个武林高手面前瞎?#28982;?#27809;有啥区别。

万东伟一开始?#27426;?#24453;对方的宝剑快要接触到自己的衣服时,他忽?#27426;?#20102;。

只见他一只手插在?#36947;錚?#21478;外一只在半空中化了一个圈,轻松就化解了二人的攻势。

二人刹那间,就感觉自?#27721;?#20687;被一股极大的气势,给震开一样。

是剑气,一股?#30475;?#30340;剑气。

可是,面前这个人却并没有用剑啊?

二人和在一旁观战的?#19979;?#20848;,心中一颤,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家伙,可真不是一般人。

他居然,把自己联成了一把剑,一把锋利无比的剑。

?#35828;?#28982;不可能成为剑,这是现实世界,可不是什么魔幻武侠世界。

但是人要是修炼到?#27426;?#30340;地?#21073;?#23601;能习得剑一样的本领。

所向披靡,剑戟森森,可以轻而易举地割开人的喉咙,可以轻而易举地震开武器,可以让剑锋形成?#27426;?#20445;护墙。

可能还是因为身体的限制,如果他的身体,被“星辰之泪”开发一下,那潜力将是不?#19978;?#37327;的。

?#19979;?#20848;对这个万东伟更加忌惮,她蹙眉起来,震声说道:“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他的防御虽然厉害,可如果发挥你们速度的优势,照样可以把他打垮。”

二人齐声应是,然后,再度杀来。

他们果真是?#27426;?#35265;的高手,身法诡异,剑法超绝,招招连绵不绝,犹似行云流水一般。

瞬息之间,全身便如罩在?#22351;?#20809;幕之中,剑法精妙如斯。

但如此精妙的剑法,每一招不论如何凌厉狠?#20445;?#24635;是递?#22351;?#19975;东?#21543;?#20307;之内。

只见万东伟单手点点截戳,便逼得他们纵高伏低,东闪西避。

突然间拍的一声响,他们手中长剑,不知道怎的,一下子就没了。

再看万东伟的手上,一左一右多了两把宝剑。

这有剑都打不过,没剑就更是如此了。

二人吓了一跳,赶紧刹住脚?#21073;?#19968;脸惊悚地看着他。

万东伟轻轻一笑,随?#27492;?#33218;灌满力量,狠狠地将这两柄宝剑往头顶的天花板狠狠扔了出去。

咔嚓!

在一阵耀眼的火花声中,两名剑深深地插进了天花板里面,掉不下来了。

两名白金级干部,左右看看,想要找一些替代的武器。?#27426;?#20182;们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趁手的。

而对面的高级白金干部?#19979;?#20848;,正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眼光看着他们,让他们感觉到了一阵巨大的压力。

二人对视了一下,中级白金级干部“懒狗”喝了一声,上前半?#21073;?#20570;了一个沉腚弯腰的动作。

之后,使劲?#27426;褰牛?#21407;地拔起四五米,比奥运会跳高冠军还有厉害,然后双手一?#29275;?#25235;住两柄龙泉宝剑的剑柄。

四五米高的距离,对于一个中级白金级干部来说,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27426;?#35753;他没想到的是,自己抓住剑柄之后,却没有将剑带下来,他整个人像吊灯一样挂在上面。

这是什么样的“恐怖”力道?!

懒狗在上面使劲晃动一下,两柄宝剑这才出现了出动,从天花板脱落下来。

?#27426;?#23601;在这个时候,地上的“铁牛”突然大喝一声:“小心!”

?#22351;?#22312;半空中的“懒狗”反应过来,万东伟直接凌空一跃,于空中连踢他三四?#29275;?#26368;后,直接踩着他的脑袋,重重砸在地上。

三四米高,对于一个受过?#33041;?#30340;中级白金级干部来说,这算?#22351;?#20160;么。

就算是落地,只要背部着地,也不是什么要紧的大事。

可是,如果被万东伟踩着,脑袋着地,那就不一样了。

万东伟自身的体重,?#30001;?#19979;坠的惯性以及瞬间爆发往下的力道,连钢板都能给踩弯了,更别说,并不比普通人硬多少,并且极其重要和要命的脑袋了。

这不,还?#22351;取?#25042;狗”挣扎,他的脑袋就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如同一颗落地的西瓜,给砸了开来,红的白的齐流,让人看了忍不住一阵反胃。

至于人,则当场死亡,连大罗神仙都救不活。

这一幕,让?#19979;?#20848;和初级白金干部“铁牛”震惊不小,没想到,这么厉害的一个家伙,居然就这样被人一脚给踩挂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

反观旁边观战的刘俊等诸位兄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向万东伟,爆发一阵激烈的喝彩声,掌声如雷道:“东伟哥万岁,东伟哥加油...”

