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时间好象静止,两具无头的尸体还没有倒下,脑袋却己经滚落地面。魂组面前出现两个人,具是满身的泥土,特别是其中一人,黑漆漆的?#25104;?#38262;?#35835;?#19968;双细长放光的眼睛,放出的是寒光。剩下的四人终于明白过来,刚要端枪射击,?#19978;?#26202;了。两个,泥人,,一手拿的是刀,另一手握的却是枪,银黑漆面、装有二十发子弹的白朗宁。两人虽然都不是用枪的高手,甚至连中手都算不上,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恐怕连瞎子都不会打偏。”?#20061;九尽?#24403;二人手中的枪再?#30343;?#19979;一颗子弹时,可怜四名魂组成员业己再无能喘气的了。两个泥人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才在土下将近憋了五分钟的气,二人的肺子都快炸了,一抹?#25104;?#30340;泥土,露出本来容貌,正是谢文东和任长风。后者摸摸面颊,手里豁糊糊的,是血,不知道是谁打出的子弹在他?#25104;?#21010;出一条两分长的血道。任长风搓搓手,心有余悸道:”真是好险啊!”

这时,姜森?#28909;?#20063;从?#25112;?#22788;爬了过来,瞅瞅地上的尸体,笑声赞道:”东哥好计谋啊l”谢文东无奈道:”是险招l若是魂组的人在细心一些,我和长风就危险了。”李爽坐在地上,脚下尸体横布,空气?#26032;?#24310;着刺鼻的血?#20219;叮?#22825;新网络让他有呕吐的感觉,皱眉仰头问道:”不知道魂组还没有杀手了?”高强道:”当然还有,恐怕还不少呢。””你怎么知道?”李爽不服气的质疑。”这个简单l”高强随手抓起一具魂组人员的尸体,双臂用力一挥,将其直立起来,尸体的头部刚?#31456;?#20986;地沟,”扑扑扑”,闷声连响,高强连忙收手,尸体软软倒地,众?#35828;?#22836;一瞧,无不心·?#27807;?#23506;,只见尸体的头部至少挨了五枪以上,半个脑袋都快被打没了,红的白的流了一地。”好狠的手法!”姜森本身就是作风狠毒的人,今天他算是碰到对手了。

李爽打个寒战,说道:”魂组有m击手,而且隐藏在暗中,我们根本拿他们没办法,不如,”他顿了一下,先看看谢文东的表情,再看看众人,接道:”不如我们顺着地沟爬走吧,以后再?#19968;?#20250;与他们算帐。”姜森摇头,不以为然,只有在实在无路可走的时候,他才会选择逃跑,现在还不是时候,他道:”地沟是有尽头的,我们即使爬到尽头,出来之后有没有魂组的狙击手附近在埋伏还不知道,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哼哼”谢文东冷笑道:”等魂组再派人来或者等警察赶到。”

魂组没再派人,警察也没有谢文东所想那么早到,反而是一位他在这时最不想看到的人来了,向问天。

向问天本来先行在谢文东前面,刚刚要走出?#19979;?#26102;,他的手下眼线回报,在?#19979;?#21457;现不少形迹可疑的?#21543;?#20154;,具体数量不详,但其中有不少隐藏在暗中,好象身上都携带着枪械。向问天听后,首?#35748;?#21040;的是谢文东,是北洪门和文东会,可转念一想,又觉?#35980;欢裕?#33509;是谢文东派来的,自己一方没有理由如此平安太平的轻松出?#22235;下罚?#37027;会是谁呢?有?#25991;?#30340;呢?他转头问身旁几位天王道:”你们怎么看?”周挺答道:”应该是谢文东派来的人,见我们援兵众多,他一时不敢动手罢了。”

陆寇眼珠转了转,微微摇首,呵呵一笑,并未说?#21834;?#21521;问天疑道:”小寇,你笑什么?”陆寇道:”笑谢文东被别人打得抱头鼠窜时的模样。””什么意思?”周挺瞪眼问道。”那些人一定不是谢文东派出来的人;恰恰相反,他们是想要谢文东命的。”陆寇肯定道。”哦?”向问天问道:”说?#30340;?#30340;根据。””很简单,”陆寇道:”谢文东是个想到就做到的人,他若是派出来杀手,那一定事前做了周详的准备,把我们打探得一清二楚,即使有援兵,他也早计算在内了,不会眼睁睁目送我?#20146;?#20986;?#19979;貳?#37027;些人身上都有枪械,又隐藏在暗中,肯定是准?#24863;写?#30340;杀手,他?#21069;?#25105;们放过去,显而易见是为了对付谢文东的。谢文东的仇家不少,可在国内,特别是在上海如此大胆公然用枪的,暂时还没有,包括我们在内,所以,杀手应该是国外的势力,文东会在国外只有两个仇家,一个是俄国的猛虎帮,二是日本的魂组,我想,后者的几率更大一些。”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把向问天?#28909;?#35828;得一楞一楞的,特别是周挺,撇着嘴,嘟嚷道:”说得跟真事似的,你怎么知道文东的国外仇家只有猛虎帮和魂组两个?”陆寇笑道:”有联系的不少,但仇家确实只是这两个。我人虽然在国外,可?#22351;?#20110;我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我有我自己的消息来源渠道。”周挺不服气道:”那为什么不会是猛虎帮反而是魂组?”陆寇耸耸肩,道:”我也没有百分百肯定是魂组,我只是说后者的几率更大一些。首?#20154;?#20204;和谢文东的仇恨可谓根深蒂固,其次,魂组的人更适合在中国进?#20889;?#26432;活动。”

