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三眼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一家较近的医院,医院规模不是很大,周围环境倒是清馨雅然,三眼顾不上去欣赏它的别致,抱起谢文东,冲进医院大堂,刚一进来,就开始大声急切的叫嚷道:"医生?医生快出来。"

此时天已将至凌晨,?#34507;?#30340;医生打着瞌睡,冷?#27426;?#21548;到叫喊声吓了一跳,沉着一张老脸,慢吞吞从房间里走出来,不满的训斥道:"喊什么喊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是菜市场。""我去你妈的医院!"三眼一个箭步窜走医生面前,一把将他的脖领子提起来,往回一带,与医生脸贴着脸,一字一顿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把你们医院的所有医生都叫出来,如果救不了我朋友的命,嘿嘿,"三眼冷笑的一拉衣襟,露出肋下别着的开山刀,冷道:"我就要你的命!"

医生吓了一哆嗦,这时才认真的打量起三眼,只见此人身高体壮,满嘴的东北口音,而且衣服上血迹斑斑,双目通红,特别是眉心之间的疤痕,让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不是碰到从东北来的亡命之徒了吧?!医生暗中直咧嘴,表面上强做镇定,极是关心的问道:"怎么?你朋友受伤了吗?快快快,让我看看。"

当他看到谢文东背后的伤时,心里顿时凉了一截,又摸又看了好一会,?#34507;?#25671;头不语。见他半天不说话,三眼大急,怒道:"怎么样?我朋友的伤怎么样?""?#19969;?#36825;个,"医生微微晃头道:"贵朋友的伤伤及内脏,凭我们医院的能力,恐怕……"

"去你妈的!"三眼气得直咬钢牙,一脚将医生踢出好远,跳?#24597;?#36947;:"你治不了不早放屁,还在这里装模做样的耽误时间,我朋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说完,三眼一挥手,带着众人头也不回,转身往外跑。

那医生被三眼一脚踢的半天爬不起来,看着这行神秘人消失的背影,恶狠狠的咒骂道:"别说医生,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他。"

回到?#36947;錚?#23004;森面色难看,说道:"三眼,不要浪费时间,你我都知道东哥的伤有多重,非平常医院所能治疗的,直接去市中的医院吧。"三眼懊恼道:"我,我真是一下急蒙了。"见姜森的面色不好,三眼一惊,问道:"老森,你也受伤了吗?"

姜森微微笑了笑,摇头道:"?#30343;攏?#23567;意思。"三眼与姜森相?#36824;彩露?#24180;,还不知道他的脾气和性格,猛然一拉他的外套,只见姜森里面的衣襟已经被鲜血湿透了,他长叹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加足油门,开车急奔。

到了市中的最大医院,谢文东、姜森、李爽等众人一起被送进了?#26412;?#23460;,主治的医生是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临近手术室前,三眼拉住他,问几人的情况怎样,医生只是说几人的伤都很重,其中又以谢文东尤其危险,即使上了手术台,生存下来的希望也不会超过百分之五十。三眼听后,二话没说,用粘满血污的手从口袋中拿出一张五万块钱的支票,不由分说的塞进医生手里,说道:"我不想听到我朋友能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少,我要的,就是他?#30343;攏?#21487;以象以前一样,你能做到这一点,不管你要多少钱,我都给得起,当然,如果你做?#22351;健?三眼看了看塞进医生手里的支票,柔声道:"一直以来,我的钱都没有?#35013;?#28010;费过,希望你能明?#20303;?医生在三眼如刀的目光下激灵灵一颤,忙想把支票还给他,同时说道:"我是医生,对每一个病人都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这钱,你还是拿回去吧,我不敢要,也不能要。"

三眼一侧身,?#20937;?#21307;生递来支票的手,冷冷一笑道:"不用和我装什么清白,给出去的钱我是不会收回来的,你只是?#20146;?#25105;刚才的话就好,当然,如果你继续在这里和我浪费口舌,我朋友有个?#20040;酰?#25105;敢保证,你的下场一定比我朋友惨,包括你的家里人。"医生?#25104;?#19968;变,盯了三眼好一会,终于将支票放进口袋,不再说话,转身进了手术?#25671;?/p>

