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 第3847章

所属目录: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      作者 : 曹三少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五分钟之后,“法老”再次收到了这两位初级白金级干部死亡的消息。

算?#29616;?#21069;的两位,已经挂了四位了。这可不是四位小角色,而是四位白金级干部啊。

这战斗,是一把双刃剑,在让谢文东这边遭遇巨大损失的同时,也让寒冰组织这边的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一下子折损了四位初级白金级干部,这让新任的会长绿水至尊勃然大怒,十分不能接受。

气得他直接把接电话的?#21482;?#29408;狠地摔在地上,重重喝道:“不可能,谢文东这边绝对不可能还有这样的战斗力,他们的主要干部,已经被咱们的第一波伏兵给打残了,怎么还能?#38047;?#20303;这么?#30475;?#30340;攻击。。”

高级钻石干部“法老?#20445;?#22312;乍听到这消息之后,何尝不是这样的反应——他的?#21482;?#37117;摔碎了。

不相信归不相信,可这就是事实。

他吞了吞口水,态度毕恭毕敬,小声说道:“我们...我们好像...好像依旧低估了谢文东这边的顽强程度。有谢文东本人在,天帝这边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明明损失了那么大,却死战不退。”

绿水至尊这会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深吸一口气:“对方越不退,这就越说明,我们这次狙击的必要性,这一次?#27426;?#35201;彻底把谢文东消灭。你要密切关注现场的局势,实在不行,就由你亲自带队,前去干掉谢文东。”

这高级钻石干部,虽说也是“智脑”的成员,?#19978;?#24040;大,照理说是不应该抛头露面,尤其是在敌人的面前抛头露面的。

可是,现场情况,已经不容忍他们瞻前顾后的了。

要做,就得真正地下血本,就得真正亮出己方的王牌出来。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法老”未必会答应,毕竟人家的地位和身法在这儿,岂可轻易动手?

但如果绿水至尊说的话,那就得另当别论了。

他连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嗯,绿水至尊,我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霸王龙”和?#19979;?#20848;她们攻击不顺利,我就会亲自出场,?#25112;?#36825;场让人心烦的战斗。”

绿水至尊:“嗯,不过,我得告诫你一句话,如果连你出场,都没?#20889;?#36133;谢文东的话,那你这个高级钻石干部,就别当了,?#19968;?#20146;自向“智脑?#34987;?#25253;,撤销你“智脑”成员的身份。”

听到这话,“法老”当场打了个寒颤,头皮忍不住一麻。

要知道,被撤销“智脑”成员的身份,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手中巨大的权力被收回,意味着高高在上的地位不保,意味着对整个家族最大的耻辱,对祖宗的亵渎...

这对于“法老”来说,是断?#21916;?#21487;以接受的。就算他不要这条命,也绝对不可接受这个。

他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铿锵回答道:“请绿水至尊放心,我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绿水至尊:“那好,我这边就静等着你的消息。”

说完,直接挂断了视频。

等挂断了这个电话之后,“法老”一摸后背,居然惊出了一身冷汗,连衣服都湿透了。

旁边的阿联酋总统(大酋长)扎耶德,看到“法老”和绿水至尊打完电话后,一?#34987;?#19981;附体的样子,不禁讶然,这风雨已经下得很激烈很大了。

没想到,更大的暴风雨在后面呢。

谢文东,这一?#25991;?#21487;真跑?#22351;?#20102;。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由副会长亨鸿和神君余利勤等人的暴雪组织一众,此时已经安全返回了自己的基地。

他们虽然人走了,可是,暴雪组织的情报人员,依旧密切关注着现场的局势,将这边所发生的一切,源源?#27426;?#22320;汇报给了亨鸿。

亨鸿听完之后,觉得不可?#23478;?#20043;余,又觉得在情理之?#23567;?/p>

他点燃了一根香烟,幽幽地抽着,缓缓对余利勤、狗狗等人说道:“嗯,谢文东这个人的生命力,真是顽强,到现在,还在坚持不说,依旧能让寒冰这边损兵折将。”

余利勤也抽着烟,点?#35828;?#22836;:“副会长猜得还是很准确的,谢文东这个人命硬得很,可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让他们打吧,打得越久,内耗越大越好。”

“哈哈?#20445;?#31070;君之?#22351;?#23433;妮,听完忍不住咯咯直笑,笑得花枝招展道:“我现在,总算能够体会到,作壁上观看戏的感觉了。”

“嗯嗯,可不是,过瘾啊,过瘾。”余利勤忍不住哈哈笑道。

亨鸿也笑了笑,忽然,眸中精光一变,话锋一转道:“怎么?利勤也喜欢看这种狗咬狗一嘴毛的戏码?#20426;?/p>

啪嗒!