“啊~~~我饶不了你。”初级白金干部“铁牛?#20445;?#34429;然身体素质不佳,手上也没有武器,可是,他的勇气倒是可嘉,居然赤手空拳地朝着万东伟打了过来。

至于高级白金干部?#19979;?#20848;,她这会儿也看不下去了,在大喝一声:“不要猖狂”之后,也拎着紫剑,加入了战团。

这?#19979;?#20848;,可不是“铁牛”和“懒狗”之流可以比拟的。

她的战力,和万东伟不相上下,剑法还正如长江大河,一泻千里,八?#20889;?#36807;,又是八招跟着刺出,绝不给人丝毫喘气的机会。

只见剑光绵密,宛如一片光幕,绝对看不见丝毫空隙,又正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

才一会儿功夫,万东伟的身上就多了两三道血口子,虽然?#19997;?#19981;深,可依然非常惊险。

这时,万东伟终于领教到了真正高级白金干部的战力。

他不敢?#20889;螅脸?#33258;己的双剑——太?#21040;?#21644;龙吟剑,与对方战斗在一起。

俗话说得好,这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夹在两个旗鼓相当的高手中间,最惨的就是那个初级白金干部“铁牛”了。他得使出?#38405;?#30340;劲,才能勉强跟得上对方的节奏。

可是,如此强度的攻击,又超出了他的极限。

这不,才跟着坚持了一阵,他腹部的枪伤加剧,流出的鲜血,把他的裤子都染红了。而他本人的?#25104;?#20063;开始煞白,额头上汗如雨下。

这时,?#19979;蘩家?#24863;觉到了“铁牛”的气息?#27426;裕?#20063;不知道是体恤下属,还是嫌他碍事。

这不,她亲自下令:?#21834;?#38081;牛?#20445;?#20320;去旁边歇着吧,这万东伟交给我了。”

“铁牛”也是知?#20040;?#30340;人,照这样打下去,自己非得被活活拖?#21862;?#21487;。他答应一声,找了一个机会,撤出了战斗。

?#20154;?#31449;稳脚步一看?#20146;由?#30340;?#19997;冢?#40092;血正潺潺地往外流,忍不住骂了一声:“操。”

他这边骂完,突然看到了一双充满?#24184;?#21644;阴森的眼睛。这眼神,好像黑夜里的野狼饿了三天三夜,突然发现一头美味的伤鹿的感觉一样。

再定睛一瞧,好家伙,真是冤家路窄啊,这不就是?#20204;?#25171;伤他,并且和他打了一战没有分出胜负的家伙吗?

没错,来人正是刘俊。

刘俊,之前是神月阁的准长老,经过?#33041;?#20043;后,加入了天候。

同时对付一位中级白金级干部和一位初级白金级干部,他是没把握。可是,对付一位受伤的初级白金干部,而且,这位初级白金干部还受了伤,那他可是手拿把攥的。

这不,刘俊的眼珠子都快瞪得飞出来了,只听他阴测测地说道:“终于等到你了,小子。”

“铁牛?#27604;?#19981;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27426;?#21016;俊可?#22351;?#27809;手软,直接挥刀就上去了。

“铁牛”无可奈何,只能迎战。

经过?#27426;问?#38388;的战斗,“铁牛?#34987;?#26159;被砍死了,身中十几刀,有两刀还是砍在?#25104;希?#24046;点把半个脑袋都给削没了。

至于刘俊,也中了两刀,伤势也相对?#29616;兀?#19981;过,神志还是清醒的,也站得住。

他拒绝了手下兄弟,让他先离开这里,去包扎疗伤的建议,继续留在现场,等着亲眼看到万东伟将这个?#19979;?#20848;打败。

这?#38382;?#38388;,万东伟和?#19979;?#20848;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28982;?/p>