经过此次一战,北洪门和文东会虽然?#27492;?#20260;多少人,但以谢文东为首的主要干部具是身受重伤,送进医院抢救,北洪门上下骚动,还好有三眼为首的东心?#20303;?#28789;敏几人主持大局,未使整个帮会陷入?#35272;?#20043;?#23567;?/p>

"东哥的情况怎么样?"当东心雷赶到时,三眼已在医院走廊里等候快两个钟头,正焦急的来回徘?#30149;?/p>

三眼见是他,稍微送松了口气,摇头?#20999;?#36947;:"恐怕,不大乐观。"

东心雷目光一沉,没再追问,低头?#20102;?#19981;语。三眼又道:"不管东哥的情况怎么样,有一点我很奇怪,这次东哥之所?#38405;?#20174;魂组的?#20540;?#19979;脱险,和向问天的及时杀到有直接关系,他为什么要救东哥,他们应该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也是仇恨最深的敌人才对。"东心雷苦笑,道:"向问天做事岂能用常人的思维去考虑,鬼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许,正如东哥所?#34507;桑?#20182;是顶天立地的英雄。"三眼仰面道:"天下,真的会有这样的人吗?"东心雷?#22987;紓?#26080;奈道:"我只知道一点,向问天是条汉子。"

"唉!"三眼长叹道:"有一种人,你认?#31471;?#36234;深,就越难以成为他的敌人。"

东心雷凝目说道:"有向问天这样的敌人你不觉得浑身的血液在沸腾吗?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个好对手。"

"没错。"三眼点头,又道:"我摸不透他,这也正是可怕之处,天知道他会不会趁东哥他们受伤之际对我们发难,老雷,这里有我就足够了,你回鲜花将弟兄?#20146;?#32455;起来,我怕万一南洪门来攻,我们难以?#20540;病?

"他会吗?"东心雷不相信的问道。三眼却笑了,说道:"他连东哥都能救,我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疯狂的事做不出来。"

东心雷权衡利弊,最后还是选择把握起见,虽然他和三眼同样关?#30007;?#25991;东?#28909;?#30340;伤势,不过却?#22351;?#19981;离开,?#22351;?#19981;提防南洪门的偷袭,他们如果在此时真打过来,?#20146;?#24049;一?#21483;列量?#33510;在上海打下来的基础就毁于一旦了。

三眼和东心雷倒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向问天没有借机发难,如果他真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去帮谢文东消灭魂组。之所以帮他,是因为在向问天的心里,魂组的威胁和危害都要远大于谢文东,至少后者在中国还不敢过于为非作歹,而魂组就不一样了,他们来自国外,在陌生的环境里,在很好的掩饰之下,他们有实力也有能力做他们想做的一切,而没有这些那些的种种顾忌和良心上的谴责。陆寇也曾提出三眼所顾虑的事情,"魂组已经散,虽然跑了头头,但上下还是损失惨重,我们的目的业已达到了,现在谢文东?#28909;?#37117;受了重伤,如果趁此机会攻打北洪门,让他们彻底毁灭如囊中取物。"

陆寇说得有道理,事实上也确是这么回事,整个南洪门上下都知道,向问天自然更明白,但他简单的一句话将陆寇的主意否定个彻?#20303;?趁人之危,胜之不武,堂堂洪门怎么能与宵小之辈同流。"陆寇听后点点头,又摇摇头,露出无力的苦笑,没再继续说什么。南洪门除萧方之外最了解向问天的就属他陆寇了,向问天的为人他哪会不了解,向问天说出的话又哪是可容他人?#23460;?#30340;。有时候他真怀疑,有这样一位大哥,不知道是自己的?#20197;?#36824;是自己的不?#25671;?/p>

向问天回到他所住的别墅,脱下外套,扶膝而坐,自语道:"不知道谢文东的伤势现在怎么样了?"抬起头,看向陆寇,问道:"小寇,你?#30340;?"他爱死不死,关?#31227;?#20107;。这是陆寇的心里话,嘴上自然不能这么说,摇头道:"只是听?#20540;?#22238;报,北洪门的人将他送进了市中的医院,至于有没有事,下面的弟兄也难以打探出来。"向问天道:"希望他?#30343;隆?

