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血杀和北洪门弟子的加入,对魂组来说无疑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特别是血杀成员,浑身上下被黑色所笼罩,连脸部都藏于黑布之下,唯一与黑色不同的是刀,他们手中那?#30343;?#38378;现出妖艳光芒的刀锋。为首一名精壮汉子,敞怀,里面未穿着任何衣服,小腹?#21916;?#30528;厚厚的白纱带,手中倒刺开山刀,上面早布满血迹,此人一马当先,冲在队伍最前方,瞳?#22766;?#34880;,眉心一道竖立的疤痕红彤彤的,仿佛快滴出血来,不用问,除了三眼,任何人也模仿不出他那个标志性的第三只眼。

杀入别墅大厅之内,只见里面一片狼籍,地上的尸体快重叠成罗,血流如河,残肢断臂随处可见,墙上地面,弹痕累累,血迹斑斑,即使他当时没在撕杀现场,?#37096;上?#35937;双方拼杀的惨?#39029;?#24230;。大厅内死的人不少,活下来的人还在无休止的争斗?#23567;?/p>

白衣的南洪门人与身着黑衣的暗组成员再做最后决斗。三眼奇怪,南洪门的人什么时候蹦出来的?怎么又和魂组打起来了?下面人上前询问他的意?#36857;?#21681;们帮谁?三眼闻言大笑,说道:"奶奶的,俩窝?#20223;?#19968;起踩一脚,没他妈一个好饼!给我杀,一起杀!"他没看到向问天及时赶到救了谢文东一命,以为南洪门是来落井下石的,否则绝不会不?#26159;?#32418;皂白,乱杀一痛。

他一句话发出,下面人不管那些,纷纷举刀就上,不管是魂组还是南洪门的,见人就砍,碰人就杀。

三眼在厅内没看到谢文东,马上向二楼冲去,狭小的楼梯间内早已人满为?#36857;?#39746;组与南洪门不下三四十号挤在里面。三眼试了几次,非但未冲上去,反被双方的人员反?#19981;?#26469;,急得直蹦脚,大喝一声道:"都他妈给我让开!"

双方杀得眼睛都红了,谁听他的啊,拼杀依旧,人越积越多。三眼急了,从魂组人员的尸体上拽出冲锋枪,对着楼梯间的人群一顿狂扫,霎时间,魂组和南洪门弟子人仰马翻,惨叫连连。

三眼正杀得?#20113;穡?#20154;群中有人大喊一声:"三眼,你要死啊!"三眼闻言一楞,放下枪,疑声道:"老肥?""是我!妈的,没死在魂组刀下,差点让你杀了。"只见人群中横着挤出一人,浑身上下都是血,分不清是自己还是别人的,相貌难以辨认,不过三眼还是认了出来,忙上前,一拉他?#30452;郟?#19978;下打量片刻,关心道:"你?#30343;?#21543;?东哥呢?"

这人正是李爽,大脑袋一摇,嗡声嗡气道:"我有事,东哥也有事,这?#25991;?#27946;门帮了咱们的大忙,恩怨已经再算,三眼哥,快去二楼帮东哥。"李爽可算见到亲人,身上的精气神顿时泻出大半,无力的瘫软下去。

"老肥!"三眼单?#22336;?#36215;李爽不下二百斤的身子,对身后自己人叫道:"分出几个人把老肥送去医院,其他人和我上二楼。"

李爽无力,神志未失,他摇头道:"我死不了,我不走,除非看到东哥?#30343;?#25165;成。"说着,他一推三眼道:"别管我,快去帮东哥,他的伤?#20219;?#37325;。"李爽上上下下的刀口子不下三十条,东哥的伤?#20154;?#36824;重,那还?#35828;茫?#19977;眼顿时急出了汗,将李爽交给下面人,二话没说,带着血杀急冲冲奔二楼杀去。楼?#19979;?#19979;的魂组人员已打得筋疲力尽,哪还能阻挡住三眼?#28909;?#30340;冲击,没过多久,被杀得亏不成军,四散奔逃。

此时他们想跑,谢文东反而不让他?#20146;擼?#35265;三眼赶来,精神大震,大喝道:"凡魂组之豺狼,一个不留,一个不放。"

魂组人员的个人实力再强,也招架不住中国两个最强最大势力集团的全力冲杀。有不少魂组人急?#20040;?#20108;楼跳下去,哪知下面北洪门已安排重兵,下来一个,按倒一个,不由分说,上去一顿乱刀。可叹魂组不下二百人,真正跑出去的?#24576;?#36807;二十人。战斗到了尾声,?#30343;?#19979;零星的魂组成员还在做困兽之搏,最后的抵抗,不过看样子亦是凶多吉少,难以维持,南北业已经双方开始打扫战场,处理尸体和伤员。谢文东批了一件外套,被小风搀扶,四下看了看,长长嘘了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啊!