余利勤手?#27426;叮?#19968;截烟?#34915;?#22312;桌面上。

他愕然了一下,一脸茫?#22351;潰骸?#36825;个...是当然了。副会长这话是什么意思?#20426;?/p>

“哦?#20445;?#20136;鸿变化也很快,随后摆了摆手:“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你跟谢文东这边的关系,走得比较近,所以?#25346;?#20026;你会担心他们呢。”

说起这个,余利勤还真是想起近?#38382;?#38388;,会内流传的流言蜚语。说什么最近天帝那边的万东伟,更自己走得近,好像是要把他拉拢进天帝。或者,让他留下来当内应。

本来,余利勤也没把这当成一回事,毕竟自己身正不怕?#30333;有保?#32780;且,自己为暴雪所作出的努力和?#27605;祝?#36825;是有目共睹的。

没想到,这副会长都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不禁让他觉得惊讶和不可?#23478;欏?/p>

他赶紧解释道:“副会长...你绝不可轻信谣言,老爷子对我恩重如?#21073;?#25105;绝对不会作出对他不利的事...我跟天帝这边接触...完全就是充当一个中间人...我...”

“你先别激动?#20445;?#20136;鸿笑了笑:“我也没说什么啊,只是随口一问而已。我百分百相信你的为人,更加相信我和老爷子的眼光。”

“谢谢,谢谢副会长。”余利勤感激不尽道。

之后,众人又旁若无人地交谈起来。

虽然整个交谈其中有?#22351;?#19981;愉快,不过,整体还是非常和谐融洽的。

正聊得开心的时候,副会长亨鸿接了个电话,从他的恭敬程度来看,对方肯定就是老爷子——会长永河。

挂断电话后,大家几乎都好奇地问道:“副会长,老爷子说什么?#20426;?/p>

亨鸿扶了扶脑袋,表情散?#22351;潰骸?#32769;爷子...老爷子让咱们,想想办法,保谢文东一条命。哦,他注明了,只是谢文东一个人,其他人,都无所谓。”

不用说,老爷子还是顾忌着大局,生怕谢文东死了。

谢文东可以失败,甚至可以惨败,但是绝对不能死。

至于原因,还是老调重弹,唇亡齿寒,就目前的局势来看,三足鼎立依旧是不可改变的。

虽然大家都相信,谢文东不会那么轻易死掉,可是,这不?#20081;?#19975;就怕万一,万一谢文东的运气就那么差,万一他就挂了呢。

这事理解起来,倒是容易理解,可真正要做,可就太难了。

要知道,现在谢文东所在的金融街,可是被寒冰组织的高手团团包围,这出来不容易,进去同样不容?#20303;?/p>

这如何救,又怎么救,这老爷子可真是给大?#39029;?#20102;一个天大的难题啊。

一众人,陷入了?#20102;肌?/p>

不管他们最终有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谢文东这边的战斗,可是开展的如火如荼。

而且,谢文东压根就没有想让暴雪组织来救自己。

他觉得,凡事都得靠自己,都得靠自家兄弟,才保险。

摩根大通和壳牌两座大厦的兄弟,任务都完成的很好,除了有两个女初级白金级干部逃走之外,剩余的四个,一个都没跑掉,全部被灭掉了。

消息先后传到谢文东的耳朵里,令他大?#34892;?#24944;。

这不,他立刻让人,把这两个好消息传达下去,一来是为了给兄弟们提气,二来也是让进攻他们这边大厦的人,心中产生一些波澜。

这都是最顶尖高手和最顶尖高手之间的战斗,?#22351;?#28857;心里的波?#21073;?#26377;时候也能够影响到战局的胜负。

?#27426;?#35874;文东小看了他们,这些人还真没被外界的这些不好的信息影响多少。

虽说只有十二个人,可是,却对谢文东这边的战阵,影响太大了。

十二个顶级高手,其中还有初级钻石级别的“霸王龙?#20445;?#20182;们积蓄起来能量,绝对不下于一支军队。

和另外两座大厦的兄弟一样,在刚一和他们接触的时候,这边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不过,随着巩聪、万东?#21834;?#26753;晨、徐治保、刘深磊、千子、姜怡帆、何飞、吴川、刘俊、张忠等十多位兄弟的陆续救场,对方的进攻步伐,总算被刹住了。

当然,这其中的战斗,也一个比一个惨烈。

天帝这边,除了最顶级的四五个高手,能够在打完仗之后,还能保持站着,或者还能保持强劲的战斗力。

其他的高级干部,最后就算是胜利,也是惨胜。

要么内耗太大,暂?#31508;?#21435;战斗力。要么,跟对方同时倒在血泊之?#23567;?#36825;其中,还有好几位天候或者武部的高级干部被干掉。

这不奇怪,人家可都是清一色的白金级干部,光高级白金干部,都有两三位,甚至还有一位钻石干部。

至于牺牲这几个高级干部是谁,就暂不作提了,谢文东等人今天遭遇的苦难,实在太多太多了,也有太多的好兄弟永远地离开了。

如果一一将他们的名字,列举出来,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谢文东这边,太需要胜利了,也太?#37322;?#32988;利了。

不妨,从这些战斗当中,选取几个更加有意思的,大的胜仗,以慰逝去的亡魂。

第一场仗,就?#21364;?#21016;深磊和千子这边说起。

这小火人刘深磊经过?#33041;?#20043;后,从武部那边转到了天候这边,经过谢文东和巩聪的认可之后,成为天候的二把手(与武术教?#26041;?#24609;帆齐名),专门掌管天候的?#33041;?#20154;。