陆寇笑道:"天哥可能是第一个希望自己敌人?#30343;?#30340;人。"向问天仰面而笑,说道:"他与我抗争这么久,从南京打到上海,一路而来占进上风,足可以证明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如果这样一个人死于魂组的计谋之下,那才是一种可叹的悲哀。"陆寇笑着补充道:"天哥还希望自己能亲手打败他,而且是用正大光明的手?#21361;?#35753;天下同道中人看出我洪门的大气与实力。"

向问天呵呵一笑,一拍大腿,站起身,从新穿好外套,说道:"心中瞎琢磨,不如亲眼去看一看。"

陆寇楞道:"天哥不是想去市中的医院探望谢文东吧。"向问天展颜道:"小寇真是聪明,也最了解我的心事。"

"唉!我情愿笨一点,不了解一点,这样,自己?#37027;?#25110;许会好过一些。"陆寇的心里除了无?#21361;?#36824;是无奈。

一旁的周挺?#21534;?#26041;常见向问天?#24613;?#21435;看望谢文东,身上的疲惫一扫而空,站起身,忙问道:"天哥,带多少弟兄?"

"不要超过十个人。""什么?"二人一惊,?#22351;?#21313;个人?那不是去送死嘛!两个刚想?#30333;瑁?#38470;寇在旁使个眼色,微微摇头。?#35748;?#38382;天走出别墅,二人在后小声问道:"?#19979;劍?#19981;拦我俩干什么??#22351;?#21313;个人,那不有去无回……"

陆寇无奈道:"天哥的脾气你俩还不知道吗?!说再多也没用,天哥的?#30007;?#34429;然坦荡荡,但他绝不是傻子,如果没有把握,怎会去?#35013;?#36865;死呢?咱们只是按?#24895;?#21435;做就好了。""希望……这次听你的没?#20889;懟?二人心有余悸道。

外面天已开始放亮,手术室门上的那盏抢救灯终于灭了,三眼精神一振,将手中的第十五根烟头弹开,疾步走到门前。

房门一开,那位年轻的医生走出来,面色不是很好,微微?#21898;祝?#21452;目通红,整个人也很虚弱。一看他的样子,三眼的心为之一沉,沉默半?#21361;?#38382;道:"我……我朋友怎么样?"他问得很小?#27169;?#29983;怕听到可碎人心的答案。

医生抬头看了看他,又无力的垂了下去,顿了片刻,才说道:"伤者还需要观察才能知道是否?#29273;?#21361;险。"

三眼眨眨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医生道:"他现在还处于危险期,至少得观察两天,不过有一点很庆幸,你朋友的生命力很顽强,如果是普通人受了这么重的伤,恐怕很难下得了手术台了。"

"这么说……"三眼一字一顿道:"我朋友?#30343;?""这点我不敢保证,但情况是稳定下来了,如果两天之内伤势没有恶化,那你朋友的这条命算是保住了。""呼!"三眼长长嘘了口气,高抬的心总算落下一半,对于东哥生命之顽强他有信?#27169;?#25293;拍医生的肩膀,又塞了一张支票给他,客气道:"?#37327;?#20320;了医生,一点小意?#36857;?#31561;我朋友痊愈了,?#19968;?#32473;你更多的。"

医生哪敢奢求更多,只希望早点送走眼前这群催命的阎王,他苦笑道:"不用谢我,这就是我的工作。"说完,摆摆手,走开了。三眼象是又想起什么,回头问道:"对了,?#31227;?#20182;的那些朋友怎么样了?"医生摇头道:"我不知道,不过?#19968;?#24110;你问问的。"三眼点下头,笑道:"那真是麻烦你了。"

当谢文东被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他神志还未失,眼睛微微睁开,只是身上的麻药在起作用,难以移动分毫,看见三眼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好象是在笑。三眼上前握住他的手,说道:"好险啊!东哥,你知不知道,你又从鬼门关闯了回来。"

谢文东手指颤了颤,缓缓眨下眼,算是做了回答。推病车的护士面色不善说道:"病人的病情还很危险,需要休息。"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六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