周挺还想说什么,向问天摆摆手,说道:”让?#20992;?#35843;头,我们回去。””对l”周挺喜道:”?#36824;?#23545;方是谁,只要想杀谢文东的就是咱们的朋友,我们这回要来个棒打落水狗,哈哈!”陆寇在旁虽然没说话,可连连点头表示他也赞同。

向问天看看二人,笑道:”若真是魂组派出的杀手,我们回去将其围剿l””恩啊……?”陆寇和周挺刚点下头,猛得一惊,同时疑问道:”围剿魂组?”他二人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到向问天肯定的点点头,周挺泄气了,苦道:”天哥,我们不回去落井下石也就算了,可为什么还要帮谢文东啊,小方身上的伤是他留下的,而?#19968;?#21018;刚抢走我们的海港酒店……”

陆寇看看向问天,暗中叹了口气,没再说?#21834;?#21521;问天仰面呼气,说道:”和谢文东之争,?#36824;?#24590;么说,都是咱们洪门内部的事,容?#22351;?#22806;人插手,?#36824;?#32467;局怎样,谁输谁赢,洪门还是会将转承下去的,相比之下,魂组的危害要比谢文东大多了。”

陆寇道:”如果谢文东也有这种想法就好了。””他?”周挺嗤道:”别指望他了,天下最大最坏的混蛋一个!”

向问天赶到时,魂组的第一批进攻己被谢文东全数消灭,道路上还残留着汽?#30634;?#27585;的空架子及其体温未冷的尸体。向问天的?#20992;?#19968;道,顿时将道路塞得满满的。谢文东听到公路上传来嘈杂的声音,抬头一瞧,眼中尽是南洪门的人,他凝思想了想,对众人说道:”走,快走””怎么了?”姜森?#28909;?#30097;问道。”是南洪门的人来了,若是让他们看见咱们如此狼狈,?#22351;?#31505;掉大牙啊”谢文东己边说边开始顺着地沟的通道向转角处爬了,天新网络其他人听后?#34507;到?#33510;,虎还?#27492;?#21448;来狼?#28023;?#20170;天真是祸?#22351;?#34892;啊!不?#19994;?#24930;,纷纷跟在谢文东身后,慢慢潜?#23567;?#21521;问天坐在?#30340;?#24182;没?#26032;?#19978;行动,而是观察了一番场中的?#36136;啤?#22909;一会,他才下了车,走到路中的尸体前,弯腰看了看。暗组和魂组衣着相差?#27426;啵还?#21069;者衣服的颜色更深一些。向问天走到一名暗组队员的尸体前,此人眉心中弹,一枪毕命,没看出一?#31354;?#25166;的痕迹。通过伤口的位置和尸体倒地的姿态,很快判断出魂组杀手们的方位,顺手一指路南的草丛,喝道:”去那边搜一搜,若有抵抗者,杀无赦”

南洪门的人听令之后,纷纷掏出随身携带的?#19968;錚?#23567;心翼翼的向路南的草丛中?#33125;ァ?#38754;对魂组,就算己方人多势众,南洪门亦是不敢大意。向问天只发现两具暗组成员得尸体,其他的四具皆为魂组所留,如此?#36947;?#22312;自己赶到之前谢文东和其主干还在和魂组对峙。魂组?#28909;?#22312;路南,不用问,谢文东?#28909;?#19968;定在路北了。他转目看去,隐约可见北面?#25918;?#21448;条地沟,而?#19994;?#30165;累累,布满枪眼。向问天的胆子也够大的,直步走了过去。陆寇不明原由,跟上问道:”夭哥,你去哪?”