还真别说,这家伙公事私事啥都?#22351;?#35823;,?#22351;?#21333;做好了本职工作,还和千子这位?#21543;?#40857;族副宫主飞天御剑的孙女,擦出了爱情的火花。两个人现在,除了是上下级关系之外,还是恋人关系。

可能是由于陷入了热恋当中,或者可能是武功发展进入瓶颈期,千子这?#38382;?#38388;的状态有点不好。

这不,在不?#20204;?#30340;战斗中,她就受了很?#29616;?#30340;内伤,战斗力只剩下巅峰时期的?#22351;?#20116;成。

当然,这些,别人是不知道的。

并且,当谢文东下令,征求出战这一批白金级干部的勇士时,出于自己的责任感,她非常干脆地请命出战。

而她偏偏,遇到的对手,是战斗级别在中级白金级干部左右。并且,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怜香惜玉的。

所以,在这种此消彼长的情况下,千子刚刚迎战不久,就被人打得伤痕累累,倒在血泊当中,连气息都虚弱了很多。

见状,她的对手,代号“?#38745;?#20154;”的家伙,迅速来到其跟前,举起屠刀,龇牙咧嘴道:?#21543;?#40857;族的叛?#21073;?#36824;有什么脸活在这个?#28572;?#19978;,来,我送你去死吧。”

说着,对着她的脑袋部分,狠狠地砍了下去。

此刻,千子虽然还有意识,可是,她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而她身边的天帝兄弟们,却根本没有制衡对方的能力。

当这?#22351;?#25381;出的时候,相当一部?#20013;?#24351;吓得闭上了眼睛,她手底下的几个女弟子,甚至直接就哭了出来。

就在“?#38745;?#20154;”的屠刀,距离千子的脑袋,还有?#22351;?#20108;十公分的时候,从旁边的角落里,突然射出来一人。

这人直接飞起一把刀,重重朝着“?#38745;?#20154;”的屠刀而去。

当啷!

随着两把兵器的剧烈碰撞,中级白金级干部“?#38745;?#20154;”立马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30475;?#33258;己手中的屠刀上面传递过来。

他只感觉手上一麻,然后直接就劈偏了。

生怕那个神秘人再给自己下黑手,“?#38745;?#20154;”条件反射性地往后面暴退了几?#21073;?#35821;气很不爽地说道:“什么人?敢坏我的事?#20426;?/p>

他定了定眼,发现出手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子。

此人虽然年纪不大,但拥有一张?#26029;?#21073;刻般俊逸的脸庞,颧骨很高,眼眸很深邃,一身短?#38706;?#35044;,脖?#30001;?#25346;着一金项链,跟刚刚到马尔代夫旅?#20301;?#26469;似的,浑身上下?#28174;?#30528;桀骜之色。

而刚刚撞他武器的东西,他也看清楚了。

那是一柄剑,一把长接近一米五,宽二十公分的巨无霸,样子朴实无华,但是个头非常夸张。掉在地上,跟哪座教堂的十字架一样。

从这夸张的装扮,再到这夸张的武器,“?#38745;?#20154;”已经基本?#21916;?#21040;,此人的身份了。

此人,应该就是绰号“小火人”的刘深磊。

其实?#22351;?#26159;这个时候,即便是隆冬?#38712;拢?#20182;身上的衣服也不会超过两件。正因为火气?#24120;?#25152;以被很多人?#28902;?#20026;“小火人。”

据说,此人被?#33041;?#36807;,也是个?#33041;?#20154;。

而这把大剑,据说名字?#35856;?#38660;宝剑,倒在这把宝剑下面的高手,可不在少数。

刘深磊看到自己的女朋友,变成这个样子,一下子?#25104;?#37117;变了,他俯下身来,动容地问道:“千子,千子,你没事吧,你没事吧?#20426;?/p>

千子缓缓睁开眼睛,虚弱道:“我...我没事...不要担心...”

“都伤成这样了,还说没事?#20426;?#21016;深磊随即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着“?#38745;?#20154;?#20445;?#20982;神恶煞地说道:“你是怎么一个畜生,?#23588;欢?#19968;个女人下这样的死手?#20426;?/p>

“哼?#20445;暗静?#20154;”?#25104;?#27627;无畏惧,直接迎上对方的目光,重重说道:“嚣张什么?叛徒不该死么?她该死,你也该死。”

“好,我就要让你瞧瞧,来自她男人愤怒。”刘深磊硬气回应道。

“?#38745;?#20154;?#20445;骸?#25105;巴?#22351;?#21602;。”说着,拉开了战斗的架势。

这时,刘深磊对旁边一些兄弟说道:“把千子xiaojie抬下去,包扎伤口,好生照顾。”

“是。”说着,有四五人立马围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要把千子抬离这个不安全的地方。

千子抓着刘深磊的手,含情脉脉道:?#21543;?#30922;,要小心...这个人的战斗力...恐怕不会比你差...”

