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第1499章 暴君與無暇

馬上記住壞蛋小說網,www.flvwoc.shop,如果是UC/瀏/覽/器可能會轉/碼,體驗極差請退出轉/碼閱讀。

恭喜《天門帝國-1500章》達成!

講實話,這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因為剛開始寫大綱的時候,我說過有二十卷,而事實上,整本書的大綱最終擬定下來,只有十三卷,當時我當時想的是:先審核通過再說吧,其他的,看自己的靈感來嘛。

后來我發現我真的是一個看自己靈感來的人。

因為整本書跟王者重臨一樣,從第二卷就開始走偏了。

今天帶你們來了解一下天門帝國最神秘的大綱,究竟是咋樣的。

大綱:第一卷《厄運長歌》(圣教騎士團篇)

內容:大致不變,減少了“新人類”設定,增加了“三個騎士團的設定”。

大綱:第二卷《殺戮之城》(新人類篇)

內容:原定是主要寫澳門那塊區域的組織,被刪除,直接開始了修羅國的故事。

大綱:第三卷《修羅喰宴》(血染昆侖山篇)

內容:從這里開始,就完全的跑偏了。

大綱:第四卷《燃燒櫻花》(不滅獄王篇)

內容:說的是昆侖山一夜之間被屠殺的干干凈凈,神武輝耀被屬下陷害,被不滅獄王殺掉,然后不滅獄王提交了主君申請書,他代替了神武輝耀。

大綱:第五卷《蠻荒神兵》(主君交戰篇)

內容:獄王將目標瞄準了蠻荒之地的坤沙,攻打蠻荒,而坤沙已經征服了雷霆大荒,帶著很恐怖的軍隊讓獄王全軍覆沒,獄王失敗后,三武士攻打韓國。

大綱:第六卷《諸神國戰》(日韓領主篇)

內容:三武士的出現讓獄王趕緊帶著軍團回去支援,放棄了攻打蠻荒的計劃,但是天將團在日-本也鬧出了血雨腥風,讓獄王腹背受敵,這時候夏天招募了第四名武士,打敗獄王。

大綱:第七卷《絕海神跡》(水之都篇)

內容:沒有差異。

大綱:第八卷《血色晝夜》(貘羽出擊篇)

內容:貘羽將坤沙打敗,致使坤沙變成了植物人。

大綱:第九卷《大地命脈》(神隱世界篇)

內容:未出,百分之9999確定刪除。

大綱:第十卷《地獄孤狼》(修羅國篇)

內容:修羅國攻打俄羅斯,最終被天門擊敗,已刪除。

大綱:第十一卷《天涯海角》(夜影復仇篇)

內容:未出,已刪除。

大綱:第十二卷《罪惡信仰》(天門VS天劫》

內容:未出。

大綱:第十三卷《天門帝國》(大結局篇)

內容:未出。

其實通過這些標題你們應該就已經能夠看到出來了,當時整個天門帝國的設定,都是非常單純的,就是六大主君之間的爭霸戰,根本沒有《王君戰隊賽》《血腥要塞》《亞馬遜森戰爭》這些設定,更別說那么多眼花繚亂的人物粉墨登場了,我大概是比較特殊,不喜歡按照大綱來的作者,我總是覺得,如果按照大綱寫……

作者自己已經什么都知道了,那寫著還有什么意思?

這句話是不是有一絲的怪異?身為作者,就應該是上帝視角,上帝之手,安排一切,審判一切,但是我能夠安排,也能夠去審判,可是我非常的討厭那種——一眼就看到了盡頭的感覺,作為一本長篇小說,想要一直不斷的給讀者帶來驚喜、帶來嶄新的閱讀體驗,這是非常的困難的。

所以我嘗試了另外一種寫法……下一章的內容我也不知道。

這種連作者本人都迷惑的寫法,讓書里面的角色全部都自己安排,雖然表面上呢,看似好像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表現,一本書,連作者都不知道下一章是什么,那豈不是亂寫?

正是因為這樣,我們才看到了今天的天門帝國。

因為我跟你們都有一個目的:你們期待下一章看什么,我自己很期待我下一章寫什么。

如今天門帝國也早就已經步入的后半段,很多人物,很多劇情,看似是在情理之中,但是好像又在意料之外,你覺得,你真的讀懂了,天門帝國嗎?

