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走?"谢文东差点笑出来,苦笑。他道:"去哪?"

"不管去哪,在中国彻底的失踪,以断日本的口实。"老者一字一顿。

"看来,我是被国家遗弃的人了。"谢文东笑眯眯道。"?#22351;?#24050;而为之!总比被?#22351;?#26085;本要好得多,不是吗?"谢文东笑道:"那?#19968;?#24471;多谢国家的眷?#22235;?"他表面在笑,心中却在着火,带着鲜血,红色的火焰。

"明天下午,有到香港的专机,等你到了香港之后,再转到哪里,那就由你自己来决定了。"老者说了这么多,似乎也累了,揉揉太阳穴,又道:"你还年轻,若干年后,依然?#35874;?#22269;的机会,?#20146;。?#22269;家那时一定欢迎你。"

"明白了。"谢文东点头,老者话说得很客气,其实是没留一点回旋的余地,不管他想还是不想,都必须得走。"我只有一天准备的时间。""那应该足够了,对于你来说。"老者睿智的笑了笑,说道。谢文东起身,扶了扶有些褶皱的衣襟,柔声道:"没问题,明天下午,?#19968;?#20934;时到机场的。"该说的,该问的,都已经说完问完,谈话到了尾声。

老者也跟着站起身,他的个子很高,比谢文东还高出半头,腰板挺得笔直,似乎?#30343;?#20040;能将它压弯。从老者的内心来说,很谢文东这个年轻人,?#19978;В?#26377;些事情不是他能做主的。他真诚的一笑,说道:"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谢文东情绪跌到谷底,表面上还是笑眯眯的,客气道谢。

老者伸出手来,正色道:"你的所作所为,我一半支持一半反对,至于魂组的问题,?#19968;?#26159;要谢谢你。希望,还有再见面的机会。"谢文东眨眨眼睛,嘴角的唇线一挑,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用力握了握对方的手,道:"应该是有这个机会的。"

离开钓鱼台,走出好远,回首张望,谢文东依然被它那美?#30343;?#25910;的容颜所吸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发出一声叹息。

东方易是接他到钓鱼台的人,自然也是送他出来的人,谢文东与老者会面的时候,他并未在场,也不知道他两?#35828;?#24213;谈了些什么,结果如何,闻他叹息声,疑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结果……?"

谢文东将他的截住,说道:"?#30343;?#20040;,我只是有些惋惜,没有好好逛逛这个国家级的大花园。"

东方易一听,笑道:"逛逛,你知道钓鱼台有多大吗,好几十万平方?#31069;?#19968;天你也逛不完。对了,你们都谈了些什么?"

"很多。"谢文东?#37027;?#19981;佳,不愿意多说。东方易倒是提起?#31227;粕彻?#38382;到底的精神,追问道:"那结果怎样呢?"

谢文东撇了一眼东方?#31069;?#25671;头无奈道:"明天下午的飞机,去香港。"

"哦?"东方易一楞,反射性的问道:"放你走?"

"有什么?#27426;?#21527;?看你的意思,好象我必死无疑似的。""不不,但是,竟然这么简单的放你走,倒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有什么事在你意料之中过?!"谢文东半开玩笑的讽刺道,紧接着,他若有所思的低下头,收起笑容,凝目不语。

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还是?#27426;?#35265;的,东方易或许会错了意,一本正经的宽慰道:"算了,上面的?#22235;?#25918;你走,已经是很不错了,这是最柔和的手段,用不了几年,风声过来,?#38382;?#21464;了,你改个名,依然可以回国自由自在过你熟悉的生?#30591;?#23601;当出国度假吧,反正你赚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

谢文东闻言,牵强一笑,应付的点点头,没表示什么,可在他心里所想的却和东方易不一样。

东方?#23383;?#36947;他?#37027;?#19981;爽,象谢文东这样的人物被逼走,?#37027;?#24590;么会好呢。他打个哈哈,说道:"宾馆我安排好了,算不上高档,你就屈就一晚吧。"谢文东摇头,道:"不了,我现在准备去T市,晚上就不回来了。"

"哦?"东方易疑问道:"去T市干什么?"

"见一位我临走前必须得见的老前辈。"

东方易一听就明白了,他对谢文东的根底异常熟悉,知道在T市还有一位一手将谢文东扶上北洪门掌门人宝座的老爷子。

?#26412;?#21040;T市很近,?#22351;?#19977;个小时的路程而已。

金鹏依然住在?#35760;?#30340;别墅,环境依然幽雅清馨,艳花碧草,灌木?#20889;校?#31354;气中充满了令人?#30446;?#31070;怡的宁静。远离都市的喧嚣,深山密林,?#23478;?#22329;外,倒也其乐融融,悠闲自得。世上最难得的是清闲,神仙般的生?#30591;?#19981;过如此。

金老爷?#30001;?#37319;依然,花白的头发浓密不见稀少,身子骨硬?#23454;?#24456;,一双幽黑的眼眸更是?#30343;?#26377;神光?#28860;?/p>

当谢文东到的时候,老爷子正坐在院落中悠闲的喝着茶,见到他,似乎一点都不意外,招招手,扬起?#24120;?#31505;道:"过来坐。"

老爷子背对着太阳,耀眼的光线在他身后绽放,霞光万道,光彩夺目,?#19981;?#24471;谢文东睁不开眼睛。

身不由己的走上前去,恭敬的深施一礼,谢文东轻声说道:"老爷子,我来了。"

"坐吧!"金鹏摆摆手,示意。

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由心而生,谢文东落座,仔细观察了老爷子一阵,才柔和的笑道:"您的身体还是那么健?#22330;?