“嗯,我知道了,?#19968;?#23567;心的。”刘深磊轻轻拍了?#37027;?#23376;的?#30452;常?#23567;心安慰道。

等到这四五人把她抬走,等到他们的身?#26410;?#35270;线中消失,刘深磊才把视线从千子的身手收回。

而这时,另外有两名兄弟,将他掉落在地上的赤霄宝剑,一头一尾地抗到了刘深磊的跟前。

刘深磊感谢一声,吩咐他们到一边去,以防在接下来的战斗中,造成误伤。

兄弟们也挺?#24230;ぃ?#23613;量具体他们?#23545;?#30340;,?#21592;?#19981;影响他们的发挥。

而等到他们走了之后,刘深磊咣当一声,把巨大的赤霄宝剑的剑尖,落在地砖上。

力道之大,居然砍出?#22351;?#30333;色的印记。

“?#38745;?#20154;?#20445;骸?#21756;哼,以前听说,谢文东的手底下,有你这么个人物。之前,只不过是个小弟,现在,倒还成人物了。”

刘深磊面部肌肉抽动一阵,懒得跟他多说废话:“你叫什么名字?我可不想,我把你的狗头砍下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我杀得是什么?#20998;幀!?/p>

这话别人听了,肺早就气炸了。

不过,“?#38745;?#20154;”听完,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真是笑死人了?谢文东的手下,都是这么会吹牛逼的人么?#20426;?/p>

刘深磊?#20146;?#21756;出一声:“胆小鬼,连名字都不敢说。听好了儿子,?#32844;?#21483;刘深磊。等到了阎王那里,就说我送你来的。”

“?#38745;?#20154;”听完这话之后,心里有些不爽了。

他挑了挑眉毛,轻蔑地笑道:“没大没小的小兔崽子。听好了,老子代号?#38745;?#20154;...你...”

“我看你是个死人。”?#22351;?#23545;方说完,刘深磊率先发难,急不可耐地想要给自己的女朋友报仇。

没想到,这家伙说打就打,这倒是让“?#38745;?#20154;”有点意外。

不过,他?#25346;?#27809;?#35874;?#24352;,见他杀将过来,迅速?#23588;?#24212;对。

这两个人,都是中级白金级干部,战斗起来,那叫日月无光,杀气阵阵。

几乎在吸气呼气之间,刘深磊就打出了十几招,剑剑霸道而且犀利。

不过,这中级白金级干部“?#38745;?#20154;”也不是白给的,非但用极为诡异的身法,挡住去路,还反向打出了十几招,招?#20889;?#30528;寒光电?#28860;?#26469;,上下游走,朝刘深磊的身体各处要害部位攻击而去。

刘深磊倒吸了一口凉气,反应快速,手中赤霄剑再?#20301;?#21160;,向外连续格挡出十几招后,?#22351;?#36947;火花爆射开。

在经过短暂的分开以后,二人又?#21862;?#22312;一起。

之后,又是分开。

如此数次,双方已交手了?#27426;?#30334;?#23567;?/p>

在旁边观战的天帝兄弟,却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大力。

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声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

“这个“?#38745;?#20154;?#20445;?#19981;会也是个?#33041;?#20154;吧?#20426;?/p>

“看样子,有点像,你没看到他的肌肉线条,发达得不像正常人吗?#20426;?/p>

“是?#33041;?#20154;又如何,咱们深磊大哥也是?#33041;?#20154;啊。而且,深磊大哥,比他更?#24189;?#36731;,我是对深磊大哥有百分百信心的。”

“这话倒是没错。只不过,我有点担心深磊大哥的心态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这话怎么说?#20426;?/p>

“你想啊,谁看到自己的女人,伤成那个样子,心里不会着急的...这一着?#20445;?#23601;容易出错...当然,我是百分百相信深磊大哥的势力的...”

“放心吧,深磊大哥会自己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的...”

“你们也是?#20849;?#24515;,有那个功夫,还不如给深磊大哥加?#22270;?#27833;呢。”

“哎,这法子好,咱们一起喊加油吧”“加油...加油,深磊大哥加油...”

“对对,深磊大哥加油,杀了他,为嫂子报仇...”

......

很快,这边就响起排山倒海一般的加油声。

时间不长,二人的额头?#22270;?#20102;汗,汗水流淌而下,来不?#23433;潦茫?#20182;们目光相对,就连眸中的寒光也好像在一起厮杀。

因为,他们的实力非常接近,同样的深不可测,所以随着战斗进入白?#28982;?#30340;战斗,他们都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

只见刘深磊脚下步伐箭步蹿出,身形电?#28860;?#20986;,眨眼来到“?#38745;?#20154;”的面前,手中赤霄宝剑刁钻刺向后者?#33041;唷?/p>

后者身体向后微微一侧,堪堪躲过攻击,随即手中屠刀划?#29942;?#27668;,直取刘深磊咽喉。

刘深磊抬?#38047;?#21147;格挡,随?#32874;?#30422;用力向将?#20146;?#39030;去。

虽说是被“星辰之泪?#22791;脑?#36807;,可是,要是被这结结实实地顶上一膝盖,?#20146;?#21619;肯定也不好受。

见刘深磊连续攻击如此迅速,没有多想,同时抬起膝盖向外?#27426;ィ?#21016;深磊向上顶的攻击也落空。

二人不再恋战,各自朝对方面门就是一拳,随即二人向后连续倒退俩步。

正在他们打得正激烈的时候,谢文东在九门提督的保护下,巡视到了这边。

当看到对方如此骁勇善战之后,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旁边的余勇等人道:“你们觉得,这深磊打得打不过这个敌人?#20426;?/p>

