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血杀出动,大开杀戒,魏明吓得心惊胆寒,惶惶不可终日,虽?#34507;?#20013;与魂组勾结,那也未必能保全他的性命,反而令谢文东更加恨他。他知道其中的道理,但箭已在弦上,成了骑虎之势,想下来已没有可能。魏明整天疑神疑鬼,遇到个大事小情,首?#35748;?#21040;的会不会是谢文东设计要害他的圈套,长此以往,他倒?#30343;?#20040;,下面人快被他吓出神经病了。他手下智囊给他出个计?#20445;?#29572;子丹临退出忠义帮之前曾和谢文东见过一面,魏哥已经如法炮制。”

“要见谢文东?为什么要见他,我现在躲都躲不过来呢!”魏明气得哼哼道。“北洪门和文东会固然可怕,其可怕之处在于有谢文东这个人,一旦他要是死了,北洪门根本抵挡不住南洪门的攻势,自顾不暇,文东会群龙无首,也得退回他东北老家去。但谢文东身旁有众多高?#21482;?#21355;,连魂组偷袭都?#39759;?#19981;了他,以咱们的力量硬打的话,更是一丁点的希望都没?#23567;!?#39759;明听后,连连点头,正色道:“没错,说下去。”“所以,我让魏哥去见谢文东,见面是假,暗杀是真。而且我们还有魂组这棵大树,将暗杀谢文东的事告诉他们,我想魂组会非常愿意出人的。”“恩!”魏明背着手,在屋中来回走动,时而皱眉,时而面露喜色,半晌,他才担心道:“怕只怕,谢文东未必会见我。”“如果魏哥以退出忠义帮的理由见他,谢文东应该不会拒绝。”“万一,万一他要让我们去北洪门的地盘见面怎么办?到时谢文东杀?#22351;劍?#25105;?#20146;?#24049;的性命倒难保了。”“哈哈,不管怎么说,他谢文东都是堂堂北洪门的大哥,至少要表现出一定大气,魏哥可以强烈要求谢文东到咱们的地盘面谈,他如果不答应,他声誉上的损失可就大了,以谢文东的聪明,他会来的。”“唉!希望如此吧!”魏明长长出了口气,?#37027;?#22810;少舒缓了一些。

北洪门,鲜花酒店。魏明打来的电话是姜森接的,他所说的主要内容后者已转达给谢文东。他听后微微一笑,并未言语。

姜森说道:“魏明竟然已有心退出,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谢文东摇首道:“不奇怪,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姜森疑惑道:“魏明是忠义帮现存众多实力中实力最大的,而?#20197;?#25105;们手下也没吃过什么亏,?#30001;?#26368;近?#33267;?#31995;上魂组,应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突然说退出,倒是令人遐想。”谢文东冷笑,?#27425;?#36947;:“你知道魂组为什么叫魂组吗?”“?#19969;?”这还真把姜森问住了,他挠挠头,?#25104;?#19968;红,不好意思道:“东哥,这点?#19968;?#30495;不大清楚。”谢文东说道:“魂组,不?#21507;?#20197;,谁若是招惹上它,那它就如同地狱来的幽灵恶魂,死缠住你不放,从他们对我性命一直以来的‘关注’?#21916;?#38590;看出,魂组阴魂不散的工夫已达到如火纯青的地步。?#28909;?#39759;明和他们勾结上,那就不是他想收手就能收手的,退出,骗人的鬼话,一是他没有那个心,二是也没那个胆。”“对啊!”姜森点头笑道:“其中有诈。”一直在?#38405;?#19981;做声的东心雷说道:“不管他诈不诈,咱们都应该去一趟。”姜森一挑眉毛,笑问道:“明知?#25509;谢ⅲ?#20559;向虎?#21483;?咱们可是在玩命,不是?#27425;?#20384;小说和拍电影呢!”

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拿出烟来,?#22266;?#24930;理的点着,说道:“老雷说得对,咱们要去,而且必须得去。”

“啊?”连东哥也怎么说,姜森真是搞?#27426;?#20102;。东心雷缓缓说道:“魏明若是出于真心,我们没有理由不走一趟,若是出于假意,其中有鬼,定然也离不开魂组的参与。有消灭魂组的机会,东哥一定是不会放过的。”谢文东笑眯眯道:“老雷说的就是我想的。”姜森苦笑,还是摇头道:“不管怎么说,都是太危险了,我建议东哥不要去。魂组此次派出的人绝非?#35748;校?#38544;藏在暗中,我?#20146;?#36275;了准备,也未必能百分百防得住,一旦东哥有个散失,那后果……,是灾难性的。”

