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1509章 七傷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能夠被人堅定的選擇是一件特別幸福的事情,就像是夜晚的星空,星星再多,他的眼中也只有你一個月亮。”

——血榜總司令官·馮姑娘。

在亞馬遜森林的戰役正式打響之前,通過魔鏡進入了迪拜區域的至尊寶和無暇,也遇到了天劫幫會的殊死戰斗。

戰斗正酣的時候,海洋之中,一頭巨型的深海巨人攜帶著雷霆萬鈞的氣勢從海洋攀爬出來,他全身總長132米,身體的皮膚因為常年在深海里面的原因,變得如同鏡面般光環,而且全身布滿了海苔和大片大片的海螺、龍蝦等生物,讓他宛若一頭墨綠色的猛獸,兩顆從下顎突兀出來的獠牙狹長,退化成魚類般的雙眼,此時此刻更是惡狠狠的看著地上的至尊寶。

猴哥也算是閱歷豐富的,但是體型如此龐大的巨人,卻是生平第一次看到。

“哇…”,另外一片戰場中,無暇也是吃驚的捂住了嘴巴,像是看到了格外新奇的物種。

“要的就是你們這樣瞠目結舌的表情。”,吞吞驕傲的指著他說道“這可是我們天劫十大巨人種類之一的深海巨人,我說天門的武士,進攻別人的地盤之前,也得做好相應的情報工作呀,像你們這樣魯莽的闖入進來,到時候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這些稀奇古怪的物種,貘羽到底是從哪里找到的?

那時候貘羽成立天劫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征服三圣山,這性質,就跟今天的天蝎去征服雷霆大荒是一樣的,那時候銀狐、鏡輝夜他們都給予了貘羽很大的幫助,盡管今天這些人,對于貘羽來說只是一個過客,但是貘羽的那一棵梧桐樹上,系著雕刻他們名字木牌,依然在風中晃動。

雖然天門和天劫如今的辦事風格迥異不同,夏天想要的是整個世界的管理權,但是貘羽不是。

包括這一次他前往世界政府,也真的不是想要將帝君虹拉下神壇。

貘羽深深的明白,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平衡才是最為重要的,如果今天貘羽坐上了帝君虹的位置,他可能管理能力還不足帝君虹百分之一,所以這個世界上只有帝君虹的存在,他才能夠高枕無憂,比起將所有的一切都握在手中,貘羽更想要一個精彩的世界。

夏天的做事風格已經超出了一個黑-幫的標準,但是夏天也同樣認識到了這一點,這些年,南征北戰,鐵蹄肆意的踐踏,很多國家背后都已經被天門染指,就算現在夏天想要回頭的話,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已經即將成為地球領導者,必須一條路走到黑;而貘羽不同,他有太多截然不同的選擇,他比夏天純粹很多。

而此時此刻的戰場之中,伴隨著吞吞的一聲令下,深海巨人釋放出來一聲霸道的狂吼。

“嗡嗡嗡。”,整片空間都在瘋狂的震動和顫抖著。

這不亞于是一頭沉睡在地底的猛獸被釋放出來般的壓力,讓至尊寶捂著耳朵步步后退。

深海巨人則是低下頭,宛若擎天柱般的拳頭朝著至尊寶沖殺過去。

拳風猛烈,距離地面十多米的時候,已經讓至尊寶身邊的地面“砰砰砰”頻頻不斷的爆裂。

“敢惹我?”,至尊寶眼神中燃燒起來三味真火。

“嘭…”,一腳踏地,灼熱的火浪朝著四面八方猛烈的擴散出去中,至尊寶沖天而起,瞳孔里面全部都被深海巨人的巨型拳頭所充滿,下一秒只看到他一個沖鋒,避開拳頭的正面力量,一個空翻,穩穩的降落在巨人的手臂上面!

“咚咚咚…”雙腳上面踩踏著一股股的火焰,至尊寶在巨人的手臂上飛速的前進。

深海巨人一聲怒吼,張卡嘴巴,“轟”的一聲一大股的海浪從他的口中噴灑出來,接著海浪“啪”的一聲徹底的擴散開,朝著至尊寶,如同長槍般的沖刺過來。

這幅身軀當年在老君的煉丹爐里面都能夠滾動了幾回,區區海水還能夠傷害他嗎?“咚咚咚咚…”在一聲聲沖擊沖破的聲音中,至尊寶將朝著自己沖殺過來的海水全部都撞擊成粉碎。

一腳踩踏深海巨人的手臂,身體旋轉到百米高空中。

金箍棒-大鬧天宮!