余勇仔细看了一阵,随后回答道:“从两个人的表现上看,这个人跟深磊不相上下,应该也是中级白金级干部。至于打不打得过,还不好?#34507; ?#19981;过,从双方身上的伤势来看,好像深磊要落后一些。”

谢文东目光如炬,不解道:“这是咱们的主场,照理说,深磊应该占据优势,怎么会这样?#20426;?/p>

这时,九门提督的新成员李恒接过话茬,说道:“东哥,我刚刚好像听说,千子被这个家伙给打成了重伤。深磊,?#27426;?#26159;因为这个,受了一些影响。”

“哦?还有这事?#20426;?#35874;文东关心道。

这时,九门提督另外一位新成员周庚也附和着点?#35828;?#22836;:“是这样的。深磊兄弟和千子是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看到自己的女朋友打成重伤,多少会影响一些。”

千子和刘深磊在谈?#34507;?/p>

这倒是让谢文东有些没想到。

不过,这小子的眼光,可真是不错啊,千子那可是?#22351;紉坏?#22823;meinv啊,别说在天候了,就算在整个天帝所有女干部当中,其姿色也是能排的上号的。

只是,这女人向来冰冷,?#38405;?#20154;也有一种天生的抗力。真不知道,刘深磊这家伙是用了什么办法,搞定这么一个大冰块的。

哦?

谢文东仔?#36214;?#20102;一下,好像突然找到答案了。

这刘深磊号称“小火人?#20445;?#32780;千子则号称“冰山meinv?#20445;?#36825;一热一冷,一火一冰,不就是天造地设的?#27426;月鎩?/p>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办了。

谢文东背着手,对九门提督之?#22351;?#21608;庚说道:?#29240;?#24218;,你留下来给深磊传个?#21834;?#22914;果,他能打败这个中级白金级干部,我就给他和千子当证婚人,嫁妆和?#19990;瘢?#25105;一个人出了。”

嫁妆和?#19990;瘢?#23545;于刘深磊这个级别的?#27515;?#35828;,倒是不缺。

可是,能让东哥亲自给当证婚人,那对于任何一个?#27515;?#35828;,那可是一个莫大的荣耀。这可是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的。

周庚听完之后,大喜,他连忙说道:“太好了,相信深磊兄弟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精神振奋,肯定会非常卖力的。”

“嗯。”谢文东背着手,悄无声息地离开,去别的地方巡视去了。

照理说,他不应该来这种危险的地?#21073;?#20182;应?#20040;?#30528;大后方。

可是,他心里有些不放心,?#30001;?#26377;九门提督的保护,所以他才没有什么顾虑。

此时,刘深磊正和“?#38745;?#20154;”打得无比激烈,围观的几十号人,也没有注意到刚刚谢文东等人出现在他们的后面,他们正全神贯注地盯着现场呢。

直到,人高马大的周庚,出现在他们的跟前。

见是东哥的新任九门提督之一,大家纷纷给他施礼,齐声说道:?#29240;?#21733;好。”

周庚点?#35828;?#22836;,对着兄弟说道:“让让,各位兄弟让让。”

大家明白,赶紧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如此,周庚可以毫无阻碍地走到跟前来。

这时,正在交战的刘深磊,也注意到了周庚。

他不禁好奇地说道:“?#29616;埽?#20320;这不保护东哥,跑我这里来干什么?东哥呢?#20426;?/p>

“东哥刚?#31449;?#36807;这里。他让我给你带句?#21834;!?#21608;庚说道。

可能是因为分了神,被“?#38745;?#20154;”抓住了一个机会。只见后者,眼中闪过?#22351;?#24189;深光芒,脚下步伐诡异。

再次,出现在刘深磊面前,手中的宝剑力劈华?#21073;?#30005;?#28860;?#33267;。

银色光芒在刘深磊瞳孔内?#24444;?#25918;大,后者没有多想,架起赤霄宝剑格挡开对方攻击,随即一拳暴袭出去,直取“?#38745;?#20154;”的?#30446;凇?/p>

此一击,刘深磊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若这一拳被击中,“?#38745;?#20154;”将直接?#29399;?#20986;去晕死过去。

见他暴袭过来的拳头,“?#38745;?#20154;”身影向一旁侧开,随即抬起?#30452;?#29992;力向外顶开,将刘深磊拳头加紧在腋窝下边。

刘深磊没想到他会这么一手,想要用力抽出?#30452;郟?#21364;难以动弹。

“?#38745;?#20154;”嘿嘿一笑,嘴角掀起一抹冷笑,随?#20174;?#22836;直接?#19981;?#22312;刘深磊脑袋上,后者脑袋好似?#19981;?#22312;石头上,感觉很是晕乎乎的。