东心雷边听边大点其头,姜森刚说完,他又接道:“我完全赞同,也支持老森的意见。”

谢文东笑道:“老雷,你到底是站在哪头,一会东,一会西。墙头草可不是个好习惯。”东心雷耸耸肩,道:“我说东哥要去,那只是我对东哥的了解,?#20197;?#21516;老森所说的,那才是我心中真正的想法。可是我也知道,如果东哥做了决定,我和老森说得再多也没用。”“?#28909;?#26126;知道没有用,那还不赶快去准备?”谢文东起身,舒展筋骨,长长伸个懒腰。

二人相视一眼,各自摇头,谢文东下了决心,他俩?#35851;?#19981;了,?#28909;?#19968;定要去,?#20146;?#22791;还真得做充分一些,竭尽全力将风险压制最低。?#20154;?#20108;人走后,谢文东一屁股坐在书桌后的老板椅上,一转身,面向窗外,默默冥思。魂组之可怕,之厉害,没人?#20154;?#26356;清楚,但他?#22351;?#19981;去面对,他和魂组之间已经到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的程度。想着,谢文东笑了,苦笑,自己和魂组对阵多次,虽然占尽上风,令其损失惨重,但归根结底,主动权一直都在魂组那边。一直以来都是魂组主动找上自己,而凭自己的力量却很难触及到它的根基,即使赤军帮忙,也很难动摇它的根本。比如这次,就算将魂组派来的杀手一网打尽,那下?#25991;?再下?#25991;?还会有更难缠的对手出现。杀之不尽,斩之不绝。唯一能除后患的,只有将魂组连根拔起。这点,连谢文东自己都认为不大可能,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所以,他只能苦笑。“唉!”谢文东正想着心事,一声叹息打断了他的思路,不?#38376;?#22836;去看,他也知道是谁。房间中除了他,只有小风了。他展颜一笑,问道:“风,为什么事叹息?”

小风坐在角落,看着谢文东的背影,说道:“东哥明知道危险,为什么还一定要去?”谢文东无奈道:“种下什么样的因,结出什么样的果。事情?#28909;?#26469;了,躲开还不如主动去面对的好,这样,至少可以把握一丝先机。”

“难道,东哥你不怕吗?”小风一直很奇怪,这个和自己年龄差?#27426;?#30340;年轻人为什么能做出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为什么能把一大群性格各异,但却各有才华的人聚集在他的身边,心?#26159;?#24895;的听从他的命令,光用运气来解释,恐?#26053;?#20154;会相信。谢文东揉着小巴,笑道:“怕,但?#20081;?#27809;有用,该是你要面对的事情,推也推?#22351;簟!?#20182;仰面一叹,又道:“希望这一次,魂组能有所长进,别让我太失望才好。”小风奇怪道:“东哥,对手的实力越强,?#38405;?#30340;威胁也越大啊!”

谢文东笑道:?#24052;?#32961;越大,成长得也就越快。黑道,是血腥的社会,不进则退,?#28909;?#30495;有一天你?#22351;?#33021;令你前进的敌手?#20445;?#37027;你离灭亡也不?#35835;恕!?#23567;风摇头,说道:?#25300;也欢!?#35874;文东道:“时间久了,事情看得多了,你自然也就明白了。”

魏明选得地方十?#21046;?#20731;。鲜花酒店的已处于南郊附近,可坐车到那里仍需要两个小时以上。十?#37202;担?#22235;十多号人,谢文东可谓是带足了下面的精锐。除了守家的东心雷和伤势未好的三眼外,其他的主要人物基本全部出场。即使如此,姜森仍不放心,派出大批血杀成?#20445;?#32039;随其后,万一出?#30452;?#25925;,也好做个接应。谢文东坐在?#30340;?#38381;目养神,一旁的姜森可不敢如此轻松,目光?#30343;?#30340;扫向窗外,观察附近的地形。车越走,他?#25509;胁皇?#26381;的感觉,道路上其他的行车几乎看不见了,而两旁具是茂密的树林,?#30001;?#22825;近傍晚,树林里黑漆漆的,看?#22351;?#19968;丝光线,也听?#22351;?#21322;点声音,连鸟叫都没有,寂静得可怕。姜森吸气,轻声说道:“东哥,静得有些不自然。”“如果自然就怪了。”谢文东仍然闭着眼睛,说道:?#25300;也?#36825;一次,魂组倾巢而出,不会再有保留。”姜森心里一震,本想劝说谢文东回去,可一见他那写慢轻松的面颊,又把话咽了回去。

“咕隆”一声,姜森咽了口吐沫,没再说话。谢文东慢慢睁开眼睛,看着他,笑道:“老森,你的胆子可比以前小了。”