两个人,都是顶级的高手,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惊天动地的招式。

至于这三把宝剑相碰所迸发出的火花,像烟火那般璀璨炫目。

?#19979;?#20848;的剑法剑光绵密,如拔?#20426;?#22914;剥茧、如长江大河,滔?#21916;?#32477;,?#22351;?#25307;式奇幻,而且速度飞快。

而万东伟的剑法,却诡秘莫测,每一尺的发力,都是惊艳到了妙到毫巅。

抛掉这其中的风险,跟这样的人打仗,正是一种绝佳的享受。因为,他的每一招每一?#21073;?#37117;不会让你失望,都会尽量地让你满意。

之前,这?#19979;?#20848;觉得任长风就已经算是一条汉子了,没想到,这万东伟的男人范十足。

经过这?#38382;?#38388;的近?#21073;?#20004;个人的身上,?#32423;?#22810;少少受了一些伤。

?#19979;?#20848;是?#33041;?#20154;,所以?#19997;?#24182;不怎么深,也不怎么?#29616;亍?#32780;万东伟没有经过?#33041;歟?#30475;上去更?#21451;现?#19968;些。

两个人额头?#21916;?#28385;了汗珠,浑身大汗淋漓,呼吸的频率也明显加快了。

?#19979;?#20848;?#30475;?#36830;连,大点其头说道:“不错,你的确比之前的任长风要强得多。”

万东伟?#25104;?#30340;笑容?#30001;睿骸?#20320;也比我想象中的要厉害的多。”

?#19979;?#20848;:“我很欣赏你,只恨这样的人,必不能为我所用。”

万东伟:“如果?#19979;?#20848;xiaojie,向我们投降的话,那我们?#19981;?#29305;别欢迎的。”

?#19979;?#20848;:“那咱们就一决胜负吧。”说完,再?#21619;?#21160;手中的紫剑。

只见这斜削而出,剑光似有似无,出手似快似慢,剑路似实似虚,招式将变未变。

不识货的人这次已看不出这种剑法有什么巧妙了。

有的人甚至以为这是小姑娘的打法,心已怯,力已竭。

但万东伟看到他这一招出手,面上却已不禁为之耸?#27426;?#23481;。

想必,这才是?#19979;?#20848;的看家本领了。

他不敢大意,拿出十二万分的精神,可即便这样,还是差点着了道。

只听“哧”的一声,?#19979;?#20848;的剑锋袭来,万东伟的衣服被剑划破,冰冷的剑锋堪堪贴着他胸前的皮肉划过,差点儿就要了他的命!

若是换了别人,领略到这一招这么厉害,自然难免吃惊,一惊之下,心神大乱。

而心神一乱,便会遭到?#19979;?#20848;犀利的打击,而面临着灭顶之灾。

万东伟吃惊归吃惊,但是,他还没有到分神的地步。

?#19979;蘩家?#25307;得手,第二剑已跟着刺出。

只见她出手清淡,剑法?#20113;?#24573;曼妙,如?#21482;?#25282;柳,赫然又是刚才那一?#23567;?/p>

但这时候,万东伟已经有了准备。

他手腕一翻,居然在化解对方这一犀利杀招的同时,捉住了对方的手腕。

这一招来得实在太快,快得不可?#23478;欏?/p>

?#19979;?#20848;诧异之余,忽?#22351;?#21489;一声,?#30452;?#21453;抡,竟将万东伟整个人摔了出去。

咣当!

这一招,大出万东伟的“预料?#20445;?#20182;来不及防御,硬生生肩膀着地,摔得骨头都要碎掉了。

他一张口,更是吐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招得手,?#19979;?#20848;暗自吐出口气,?#25104;?#20063;不禁露出得意之色,显?#27426;?#33258;己刚才的这一招非常满意。