?#19981;?#36807;后,“?#38745;?#20154;”直接一拳朝刘深磊面?#26049;?#21435;。

这一拳下去,刘深磊身体向后摔倒,血水顺着?#20146;?#27969;淌下来,眼睛略带涣散。

好一会后,刘深磊才从地上爬起来,晃动脑袋,看向“?#38745;?#20154;”。

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居然能让刘深磊吃这么大亏。他赶紧说道:“东哥让我告诉你,如果你把这小子干掉,他就亲自给你和千子xiaojie作证婚人,并且所有的?#19990;窈图拮保?#20182;都出了。”

“如果...你没?#20889;?#36133;这家伙...那千子xiaojie就要转嫁给别人了。反正,如果你输了,你?#19981;?#19981;成。”

后面这句话,是周庚自己加的,他觉得这样,可以彻底地激发刘深磊的潜力。

果然,这句话说完之后,现场立刻是哗然一片,观战的诸位兄弟,齐刷刷地看向周庚,一个个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珠子,一?#32972;?#24778;的样子。

刘深磊也觉得同样意外,没想到,自己和千子谈?#34507;?#30340;事,连东哥都知道了。

并且,东哥还许下了这样的一个?#20449;怠?/p>

这可真叫刘深磊,是有些没有想到。

不过,仔细一想,连东哥都出面了,这要是还打不赢,?#20146;?#24049;的这张老脸可就丢尽了。

大丈夫,不争馒头争口气!

M的,干了!

“好,告诉东哥,我?#27426;?#19981;辱使命。”刘深磊甩了甩发晕的脑袋,声音铿锵一阵,身体略微晃动,强迫自己尽快地恢复正常。

没想到,“?#38745;?#20154;”看到这里,差点笑喷了:“小子,说大话之前,能不能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就凭你,能打得过我?#20426;?/p>

“是不是在说大话,?#32844;?#29616;在就告诉你。”刘深磊抹了一把鼻血,挥动着手中的大号赤霄宝剑,挺胸而上。

“找死。?#26412;?#31639;他不来,“?#38745;?#20154;”也不会给刘深磊更多的时间歇息。

只见他身?#25105;欢?#20877;次出现在刘深磊面前,手中宝剑直接迎面袭来,直取刘深磊?#33041;唷?/p>

后者?#33660;?#38155;芒,不与“?#38745;?#20154;”正面冲撞,身形向后倒退俩步。

躲过对方攻击,随?#21767;?#19979;步伐一滑,身?#25105;欢?#20986;现在后者的面前。

硕大的赤霄宝剑先是虚晃一下,吸引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左手拳?#21453;?#30528;寒风暴袭而去。

“?#38745;?#20154;”冷笑一笑,头微微向一侧偏去,躲过刘深磊攻击。

但是刘深磊随即向里一收,直接将“?#38745;?#20154;”脑袋勾在怀里。

随?#20174;?#21147;向里边一带,头向下冲击过去,随即刘深磊膝盖用力向上顶出,直击“?#38745;?#20154;”面门。

“?#38745;?#20154;”没想到刘深磊会这样攻击自己,没有多想,自己抬起?#30452;?#26684;挡开对方?#35813;?#25915;击,随即一拳朝刘深磊?#20146;?#36720;击过去。

刘深磊知道对方攻击而来,没有多想,再次用力抬起膝盖想“?#38745;?#20154;”脑袋暴袭过去。

砰!砰!二人各中了彼此一招,“?#38745;?#20154;”一口血水要喷出来似的。

刘深磊则感觉?#30446;?#19968;阵发闷,感觉到巨大的胀痛。

万幸的是,他们施展这招的时候,都被彼此的?#21482;?#32773;身体挡着或者拦着。

如果是毫无阻碍地打了一拳,或者踢了一?#29275;?#20182;们两个人怕是都不会继续站在这里了。

他们没有停,刘深磊脚下步伐加快来到“?#38745;?#20154;”面前,手中夸张的赤霄剑直接探出,朝后者攻击而去。

其速度攻击快速,凶狠,非常霸道。

“?#38745;?#20154;”也不慢,身体向一旁躲闪,手中利刃闪过?#22351;?#23506;光直取刘深磊胸口。

对方来势汹汹,长老刘深磊快速出剑,格挡将对方攻击挡开。

别看这赤霄剑个头大的夸张,可在刘深磊手中,灵活如他的第三只手。

随即,脚下步伐向外一滑,身形暴退之余,赤霄剑直接探出,直取“?#38745;?#20154;”“?#38745;?#20154;”面门。

后者也不慢,抬手向外格挡,随?#21767;?#19979;步伐诡异出现在刘深磊面前,手中宝剑直接划出俩道,?#30452;?#21462;刘深磊肋下俩处。

这一招来势汹汹,但是刘深磊早有准备,身形好似一片叶子向后倒退,随即快速出剑格挡开对方攻击。

暴退之余,手中利刃划出俩道,刀光?#20102;?#20043;余,“?#38745;?#20154;”的衣服被划开?#22351;饋?/p>

后者低头一看,吓得冷汗流淌而下,原来那伤口处,正在自己?#33041;?#30340;位置。虽然自己的皮肤肌肉足够剑刃,可对?#25509;?#36825;么大一把剑,万一伤到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也就是说,差?#22351;恪暗静?#20154;?#26412;?#25346;了。

