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 第三十章:舆论

所属目录:第十三卷 地下法则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金景辉采纳了李启政的建议,将被捉的陈启程直接交给了警方,同时借用媒体,大肆宣传,报道VIVI火?#30452;?#21518;的罪魁祸首,就是天合会,以及与天合会挂钩的国民党。

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打压民进党,打压所有的绿色团体,是政治迫害。

这件事情登上媒体之后,可是在台湾引起不小的风波。以前蓝绿相争,是斗而不破,可现在却演变成了纵火杀人,非同小可。

民进党想抓住国民党的小辫子都抓?#22351;劍?#36825;次国民?#38472;?#20986;这么大的破绽,民进党又哪能放过?

由民进党控制的各家绿媒对天合会乃至国民党,展开了口诛笔伐,舆论迅速把国民党推上风口浪尖。

说起来,国民党是真的烂泥扶不上墙。

在大陆,国民?#25345;?#25919;,斗不过共产党,打舆论战,输得一塌糊涂。

跑到台湾,国民党依旧执政,可还是这副德行,搞舆论,搞宣传,?#30001;?#24223;到下,被民进党追着屁股踩,也输得一塌糊涂。

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政党,被一块石头绊?#25346;?#27425;,那可能是不小心,但被同一块石头连续绊倒两次,那就是真的蠢。

现在警方手里既有人证,又有物证,矛头直指天合会。天合会无论如何也脱不开?#19978;?#20102;,不过天合会这边也有说词。

当时让陈启程运送东西的人是蔡志忠,但现在蔡志忠已经神秘失踪了,天合会现在也在四处找他。

天合会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蔡志忠身?#24076;?#26159;可以逃过法律的制裁,但却逃不过舆论的压力。

民众普遍不信任天合会方面的说词,连带着,民众也对国民党表现出极大的不满情绪。

这时候,国民党做出的选择是迅速与天合会划清界限,省的惹火烧身。

只是国民党的这?#24535;?#25514;,在民众们看来,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国民党就是VIVI?#24405;?#30340;幕后主使者。

连?#32509;矗?#30001;民进党操控的绿媒变着法的指责国民党,连带着,将以前白色恐怖时期陈芝麻烂谷子的旧账都翻了出来,其中当然少不了二二八?#24405;?/p>

二二八?#24405;?#26159;绿党打击蓝党的法宝之一,只要有机会,民进党就会把二二八?#24405;?#25644;出来,打击国民党一番。(二二八?#24405;?#26159;国民党对台湾民运的镇压,具体情况,可百度,文中不再赘述。)

其实台湾蓝营的人是多过绿营的,不过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中间派,无论蓝绿,谁做的好就支持谁。

这次天合会纵火VIVI,让中间派甚至是许多蓝营的人,都对国民党大失所望,仅仅几天的时间,国民党的民调呈直线下跌,而民进党的支持率则是大幅上升。

蓝绿之间出现这样的结果,当然是民进党最愿意看到的情况,作为幕后推手的金景辉,还被民进党的大佬特意请去,一起吃了顿饭。

杨守光也没想到金景辉的脑子突然变得这么灵光,?#35895;?#20511;用此事打起了舆论战,不仅把国民党狠狠踩了一脚,同?#34987;?#25226;民进党用力地向上推了一把。

现在杨守光倒是后悔了,自己?#32972;?#30495;不该把陈启程交给金景辉,如果这场舆论战是由自己发起的,现在?#22351;?#22242;刮目相看的人则是自己,还有金景辉什么事?!

这次,国民党被舆论打得晕头转向,天合会更是焦头烂额。这日,天合会的老大陈振生,亲自来到谢文东的别墅,找他见面。

看到陈振生从外面走进来,谢文东一只胳膊搭在沙发靠?#25104;希?#25970;着二郎腿,笑呵呵地说道:“这是什么风把陈老?#36947;?#20102;,稀客、稀客。”

这次见面,与上次相见没隔几天,不过也就这几天的光景,老头子好像老了七、八岁,斑白的头发有些凌乱,?#25104;?#20063;是带着倦容?#25512;?#24811;。

“谢先生!”对于谢文东没有起身相迎这样的失礼,陈振生也没空和他计较了,他走上前去,坐在谢文东的对面,说道:“这次你可得帮我,我现在也只能指望谢先生了。”

谢文东耸耸肩,不解地问道:“陈老这话是怎么说的?”说着话,他向一旁的水镜扬扬头,说道:“去给陈老倒杯茶。”

“是!东哥!”水镜应了一声,起身走向厨房。

“VIVI的事,可不是我们天合会做的!”说话时,陈振生目不转睛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但笑?#20174;鎩?#25509;过水镜递来的茶杯,向对面的陈振生摆摆手,含笑道:“陈?#24076;?#21917;茶。武?#32435;?#19978;好的大红袍,陈老尝尝。”

对于谢文东的顾左右而言他,陈振生十分不满,他将面前的茶杯推到一旁,身子前倾,说道:“谢先生,这件事……”

他话还没说完,金眼走了过来,向陈振生伸手。

陈振生一脸的不解,不明白金眼向自己要什么。

金眼面无表情地说道:“陈?#24076;?#35831;先交出?#21482;?rdquo;

陈振生眉?#26041;?#38145;,看着对面的谢文东,问道:“谢先生认为我会被人监听?”