姜森摇头道:“身份不一样。以前,我们是瓦罐,可以破罐子破摔,?#36824;?#38505;中求,为达到目的去拼命去冒险无所谓,?#19978;?#22312;不一样了,咱们功成名就,如东哥所说,咱们是瓷器,一旦破碎,我们得不偿失。”谢文东微笑的?#20102;计?#21051;,说道:“是瓷器不假,但只有经历过磨练的瓷器才会光?#25910;?#20154;,才是真正的个中极品。如果前怕狼后怕虎,瓷器早晚变成瓦罐。”

坐在前面的李爽听他二人说话直?#25991;?#34955;,嘟囔道:“什么瓷器瓦罐的,讲那么高深干什么,魂组要来,就让他们来好了,中国人啥时候怕过日本人,咱文东会什么时候输过他魂组?!”姜森白了他一眼,气道:“那好,魂组出现的时候就交给你了,你一人把他们搞定吧。”李爽眨眨小眼睛,歪头道:“话不能怎么说,不怕归不怕……”谢文东摆摆手,笑道:“快到了,少说两句,让大家准备一下。”姜森和李爽闻言,向外看去,果然,车队开进了小路,两旁的树?#31181;?#26440;横出,不是擦过车身,?#25104;?#20570;响。前方不远处,有一栋两层楼房,灯火通明,透过亮光,?#30343;?#30475;见有人?#21543;炼?#36825;就是魏明选的地方,一处盖完后?#22336;?#24323;的别墅。车队离前方别墅还有一段距离停下,姜森第一个跳下?#25285;?#22235;下张望半晌,暗道好一处?#24405;?#20043;地。别墅被左右浓密的树?#21482;?#25265;,孤零零的立在正中,象白牙色的墙面与周围昏暗的林?#26377;?#25104;鲜明的对比。仔细观察,不难看出别墅只是个?#21344;?#23376;,内部没有装修过,连窗户个大门都没安装,四敞大开的。边看,姜森边在心里算计着,弯腰对?#30340;?#30340;谢文东道:“东哥,进吗?”此?#20445;?#35874;文东也在观察,而且看得比姜森更仔细,他面色有些凝重的点点头,道:“进!既来之,则安之。”

车队一路上畅通无阻,直开到别墅门前,“卡卡卡?#20445;?#38543;着一阵脆响,?#24471;?#40784;开,四十多号人几乎同时从?#30340;?#20986;来。别墅前站有二十多名大汉,为首一人三十多岁,眉短却粗重,小眼睛,麦色的皮肤中透出一丝精悍。此人一见谢文东下?#25285;?#24515;?#20889;?#21916;,暗道他还真来了!他以前并未见过谢文东,但照片还是看过,对他的容貌有些印象。他离老远就开始笑,张开双臂,大步走上前。可他还?#22351;?#21040;谢文东近前,一条粗壮的?#30452;?#27178;在他面前,同时耳旁响起冷冰冰的声音,“你是谁?”大汉扭头一瞅,在他?#20063;?#31449;有一位高个年轻人,板着一张?#24120;?#30524;中寒气逼人。他吓了一哆嗦,面上笑容不减,说道:“我是忠义帮的魏明。”

“哦,原来这为就是魏兄。”高个年轻人没说话,姜森先迎上前去,伸?#20013;?#36947;:“真是兴会。”

“你是?”魏明看着眼前这个身材不高但却异常结实的青年,疑惑的与对方握了握手。“姜森,文东会的姜森。”姜森笑呵呵的‘抓’住对方的?#32456;疲?#26263;中用力,同时微笑的客气道:“以后还请魏兄多多关照。”呀!魏明一听姜森二字,倒吸口冷气,心中的喜悦顿时消退了一半有余。他虽然不认识姜森,但血杀的名号却早已如雷贯耳,令他心惊胆寒了。哎呀呀,他怎么也来了,事情麻烦了。魏明正琢磨着,突然感觉对方手上传来一股强劲的力道,其势有如翻江倒海,他心中一颤,?#22351;?#19981;用尽全力回应。二人手握在一起,表情却大不相同,姜森笑呵呵的轻松自在,而魏明却已经见了?#39038;成?#30340;表情也极其不自然。后面的谢文东见状差?#27426;?#20102;,拍拍手,笑道:“好了,老森,你的‘热情’可以到此为止了。”

姜森有些惋惜的放开手,笑问道:“哎?魏兄怎么出汗了,今天的天气不是很热嘛!”魏明摆出难看的笑容,道:“我最近身?#26377;椋?#27604;?#20808;?#26131;出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