眼中闪过?#22351;?#31934;光,怒喝一声,道:“小崽子,你够狠的啊。”

“再狠的,你还没见过呢。”刘深磊眯眼笑道。

“?#38745;?#20154;”吸了口气,大叫三个好字:“好好好,那我就送你上西天吧。”

刘深磊蹭了蹭眼皮,他大喝一声:“来啊。”

说着,大号的赤霄剑再?#20301;游?#36215;来,手中利?#20889;┢瓶?#27668;直击而来。

刘深磊手中的赤霄剑,有二十多斤,这么一会儿工夫,他便已经挥了五六百下。

不说普通人,就算是像格桑这样的大力士,空手打这么多下,?#19981;?#24863;觉腰膀酸胀,手?#24597;?#24494;麻?#23613;?/p>

可他呢,好像手里拿的是小朋友玩的塑?#31995;叮?#22609;料剑,而自己的胳膊则是装了永动机的机械?#30452;?#19968;样。

到现在为止,居然?#22351;?#20063;没有酸胀、麻木的意思。

至少,从他?#30475;位?#21073;的力道还有速度来看,是没有这种意思。

天候的二把手,?#33041;?#36807;后的“小火人”果然是不一般的。

说话间,刘深磊再次来到“?#38745;?#20154;”的面前。

人未到,剑先至,那凌厉的剑气直掠向后者的?#25104;希?#35753;后者从?#20146;永?#24863;到一股寒意,他激灵灵打个冷战。

只见他手中的赤霄剑化成?#22351;来?#30524;的电光,直向“?#38745;?#20154;”横扫过来。

吃惊归吃惊,但身为中级白金级干部,这时候会下意识地出现应对的招式。

水无常形,兵无常势,人无常态,这才是他这种高?#38047;?#26377;的境界。

没见他如何动作,只是肩膀微微一?#21361;?#25163;腕翻动,屠刀递出。

只听当啷啷一声脆响,声中闪出一连串的火星,赤霄宝剑竟被他轻而易举地弹了出去。

挡开对方的一剑后,片刻也未停顿,跨前一?#21073;直?#24494;微一?#21361;?#23648;刀乱颤,在空中挽出三朵银色刀花,分向刘深磊的左右胸口和小腹而去。

他动作的幅度不大,但身法和出招都快的出奇,?#25484;?#36890;通的屠刀,在他的手上好像具有灵性一般。

刘深磊见状不敢大意,双手持剑,凶猛的挥出三刀,将对方刺来的三刀一一接下。

然后,他使出一招自创的“随风摆柳?#20445;?#30452;接将赤霄剑为支?#29275;?#36830;着踢出三?#29275;?#36825;三?#29275;?#22909;像真的像摆动的杨柳一样。

“?#38745;?#20154;”没想到,对方会玩这一招,根本就来不及防御,?#22351;们?#34892;接下这几?#23567;?/p>

他本以为,也就是断几根骨头的事。可万万没想到,刘深磊三脚全部踢在“?#38745;?#20154;”的眼窝上,直接就把他踢瞎了不说,脑袋更是出现了?#29616;?#30340;脑震荡。

这?#33041;?#20154;,不管是肌肉、皮肤、力量、敏捷程度、耐力,都?#35753;?#26377;?#33041;?#20043;前要好。唯独,这脑袋是不会有多大的变化的。

它依旧非常重要,依旧非常脆弱。

刘深磊本身自己就是?#33041;?#20154;,他清楚的很。

“?#38745;?#20154;”眼睛一翻,木讷地杵在原地半天,最后手中屠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身体才应声倒下。

人在地上抽搐了一阵,吐了会儿白沫,直接就挂了。

看到他终于?#27426;?#20102;,刘深磊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虚弱地一屁股做到了地上,额头?#21916;?#28385;了汗珠,浑身大汗淋漓,呼吸的频率也明显加快了。

再回看报信的周庚,他向他做了一个“翘大拇指”的动作之后,缓缓离开了。

终于,刘深磊拿下了这一阵,当然,他本人也受了很重的伤。

*******

第二遭胜仗,便是武部的代理部.长万东伟了。

其实,这第二?#38382;?#20183;,除了万东伟建了头功之外,还有个人出了不少的力气,?#22351;?#19981;提。

此人,便是是跟着徐嘉诚一起做说客的刘俊兄弟。这位兄弟之前在和亨鸿打?#22351;?#30340;时候,表现得可圈可点,非常优秀。

这一次,他的表现同样优异。

他是比万东伟先一?#25509;?#21040;这寒冰的三名白金级干部的。

彼时,三名白金级干部,正在大开杀戒(准确地说,是其中两位在大开杀戒,另外一位女干部基本上在旁边看着,没有怎么动手)是他?#20204;梗?#25171;伤了其中一位白金级干部,从他们的手里,救下了十多号人。

当万东伟到达现场的时候,那名被打伤的白金级干部,正在跟刘俊血战,刘俊就快要支持不住了。

这时,万东伟突然出现在战场,震声喝道:“三位这么放肆?正当我们这边是没人了么?#20426;?/p>

随着他的这一声震吼,全场几十号人,全都齐刷刷地看向他们这边。

三名白金级干部,一下子就认出了他,忍不住心生怯意,怔了片刻之后,吃吃道:“万...万东伟...”

