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3846章 人終有一死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陳少河看到她們,忍不住抬起眉頭,一臉不情愿地嘟囔道:“怎么是兩個女人?”

他的聲音雖然小,可到底還是被對面兩個女人給聽到了。

對方的兩個女人美眸對視了一眼,隨后,又齊刷刷看向陳少河。

左邊這個長發女郎,長長的睫毛呼扇呼扇,好像兩把小扇子,非常動人。

就連聲音,雖然冰冷,也都酥軟入耳。如同草原上未馴服的野馬,讓人忍不住有一種馴服她的沖動。

長發女郎牙尖嘴利,直接回懟陳少河:“陳少河,你奶奶、你姥姥、你媽、你老婆都是女人,憑什么看不起女人。沒有女人,能有你?”

右邊這個,是個短發的女子。五官更加立體,俊秀,有點像TW女明星——陳妍希。

她也嬌叱一聲:“你們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一個個覺得自己都很有本事?抽煙喝酒打呼嚕放屁,如果這也算本事的話,那我們倒也無話可說。”

這倆女人,真是一個比一個厲害,把男人罵得跟三孫子似的。

不是從小就出身在對男人有偏見的環境下,就是長大之后被男人深深地傷害過。可能,還不止一個男人傷害過。

如果李爽在這兒,估計可以和她們理論上幾個小時,也不帶落下風的。可是,他并不在這里。

而且,陳少河向來不喜歡打嘴仗,尤其是跟女人打嘴仗,那樣實在是沒多大意思。

他直接岔開話題,幽幽道:“雖然你們是女人,我也不喜歡跟女人動手。可你們殺了我那么多兄弟,我得給他們一個交代。”

長發和短發女郎,聞聲而動,齊齊喝道:“我們這就給你一個交代。”

說著,身體飄然,香風陣陣,如楊柳飄飄,飛向陳少河。

別看她們的動作很飄逸,像是天仙下凡一樣,可手上的動作,可一點不像天仙,反而像是兩個女魔王。

可能因為是女人的緣故,她們手上所用的兵器,都不長,也不重。可真正打起來。卻赫赫生風,凌厲的刀勢,一點不輸給男人。

在這里,需要說明一下,左邊的這個長發女郎,代號“鳳梨”。右邊的這個短發女郎代號“櫻桃”,都是“汁多味美”的水果。不過,

她們的樣子和性格,卻像是“辣椒”,而且是朝天辣。

“都說陳少河厲害,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那么厲害。”說著,“鳳梨”兩把匕首灌滿內勁,一連劈出數十刀,刀影閃爍,完全看不清楚刀勢。

“不錯,真是不錯。”陳少河心中暗道一陣,手中多了一把鋼刀。

這把刀,既不是他慣用的斬金龍,也不是他慣用的飲血刀,只是一把相對比較撲通的開山刀。

當然,任何武器,到了陳少河的手里,那便不普通。

“當,當,當”數聲,匕首凌厲的刀勢全被陳少河巧妙的化解開來。

這邊,“櫻桃”也緊隨其后。她的手里,拿著兩柄和張雅婷差不太多的柳葉刀。兩把柳葉刀,在空中不斷地變化著攻擊方位,角度一招比一招刁鉆。

陳少河當下也不慢,緊緊握住開山刀,帶著強大內勁的開山刀瞬間劈出。

“碰”的一聲,兩把攻擊過來的柳葉刀還沒有到達自己的身前,就被強大的反作用力震了出去。

“鳳梨”和“櫻桃”兩人,被震得虎口生疼,眼里止不住震驚,沒想到這小子的內力竟然如此強悍!