谁一招能将大名鼎鼎的万东伟摔出去,都应该对自?#27721;?#28385;意。

?#27426;?#36824;?#22351;人?#24471;意多久。

刚刚还一脸?#28508;?#30340;万东伟,突然抓住自己脚下的地毯,往身边一拉。

这一招,更是大出?#19979;?#20848;的预料,没想到,堂堂的万东伟,居然会用这种?#21916;坏?#21488;面的手段。

她连想都没想,原地翻个跟头,以保证自己全身重心的稳定。

?#27426;?#23601;在这时,万东伟突然?#27426;?#22320;毯,将她结结实实地用地毯包住。

这任长风之前是用身体抱住自己,没想到,这万东伟也跟任长风,是一丘之貉,居然也用类似的招数。

只见?#19979;?#20848;挣扎一阵,也没能挣脱这来自伊朗的豪华地毯,急得她龇牙咧嘴,眼珠子瞪得溜圆,梗着脖子,扯着嗓子大吼道:“万东伟,你想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万东伟干咳一声,用手脚狠狠地将地毯锁住,重重道:“我不想杀了你,只能用这种办法了。你?#20204;?#24184;,自己是个女人...否则...”

万东伟的这话还没有说完,?#19979;?#20848;的左手突然从卷起的地毯上面伸了出来,在她手上,还拿着一把锋利的紫色短刀。

刘俊和诸位兄弟吓了一跳,赶紧大声提醒道:“东伟哥,小心啊。”

万东伟心里咯噔一下,意识到不好,赶紧身子一扭,这?#22351;叮?#20498;是没刺中万东伟的脖子,却深深从他的肩膀处刺了进去,短刀起码深入其身子起码二十公分。

(这?#22351;叮?#20063;直接导致了万东伟的重伤加剧,最后差?#22351;?#27809;救过来。这也印了那句话,青竹蛇儿口,黄蜂尾上针,两者?#22278;欢荊?#26368;毒妇人心。有的女人,发起狠来,那可比男人要厉害的多。)

万东伟疼得当即一阵眩晕,差点直接背过去去,然后一阵天旋地转,不过,他还是用尽力气,喊道:“快,快来帮忙。”

刘俊等兄弟如梦方醒,赶紧围过来帮忙。

有的将地毯进一步抱紧,防止?#19979;?#20848;从里面逃出来。有的兄弟,则赶紧扶住万东伟,不让他倒下。而刘俊本人,更是急得?#25104;?#22823;变,吼道:“快去?#24184;?#29983;,快去?#24184;?#29983;过来。”

正在现场乱成一团之时,?#19979;?#20848;?#22987;?#37325;施,继续用一只手,拿着一把短刀,对着四周的兄弟?#27426;?#20081;刺。

有兄弟大叫起来:“不好了,这个女人,要挣脱出来了,快点,快点把她抱紧啊。”

“把她干掉,把她干掉,她要是跑出来,咱们这里的人,全都没命。”

“对对对,杀,杀了她...”

......

诸位兄弟们一经商议,也?#30636;坏?#37027;么多了,直接放弃了活捉的想法,直接你?#22351;叮?#25105;?#22351;?#22320;从地?#21644;?#38754;刺了进去。

这地毯虽然很硬,可是,如果距离够长,力度够大的话,还是可以刺穿的。

只见他们你?#22351;叮?#25105;?#22351;?#22320;,毫无犹豫地对准?#19979;蘩家?#21516;乱刺。

伴随?#19979;?#20848;的阵阵声嘶力竭的惨?#24184;?#21450;奋力的挣扎,鲜血开始浸透地毯。最后,直到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里面的人也不挣扎了,他们才总算把地毯打开。

再看?#19979;?#20848;,其人已经成了血葫芦了,虽说自己被“星辰之泪?#22791;脑?#36807;,可是,中了如此多的刀,流了这么多的血,也照样是没用的。

高级白金干部,?#19979;?#20848;恐怕做?#25105;?#27809;想到,她没有死在任长风的手里,没有死在万东伟的手里,却死在了这么一群连性命都不知道的天帝小弟手里。

这女人啊,?#32423;?#20316;?#22351;悖?#37027;叫可爱。可如果作大了,作狠了,就容易把自己给作死了。

这件事,也告诉那些动?#27426;?#23601;?#21046;?#27668;、就作的女人。

别把人家?#38405;?#30340;容忍和包容,当成你不要脸,当成你无法无天的资本。

有的人会惯着你,但是有的人未必会惯着你,最后倒霉的还是自己。

当然,这件事,万东伟也有做的?#27426;?#30340;地方。本来,他是有机会直接打败?#19979;?#20848;的,可就是因为自己的仁慈,才让自己遭到如此无妄之灾。这有时候,对敌人心软,真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话说回来,万东伟这边,总算是结束了战斗。

