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向问天摇头,现在他对谢文东的笑里藏刀太解了,别看表面他兴高采烈,和蔼异常,实际一?#20146;?#22351;水。他接道:“?#28909;?#22914;此说,那谢兄弟为何不将我的兄弟请出来呢?”谢文东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你?#27425;?#36825;记性,真是。”自责的摇了摇头,抬手打个指响,说道:“把萧兄请出来吧。”说是请,实则是抬出来的,东心雷的一顿拳头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萧方浑身上下没有几处完好的地方,身体虚弱,双腿发软,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被李爽和两名暗组成员连扶带抬算是勉强出来,头罩早被拿下,露出一张苍白如纸的面?#20303;?#21521;问天看清之后,心中一痛,刚想上前,李爽手中不知?#38382;?#22810;出一把匕首,暗?#26032;?#24930;抵在萧方的软肋,角度正好能被向问天看见,后者一惊,稳住心潮,?#27492;?#38543;意的问道:“小方,?#30343;?#21543;。”

千言万语都化在这一句话里。听到无比熟悉的声音,萧方混乱的神志变得清晰起来,抬头,一眼正看见向问天,心底一颤,?#21040;性?#31957;,天哥一定是被谢文东逼来的,那可就危险了正着急,目中余光瞥到一人,面带墨镜,斜叼香烟,?#31227;?#31505;脸小混混模样的青年,看到这人,萧方高悬的心顿时慢悠悠放了下来,暗道奇怪,他怎么突然回来了,不过,有这?#19968;?#22312;,一切无忧了挤出一丝笑容,道:“天哥放心,离死远着呢!”

谢文东听后?#38505;?#21704;哈一笑,插话道:“什?#27492;?#19981;死的,别说这样不吉利的话,萧兄为人和气?#32440;?#20041;气,我保证他能长命百岁。”言罢,微微一顿,又道:?#26263;?#28982;,朋友归朋友,欠人家的东西还是要还的。”萧方闷哼,咬牙切齿刚要说话,被向问天摆手拦阻,笑道:“我?#27426;?#35874;兄弟说的欠人家东西是什么?”

谢文东斯条慢理道:“一家酒店,海港酒店。”此言一出,周挺第一个受不了,他相貌英俊,但脾气却火暴得很,粘火就着,“啪”的一拍桌面,大喝道:“谢文东,你好大胃口,竟然想吞掉海港?”谢文东耸耸肩,连余光都没抛给周挺一眼,对上向问天,说道:“向兄,你认为如?#25991;?”

向问天呵呵而笑,既没答应,也未反对,只是道:“海港的?#20160;?#36807;亿元,而它所带来的回报?#33485;对?#19981;只这个数。”“我了解。”谢文东点头道:?#26263;?#28982;,若是两个人分,感觉上就不显得有那么多了,是吧,博兄?”博展辉老脸一涨,心也跟着翻了个,尴尬的笑了两声,说不出话来。

果然,向问天尖锐的目光如同一把尖刀刺在博展辉的身上,语气异常柔和,淡淡道:“原来,博兄也插了一脚,难怪呢!看来,?#31227;?#26102;对博兄的?#20040;?#20320;一点都没忘记,真是懂得,投之以桃,抱之以李,的做人道理啊!?#36924;?#23454;向问天早己猜测到这个结果,只是现在更加肯定了。

博展辉苦笑的默默摇头,现在再掩饰只能越发显示自己胆小怕事,干脆豁出去,反正事情做了也不在乎那么多,振声道:“向老大,没错,确实有我的一分,但熟话说得好,人往高出走,水往低处流,希望向老大能够理解才是。”“理解你妈个蛋!”若不是?#26032;?#23495;在后面抓住周挺的后衣摆,他恐怕早冲上去狠狠咬博展辉两口,气喘如牛,好一会才?#25351;?#24179;静,?#21451;?#32541;里挤出一句话,“博展辉,你是好样的,你给我们南洪门的恩惠我们记下了,早晚有一天自会加倍奉还。”

己然?#22336;?#20102;;就不能在别人面?#26263;?#22836;。博展辉将胸脯一挺,哈哈一笑,道:“礼尚往来,我静候回音!”

向问天的目光终于从博展辉身上移开,落回在谢文东面颊上,说道:“若刚才谢兄弟的要求我难以答应呢?”