然而,這絲毫動搖不了她們解決掉陳少河的決心。

不給他繼續喘氣的機會,“櫻桃”身體一躍,再次撲了上去,手中的柳葉刀,連連點向陳少河的胸口。

看到對方奇快無比的襲向自己,陳少河立刻抬起大刀抵擋,柳葉刀如他所料點在了大刀刀身。至于另外一把柳葉刀,也被陳少河一腳踢飛。

陳少河贊許地望了望二人,嘴里輕忽道:“真不錯,你們兩個真心不錯。”

這本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贊賞的話,可是在“鳳梨”和“櫻桃”兩個人聽起來,卻像是登徒浪子下流的挑逗話。

她們大喝一聲,再次加快了手上腳上的動作。

陳少河這時候,也感覺到了無比巨大的壓力,可能是因為動作太過劇烈的原因,原本局部打了麻藥的傷口,開始隱隱作痛。

不過,縱然是這樣,陳少河依然堅持著。

三人之間戰斗打得可謂是激烈,三個人五把刀撞擊在一起,火花四射,刀光劍影,猶如龍飛鳳舞一般。

轉念間,他們就激戰了四五分鐘,加起來起碼打了兩三千招,普通人光是揮手兩三百下,就累得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了。

可是,他們這會兒激戰十倍都不止,依然保持著強大的戰力。

這,就是白金級干部的能耐。

白金級干部不單單是武學上造詣很深,在耐力方面,也要比普通的一流高手更勝一籌。

“櫻桃”身形矯健,腳尖點地,手持柳葉刀,身形高高躍起,一個重劈,柳葉刀帶著‘嗚嗚’鬼哭狼嚎一般聲音響起。

陳少河不躲不閃,雙手蓄力持刀,倆刀相互撞擊在一起。

只聽‘叮嚀’一聲尖銳金鳴聲音響徹在黑暗中,火花四射。

這時,“鳳梨”借機再次朝著他舞出三刀,刀刀快速,各自朝著他心口,肚子,脖子擊去。

后者不敢大意,腳下步伐一滑,身形左右晃動,出刀將對方三刀向外一挑,身形一動,腳尖點地,朝著后邊跳躍而去。

“哈哈,沒想到兩位小女子這么厲害,真沒讓我失望啊。”陳少河越戰越勇,對手越是強悍,他越喜歡,陳少河就是這種嗜血好斗之人。

誰將他體內戰斗因子激勵起來,他一定要打個痛快,不然堵得心慌。

“鳳梨”面色凝重,沒想到對方受了傷,還如此驍勇,這樣猛烈攻擊都無法擊敗他,看來,自己確實是小看他了。

就在她思考的時候,陳少河出刀了,身形一動,高高躍起,嘴里大喝一聲:“你也接我一刀!”話畢,開山刀帶著幽深刀光閃過,直擊“鳳梨”。

她不敢大意,冷喝一聲,雙手各自緊握一把匕首,雙臂蓄力,腳下穩當,隨即寒光閃過,一刀尖銳金鳴再次響起。

哎呀!

“鳳梨”嬌聲一句,只感覺虎口好似失去知覺一般,對方刀上帶有千鈞之力一般讓她難以招架,身形向后連續退了六七米才將力道消退。

陳少河哪里會放過這樣機會,再次欺身而上,手中開山刀帶著一條條銀色弧線朝著“鳳梨”挑出三刀。

“鳳梨”被他重擊失神一下,一個空當,一刀挑在在手臂上,鮮血一下子就流了出來。還有另外兩刀,雖然被她躲了過去,可是,堪堪擦過她的皮膚。

看到自己的姐妹,受了這欺負。旁邊的“櫻桃”,被激怒了,雙眼通紅,神情冷漠,怪叫聲音,身形如同旋風一般出現在陳少河面前。

手中柳葉刀好似感受到她的憤怒一般,帶著凄厲鬼嚎聲音響起。

刀光閃爍,三道殘影落下。

隨即再看陳少河,手臂,肋下被對方各自挑中一刀。傷口雖說不大,可這已經足夠讓人開心的了。

血腥味道瞬間彌漫開,“櫻桃”冷笑一聲,看著對方,隨即怒吼一聲:“受死吧!”