下一刻雙手握著巨大金箍棒的至尊寶朝著深海巨人的腦袋狠狠的劈打下去。

金箍棒在風中迎風暴漲,到達深海巨人腦袋上面的時候,已經粗達三十多米。

“咚!!!!”,下一刻一股震動蒼穹的聲音響起,沉重而又恐怖,張狂并且霸道。

藍色的天幕下,巨大的金箍棒狠狠的沖擊在深海巨人的腦袋上面,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即便前方是一座山岳,金箍棒都能夠狠狠的將其劈斬斷裂,但是對于深海巨人來說,這樣的進攻,只是將他的腦袋打的直接鑲嵌卡進了胸腔里面。

“什么東西?這么耐打?”,至尊寶驚訝的瞪大眼睛。

“哇哈哈哈…”吞吞囂張的笑起來“深海巨人的皮糙肉厚可是出了名的,而且他們可是天生就是巨人,從三圣山里面出來的,血統貨真價實的寶貝。”

至尊寶不敢相信,在自己的金箍棒正面進攻之下,居然還有生命體能夠存活,當下,懸浮在天空中的他將金箍棒對準前方的深海巨人,“砰砰砰…砰砰砰…”伴隨著一股股棍鋒朝著前方源源不斷的沖射過去,深海巨人的身體上面時不時的爆裂出一股股的血洞。

密集的棍鋒,頃刻間在深海巨人的身體上面撕裂開上百個洞口。

“這還不死?”,至尊寶像是投擲標槍一樣,將金箍棒朝著前方狠狠的扔過去。

原本以為金箍棒能夠宛若箭矢般,將深海巨人直接穿透一個透心涼,但是下一刻隨著至尊寶猛然的抬起頭,在深海巨人的肩膀上面,一個人影迅猛的跳躍了下來,伴隨著一大股太陽的光芒,隨后只看到一人握著一劍,狠狠的沖擊在金箍棒上面。

“當……”一劍爆發出刺眼的太陽光芒后,將金箍棒打的直接朝著后面彈射過去。

至尊寶靈敏的抓住飛舞過來的金箍棒,瞪眼朝著前方看去,一名長發飄舞的男人懸浮在天空中,他的左手放在深海巨人的身體上面,盡量安撫著他的疼痛和情緒,右手握著“太陽真主劍”,用嚴肅的表情看著前方的至尊寶。

“來者何人?”,至尊寶問道。

“神洛。”,他說話的時候,另外一個人沖鋒上來,站在深海巨人的肩膀上面。

這應該就是刑烈他們經常討論的天堂雙大神了,至尊寶看了看另外一個人,他根本不認識,但是還是第一次看到雙大神同時出動的場景,可是至尊寶雖然不認識,但是七彩哥通過魔鏡的畫面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看到站在深海巨人肩膀上面的另外一個人,七彩哥震撼的渾身一個顫抖,然后眼眶直接發紅。

一幕幕的往事頓時浮現在他眼前:

四面八方全部都是滾滾的黑煙不斷的升騰著,天空中巨龍飛舞,朝著地面噴射-出滾滾的火焰,他拿著被掉包的武器眼神迷離的走在戰場中,身后是一個男人瘋狂的怒吼“大哥,快逃,快點跑。”,然后他握著戰刀朝著前方的千軍萬馬沖鋒過去。

七彩哥突然哽咽了,他的嘴唇顫抖著,很想要喊出他的名字,但是因為過于激動,只是讓他眼眶里面不斷的流淌出眼淚,但是發不出一丁點的聲音。

站在深海巨人肩膀上面的男人用深邃的眼神看著遠方,好像非常有故事一樣。

“快點撤退,至尊寶,你們快點撤退。”,這時候冰喉突然喊道,原來是他手中的風靈寶石已經碎裂出一條條的縫隙,他之前就已經強調過,風靈寶石雖然會扼制住魔鏡的力量,但是是有時間限制的,在這段時間里面,因為吞吞他們的強勢抵擋,至尊寶和無暇,并沒有給迪拜帶來毀滅城市般的災難。

“這就要結束了嗎?這也太快了吧。”,至尊寶有些不爽的喊道。

“嘭…”伴隨著風靈寶石已經炸裂出一片片的碎塊,天空中的魔鏡突然瘋狂的顫抖起來。

吞吞給暴君使了一個眼色,暴君急促的念叨著魔鏡的咒語,更加讓魔鏡的力量更為的強橫。

在魔鏡即將關閉上的瞬間,無暇從血狩的包圍圈里面躍動出來,拖著至尊寶的衣領,從魔鏡里面飛舞了出去。

風靈寶石碎裂的越來越快,魔鏡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而這個時候七彩哥突然爆發出一聲低吼。