一、黑7天門帝國是一本群像劇般的小說,沒有一個固定的主角,只有到某一個劇情才會有屬于劇情的主角。

二、書里面很多時候的時間跟現實都是一模一樣的,因為:黒7無存稿。

三、夏天永遠不可能增強,因為他越強就會掩蓋其他所有人的光芒,夏天不需要實力強大這種光芒來體現這種角色(至少在我的設定里、我的書中)。

四、毀滅固定是誰就是誰,我不會非主流般的臨時更改,以此來展現我多么詭計多端。

五、從前期的借鑒抄襲,到中間的形成獨立風格,再到后期的慢慢完善,天門帝國已經逐漸的露出屬于自己的世界觀。

六、所有人物角色中,唐夜之凰是擁有最多招式的,招式共計:209個,是正常一個角色的三倍有余。

考慮到這一章的篇幅,第七點太多就不發表了,第七點是替天的人物原型,大家可以去官方群看看,也可以互相傳閱。

以后也會有一個單獨的章節,叫做天門帝國大家不知道的108件事情,敬請期待。

(因為一個人寫書完后還要想這些,當然進度很慢,喜歡研究這些小細節的朋友們也可以告訴我)

XXXXX

南吳城中,雖然因為天珠四干部的出現導致了城市陷入了混亂和騷-動中,但是也由于夜宴的緊急的調配和人手的支援,導致一切的損失都被控制在最小的程度。

而也是因為沈殘和玄燁他們這些人的出現,導致天珠四干部的行動受到了掣肘,雖然頗有將南吳城搞成一片廢墟的豪氣,但是奈何沒有那樣的實力,這一點,讓四干部里面的暴君感覺到尤其的不爽:大老遠的跑過來一趟,難道就搞完幾棟樓和幾座房子?還有嚇嚇人這種程度嗎?如果我們只能夠做到這種程度的話,也太真的是太掉價了。

話音剛落,懸浮在暴君身后的巨型阿修羅幻影巨大的雙拳從天而降。

重擊的雙拳,毫不留情的沖擊在馬路上面,“轟隆隆…”在地面瘋狂的纏斗之中,一條裂縫狂暴的被拉扯-開來,撕扯的力量再將馬路瘋狂的撕裂的時候,也將馬路上面的車輛瘋狂的吞噬進去。

隨后隨著暴君的瘋狂的跳動,他一聲怒吼“吞吞,不要忘記了我們的住要目的,盡管現在敵人已經支援,但是如果能夠將天門集團的大廈讓它徹底倒塌的話,也算是不負此行。”

明白,吞吞他們的目光頓時看向了南吳城中的最高建筑。

天門集團大樓,享譽世界,無論是豪華程度亦或者是它對于南吳城的意義,都是難以言表的,如果能夠將天門大廈弄垮的話,也相當是給予了南吳城沉重一擊吧?“嗖嗖嗖…”當下,吞吞、飛斬、血狩三個人立刻以超快的速度朝著天門大廈移動過去。

“軍師?”,站在蘇遜身邊的一群人頓時緊張了起來。

蘇遜面無表情。

看著他如此的神情淡定,一群人都是用提心吊膽的聲音說道“一個集團的大樓,那就像是無數人的信仰和象征啊,如果真的被那些歹人得逞的話,無疑是恥辱的。”

“我雖然很久沒有參與任何戰斗也沒有親自指揮了,但是起碼-的判斷能力還在。”,蘇遜淡淡的說道“南吳城,還沒有到僅憑幾個天劫的干部就能夠鬧起腥風血雨的程度,這座城市,有著屬于它的守護神,那不是我們操心的事情。”

一大群人面面相覷,守護神?如果存在的話,那么它在哪里呢?

“吞吞,給老子站住。”,玄燁看到吞吞他們想要去破壞南吳城天門大廈后連忙握著死亡領主劍想要跟隨上去,但是下一刻只看到玄燁身邊的空間一陣顫抖,一個猩紅色的光罩直接將所有人全部都包圍在里面,玄燁的身體撞擊在光罩上面,身體頓時瘋狂的顫抖起來。

在我的眼皮子底下,還想要傷害我的兄弟嗎?

“當我是空氣嗎?”,伴隨著暴君的一聲厲吼,他身后的阿修羅幻影更是發出一聲咆哮。

阿修羅-困獸修羅場!

一個范圍擴散出去五百米的巨型紅色光罩將這一帶全部都籠罩住,玄燁撞擊上去后身體顫抖,被反震著后退,連忙舞動死亡領主劍,但是讓玄燁吃驚的是,這層防護罩太過于堅-硬-了,死亡領主劍沖刺上去,連一星半點的火花都沒有。

暴君冷笑“奉勸你不要做無謂的舉動了,這可是我的困獸修羅場,想要從這里逃出去,除非我自己解除掉,除非你們弄死我,這東西才會消失。”,暴君說著用拳頭用力的捶打著自己的胸膛“別把我們天珠四干部當死豬一樣啊,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態度是怎么回事啊?”