一道幽暗光芒從陳少河眼眸中閃爍而出,同時開山刀帶著凄厲鬼嚎聲音響起,柳葉刀帶著厚重鋒利寒刃朝著陳少河脖頸削去,電閃而過。

但是,預想中的血箭飆射并沒有出現,“櫻桃”大驚,回頭一看,陳少河身形猶如落葉一般飄遠,一道明亮光芒從她眼眸中閃過,猶如利刃直刺她的心臟。

“櫻桃”被他那股嗜血殺氣所驚嚇一跳,汗毛倒豎,不敢直視對方眼眸。

“再來!”陳少河厲喝一聲,身形一晃,眨眼出現在她面前。

再看陳少河那雙眼眸,猶如餓狼一般盯著肥肉一般,森白牙齒露出,想要將對方一口吞下去。

柳葉刀和開山刀相撞,“櫻桃”被他逼的向后連退六七步才穩住身形,一股強大力量逼著她向后不由倒退。

要看著“櫻桃”就要被打敗,另外一名白金級干部“鳳梨”,又跟著殺了過來。

總得來說,陳少河想要一時半會解決掉這兩位初級白金級干部不容易,她們二人想要解決掉陳少河也很難。

不過,隨著另外一人的出現,這種情況發生了改變。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袁天仲。

袁天仲在得到消息之后,也趕緊下了樓,可是找了一圈,居然沒有發現人。后來,他又跑到樓上去,可是樓上也沒有人。

后來,還是有人告訴他,陳少河正在和兩名女高手激戰,他這才趕了過來。

當袁天仲趕到的時候,陳少河正和“鳳梨”、“櫻桃”兩個人打得難解難分。陳少河身上的傷痕要少一些,兩個女殺手身上的傷更多更重一些。

從局面上看,三個人是旗鼓相當的,一時半會兒很難結束戰斗。不過,袁天仲卻能看得出來,就總體實力而言,依舊是陳少河技高一籌。

只不過,他一直有所顧慮罷了。

本來,他身上的戰意,還是非常濃烈的。可是現在一看,戰意陡然下降一半還多。

他滄浪一聲,軟劍出竅,緩緩朝向正在戰斗的三人。

“文東旗下,英才輩出,號令群雄,誰敢不從。泰山之勢,雷庭之鈞。鬼道,人道,神道,仙道,聽令。”

一曲蕩氣回腸的“行軍令”唱畢,袁天仲半開玩笑說道:“少河,怎么連兩個女人都拿不下來?”

陳少河干咳一聲,沒有接話。

其實,他哪里是拿不下她們,剛才,他就有好幾次機會,可以將她們一刀砍成兩截。

可是,他考慮再三,實在是下不了這個手。

這兩個女人,長得花容月貌,媚眼玲瓏,就這樣殺了,不就可惜了嗎?

袁天仲跟陳少河相處久了,當然知道他的為人。

這不,他哈哈笑了一陣,替陳少河出主意道:“我知道,你有你的顧慮。這還不簡單,把她們兩個打暈,然后往非洲的窯子里一賣,不就行了?既可以眼不見為凈,還可以掙點小零花錢,兩全其美嘛。”

陳少河聽完,夸張地大笑三聲。然后,老神在在說道:“嗯嗯,不錯,不錯,好主意。”

袁天仲:“有這種買賣,當然得算我一份了。”說著,抖了抖手中的軟劍。

這時,“櫻桃”和“鳳梨”兩個人,也一眼認出了袁天仲。

這一個陳少河尚且不好對付,又來了個袁天仲,這可就更加難辦了。

而且,對方剛剛還說,要把自己兩人,賣到非洲去,這可不好辦。

她們對視一眼,然后雙雙大喝一聲:“撤!”