金鹏笑着摆摆手,说道:"人老了,最宝贵的东西是什么你知道吗?"

谢文东摇头,他还没有老,所以他不知道。

"智慧,和身体。"

智慧、身体。谢文东看着老爷子红润的面庞,?#24179;?#30340;眼神,认真地点点头。半晌,他才缓缓说道:"我是来向您?#20999;?#30340;。"

"要走了吗?"金鹏眼神为之一黯。

"?#28909;?#39321;港,再到国外。"谢文东无奈而叹,道:"现在,我似乎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

"走了也好。"金鹏探身,拍拍他的肩膀,宽慰道:"谁又能知道离开不是最好的选择呢?!在江湖,在黑道,越是坐大,越象是骑在老虎的身上,他能驮着你威风八面,?#19981;?#27627;不留情的回头将你吞掉。"

谢文东眼睛一眯,心中茫然,问道:"出国我并不在乎,落魄对于我也?#30343;?#20040;,只是无法完成心中的愿望,实在不?#24066;摹?

金鹏笑道:"刚才你已经说了,你没有选择的余地,?#28909;?#27809;有选择,不如就接受它。"他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放在谢文东面前,说道:"身在国外并不代表你将无法完成心愿,或许出国,你会学到更多的东西,得到更广的见识。现在有一种很便捷的通信工具,叫做电话,你不知道吗?"

"电话?"谢文东没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喃喃道。

"有了它,你可以遥控一些事情,比你身在国内更安全,更容易掌控。"

"啊!"谢文东多聪明,一点就透,他长长出了口气,是啊!他自己虽然出国了,但还有一群?#26723;眯?#36182;的?#20540;?#22312;国内,未完成的事,依然有人会继续完成。心中的郁闷好象突然之间少了很多,拿起茶杯,'?#20855;?一声,喝个底朝天,"我明白了。"

"你是聪明人,自己去体会吧,事情有坏的一面自然?#19981;?#26377;好的一面,就看你如何去看,如何去做。"

谢文东和金鹏聊了很多,晚上,吃过饭后,爷俩彻夜长谈,老爷子的开通,让谢文东压抑的?#37027;?#22823;为清爽。

第二天,谢文东匆匆向金鹏?#20999;校?#35201;说的话还有很多,?#19978;?#27809;有时间说完,中央的高层们是不会?#28909;?#30340;,他不想被人拎上飞机。临行前,谢文东多少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今日一别,不知道再见为何日。金鹏看出他的想法,仰面大笑道:"我是自由身,无拘无束,只要你在国外安定下来,我一定会去找你。"

谢文东也笑了,豪气万千道:"?#20197;?#20013;国能打下一片天?#30504;?#22312;外国也依然可以,到那时,?#19968;?#27966;人来接您。谢文东还是谢文东,不会因为时间和地点而改变。"他最后一句话说完,人已经到了别墅外。话是这样说没错,心中还是有些疑虑难以排除,东方易无意中对他说的话听在别人的耳朵里或许觉得?#30343;?#20040;,可是他听了,却耿耿于?#24120;?#38590;以平静。不过,他没将心中的顾虑讲给老爷子,一是怕他担心,二是怕自己杞人忧天,胡猜乱想的想法未必正确。

回到?#26412;?#22825;以至中午。他坐车到东方易帮他定的宾馆,打算休息一会,调养一下精神,可在宾馆的大门口遇到一个熟人,很熟的人,姜森。

姜森一身休闲的打扮,大花的半截袖上衣,下面穿着大短裤,?#25104;?#24102;着快遮去半边脸的墨?#25285;?#19968;?#22791;?#20174;海边渡假归来的模样。一向一丝不苟、?#24895;?#20005;谨的姜森做出如此打扮,即使和他很熟悉的人一时间也难以辨认。不过谢文东和他相识多年,一直以来几乎形影不离,?#30340;?#21548;点,他就算化成?#36965;?#35874;文东也能一眼把他认出来。在这里突然见到姜森,谢文东深感意外,按理说,他应该到了云?#21916;?#23545;嘛!心中诧异,面上?#27425;?#27969;露出任何惊奇的表情,他知道,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他的梢呢。若无其事在站在门口点了一根烟,背对着姜森,边吸上一口边轻声说道:"老森,你怎么来了?"

"我带了一位朋友。四一一。"扔下这一句,姜森缓步走进宾馆。

谢文东将手中的香烟吸完,才进入宾馆内,没?#26032;?#19978;回到他自己的房间,而是在大厅内坐下,暗中观察,好一会,确定附近没有扎眼的人才快步进?#35828;?#26799;,上到五楼,在走廊中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又顺着楼梯间下到四楼,找到四一一房间,连门也没?#33579;?#36731;推,闪身而入。

"东哥!"姜森已把墨镜栽掉,双?#21487;?#30528;阴森的寒光。"和中央谈得怎么样?"

谢文东道:"没有选择,必须得离开中国。"

"逼咱?#20146;?""不,是逼我走!""哦!"姜森凝目,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32972;?#20914;跑到内屋卧室里,拉出一人来,正色道:"东哥,我带来一位朋友!"

谢文东抬目一瞧,大吃一惊,诧?#22351;潰?是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双色球胆拖金额 北京pk赛车开结果结果 金鹰团队精准pk10计划 江苏快三计划软件百分百中奖 全骰是什么意思 七星彩开奖下载 pk10最牛稳赚5码公式王 福建时时最新88期 分分pk10稳赚方法8码 三肖选①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