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淡然笑道:你的脑袋自然不值这个数,可你别忘,向问夭的为人,重感情,又讲意气,他会将身外之物看得比?#20540;?#30340;性命更重要吗?他会见死不救吗?他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杀吗?”

萧方无语。向问天是个什么人,没?#22235;鼙人?#26356;了解。那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是惊天泣鬼的汉子。向问天会来?#20154;?#21738;怕谢文东开出再高的价钱。”呵呵!”萧方苦笑,眼中却己布了一层水雾,缓缓抬起头,轻声问道:”谢文东,你还是人吗?"

谢文东背手,转过身,他不愿看到萧方那包含太多感情的眼神,朗生吟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众人皆楞住,没人知道他这时候吟起”水调歌头”中的一段词是何用意,萧方也?#27426;?#30447;着他不说话。谢文东回身,笑眯眯道:”月?#24615;?#32570;,人?#27425;?#23436;人。我不是好人,向问天也同样不算是。争霸本来就是你死?#19968;?#30340;游戏,?#28909;?#21152;入了,那生死早应该掷之肚外。这是游戏的规则,你应该明白,向问天更应该明?#20303;!?#33831;方嗤笑,道:”可是你的手段却令人不耻?#34180;?#25104;王败寇,自古以来的道理。”谢文东道:”如果我是笑到最后的人,那我的手段,会被万千人所推崇,反之,则一文不值。”萧方无话可说,也?#30343;?#20040;好说的了,如果向问夭能有谢文东一半的作风和手段,南洪门哪至于落到今夭这个地步.

海港酒店的沦落,震惊?#22235;?#27946;门上上下下,而萧方的被擒,又有如当头一棒?#20197;?#21521;问天的脑袋上。谢文东会用什么手段?#24895;?#36825;位和自己从小长到大的朋友、?#20540;埽?#20182;不敢想象。有那么一瞬间,他真有领人杀到北洪门,将谢文东千刀万刮的冲动,可他还是忍了下来,他现在只想知道,萧方是否还活着。他将南洪门内所?#35874;?#21912;气能行动的人都派了出去,打探消息。可回报的结果却令他失望。萧方被抓的第三天,南洪门的一位及其重要人物回到上海,此人名?#26032;?#23495;,为八大天王之?#20303;?/p>

一米八十挂零的身高,肩宽背厚,双臂长可临膝。一身白衣,白色的衬衫半敞?#38470;螅?#38706;出里面古铜色的肌肤,往?#25104;?#30475;,宽大的墨镜遮住双目,鼻管挺直,双唇薄如刀片,嘴角叼着一跟香烟,微微上翘,给人感觉似在笑,而事实上他确实也在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很少有不笑的时候。这就是陆寇,向问天看见他的时候就是这副模样。?#26377;?#37324;说,向问天并不是十分很喜欢他,因为他过于随便,常年地痞无赖的坯子模样,怎能让生性正直刚烈的向问天喜欢?”小寇,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l”?#35789;?#20877;不喜欢,这时候能看见他,向问天心中总算是安稳了一些。?#26032;?#23495;在,自己无疑增加一条膀臂。向问天话刚说完,陆寇己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大大的?#24403;В?#22068;角快咧到耳朵下,露出两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他哈哈笑道:”天哥,真是想死我了,这一趟出门,好象快两年唆!”向问天掐指一算,可不是嘛,陆寇走的时候,南北洪门还没开战,他强颜欢笑道:”一路上够累的吧,?#28909;?#28040;息一下。”向问夭拍拍他后背。陆寇笑道:”夭哥,我累倒是不累;只是……听说小方让人给抓了?”向问天点头道:”他在谢文东的手里,现在生死未卜,真是让?#35828;?#24515;啊!?#34180;?#35874;文东?”陆寇一听,笑呵呵道:”?#20197;?#32654;国也听说过这个人,好象很厉害的."

一旁的周挺接过话来,嘲讽道:”厉害谈不上,只是诡计多端,花样特别多而己。?#34180;?#21734;?”陆寇摘掉墨镜,一双炯炯有神,墨如黑洞的眼睛?#26376;?#20986;来,嘴唇一弯,笑道:”真想会会他啊不过,小方?#28909;?#22312;他的手里,天新网络?#19968;?#24471;忍一?#38382;?#38388;。”顿了一下,他又问道:”谢文东抓小方干什么?”向问天摇头,表示不知。周挺道:”谢文东这?#19968;?#24515;里想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陆寇听后倍感无?#27169;?#25171;个呵欠,道:”天哥,?#28909;话?#20250;无事,那我睡觉去了。”向问天还没说话,周挺先气囊囊道:”?#19979;劍?#20160;么叫帮会?#30343;?#20040;事,难道小方让谢文东抓走了还不算事吗?”陆寇耸耸肩,无奈道:”小方在人家手里,我们除?#35828;齲?#36824;能做什么吗??#34180;?#20320;……你,”周挺你了半天,你不出下文了,是啊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等,等着看谢文东玩什么花样。陆寇眨眨眼睛,边往外走边挥手道:”现在还是多休息,养精蓄锐,赚足了精神再和谢文东周旋吧,随让他是聪明?#22235;?哎呀,真是?#22235;?#31563;啊”陆寇似自言自语的走出房间,周挺气得牙痒痒,对向问天道:"天哥.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