谢文东?#39318;?#26080;奈的叹了口气,惋惜道:“若是让萧兄大好的年龄英年早逝!那真是一件令人无限惋惜的事,我想向兄应该也不想看到吧。”

他话音?#31456;洌?#26446;爽眼睛一瞪,手中加力。他?#38405;?#27946;门没有好印象,对萧方更是如此,特别是三眼挨得那?#24230;?#20182;牢记在心,现在有了报复的机会哪能放过。锋利的匕首刺穿萧方的衣服,没肉足有两分,李爽暗中使坏,还特意将刀身拧了两圈,鲜血顺着刀身泪泪流出,低落地面,萧方亦是疼痛难?#20445;?#23558;牙齿咬得嘎嘎做响,硬是一声未吭。

向问天看在眼里,痛在心间,他和萧方是从小穿开档裤一起长大的朋友加死?#24120;?#24773;同手足,李爽这一?#31471;?#28982;刺在萧方身上,却比刺在他自己身上更难受十倍百倍。他别过头,仰面而叹,说道:“凭谢兄弟如今的身份又何必为了一间区区的赌场难为他人,若是你想要,我给你又有何妨?”

萧方心头一热,眼泪夺眶而出,不是身体的痛楚,而是向问天无奈的话,垂下头,痛苦道:“萧方本是无用之人,并不值得天哥为我做出任?#25991;?#24597;是一点点的牺牲?”

向问天毫不在意,幽?#22351;潰骸?#23567;方,记得,留得青山在。”“唉!”萧方苦叹,他明白天哥对自己的情谊,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想迎上李爽的刀锋猛撞过去,自杀算了,可是他又担心自己死后向问天经受不住打击,头脑一热和谢文东动起手来,这里是博展辉的地盘,而他又和谢文东同踏一条船,真是动手,夭哥恐怕有失啊现在他算是理解了生死两难的地步是何滋味,整个心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慢慢捏碎一般。

向问天和萧方之间的兄弟之情?#35980;?#23637;辉都?#22351;?#19981;为之动容,前者真是一位古今少有的真汉子,只是?#19978;В?#20182;遇到了谢文东,同样是一位千古少有的旷世袅雄。“真是兄弟情深啊”谢文东拿出烟,深深吸上一口,吐出一缕青烟,弹个指响,从任长风的手中接过一沓白纸,说道:“这是?#20160;?#36716;让的合同,如果向兄觉得没意见,就签了吧”说着,随手仍在向问夭桌前。

向问天拿起,从头到尾大致看了一遍,合同主要意思是说海港酒店的合法所有人向问天情愿将海港酒店的一切?#20160;?#26080;条件的赠与谢文东等等诸如此类的言语,他想都没想,拿起笔来,“唰唰唰”犹豫都没犹豫将名签好,扔还给谢文东,问道:“谢兄弟,你满意了吧!”

谢文东拿起身查看一番,确认无误后,展颜而笑,说道:“向兄好豪爽啊!你不怕我耍诈,即收?#22235;?#30340;合同又不放人?”“你会吗?”向问天嘴角一挑,道:“?#28909;?#25105;来了,自然不会毫无?#24613;福?#22806;面有数百洪门兄弟在等着我,如果你认为你?#30001;现?#20041;帮能顶住他们的践踏,就尽管来吧。”谢文东听后倒?#30343;?#20040;,笑面而对。而博展辉却是心里大惊,暗吸凉气,脑袋一低,眼珠连转,面色阴晴?#27426;ǎ?#35752;道,看情形今天的计划得有变了。没人注意到他的反常,房间里众人的目光都落在谢文东一人身上,只要他一句话,房中数十人刹那间就能火拼在一处。

这时谁都不敢做声,房间静?#37027;?#30340;,离得近一些的人甚至能听到身旁人的心跳声。谢文东笑眯眯的凝视着向问天,双方均未说话,死气?#33080;?#30340;仿佛快过了一个世纪长,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虽然不能成为和向兄一样的英雄好?#28023;?#20294;也是言而有信的人,说出话绝没有收回的道理,小爽,把萧?#22336;?#20102;吧”李爽?#21040;鋅上В?#24515;有不甘,缓缓收起匕首,一推萧方得后?#24120;?#20919;道:“算你走?#32781;?#20320;可以滚回去了,不过下次千万别让我碰到,不然,我朋友那一刀?#19968;?#21152;倍还在你身上!”

南洪门上来数人将萧方扶稳,又是查看又是包扎?#19997;冢?#22909;一顿忙活。博展辉抚掌哈哈一笑,说道:“?#28909;?#20132;易成功,我们喝一杯以示祝贺吧!”说着,?#30452;?#32473;谢文东和向问天二?#35828;?#28385;一杯酒,起身劝酒。向问天没有继续下去和谢文东、博展辉干耗的?#37027;椋?#21738;能喝得下去,扬扬头,说道:“谢兄弟,今天到此为止,我们后会有期!”说完,挥挥手,头也没回,大步向外走去。博展辉还想挽留,可一看周挺那快要杀人般的眼神,张开的嘴巴又?#37319;?#29983;将吐到一半的?#25226;?#20102;回去。