魂组一日不连根拔除,我一日?#22351;?#23433;宁。谢文东下了决心,不能只是?#27426;?#25384;打,必须得给魂组的老本部施?#21451;?#21147;了。

这时,向问天走过来,见谢文东在凝?#36857;?#35946;爽一笑道:"谢兄弟可是在想如何报仇?"

谢文东一愣神,接着仰面而笑,只是笑声虚弱,说道:"向兄是一位最值得我尊敬的敌人,也是最了解我心的朋友。"

"朋友?哈哈……"向问天长笑过后叹了口气,黯?#22351;潰?南北一日不合,我们也一日成不了朋友,不过南北一合,恐怕你我二人中的一个又是看?#22351;?#37027;一天的,造化弄人,看来,我们今生只有做对手的缘分了。"

"是啊!"谢文东幽幽而叹息,向问天是至尽为止,最令他倾佩的敌人,也是他所见过的人里最能称得上英雄的人物,只他不是英雄,但不代表他不佩服英雄,只?#19978;В?#20108;人站在截然相反的立场,这可能就是宿命吧!"难道宿命没有办法改变吗?"

谢文东看着向问天,后者走到?#30116;?#21069;,仰面看向夜空,月亮仿佛已?#22351;?#38754;的血腥刺痛了眼,躲到云彩之后,他苦笑,说道:"其实,你我都是一颗棋子,上一代老一辈人手中的棋子,为了他们未能完成的愿望而竭力奋斗着。生命最可悲之处就是自己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谢文东吸气,向问天的话让他为之一清,也让他想到一些更深更远的东西。是啊!自己带领着北洪门、文东会数以千记的热血汉子们从南京一直打到上海,流了多少汗水,流了多少血泪,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报答金老爷子对自己的恩情吗,为了还老爷子那场未完成的南北大一统的梦想。可是,南北真正统一了,能长久吗?洪门,说是江湖,其实在人们眼中就是黑道,国家能容忍一个?#30475;?#21040;可与政府、国家相抗衡的黑道存在吗?

"呵呵……咳咳……"谢文东本想与向问天交流更多的东西,?#19978;?#20182;的身体已开始'造反',剧烈的咳漱让他的身子都在颤动。向问天转过头,见谢文东面白如纸,豆大的汗?#26410;?#39069;头滚落,皱眉道:"谢兄弟的?#25749;?#37325;?!"

何止很重!小风知道他的伤有多厉害,动容道:"东哥,我送你去医院!"

谢文东边咳边摆手,喘息道:"我……?#19968;褂谢?#26410;说完。""可是东哥你的伤……""不打紧,我心里有数……"谢文东摇摇头,可话刚说完,脚下一虚,整个人瘫软如泥,身上批的衣服也随之划落于地,露出背后满是渗血的?#22766;?#34915;。

向问天离得近,看得也真切,暗吃一惊,伸手想拔开衣服查看,小风怕他心起歹念,毕竟双方目前还是死敌的身份,不敢大意,忙出手拦阻,手掌伸直,劈向向问天手腕,后者微微一笑,手掌一翻,快如闪电,反将小风的手腕擒住,小风秀眉皱起,暗中咬牙,手指迅速回敲,向问天呵呵而笑,送开她的手腕,中指弯曲,猛然一弹,'当'的一声轻响,一把三寸有余的袖珍匕首在小风的手指间飞出。二人出手急快,电光石闪一般,当众人发觉时,?#30343;?#24050;经结束,小风俊脸通红,?#25913;?#30340;小手微微发抖,显?#24576;?#20102;人家的亏。三眼见状,怒喝一声,拔刀就?#24613;?#19978;前。向问天一摆手,笑道:"朋友,我绝对没有恶意,如果我要对谢兄弟不利,他恐?#20081;不畈坏?#29616;在,不信,你可以问问你的同伴们。"