向问天苦笑,抬目凝神,问道:”你第一天认识小寇吗?!”周挺听后,哑口无言。

萧方没有死,而?#19968;?#30528;好好的,要吃有吃,要喝有喝,而陪他吃喝的人正是谢文东。烧刀子,酒如其名,下肚之后?#36335;?#30495;有一把刀子在肠胃里划来划去,火辣辣的,平常人喝上一口恐怕就得皱眉咧嘴,萧方却一口喝掉一整杯。他用手抿抿嘴,长声叹道:”好酒!”谢文东忍不住笑了,道:”看你的样子,好象应该不是爱喝烈酒的人。”萧方道:”当一个人想喝醉的时候,只有烈酒最有效。?#34180;?#21734;?”谢文东问道:”为什么要喝醉?”萧方无奈道:”当你?#22351;?#19981;面对一个你最讨厌的人,还?#22351;?#19981;和他一起喝酒,这时,除了醉,你还有别的选择吗?”谢文东听后仰面大笑,他很佩服萧方的直率,更佩服他的勇气。

果然,一旁守侯的东心雷闻言后,双眉倒立,挥起?#20808;?#23545;准萧方笑吟吟的面?#30504;?#24694;狠狠砸了下去。”扑通l”萧方连人带椅子横着滑了出去,直到撞在墙壁才停下,他躺地?#24597;?#30528;身躯,半天起不来,鲜血从紧闭的嘴角中渗出。东心雷这?#25340;?#21147;沉的一记?#20808;?#33267;少打掉他三颗大槽牙,不过他硬是强咽进?#20146;?#37324;,颤巍巍站起身,笑道:”东老兄,你对待客人的热情方式还真特殊啊,不过,我接受了,也记得了。?#34180;?#26159;吗?”东心雷豹?#21451;?#19968;瞪,大步上前,冷道:”那我就让你记清楚一点。"

谢文东耸耸肩膀,起身,说道:”老雷,对待客人不要太过分,客气一些。”说完,转身出了房间。屋子外大厅内或坐或站,不下二三十号人,三眼披了一件黑西装,里面赤膊没穿衣服,小腹?#21916;?#30528;密密麻麻的绷带,上次鲜花酒店外的一战虽说负的伤不轻,可他年轻力?#24120;?#32780;且受伤早以成了?#39029;?#20415;饭,只在?#30342;?#20303;了三天就跑出来。难?#25527;?#29245;总说他的生命力和嶂螂一样顽强。博?#22815;?#21644;他的一干心腹手下也在座,他在等谢文东下步计划,毕竟海港酒店己经拿下来,蛋糕究竟怎么分,自己能分少,是他最关心的。谢文东出来之后,缓缓将门关好,环视一周,微微笑道:”己经过去好几天了,南洪门有什么动静吗?”

刘波接道:”没有,一切都风平浪静。”谢文东笑道:”向问天到是沉得住气啊!”姜森道:”可能他也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毕竟萧方得人在我们手里。”谢文东悠悠道:”?#28909;?#36825;样,那就给他打电话吧,请他出来谈谈。?#34180;?#29616;在??#34180;?#29616;在!?#34180;?#22909;!”姜森答应一声,拿起?#21482;?#36208;到大厅角落。三眼叼着烟,’漫悠悠的拔出开山刀,掏出一张洁白的手帕,反复擦拭。

李爽笑没好笑,问道:”三眼哥,你这干啥啊??#34180;?#20934;备杀人!”三眼一张老脸阴沉着,面色比锅底还黑。”杀谁??#34180;?#33831;方!”李爽道:”杀萧方?我们可是要用他和向问天交?#22351;模?#20320;杀了他,我们用什么?#32531;?#28207;酒店的地产??#34180;?#29992;他的尸体!”三

眼冷道:”总之不能放虎归山。”李爽卡巴卡巴眼睛,看向谢文东道:”东哥,这妥吗?”