他身后的巨型阿修羅幻影隨著暴君的一聲怒吼用力的握緊雙拳,伴隨著一股沉重風暴的降臨,叼著煙的沈殘一聲冷笑

“一個兩個都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是嗎?難搞哦。”

陡然之間,沈殘的雙眼之中猛然的閃耀出兩抹黑色的光芒,像是邪神的指令一樣,光芒之中釋放出來的命令,讓前方的黑身降神凌峰的身體迎著風瘋狂的暴漲著,轉眼之間已經宛若頂天立地般巨人的凌峰伸出雙手…

“咚…”

一聲重響之下,阿修羅的雙拳被凌峰緊緊的抓住,一股澎湃的風暴在兩人雙手碰撞的地方霸道的擴散出去。

而后下一刻,整個困獸修羅場突然像是被某個東西重擊了一樣,瘋狂的顫抖起來,“嗡嗡嗡”猩紅色的光芒屏障上面一股股的氣浪漣漪不斷的擴散,這讓暴君瞪大眼睛“什么東西?”,接著他的目光立刻被不遠處的一個身影所吸引。

那是無暇,剛剛一拳頭打在困獸修羅場的無暇。

一拳下去沒有打破這玩意兒的無暇不高興的撅起嘴巴,正在醞釀第二拳的時候…

暴君突然感覺到了死神在靠近,他搖搖頭喊道“別。”

無暇的第二拳狠狠的沖擊在困獸修羅場上面,這一拳下去范圍五百米以內的虛空都瘋狂的顫抖著,整個修羅場更是被一拳頭震裂成粉碎,整個光罩炸裂成無數的碎片紛紛的消散中,無暇吐吐舌頭“啊呀,好像力量使用過大了。”

臭娘們兒,我的困獸修羅場怎么就這么被輕而易舉的弄碎了?暴君眼神血紅,能夠感受到他每一根頭發絲里面都蘊含著毀天滅地的怒氣,將阿修羅的幻影離體對付凌峰的時候,暴君殺氣騰騰的朝著無暇沖鋒過去。

無暇呆萌的看著那邊的小山“可以出手嗎?”

小山無奈的撓撓頭,以前都是遙歡管著她,自己也不知道這個時候到底要怎么辦、

“小姑娘,可以出手,有任何的后果,你殘爺都給你收拾了,辦他。”

之前沈殘就聽蘇遜說過這個小姑娘可真的是不得了,他也想要見識見識一番,無暇聽到后興奮的點點頭,還沒等暴君沖鋒出來,身體帶著一串串的殘影,直接走到了暴君的面前。

“哎喲喂。”,她這怪異的舉動嚇得暴君差點沒當場猝死。

這小姑娘是腦袋有點不好使嗎?還是我身上的肌肉不夠完美,居然不怕我?暴君說話間聚齊全身的力量,一拳頭朝著無暇沖鋒出去,“嗖…”無暇一個偏頭輕而易舉的閃避過去。

我草?這速度有點快啊。

暴君內心震撼中,另外一只手一個上勾拳從無暇的下巴方向進攻。

但是那里料到,無暇直接伸出手,抓住暴君的拳頭,在暴君有些尷尬的臉色中,上勾拳并沒有施展出來,反而整只手都被無暇不斷的壓制下去。

“這…這是怎么回事?”,觀看的無數人紛紛的議論起來。

就連七彩哥和冰喉都是皺緊眉頭,仔細的觀看著前方。

我一個大老爺們兒,居然被一個弱女子用力量壓制住?暴君火冒三丈的猛然的一個后跳,全身的肌肉再次凝聚的瞬間……

無暇仿佛是瞬移般到暴君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暴君轉過頭的瞬間,無暇又笑嘻嘻的“刷”的一下移動開。

“人呢?”,暴君轉過頭看向前方的時候,無暇一拳頭甩在暴君的臉上。

看似就是隨意的一個拳頭,“咚咚咚咚…”一拳之后,暴君身邊的虛空都在瘋狂的炸裂著,他更是被打的吐血的橫飛出去。

更讓他氣憤的是…

無暇跟隨著被一拳頭打出去的他一路小跑。

“你想干嘛?”,暴君直接被這個怪物完全震驚了。

在暴君落地的瞬間,無暇抓著他的衣領,帶著他一起移動,“咚…”隨著一面墻壁爆發出破碎的聲音,無暇將暴君的身體狠狠的摁在墻壁上面,“恩…”暴君牟足勁想要掙脫的時候卻發現根本無能為力。