而以刘俊为首的天候兄弟们,看到他,眼睛?#20146;?#19968;酸,差点哭了起来。

刘俊一手提着刀,一手提着枪,快步来到万东伟的跟前,说道:“东伟哥...你来了?这三个人,都是白金级干部,非常厉害。”

万东?#21543;?#19979;打量了一下他们,又打量了一下三位白金级干部,问道:“那个人身上的伤,是谁打的?#20426;?/p>

刘俊吞了吞口水,?#25346;?#20026;万东伟要责怪他,赶紧解释道:“...是...是我打的?他们正在对兄弟们大开杀戒,我...我是?#35805;?#27861;,才开枪的...”

“呵呵?#20445;?#19975;东伟笑了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能开枪打中对方腹部的人,这枪法可真一般。就是觉得好奇,问问而已。”

他说的没错,开枪能击中腹部,等于就是正面开枪的。而对于一个拥有白金级干部来说,躲避个把枪的子弹,实在是太简单了。

如果说是那名白金级干部出现错误,那他似乎更加相信,是有人的枪法非常高超。因为,白金级干部犯下这种错误的?#24597;剩?#26159;极低的。

听到万东伟这么说,刘俊这才放下心来,对着前者说道:“多?#27426;?#20255;哥夸?#20445;?#25105;可能,也是运气好罢了。”

“嗯,你们到一边休息去吧,剩下的,都交给我好了。”万东伟幽幽道。

刘俊连连点头:“好的,东伟哥。”

然后,他就招呼众人到一边去,给他们空出足够大的决战空间。

来得这三个人中,有一个是高级白金干部,一个是中级白金级干部,一个是初级白金级干部。白金级的三个干部,可算是来全乎了。

其中,那个受伤的初级白金级干部,代号“铁牛”。

那位中级白金级干部,代号“懒狗”。

至于那个高级白金干部,这可是天帝这边的老熟人了,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差点要了任长风小命的高级白金干部?#19979;?#20848;。

高级白金干部?#19979;?#20848;的武器是一把弯刀,全身都镶嵌着各种各样的宝石,只有三十来公分那么长,两公分那么宽,奇怪的是,刀身上下,居然是紫色的,看着不像是杀人的工具,倒像是一件艺术品。

而她本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虽然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可是,打扮艳丽,身材也比?#25103;?#28385;,尤其是上半身的玉峰高?#21097;?#39281;满细滑,并且呼之欲出,颇有一?#20013;?#23064;半老风韵犹存的感觉。

至于那两个白金级干部,长相倒是普通,年龄也在四十左右,属于扔在人?#29273;?#23601;?#20063;坏?#30340;那种。不过,他们手上拿着的武器,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他们两个人所用的武器,都是龙泉宝剑。

宝剑笔直,剑刃刃呈网格状态,刀身发白,即便被现场这样孱弱的光芒照耀,也折射出耀眼的寒光。

只要是练武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把好剑。

万东伟一开始还真没认出来是?#19979;?#20848;,打眼仔细一瞧,才半猜半估地说道:“这位女士,应该就是传说中的?#19979;?#20848;吧。”

?#19979;蘩剂成?#30340;表情一成不变,眼波也是平静如无风之水。?#36816;玻?#22905;才反问道:“你认识我?#20426;?/p>

万东伟摇了摇头:“不算认识吧,不过,听我兄弟任长风说过,说寒冰的阵营里面,有一位高级白金干部,长得很漂亮,用的是一把非常华丽的紫色宝剑,我想,就是你吧。”

?#19979;?#20848;听完万东伟的话,先是一呆,随后低?#24049;?#31505;,略带些害羞道:“他真这么看我?#20426;?/p>

之前,任长风和?#19979;?#20848;打仗的时候,后者被他抱过,还打过屁股,所以这心里面还是产生过一些涟漪的。

万东伟没想到对方是这么个反应,呵?#20999;?#30528;说道:“是的,不过,他还说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要跟你好好打一场呢?#20426;?/p>

?#19979;?#20848;听完,这才展颜而笑:“哼,就算给他一百?#20301;?#20250;,他也打不过我的。”

万东伟:“嗯,我相信,你的武功,确实在长风之上。不过...”

?#19979;?#20848;:“不过什么?#20426;?/p>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是继曹三少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的又一作品,作者是曹三少,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4,请收藏本站www.flvwoc.shop/huaidan4?#21592;?#19979;次阅读。

本站新增加黑道小说栏目,综合了网络上大部分黑道类小说等经典作品,大家可以点击经典小说推荐进入到?#26012;?#36873;择自己喜欢的小说。黑道小说网努力为大家推荐经典小说阅读。读者QQ?#28023;?93997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