白色政府的某一個房間,法顏突然瞪大了眼睛。

同樣在世界上一共七個地方,七個不同的人全部都紛紛的瞪大了眼睛。

世界,禁海之淵,海底兩萬米深處的某一條海底隧道里面。

“當當當…當當當”,一根根長滿了海苔的鎖鏈突然劇烈帝燚搖晃起來,粗略的一看估計有上百根鐵鏈,紛紛的遍布和狠狠的刺入海底縫隙的兩側,共同鎖著中心處一個黑色的小盒子。

而在禁海之淵的海底,三把圣劍靜靜的一字排開插-入著。

這三把圣劍赫然就是:杜蘭德爾、慈悲、地球審判。

三把圣劍后,有著三張高達百米的巨型石椅,石椅上面是一尊巨型的雕像,伴隨著七彩哥因為看到故人情緒激動突然的爆發,三尊巨型的石像的雙眼同時閃耀出恐怖的光芒。

“封印了這么久,沒想到還是有震動。”,其中,一尊石像發出沉重的聲音。

“其實我們早該知道,會有今天。”,另外一尊石像同樣發出了莊嚴而又肅穆的聲音。

第三尊石像沉默不語,而是在一股股的浪花中,慢慢的從巨型的石椅上緩緩的站起身,伴隨著整片海底突然出現一股股轉動的漩渦不斷的出現,巨大的石像將杜蘭德爾從海底拔-出來,然后握著圣劍,踩踏著海底,發出重型的“咚咚咚”的聲音。

滾滾的煙霧從巨型石像的腳下不斷的擴散出來,他移動到無數鐵鏈纏繞的深淵縫隙,像是一個盡忠職守的守衛般,握著戰劍靜靜的等待著。

而此時此刻南吳城中,只看到七彩哥的雙手上面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世界七處,給予七彩哥七種不同長時間傷勢的人全部都震撼的站起身。

“刀之召喚。”

伴隨著七彩哥雙手光芒的炸裂,從天門集團的上空,只看到兩道光芒沖天而起,然后紛紛的沖射-進入七彩哥的雙手之中。

冰喉倒抽一口涼氣震撼的看著眼前的七彩哥“回來了嗎?”

是的,回來了,此時此刻,七彩哥的雙手握著影之哀傷和霜之哀傷,雙刀在手的他看著前方即將關閉上的魔鏡,身體就像是一道離弦之箭般的沖刺過去,雙刀上面爆發出恐怖的刀鋒之后,只看到七彩哥將雙刀“嘭”的一聲狠狠的斬殺在魔鏡上面。

正在給魔鏡不斷的念叨著咒語的暴君突然吐出一口滾燙的鮮血。

“我的天。”,爆發出一聲吶喊的吞吞眼睜睜的看著魔鏡響起了碎裂的聲音。

我到時候怎么向貘羽主君交代?吞吞思索著這個問題的時候,還不忘記發出一聲怒吼“快點閃開,魔鏡要炸裂了。”

一股黃色的氣浪隨著魔鏡的爆裂直接在天空中擴散,無數的鏡子碎片紛紛揚揚的降落在南吳城和迪拜兩個地方。

另外一邊,南吳城國際機場。

鏡頭的畫面分割成兩半,一半的畫面里面,帝燚正站在窗前眺望著意大利的古老風景,然后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么說,你這次要回去可謂是蓄謀已久的。”

“我雖然不知道貘羽的計劃到底是什么,但是根據我對貘羽的了解,他是一個純粹在混著黑-道的人,當然如果能夠跟他見面直接交流更好,還有一件事情,‘鳳凰翎’那邊的人也跟我約見了,著么多的大佬們同時因為這些事情出動,可見這不是一件好事情。”

前方的檢察人員笑瞇瞇的說道“請提供您的護照。”

毀滅將護照遞過去后,檢察人員看到上面的“O-1”簽證后,有些肅然起敬的站起身,端端正正的對他敬禮“您辛苦了,我尊敬您。”

拿過護照的月下毀滅淡淡一笑通過了檢查后前往登機口,路過一面鏡子的時候對著鏡子照了照自己的發型,然后對著帝燚說道“所以你也要時時刻刻等待機會,有些狼,一張嘴,就是要見血的。”

牛派乞人
通比牛牛辅助软件 香港铁箅盘四肖中特期期特准 麻将来了怎么切换大众麻将 青海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快三 龙王捕鱼技巧 玩北京pk10久玩必输 白小姐玄机图92期马报 qq捕鱼大亨cdkey码 体彩江苏7位数18178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