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3833章 舌戰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很快,二人便開始了流光掠影般的打斗,不少人在打斗的同時,眼角的余光還盯著他們這邊。

相當一部分人,從沒看過這樣的打斗,實在是太精彩、兇險、緊張、迅速了。

大家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連額頭上流露下來的汗珠,也忘了擦。

如果把這二人都放到攝像棚去拍打斗戲,根本就不用一次NG,就能一氣呵成拍完整部電影。

且說二人,越斗越快,雙方旗鼓相當,戰得難解難分。

而且,越打到后面,任何招式已經不重要了,他們完全是由心而發,每一招看似簡單,其中的奧妙卻無窮無盡。

旁人,依舊看不清他們的招法。但是,打斗的二人卻一清二楚。

且說這時,陳少河手持飲血刀,挺刀中宮直進,勢道凌厲。

余利勤見狀,趕緊橫刀格擋。

只聽“喀”一聲,二人的刀身上同時迸發出一陣火星。

陳少河一招剛剛施展完畢,另外一招再次打來。

只見他刀起中鋒,嗤的一聲,向余利勤的小腹直刺過去,余利勤閃身躲過,也向陳少河揮出一刀。

余利勤改造之后,身體各項體質明顯增強,而陳少河雖說沒有改造,可也不是蓋的。

雙方實力相當,你一刀我一刀,而且速度非常快,幾乎一秒鐘都可以打出多少招。

如此激烈的打斗,都二人的體力都是巨大的考驗。

頭三分鐘,他們還在施展眼花繚亂的身法,戰況激烈如佛天神下凡。

三分鐘過后,他們的速度明顯慢了下來,不過,依然非常激烈。

兩個人身上都有新傷,可是,都不算特別嚴重,想必雙方還是都有保留的。

陳少河:“不錯,余兄的武功,果然是突飛猛進。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啊。”

余利勤呵呵笑道:“少河兄的戰斗力,也進步了許多,快接近高級白金干部了吧。能在沒有改造的情況下,就有這樣的實力,這才是真正厲害的體現。”

陳少河:“過獎。我的任務,是阻止你行動,今天如果咱們都能夠活下去,以后我肯定找機會,和你好好喝上一杯。”

余利勤:“好啊,一定有機會的。不過,我也有我的任務。如果有得罪的地方,還請見諒。”

陳少河:“互相體諒吧。”

......

他們都打得這么激烈了,可是,語氣還是相當客氣,真不知道,他們的心咋都這么大。

這邊,余利勤、余偉率領的前鋒,遭到陳少河一眾阻攔的消息,很快也傳到了后面寒冰副會長諸葛的耳朵里。

諸葛聽完之后,也覺得有點意思,難道,謝文東早有準備不成。

不過,他轉念一想,就明白了,就算有準備,也不會有太多的人,戰斗力不會太強。充其量,也就陳少河比較難纏一些。

既然陳少河和余利勤那邊交上了火,就讓他們打吧。而他自己,則親自率領狗狗、暴君等神君等剩下的兵馬,迂回到謝文東的兩翼,之后狠狠兩口咬了上去。

時間不長,暴雪組織的人馬,就跟謝文東的人馬,接上了火。

由于謝文東這邊剛剛參加過一場大戰,人員疲累不說,彈藥消耗更是十分嚴重。而暴雪組織作為生力軍,其不管是人員素質以及武器裝備,都處在巔峰狀態。

所以,盡管謝文東提前通知了大家,讓大家作好戰斗準備,可是,依然遭到了巨大的損失。

后來,實在沒辦法,謝文東只能令兄弟們暫停撤離,全心全意對付暴雪組織這個大麻煩。

聽著兩邊人馬殺聲震天的聲音,智囊徐嘉誠和護衛他的天候干部劉俊,心里更加緊張了,他們加快了腳下的步伐,趕緊要從成百上千的暴雪組織成員當中,找尋副會長亨鴻的下落。

這是多么的不容易,要知道副會長亨鴻,光是身邊的防御就有多少層。

好在劉俊相當得力,一路護送著徐嘉誠,終于來到了距離副會長亨鴻大概十幾米的地方。此時,亨鴻身邊圍了不下百人,而且,都是精銳。

感謝ThisIS命盟主豪賞188.88元,兄弟優秀滴很,霸氣地很,多謝多謝啦。

看到他們之后,兩人主動放下武器,并且表明身份和目的。

看到來人自稱是謝文東的人,要來找副會長,暴雪組織的人一點也沒客氣,直接上前,把肩頭攏二背,把徐嘉誠和劉俊給押了上來。并且,很快有人把這個消息,匯報給了亨鴻。

亨鴻此時,正在陣營的后方指揮作戰,一聽到手下說,怎么茬,謝文東派了兩個說客,要親自找自己談談?

他第一反應,就是謝文東這絕對沒安好心。

亨鴻:“謝文東這是要求饒,來人,給我把他們兩個的人頭砍下來,送給謝文東泡酒。”

旁邊有人一聽這個,嚇得趕緊出言相勸:“副會長,這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兩個人殺不得啊。”

可是,有更多的人,表示支持亨鴻的意見。

“這都什么年代了,還搞那一套。”“就是,謝文東之前趁著我們和寒冰打仗的時候,占了我們多少便宜,讓我們多損失多少人。此仇不報,我們誓不為人。”“對,不能給他一丁點機會。也要讓謝文東,見識見識我們的手段。”......

既然大部分人都這么說了,那么,前來匯報的暴雪組織小頭目,也知道自己怎么做了。

他點了點頭,說道:“副會長,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親自宰了他們。”

因為隔得并不算太遠,所以,被控制住的劉俊和徐嘉誠,還是多少能聽到一些他們的意見的。

當聽到暴雪組織一眾殺意四起的時候,兩人心里同時冒出一個聲音“糟糕”。

如果就這樣被他們殺了,那自己不是白來了,這還怎么回去跟聰哥,跟東哥交代啊。

不,準確地說,他們連回也回不去了。

這時,劉俊壓低聲音,對徐嘉誠說道:“老徐,快想點辦法,我們可不能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了。”

徐嘉誠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

他眼珠子一轉,計上心頭。

本以為,他會求饒或者大呼大叫之類的,可沒想到,他居然揚天哈哈大笑起來。

牛派乞人
快乐赛车 七乐彩复式过滤 天津11选5 海南琼崖麻将精英版 丰禾棋牌博客 排球女将国语版全集 梦幻一直种树赚钱吗 2012年6月4日上证指数 福彩欢乐生肖属于重庆地方彩票吗 442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