谢文东仰面望天,既没同意,也没反对,只是说道:?#27604;?#21521;问天去博兄的地头上和我们交?#20303;!?#20182;的话是说给在角落里打电话的姜森听的。博?#22815;?#38754;色一变,干笑道:”谢先生,这样做好象不……不妥当吧!”只有傻子才会同意把战场拉到自己的家里。谢文东正色道:”如果让向问天?#27425;?#30340;?#30528;探?#26131;,你认为他会同意吗?如果让我去南洪门的?#30528;探?#26131;,我也没那个胆量,只有选择在一处第三方的势力内,大家才都放心。天新网络?#34180;?#21487;是……”博?#22815;?#29369;豫道:”可是我和你联手打下海港酒店的时,向问天不会不知道吧?!?#34180;?#20182;怎么会知道!”谢文东笑道:”那天,海港酒店被我们围成铁桶,上上下下没跑出一个人,消息不可能走漏出去,向问天是人又不是神,放心吧,他不会知道的l?#34180;?#21734;……这个……”博?#22815;?#24590;么想怎么觉得其中?#27426;?#21170;,可一时又难以反?#25285;?#29369;犹豫豫,不敢轻易下决定。玄子丹在旁接道:?#34987;愿紓?#23601;按谢先生的意思做吧,反正该动手也动手了,而且海港酒店不也是?#24615;?#20204;的一份嘛,南洪门早晚会知道。”说着,他伏在博?#22815;?#32819;边,细声道:”不如卖给谢文东一个人情,而且我们出的力越大,得到的份额自然也越多。”博?#22815;?#21452;眉紧皱,仍是犹豫不决。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28909;?#21338;兄有为难之处,我也不好勉强,只有另找他人了,不过,多找一个人,就等于多一个人来分享,是两人分?#27809;?#26159;三人分好,博兄你自己做决定吧。还是那句老话,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随便你去拿,但得付出相当的代价。?#28909;?#20320;想得到一些东西,就必须得先付出一些,包括风险!”博?#22815;?#21560;气,转头看向智囊玄子丹,后者正一个劲的向他点头,一狠?#27169;?#20108;咬牙,三跺脚,终于说道:”好吧,谢先生智谋过人,而且又讲义气,自然不会害我,就按你的意思做吧!”

博?#22815;?#24819;用黑道中人最注重的,义气,二字?#24525;?#20303;谢文东,后者暗中冷笑,义气对于他来说直接是天方夜谈。

?#28909;欢?#19979;在自己的地盘内?#20889;?#21521;问天,博?#22815;?#26089;早的起身告辞,回家准备去了。谢文东的为人他接触不是很多,但亦知道此人心计阴沉,而且做事诡异毒辣,说?#27426;?#21453;咬自己一口也未尝?#34507;博?#22815;?#24515;里打?#27169;?#22238;到忠义帮本部,召集人手,在海港酒店里的一战让他损失数十帮内好手精英,心痛不己,现在虽说还有二百多青年壮汉听他指挥,心仍放不下来。回到自己房间,特意找来玄子丹,问道:”子丹,谢文东究竟打得什么注意?你说他这回不是想害咱们吧?!”

玄子丹在屋内徘徊,半晌,道:”如果他想害咱们,那他找就动手了,何必费尽心思,跑到咱们的地盘来?我看,不象?#34180;倍鰲?#21338;?#22815;?#38271;长出了口气,玄子丹的话如同一?#21734;?#24515;丸,让他沉下气来,感叹道:?#34987;?#35768;真是我太多心了……?#34180;?#20854;实……”玄子丹左右看了看,见没有外人,伏在博?#22815;?#32819;边低声细语道:?#34987;愿紓?#36825;对于我们来说或许还是大?#27809;?#20250;”

向问天终于等到北洪门的电话。”萧方在我们的手里,很?#20197;耍?#20182;还活着,不过活着的时间长短是由你来决定,想?#20154;?#25105;们就谈比买卖,两天后,下午十四点忠义帮总部见”姜森一口气说完,没给向问夭一句插话的机会,挂断电话。

向问天拿着电话先是一楞,后是一喜,知道萧方还活着,这可能是几天?#27425;?#19968;能令他兴奋的消息。召集南洪门上下所?#20804;?#24178;,开了一次会议。会议上,众人唇枪舌战,争论不休,争议的焦点就是向问天应不应该去。就在这时,有人发出一声嗤笑,让众人的声音为之一顿,纷纷转头看向笑声的来源。陆寇老神在在的坐在椅?#30001;希?#26469;回摇荡,嘴角挂着残笑。

周挺一看他吊儿郎当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就差点没指着他的?#20146;櫻?#36136;问道:"?#19979;劍?#20320;什么意思?在笑我们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地址:
牛派乞人
选号技巧 河南11选5今日开奖号码是多少 体育投注新闻 股票涨跌幅如何计算 大乐透129期的开奖号码预测 双色球历史一等奖号码查询 四川金7乐开奖号码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pk10在线计划软件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零点棋牌游戏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