“小心?#22351;?#19975;年船嘛!谨慎?#22351;悖阅?#23545;我,都没有坏处不是!”谢文东含笑说道。

有求于人,陈振生不好发作,他从?#25345;?#25487;出自己的?#21482;?#36882;给金眼。金眼又走到陈振生的保镖近前,搜了一圈,拿起七、八支?#21482;?/p>

他也没把?#21482;?#25343;远,直接放进了微波炉里。要说什么防辐射最好?微波炉啊!?#21482;?#25918;在微波炉里,那真的是?#22351;?#20449;号都没?#23567;?/p>

陈振生看了一眼,收回目光,继续看向对面的谢文东,说道:“谢先生,VIVI的事,可不是我们天合会做的,现在谢先生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我天合会的头?#24076;?#36825;未免太不仗义了吧?”

谢文东仰面而笑,向陈振生摆摆手,说道:“陈老可要搞清楚,把事情推到你天合会头上的人可不是我,而是四海帮,是民进党,陈老现在反倒指责起我不仗义,有些过了吧?”

陈振生与谢文东对视良久,他深吸口气,说道:“现在,天合会已经被打压?#20040;?#19981;过气来,谢先生是不是也该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哈哈!”谢文东大笑,反问道:“陈老的意思是,我现在应该站出来,向媒体和警方声明,VIVI的事,不是天合会做的,而是我谢文东做的,对吗?”

陈振生捶了捶额头,挥手说道:“谢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也知道,这件事情涉及的可不仅仅是天合会,同?#34987;股?#21450;到党团,牵扯太大。谢先生不必亲自承?#24076;?#21482;需派出几个兄弟帮忙顶包就好。”

说着话,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张支?#20445;?#21521;谢文东面前一推,说道:“那些顶包弟兄的安家费,我们天合会出了。”

支票是叠起的,摆在谢文东面前,他都没?#20889;?#24320;去看的冲动。

他身子向后倚靠,慢悠悠地含笑说道:“陈老也说了,推出去能扛雷的,得是兄弟才行!这杀人放火,兄弟们得冲在最前面,脏活累活,兄弟们得卯足了劲去干,好不容易能过上几天?#37319;?#30340;日子了,还得被推出去扛雷,陈?#24076;?#20320;说说看,做兄弟的,咋就那么倒霉呢?”

他这番话,把一旁的五行兄弟都差点逗乐了。陈振生闻言,老脸通红,很快又转变成铁青色,他凝声说道:“谢先生……”

谢文东摆下手,掏出香烟,抽出一根,水?#30340;?#20986;打火机,将香烟点燃。谢文东吐出一口烟雾,说道:“我不会让我的兄弟去扛?#20303;?rdquo;

“谢先生想袖手旁观?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涉及到的不仅仅是社团,更有党团……”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谢文东笑问道。

“啊?”陈振生一时间愣住了,没?#20174;?#36807;来。

谢文东不解地问道:“无论是涉及到贵社团,还是涉及到贵党团,和我有关系吗?”

陈振生呆呆地看着谢文东,一时间没说出话来。

帮?#19978;?#22312;台湾生存,并且做大,就必须得和政党挂钩。

谢文东和四海帮水火不容,而四海帮的背后?#21487;接?#26159;民进党,谢文东自然不可能去和民进党挂钩,陈振生自?#27426;?#28982;地认为,谢文东肯定是要找国民党做?#21487;?#30340;。

现在谢文东突然这么说,让陈振生反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他问道:“谢先生该不会想转投民进党吧?谢先生可别忘了,四海帮可是一心想除掉谢先生的!”

稍顿,他又意味深长地看着谢文东,一?#24544;欢?#22320;问道:“难道叶部长的生意,谢先生不想做了吗?那可是白捡好几个亿的工程!”

谢文东乐了,反问道:“区区几个亿的台币,陈老以为我真的会放在眼里?”

陈振生?#25104;?#36234;发的难看,他禁不住站起身形,问道:“谢先生真的不肯帮忙?”

谢文东说道:“我?#29992;?#26377;让兄弟去扛雷的习惯,陈老说说,让我怎?#31383;?#20320;?我自己去帮你们天合会扛雷?”

陈振生凝?#26377;?#25991;东,良久,他点点头,说了一句:“希望谢先生别后悔!”

说完话,他转身向外走去。陈振生带来的保镖急忙走到微波炉前,从里面取出?#21482;?#36319;着陈振生离开别墅。

看着陈振生拂袖而去的背影,金眼关闭房门,走了回来,笑道:“这次东哥可是把陈振生给得罪狠了!”

“他太碍事了。明明一大把的年纪,早就该退休了。”谢文东端着茶杯,慢悠悠地喝着茶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是六道的新书,已经更新到第三十章:舆论,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最新章节无弹窗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标题:第三十章:舆论   地址:http://www.flvwoc.shop/huaidan3liudao/54323.html
牛派乞人
上海时时乐彩票控股 925组选关系 超级大乐透几点开奖 甘肃麻将怎么玩 孟加拉股票指数 琼崖海南麻雀下载 极速飞艇推荐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爱彩彩票网址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