向问天笑道:”咱们?#28909;?#26469;了,就应该去和谢文东打声招呼。”陆寇一听,指着地沟的方向凉讶道:”他们在那里。””应该错不了”向问天自信道。”过来”陆寇一挥手,招呼一干手下围在向问天左右,以防不备。等到?#35828;?#27807;前,向问天并没?#26032;?#19978;跳下去看个究竟,而是蹲在一旁,轻声问道:”谢兄弟在吗?”地?#30340;?#38745;静的,哪有半句回音。”谢兄弟无时吧?!”向问天又问道,里面仍然全无声息。周挺最先受不了了,?#22351;认?#38382;天发令,他一纵身,’嫂,的一声跃进?#30340;凇?/p>

?#25112;?#26469;,浓重的血?#20219;?#36947;扑面而来,下意识的打个?#24590;模?#32858;睛一看,倒吸冷气,只见?#30340;?#27178;七竖八,躺在不下**具尸体,其中有两具还是无头的,脑袋转辘出好远,瞪大眼睛,嘴巴里都是泥土·····一具尸体的上衣被扒光,仰面躺在地上,双眼被打瞎,黑水凝固,胸膛有用刀划出的一行血字,”今天所给予我们的,明天将加?#24230;?#22238;。”下款?#23567;?#25991;东会敬上”的字样。”呀!”周挺一哆嗦,他感觉自己好象一跳跳进了阴朝地府、十八层地狱里,每一具尸体的都够触目惊心的。

听到他的叫声,向问天、陆寇?#28909;?#19981;知道怎么回事,随之也跳了进来。”哇”有些人跳进来得快,爬出去得更快,蹲在路边,哇哇大吐。向问天左右看了看,除了尸体,哪有半个活人,他掏出手帕一捂?#20146;櫻?#24378;忍着挨个尸体查看一番,其中没发?#20013;?#25991;东,也没发现其他的文东会和北洪门干部,他不知是松了口气还是有些·碗·惜,说道:”看来,谢文东己经跑了。”

周挺咬牙道:”他们的汽车还在路上停着,想来?#25165;?#19981;了多远,我?#20146;?#19978;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向问天摇头,还?#22351;?#35828;话,陆寇大气凛?#22351;?#25509;道:”不?#20303;?#33853;井下石是小人途径,我们是名门正派,怎能做出如此行径来。

周挺眼珠差点没气冒出来,暗道你在天哥面前装什么好人,大家谁不知道谁啊!他直哼哼,说不出话来。向问天点头道:”小寇说得没说,要败谢文东,就要凭真本事,现在就算杀了他,也是胜之不武”周挺刚要张嘴?#30452;媯?#38470;4在旁M.M的眨眨眼睛,手指勾了勾,走到一旁。周挺一楞,看出他要话要和自己说,不明所以,找个机会抽身跟上前去,回头见向问天没注意到自己二人,才小声没好气的问道:?#40763;?#20160;么,神秘西西的,有什么话不能当面?#34507;?”

陆寇面带焦急,正色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你我赶快挑些精锐的兄弟追上谢文东将其除掉,此机一失,以后可万难再找””啊?”周挺一楞,疑道:”那你刚才怎么·…”陆寇打断他,急道:”天哥的为?#22235;?#36824;不知道吗?说得再多也没有用,现在只有我?#20146;?#24049;了,一旦杀了谢文东,我洪门也就可高枕无忧了,那时,夭哥想怎么处罚我我都认了。””啊!原来如此!”周挺恍然大悟,连连点头,拍拍陆寇的肩膀,?#27426;?#35828;什么只是道:”我领人去”说完,就准备爬出地沟。陆寇不放心,抓着他的衣袖,说道:”要去,咱俩一起去!这两位瞒着向问天,领上四十?#21866;?#38160;手下,?#20081;?#36215;他的注意,连车都没敢开,莫不做声一路追了下去。他?#20146;?#30340;方向是?#19979;?#36890;往市内的方向,天新网络这也是正常人的想法,谢文东遭到刺杀,就算要跑,他一定会往自家跑,因为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自己家安全嘛!可是他二人忘了一件事,谢文东不是正常人,或者说的想法超出正常人的想法,他也从来没有按常理出牌时候。他所进择逃跑的方向洽哈相反,是通向忠义帮的总部的路线。李爽不明白曾问他为什么要往别人家的地?#33050;埽?#35874;文东哈哈一笑,道:”魂组有几波杀?#21482;?#27809;出动我们不知道,但我知道,回家的路上肯定还会有其他的杀手埋伏,一泼未平一泼又起,这是魂组做事的一贯手法。

姜森接着也笑了,说道:”而且,如能把?#21482;?#24341;到别人家里去也是个不错的办法!谢文东听后,?#25104;?#30340;笑容更深。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九章   地址:
牛派乞人
芒果彩票是不是骗局 pk10走势图判断方法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快三 幸运28稳赚全包模式 三分赛车计划软件免费版 山东时时开奖视频 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哪个准 北京pk10计划软件安卓 腾讯分分彩 内蒙古时时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