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四十七章: 利益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從窗外跳進來的幾名黑衣人都被三眼、高強、李爽三人干凈利落的干掉。

而后他們四人立刻更換方位,挪到窗口的對面,靠近房門的地方,然后槍口一致對準窗戶。

這樣是為了預防對方投擲進來手雷、震撼彈之類的武器,一旦對方真投擲了手雷、震撼彈,他們可第一時間順著房門跑出去躲避。

外面靜悄悄的,再一點動靜都沒有。謝文東在注視窗戶的同時,也在側耳傾聽門外的動靜。

五行兄弟守住樓梯通道,槍口一指對準樓梯下方。有兩名黑衣人企圖強行闖上來,不過他二人剛露頭便被五行兄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倒在地。

隨著這兩名黑衣人被打倒,樓下也安靜下來。偌大的樓體內,靜悄悄的,鴉雀無聲,但空氣中卻彌漫著濃濃的硝煙味。

不知過了多久,金眼和木子對視了一眼,兩人不約而同的緩慢下樓。

水鏡、火焰、土山三人則是跨步上前,占據了金眼和木子的防守位置,槍口依舊動也不動地瞄準樓下。

隨著金眼和木子走到緩步區,對樓下的樓梯口完成瞄準,水鏡、火焰、土山三人也快速走了下來。

時間不長,他們接替金眼和木子的防守位置,金眼和木子繼續小心翼翼的下樓。

這時候,兩人都能聽到一樓大堂里傳出的腳步聲,似乎又有人進入樓內,而且人數還不少。

金眼和木子對視了一眼,木子率先從樓梯口內探出頭來,槍口指向外面,與此同時,金眼也從樓梯口內翻滾了出去。

大堂內的腳步聲戛然而止,現場再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不知過了多久,大堂的一根柱子后面傳出話音:“血殺,楊武!”

聽聞話音,翻滾到走廊里,趴在地上的金眼和樓梯口內的木子對視了一眼,前者開口說道:“五行!”

他話音剛落,只見一根柱子后面緩緩走出一人,似乎生怕他們誤會,那人還特意舉起了雙手。

等到對方走到近前,金眼和木子定睛一看,果然是血殺的楊武。

見金眼和木子都認出了自己,楊武高舉的手這才放下來,回頭說道:“兄弟們都出來吧!”隨著他的招呼聲,大堂的柱子后面走出來數人,都是血殺人員。

金眼和木子眉頭緊鎖地問道:“楊武,你們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其他人?”

楊武搖了搖頭,說道:“除了地方的尸體,再沒有看到一個活人!”

金眼若有所思地點點頭,說道:“看來,這些殺手是在你們趕到之前,已先跑了!”說著話,他走到躺在樓梯臺階下的兩具尸體近前,在他們的身上摸了摸。

除了隨身攜帶的武器,再什么都沒有,沒有證件,沒有錢夾,口袋里連香煙、打火機、鑰匙之類的雜物都沒有。

仔細搜查了一遍,什么都沒搜查出來,金眼苦笑著搖搖頭,問道:“楊武,外面安全嗎?”

“已經被我們控制了。”

金眼沒再多問,對木子說道:“去通知東哥!”

木子答應一聲,大步流星地躥上樓梯。

以楊武為首的血殺人員把整棟大樓仔仔細細的搜查了一番,確認沒有藏匿的殺手,這才作罷。

謝文東去到葉榮清等人所在的房間。隨著房門打開,里面立刻傳出急促的喘息聲。謝文東定睛一看,只見滿屋子的人都在大眼瞪小眼,一臉驚恐地看著自己。

他淡然一笑,說道:“外面已經沒事了,除了被打死的幾個殺手,其它人都跑了!”

聽聞這話,在場的人,無不長長松了口氣。

葉榮清率先從椅子上站起身形,走到謝文東近前,滿臉堆笑地說道:“還是謝兄弟厲害啊,如果這次沒有謝兄弟在,我們……恐怕都要遭毒手了!”

在場眾人紛紛點頭,表示葉榮清說得沒錯,人們紛紛走上前,向謝文東表示感謝。

要說現場臉色最難看的,當屬陳振生,一是他腿上中了一槍,失血過多,其次,葉榮清等人對謝文東的吹捧,就如同在打他的臉。

對于眾人的吹捧,謝文東還真沒放在心上,他叫來楊武,讓他安排人,送陳振生去往醫院。

楊武走到陳振生近前,要帶他離開,陳振生一揮手,把楊武推開,說道:“不勞謝先生費心了,我的兄弟,過會就來接我!”

說著話,他掏出手機,這時候手機已經有信號,他給手下人快速撥去電話。

沒超過二十分鐘,陳振生的人就到了,足足來了好幾十號人之多,他們不僅帶走了陳振生,同時也把地方的尸體全部帶走。

這種事情還真不好報警,一旦報了警,未必會查到幕后真兇不說,他們這些人,有一個算一個,都得惹一身騷。

等陳振生的人全部撤走,葉榮清等人來到謝文東近前,問道:“謝先生,這些殺手,真的是四海幫的人?”