而無暇則是給自己的拳頭哈了一口氣。

就是這么簡簡單單的一個拳頭,正面撞擊在暴君的臉部上面,“咔咔咔”隨著臉骨的破碎聲,暴君的整張臉都凹陷了下去,腦袋更是“嘭”的一聲在煙霧的爆發中陷入進去了墻壁里面,而無暇的拳頭所釋放出去的風暴…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無暇隨意一拳的拳風將后面的墻壁、樹木、房屋、反正在大地上面存在的一切東西全部都貫穿毀滅,霸道的拳風飛舞了一百米才停止下來,沖擊在一棟高樓大廈上面。

一秒的靜止的時間,那棟高樓的玻璃先是“咔擦”一下完全的炸裂出無數的碎痕,緊接著整棟樓都在瘋狂顫抖,看起來搖搖欲墜。

“咳咳咳…咳咳咳”,別說暴君委屈,連抽著煙的沈殘都被嚇得不斷的咳嗽,他現在終于相信蘇遜并不是危言聳聽了,這姑娘真能一巴掌拍死一個人,不要說沈殘了,無數人都是被嚇得瞠目結舌,那可是…天珠四干部之一啊,是不是搞錯了?

一股股的煙霧從墻壁里面不斷的噴涌出來,那暴君也是狠狠的咳嗽了幾聲,然后冷冰冰的笑起來“真是舒服,已經很久沒有把我揍得如此的鼻青臉腫了,小姑娘,你知道什么叫做玩火自-焚嗎?”

玩火自-焚以無暇的理解當然是不知道的,但是暴君的話剛剛說完,她蹲下來抓住了暴君的腳踝,然后左右左右‘咚咚咚咚’將暴君的身體像是玩具般,在地上狠狠的不斷的摔動著,然后稍微一用力,將暴君的身體朝著天邊扔去。

無數人的腦袋跟隨著飛舞出去的暴君一起旋轉,只看到無暇一腳踏地,“嘭”一個巨大的地坑頓時擴散出來的剎那,她的身體在天空中呼嘯而至到達暴君的身邊。

就在她想要暴君扔出去的瞬間,暴君閉上眼睛快速的念了幾句召喚魔鏡的咒語后,雙手將魔鏡拿出來,借著天空中太陽的反光,直接朝著無暇照耀過去,“刷…”的一下,無暇閉上眼睛的時候,暴君一腳狠狠的揣在她的肚子上面。

將她踢飛的瞬間,暴君操控著那邊的阿修羅幻影繼續破壞的時候,身體直接鉆進了魔鏡里面。

他的身體被魔鏡吞噬的瞬間,飛出去的無暇用肩膀撞擊了一下虛空,借著反震力飛速的移動過來,一拳頭橫掃…

“嗡嗡嗡…”魔鏡在天空中不斷的旋轉著,一拳之下直接成了泡影。

同時,天門集團正門口的馬路前方,無數的汽車已經被血狩的魔女鐮刀斬裂成兩半。

魔鏡在天空中不斷的旋轉著,暴君從里面鉆出來,滿臉血肉模糊的喊道“吞吞,事不宜遲,趕緊直接將天門集團直接吞噬掉。”

“噓。”,吞吞豎起食指放在嘴巴旁邊“安靜一下下。”

“安靜什么?我都沒打的連我媽都不認識我了,這里有一個超級高手,還安靜什么?我們不是已經包圍了天門集團了嗎?剩下的事情只要直接做不就行了?”,暴君抱著魔鏡喊道的時候,才看清楚眼前的情況。

突然發現前方的天門集團的天空中…

“啊啊啊啊啊…”,在一群烏鴉凄厲的慘叫聲中,大群大群的烏鴉形成一個圓圈飛舞在天門集團大廈的天空中,無數的黑色羽毛隨風不斷的飄零下來。

一把夕陽劍直接刺入天門集團的門前,雖然還沒看到夜影,但是對于吞吞他們來說,前方的每一步,都像是地雷陣般,讓他們不敢前進一步。

同時暴君只感覺到身后一個陰影覆蓋他們,回頭一看的時候,叼著狗尾巴草的至尊寶懶洋洋的站在他們的身后“包圍?什么包圍?各位能否把剛剛的話重復一遍。”

“失策啊。”,吞吞喊道“大失策啊。”

一棟隱秘的小樓里面,一個男人看著前方的場景有些惆悵,他的手指在桌子上面輕輕的敲打著,桌子的旁邊,放著一個漆黑的烏鴉面罩。

牛派乞人
辽宁快乐12电视直播软件 看彩啦分析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 谁有宁夏麻将群呢 股票涨跌涨幅振幅 尾数号分布图 胜分差倍投 广东省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 甘肃快3开奖直播 北单比分开奖sp怎么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