向问天领人走了,可谢文东没有动,坐在椅?#30001;?#31505;眯眯的看着转让合同。博展辉也再看,良久,说道:“一张白纸,却要了我数十弟兄的性命,真不知道值不值得。”谢文东半开玩笑半认真道:“如果博兄认为不值,我不介意接收你那份。博展辉一楞,接着皮笑肉不笑,说道:”谢先生不是想把我那份吞了吧??#21834;?#22914;果是呢?“谢文东笑问道。”呵呵,哈哈“博展辉先是轻笑,慢慢变成大笑,摇头道:”谢先生真会开玩笑。来,为了我们这次的成功,干一杯!“说着,举起酒杯。

谢文东拿起面前刚刚被博展辉倒满的酒杯,低头闻了?#29275;?#36190;道:“好酒。”博展辉面带自豪道:“二十年的上等竹?#32922;啵?#24212;算是好酒了。”谢文东缓缓端起杯子,挪到唇边,停住,说道:“?#19978;В?#22909;酒未必好喝。”博展辉微微动容,笑道:“先尝尝,谢先生怎么知道不好喝呢?”谢文东摇头,道:“有些人的酒,即使只是一杯二锅头,喝进口里依然纯正芳香,而有些人的酒,即使再名贵,喝进?#20146;?#21364;能要人的命。”博展辉一楞,面露不悦,疑问道:“谢先生这是什么意思,你在怀疑我?”谢文东眯缝着眼睛,道:“谨慎?#31449;?#26159;一种好习惯,如果博兄不介意,你先来!”说着,他将手里的酒杯递到博展辉面前。

房间中,别说博展辉本人,就连他的手下面容都为之一僵,谢文东的做法,简直是对人的一种侮辱。博展辉强?#21476;?#28779;,呼味呼?#35835;?#21912;,尽量放缓语气,说道:“谢先生,我们的合作是站在平等的立场上,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欺人太甚?”忠义帮众人面带怒色,纷纷敞开衣扣,手摸后腰。

谢文东视若无睹,道:“我是一个很敏感的人,等别人对我有杀意的时候,我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你相信吗?”“什么意思?”博展辉?#25104;?#19968;变。谢文东淡?#22351;潰骸?#20320;想杀?#25671;!泵坏?#21338;展辉说话,他又接道:“自始自终,你都没有和?#39029;?#26399;合作下去的意思,你的心里只有自?#28023;?#23481;不下其他的人,其实,我们都是同一种人。”

博展辉摸摸光?#21644;?#30340;脑袋,道:“这只是你自己的感觉。”?#26263;?#25105;的感觉却很准。”谢文东垂目,无奈道:“海港很诱人,上海更加诱人,如果能一人?#32769;恚?#37027;其中的美妙能无与伦比。可是,在你之上有两股势力是高不可攀的,南北洪?#29275;?#32780;现在机会突然来了,南北一战,各伤元气,人员不齐整,力?#30475;?#24133;削弱,你的野心哪容你将这样的大好机会放过?今天,你想杀我,也想杀向问天,而后者?#20889;?#25209;援军蓄?#25340;?#21457;,你不敢轻举妄动,所以,你?#22351;?#19981;先放走向问天,而将矛头转向我,等杀我之后再向向问天去邀功,缓解你和他之间的矛盾,等候?#34987;?#20877;行发动,博兄,不知道我说得对?#27426;?”

谢文东一番话,不只将博展辉和他的一千手下说傻了,连姜森高强?#28909;?#20063;楞了,?#28909;欢?#21733;早己知道博展辉的心思,那为什么?#24618;?#24847;要来呢?几人互视一眼,纷纷*向谢文东,提高警惕,以防不备。博展辉头上冷汗流出,好一会,他才?#25351;?#24179;静,昂首大笑,感叹道:“人家都说谢文东心智过人,果然如此。都被你说对了,可那又能怎样?方圆十里,没有你一兵一卒,你区区不足二十人,能奈我何?”说着,他挥手将酒杯一摔。

“啪!?#20445;?#38543;着一声脆响,房间门一开,从外面涌入百于人,具是手持片刀棍棒,?#30001;?#25151;间内原有的忠义帮门下弟子,人数至少有一百二三十?#29275;?#23558;谢文东十几人团团围困正中,纵使一人上前砍一刀,谢文东?#28909;?#20063;得被活生生剁成肉酱。博展辉环视一周,满意的点点头,傲?#22351;潰骸?#20320;是聪明没错,可你有时也很?#20426;!?/p>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六章   地址:
牛派乞人
英雄杀刷分器 168彩票开奖直播 七乐彩彩票软件 欢聚龙江麻将怎么下载挂 河北快3线上投注平台 浪淘沙012路分析044 十一运夺金遗漏彩乐乐 广东26选5玩法介绍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竟彩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