事到如今,寒冰这批十八人的白金队伍,已经有三分之二折戟。要么被杀,要么重伤退场,也有逃掉的。

当然,谢文东这边也付出了非常惨重的代价。

感觉这应该是寒冰组织三板斧的最后一波了,?#30001;?#35874;文东这边,也确实是损兵折将,再禁不起更多的折腾了。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30001;?#36825;金融街整条街都是停电?#21050;?/p>

除了几座大厦的应急灯,以?#22885;?#36335;上的车灯还在提供照明的光线之外,四周到处都是漆黑一片。

所以,这是突围的时候了。

这不,谢文东亲?#38405;?#36215;电话,给向旭打了过去。

接到谢文东的电话之后,向旭?#20146;?#19968;酸,差点流下眼泪来。

他连珠炮似的,接连问道:“东哥,你们那?#21652;?#20917;怎么样?兄弟们有没有事?你们什么时候打算突围,我这边什么时候去接应?#22570;ィ?#21487;真的急死我了。”

时间紧迫,谢文东也没功夫跟他叙旧什么的。他赶紧说道:“这边没事,放心。我们,准备从东南方向突围,你派出一支兵马,在西北方向佯攻,搞乱对方的部署。剩下的,由你亲自带领,到东南方向接应我们。十分钟后,我们这边三座大厦,会先停电,之后突围,胜负就在这一遭了。”

向旭将这一切,记在心里,连连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去安排。东哥,咱们随时保持联络,一会儿见。”

谢文东:“好。”

挂断了向旭这边的电话之后,谢文东又给另外两座大厦的干部,打去电话,将自己的计划告知他们。

并且,重复一句:“?#22351;?#31361;破包围圈,立刻化整为零,隐藏行踪,往阿布扎比逃去。到了阿布扎比之后,也立刻隐匿潜伏,?#21364;?#25509;下来的命令。”

诸位兄弟齐齐答应,之后,就等着十分钟之后的突围了。

......

说到这里,有人肯定会问,寒冰这边不是还?#24184;?#20010;初级钻石级干部“霸王龙”和高级白金干部灵犀么?

以他们的身手,应该不会这么悄无声息地挂了吧。

如果挂了,是被谁挂掉的,是怎么挂掉的?

如果没死,他们现在又在哪里?

他们,当然没死,?#22351;?#27809;死,还活得好好的,并且,已经?#24149;?#20102;谢文东这边的服装,混到了谢文东的队伍当?#23567;?/p>

因为现场环境过于混乱,竟没人发现他们的身份有什么不同。

这两人,虽然并不在同一处,可是,却抱着同样的目的——他们的目的是谢文东。

由于有了其他同伴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在杀掉一批天帝的高手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很多人以为他们是逃了,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他们在?#21364;?#26102;机,?#21364;?#30528;谢文东的出现。

只要谢文东出现,再突下?#31508;鄭?#35753;其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这一切,进行得都非常隐秘,可谓神不知鬼不觉。

不过话又说回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虽说大部分人,并没有想到,堂堂寒冰钻石级高手、高级白金干部,居然会用这?#21482;?#22918;潜入的方式接近谢文东。

可依然,有人在一些死者的身上,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而这个人,便是巩聪。

这不,谢文东这边,正在紧锣密鼓地策划着突围的?#20081;恕?/p>

就在这时,巩聪领着姜怡帆、何飞、吴川、张忠等人,急匆匆地来到了谢文东身边。非但如此,每个人?#32929;?#24773;紧?#29275;?#30446;光浮动,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看他一?#36784;?#24613;的样子,九门提督之首的余勇,忍不住好奇地问道:“阿聪,出了什么事了?#20426;?/p>

巩聪左右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见附近没有什么?#21543;?#30340;面孔,随后,压低声音问道:“勇哥,我怀疑,这一批顶级高手,并没有清除干净。我怀疑,还有特别厉害的家伙,潜入了咱们的队伍里面。”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flvwoc.shop/huaidan4以便下次阅读。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黑道类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小说推荐进入到?#26012;?#36873;择自己喜欢的小说。黑道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读者QQ群:193997850

上一篇  第3847章

下一篇  第3849章

标题:第3848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