之后,好像兩支利箭直接從他們所在三樓的窗戶外面射了出去,轉眼間就消失在夜幕當中。

等她們走了之后,袁天仲才放下手中的軟劍,激烈咳嗽一聲。

一張口,居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而他本人,則是臉色蒼白地,緩緩靠在墻上。

別人或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陳少河是知道的。不久前,袁天仲參加戰斗,雖然最后贏了,可到底還是受了不小的內傷的。

這一點,別說下面的人不知道,就連東哥都不知道。

如果他剛才參戰,倒是可以拿下她們兩個。只是,傷情肯定會加重。

難怪,他會用這種嚇跑的方式,來給自己解圍。

陳少河見狀,趕緊把他扶起來,關切地問道:“天仲,你沒事吧?”

袁天仲揮了揮手,擦了擦嘴角,說道:“我沒事,別擔心。哦,對了,少河,你不會怪我摻和你們的戰斗吧。”

陳少河聽完,聳了聳肩,無所謂道:“沒事,反正我也不想殺女人,傷了她們,給她們一點教訓就行了。”

袁天仲點了點頭:“沒錯,我本來想動手的,想想還是留點體力突圍吧,這一場仗打得太久了。”

陳少河:“可不是,別看才過了半天,可是我怎么感覺,好像打了幾個世紀那么漫長呢。”

袁天仲:“是啊,也不知道東哥那邊怎么樣了?”

陳少河:“放心吧,東哥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這點小風浪算得了什么。更何況,東哥身邊,不是還有鞏聰、萬東偉以及余勇、王如朋等兄弟們么,他們肯定會沒事的。”

袁天仲:“嗯,但愿如此。”

————————

攻擊摩根大通大廈這邊的三位初級白金級干部,最后以一人戰死,兩人逃跑的方式收場。

知道這個消息之后的“法老”,非常惱火。

一方面對死去的“古河”重重有賞,另外一邊對膽小怕事的“鳳梨”和“櫻桃”兩位初級白金級干部,以臨陣脫逃的罪名,進行了嚴懲。

陳少河不屑對兩個漂亮的女人下死手,可是,“法老”不在乎那個,令手下分別對兩個人打了八十軍棍,當場就把她們給打得皮開肉綻,直接就背過氣去。

并且,把這消息,以藍牙耳機的方式,通報給了十八人中,剩余的十五人。

此消息一出,十幾號人嘩然一片。

一方面,他們吃驚的是,他們三個怎么這么快就敗了,這才十五分鐘不到。

另外一方面,他們吃驚的是,“法老”的手段之殘酷。

要知道,那可是初級白金級干部啊,是組織的精銳,也是組織的驕傲,怎么說重罰就重罰了呢?

由己度人,他們告誡自己,自己可不能像他們這樣。

說完了陳少河、袁天仲、鐘庭飛、蔣偉等人所在的摩根大通大廈。

再來說說,任長風、褚博、格桑三人為首的殼牌大廈。

而這邊,也有寒冰的三位初級白金級干部過來“報道”。

這里,也號稱三座大廈當中“最輕松的”戰斗。

與摩根大通大廈那邊一樣,這三位初級白金干部一開始進場的時候,也殺了不少人。

不過,不同的是,有一個白金笨蛋,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名字叫作朱晗的兄弟用槍給打死了(這位兄弟,之前是鞏聰老爸劉天河的助手,后來被送到天候幫忙的)。