謝文東聳聳肩,說道:“除了四海幫,還會有別人嗎?”

葉榮清眉頭緊鎖地說道:“以前,四海幫的人不會如此的膽大妄為!”

謝文東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道:“四海幫的老大,是不是要退休了?”

葉榮清先是一怔,而后反應過來,狐疑道:“謝兄弟的意思是,四海幫里,有人急于出頭?”

謝文東點點頭,而且他都能猜得出來,這些殺手的主使者,十之八九就是海風堂的堂主,楊守光。

葉榮清深吸口氣,對在場眾人正色說道:“最近這段時間,大家也都小心點,盡量少外出,最好是不要外出!”

對于葉榮清的提醒,在場眾人深以為然,紛紛點頭。

出了這檔子事,葉榮清也沒興致在繼續待下去。這次的聚會,也在眾人的憂心忡忡和提心吊膽中結束。

在葉榮清和眾多的立法委當中,陸弘益是最不顯山不露水的那一個,別人議論紛紛的時候,他從不插嘴,如果不是刻意看他,幾乎會忽視他這個人的存在。

眾人紛紛離開會所,陸弘益特意留到最后,和謝文東一同離開。

兩人同乘一車,陸弘益皺著眉頭,意味深長地說道:“像今天這樣的事,以前確實從未發生過。”

以前四海幫和天合會確有斗得你死我活的時候,但對方的矛頭只會指向幫派中的人,而不會指向幫派背后的政黨。

今日四海幫的人突然把槍口對準了他們這些國民黨的中高層,著實是嚇出陸弘益一身冷汗。

謝文東想了想,說道:“之所以會這樣,也是很多因素都湊到了一起。”

“哦?”陸弘益不解地看著謝文東。

“四海幫的老大,要更新換代,四海幫有那么多的分堂,個個堂主都對老大的位置虎視眈眈,想在競爭當中脫穎而出,現在偏偏又大選臨近,那些有意競爭老大位置的堂主們,又都希望自己能得到政黨的支持。”

“所以,他們現在才會像瘋狗一樣!”

“瘋狗!呵呵!”謝文東笑了,說道:“陸市長這個比喻用得很好。”

陸弘益苦笑道:“我想,他們這次的目標,恐怕不僅僅是陳振生,應該還有我。”

倒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現在四海幫應該是狠毒了陸弘益。謝文東想了想,說道:“如果陸市長對自己的處境不太放心,我可以派些人手在陸市長的身邊。”

“這……”在自己的身邊安排謝文東的人,那自己的一舉一動就都在謝文東的掌控之中了。

可是,現在他還真對自己的處境感覺危機重重,四海幫的槍口,隨時可能再次瞄到自己的身上。

見陸弘益有些猶豫,謝文東樂呵呵地說道:“如果陸市長不放心我的人,但說無妨。”

陸弘益權衡利弊,做出決定,正色道:“謝先生的人,我又怎么會不放心呢,不過,我希望謝先生派來的人,最好是臺灣的本地人,最好還沒有黑幫背景。”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沒問題。”

“麻煩謝先生了。”

“陸市長不用客氣,我們合作的很好,不是嗎?”

陸弘益的臉上終于露出一絲笑容。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說道:“最近,市政府提出下水道改造工程,不知謝先生有沒有興趣。”

謝文東隨口說道:“我回去看下資料。”

陸弘益看眼謝文東,沒再多說什么。

回到市區內,陸弘益向謝文東告辭,然后坐上自己的汽車,回往自家。

謝文東在回別墅的路上,副駕駛座位的肖雅轉回頭,對謝文東說道:“東哥,陸弘益說的下水道改造工程,其實就是個政績工程,政府出的資金很少,在臺北,乃至整個臺灣,沒有哪家公司愿意接手。”

稍頓,她憤憤不平地說道:“現在陸弘益請東哥來接手,當我們是凱子不成?!”

謝文東眨了眨眼睛,悠然一笑,說道:“陸弘益不會白幫我們的忙,現在,他是在向我們要回禮呢!”

肖雅重重地哼了一聲,說道:“本來我對他的印象還不錯,現在看來,陸弘益這個人也不怎么樣!”

謝文東樂呵呵地說道:“他只是個政客而已!”對于政客而言,是無法用好與壞來評價的,他們做事,只會以政治利益為出發點。

肖雅別有深意地看眼謝文東,問道:“東哥似乎并不生氣。”

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我覺得這樣很好。只要一個人有喜好,那么這個人就相對容易控制。”

牛派乞人
3d玩法选号论坛 浙江福彩生肖6十1中奖 福彩3d开机号近10期号 北京快三助手安装 官方网上棋牌 球探体育比分手机版 ag捕鱼王2技术打法图解 新疆11选5基本走势 赌场名字 八闽福建麻将正式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