三眼狐疑的盯了他一会,才转头看向姜森高强?#28909;耍?#21518;者轻轻点头,表示向问天所说没错。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东哥和自己一方众人还真未必能活到现在。

向问天小心拉开谢文东的后衣,看了看,然后锁紧眉头,对他说道:"看来现在你什么话都不能说了,你所唯一可做的就是,闭上眼睛,让你的人送你去医?#21898;桑?#22914;果,你还想继续和我斗下去的话。"

谢文东无力说话,牵强的咧了咧嘴,分不清是笑还是痛,果然闭上了眼睛。三眼和姜森?#28909;?#19981;?#20197;?#32829;搁,上前抬起谢文东,看看向问天,嘴唇动了动,还是没说什么,快步下了楼。任长风走在最后,临下楼梯前,突然站住,转头面向向问天,拱?#30452;?#25331;,轻声说道:"多谢!"然后,点点头,没再多说什么。能让任长风这么高傲的人说出多谢两字,不比蹬天容易多少。

向问天发出爽快的大笑,说道:"不用谢,即使你现在谢我,以后再碰上,我也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他话音?#31456;洌?#27004;下也传来任长风的笑声,"这一次,算我欠你一回,下一次,我自然会饶你一命。"

"哈哈!"向问天摇头而笑,天下恐怕再难?#39029;霰热?#38271;风更狂妄的人了。三眼任长风?#28909;?#21018;走不久,陆寇?#19981;?#26469;了,只是神情多了一丝急?#23567;?#21521;问天见状知道肯定有事,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发生吗?"

陆寇急道:"天哥,我们得快走,?#20889;?#25209;的军队正在向这里赶过来。而?#25671;?"怎样?""而且,逃跑的那个魂组头目逃到军队中去了,我没机会将他干掉。"陆寇边说边拉着向问天往外走。"军队?"向问天奇怪,不知道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即使又黑道之间的拼斗,也应该是警察和武警出面啊,和军方撤不上关系嘛!再说魂组的头目怎么跑到军方里面去了?他疑问道:"那人是被军方抓住的吗?""看样子不是,好象军方中有人和他很熟。"向问天大为不解,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南洪门不敢停留,毕竟别墅内满地的尸体可让他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其中的?#19978;擔?#26356;何况还有来意不明的军方插手。

三眼?#28909;?#22352;车直奔市里医院,谢文东的伤势比刚才更?#21451;现兀?#20154;已经神志不清了。众人心急似箭,三眼亲自开车,提到最大档,在高速公路上,轿车快要飘起来。哪知越急?#25509;?#20107;发生,隐约中,前方公路上竟然设下路障,有身穿军装的人在来回巡逻,盘查过往车?#23613;?#19977;眼心头一机灵,不管前方是警察还是军队,他都不怕,但不怕归不怕,现在自己一方身上都是血,而?#39029;?#19978;还藏匿着刀具枪械,万一被人家看见无法解?#20572;?#21363;使能够?#20204;?#25171;点过去,也必?#22351;?#35823;不少时间,东哥身上的伤可是多浪费一秒钟就多一分风险的。他不敢冒这个险,回头对身后的姜森道:"前面?#26032;?#38556;,告诉后面的兄弟小心一些,'该扔的扔,?#29467;?#30340;脱',我们?#28909;?#36807;去再说。"说完,也?#22351;?#23004;森明白没有,一转方向盘,将车开进?#25918;?#30340;树林?#23567;?/p>

谁也没有想到,三眼突?#22351;?#28789;光一闪,恰恰救了谢文东一命。前方的路障是军方设得没错,而且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在于谢文东。这并不是中央已经?#24613;?#24320;始拿谢文东开刀,而是一位来?#21592;本?#39640;官的子弟与他有着不可告人的深仇大恨,想借此良机,将他一举歼灭。只是没想到被三眼歪打乱撞,逃过这一劫。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
排列三1000注全部号码 赌大小怎样玩 快三分析计划软件手机版 福建时时开奖表 北京pk拾赛车软件 智能七星彩画规律软件 云南时时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手机炸金花有没有规律 双色球选蓝 大乐透基本带表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