也就是,真正與任長風、褚博、格桑戰斗的,只有兩個白金干部。

這兩個初級白金級干部的命,可夠衰的,要知道任長風、格桑,這可都是高級白金干部,褚博改造之后,也具備和他們差不多的實力。

更重要的是,他們幾個除了任長風的傷勢稍微重一點外,全身包裹著戰甲的格桑,已經被“星辰之淚”改造過后的褚博,身上幾乎是一點傷都沒受。

而且,經過剛才的休整,他們的戰力又基本上恢復到了巔峰的狀態。

這下,任長風堂堂正正地當起了“大爺”。

一邊喝著冰鎮的冷飲,一邊坐在老板凳上,帶著墨鏡抽著煙,還翹著二郎腿。

反觀那兩名可憐的初級白金級干部,像兩只老鼠一樣,被褚博虐完,又被格桑虐。被格桑虐完,又被褚博虐,有時候,還是混合雙打。

他們兩個人,本來也生出了退意。

可是,在通過耳朵里的藍牙耳機,知道“鳳梨”和“櫻桃”的消息之后,他們嚇得連這個念頭都不敢有了。

這不,他們明知道打不過,卻也只能硬撐著,眼看著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

這邊,他們剛剛和格桑打完,正準備休息一會兒。

毫無征兆,一挺AK47突然瘋狂地噴射出火舌。

“噠噠噠”,從槍膛內怒射而出的子彈發出“咻咻咻咻”的破空聲,隨著槍響,兩名初級白金干部身后的玻璃和白墻,被打得粉碎,玻璃渣子和水泥屑飛濺。

媽的,誰瘋了,居然敢在雙方激戰的情況下用槍。

兩名初級嚇得一激靈,趕緊剎住腳步,各自尋找掩體。格桑和褚博,不明所以,也趕緊趴在地上。

在熱兵器的戰場上,再厲害的身手也抵不過一枚小小的子彈。

AK47的特點是殺傷性大,子彈由一點進入,飛出來的時候則是一個大洞。真算是殺越貨的不二重器。

不過,它的缺點同優點一樣明顯。那就是擁有強大的后坐力,槍體的穩定性不住。槍一旦不穩定,其準頭就會大打折扣。

本以為,是哪個不懂事的家伙,瞎開槍。

可定眼一瞧,他們差點沒被氣死。

原來,這開槍的不是別人,正是任長風。

非但是那兩個敵人,死死地盯著任長風,就連格桑和褚博,也向任長風投來憤憤的眼神。

“長風哥,你瘋了啊,差點打著我們自己。”褚博第一個表示憤怒,滿滿掙扎著起身。

格桑身穿“轟天戰甲”,當然不會把區區AK47放在眼里,他剛才下趴的動作,完全下意識為之。他也怕,有敵人暗中拿著“加特林機關炮”招呼自己。

可是,等他看清楚之后,他差點鼻子都氣歪了,甕聲甕氣道:“長風,你干什么啊?飲料不好喝嗎,煙不好抽嗎?來我這給我搗亂。”

“嘿嘿,不好意思啊,看你們打得熱鬧,手有點癢癢。”任長風歉意一笑,他嘴上說著“不好意思”,可是,臉上卻一點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

“任長風,有本事過來打,別***玩陰的。”“就是,在后面偷襲算什么本事?”

這會兒,驚魂未定的兩名初級白金級干部,才喊出自己心中的“委屈”。

任長風聽完他們兩個,摸了摸鼻子,幽幽道:“兩條小蝦米,還值得我動手么?殺你們,一點快感也沒有。”

他嘴上說沒快感,可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一邊扣動扳機,臉上還裝出一副無辜的樣子:“我...我不會開槍啊,這...這是槍自己開火的...這,這槍成精了,是槍精...”

在換完了一個新的彈夾之后,對著那兩名初級白金級干部,又是突突突一陣機槍。

“精你麻類隔蛋。”

“這個混蛋,說話不算話的混蛋。”

這兩名可憐初級白金級干部罵罵咧咧一陣,既要防著旁邊的褚博和格桑,還得躲避呼嘯而來的子彈。

為了保命,他們使出了渾身解數,在地上不停地翻滾,動作是狼狽到了極點。

找了一圈,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掩體。沒辦法,他們只能拽過地上兩具阿聯酋士兵的尸體,用血肉之軀充當人盾。

AK47威力巨大,子彈在大部分情況下都能打穿人體。

縱然面前有人盾,但是危險仍然存在。幾粒子彈,幾乎是擦著他們的頭皮、大腿而過。

二人只覺得頭皮一麻,虎軀一震,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人終有一死,或被格桑錘死,或被褚博砍死,或被任長風玩死...

牛派乞人
上海快3 陕西快乐十分 福建快三走势图表 乐米彩票苹果 新3d赚钱 8比分网 足彩胜负彩玩法与规则 东北麻将 筛子梭哈怎么玩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新浪足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