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市局长虽然和向问天并不十分熟悉,但和其父关?#21040;?#22909;,平时还是给了他些许面子,对于向问天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只要不太过分,不要自己太难做,他一般不会追究,而这次,对于向问天请求,碍于情面,还是答应下来,但事前说明,他可以稳住谢文东所在区域的分局警察不出动,但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过了一个小时,他一概不管。向问天知道这是这位堂堂市局长给的最大情面了,不好再要求其他,连连道谢。同时也送上一分价值不轻的厚礼。

这一次,谢文东提前两天知道了情报,预想到再用上次找来警察的办法已然不可能,连续两次犯同样的错误那就不是向问天了。借助博展辉的力量更是不可能,后者狡猾如老狐狸,让他上当,简直难如蹬天。“看来,这回只有依*我?#20146;?#24049;了!”谢文东有感而发。下面能用得上的人手他都用上了,全体戒备,严阵以待,准备和向问天真刀真枪硬拼一场,也诚心试探一下南洪门大上海的实力到底如何。二十八日,晚月。晚月如钩,斜挂天端,水银般的月光倾洒大地,也洒在每一个人的?#25104;稀?/p>

市局长只给了向问天一个小时的时间,不长,可也不算短,成百上千的门下弟子足可以将一处弹丸之地的鲜花酒店踏平。

如果没有谢文东在的话。街道两头早早被双方的人控制住,严禁一切车辆与行人经过,还好鲜花酒店的位置并非是市区?#34987;?#22320;带,?#30001;?#22812;半三更,行人并?#27426;唷?#34903;道静?#37027;?#30340;,空无一人,也无一?#23601;?#36710;,放眼看去,空荡荡,晚风吹过,旋风阵阵,纸削?#36861;桑?#26356;见凄凉。这时,一条人影出现在街道尽头,月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手中明?#20301;?#30340;战刀更是刺人眼目。接着,在他身后又出现一人,再接再,黑压压一片,分不清个数。南洪门进攻的号角终于吹响,混战也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南北洪门之间规模最大,参与人数最多,死伤最惨烈的一次碰撞。两方人,各站道路一头,堵满了整条街道,分不清是谁先喊了一声“杀!”点燃了争斗的导火线,双方上千人,同声呐喊,疯狂的向前冲去。如同两条方向相反的惊涛骇浪撞在一处,水花四溅。只是这时撞在一起的是人,而溅出来的,是血花。

最前方的人和对方微一接触,举刀刚要砍,可后面的人刹不住车,连挤带推,可怜这些‘先锋’们在自己人和敌人的?#35874;?#19979;,成了肉饼。双方只在接触的一瞬间,就有不下数十?#35828;?#22320;哀号,可人们的眼中只有敌人,只是举刀机?#25932;?#30340;挥舞着?#30452;郟?#27809;人去在意他们,时间不长,倒地的人已渐渐没了声息,浑身上下都是粘血的脚印。此时,倒下去的人不是论‘个’记,而是论‘片’来计算的。向问天没有亲临现场,谢文东也同样未来,而是站在酒店二楼的窗前,俯视下面的战局。

南洪门人多势众,但单兵作战实力?#20808;酰?#32780;北洪门好勇善战,却吃亏人数不?#21152;?#21183;,两方各有长处,不分上下。势均力敌的争斗,最后受伤的是双方自己。杀敌一千,己伤八百,一把双刃剑,拼到最后没有赢家。战场中时常能看见北洪门弟子?#30343;?#20154;围困当中,片刻工夫,身?#26032;?#20992;无数,浑身是血,痛苦倒地。同样也不难见到,南洪门弟子被脱光上衣,赤膊上阵,如同疯子一般的北洪门弟子四处追杀,被逼得上天无路,下地无门。混战不停,血流不止,躺在街道上的人以过百,鲜血殷红地面,汇集成一条条小河,流进道边的下水道里。血腥味充斥着整条街道;令人作呕。

未死之人的垂死挣扎,?#29616;?#20043;人的痛苦嚎叫,战场中刀刀相碰的铁戈声,融化成发自地狱的声音,如同一根剧条在拉割着人的心脏。那?#32456;?#25788;力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谢文东是人,他同样也不好受,看着到处都是呻吟的南北洪门受?#35828;?#23376;,他有?#19978;?#21589;吐的冲动,不过他还是忍住了,当你去争夺一样东西,当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时,你必须得先学会承受一些东西。

一个小时的时间,对双方所有参与这场争斗的人都?#36335;?#36807;了一个世纪长。向问天和谢文东几乎在同一时间下令,己方撤退。没人愿意在地狱般的街道多呆一秒钟,周挺身上至少挨了三处深可及骨的大口子,一张白?#25104;?#30422;了一层厚厚的血垢,是鲜血凝固后的结果,吃力的一咧嘴,脸布肌肉抽搐,他?#25104;?#24178;枯的血渣滓块块碎落,高声叫喊道:“撤!”随着他的叫喊,南洪门如同潮退一般,迅速回收。北洪门纵有追击之心,亦无追击之力,上至三眼、东心雷,下至普通小弟,没有身?#21916;还也?#30340;,特别是三眼,?#20146;由?#34987;人刺个窟窿,鲜血淋漓,若不是用手堵着,肠子恐怕都流出来了。

两方人退下,场中留下的尸体和非未完全成为尸体或者快成为尸体的人,不下三百之众。南洪门撤退不久,又派来一队汽车,下来数十人来收拾残局。北洪门的人一见对方,眼睛都红了,?#36861;?#23558;血都没来得急擦干的战刀又从新拿起,准备上前。二楼的谢文东见状仰面叹了口气,对身后的姜森道:“落叶?#31449;?#26159;要归根的。而且,我们没有精力去帮南洪门处理后事。”

姜森明白谢文东的意思,急忙下楼,稳住自己一方,让南洪门的人清理战场。南洪门道声谢,开始拣拾尸体,将重伤的人抬上车,火速送往医院。战争只用了一个小时,而结局的打扫却整整花费了一晚上的时间。最后,将街道的血迹清洗干净后,天边已露出鱼?#21069;祝?#28779;红的朝阳开?#21450;?#36215;头。当阳光再次笼罩大地的时候,黑暗的罪恶将被永久的掩盖下去。

南北一战,场面空前之大,但却被掩盖得很好,电?#21360;?#25253;纸上都没有报道此事,可却瞒不过黑道人的耳朵。黑道传播消息之快是有名的,第二天,人人议论的只有一个话题,南?#26412;?#31455;是谁赢了。有人说是南面赢了,毕竟向问天雄?#30001;?#28023;那么多年,其实力是有目共睹的;更多的人认为是谢文东赢了,至少他没有输,因为他现在还活着,而且身在上海,活的还挺好。

至此一战,南北洪门即使没伤筋动骨,也都伤了元气,双方都需时间调养生息,储备精力,可偏偏这个时候,谢文东却准备发动他的攻势了。在任何人包括向问天都没想到的情况下,在?#27426;?#30340;时间,?#27426;?#30340;地点,对海港酒店发起了闪电战。谢文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认为只有在此时此刻,南洪门对自己的防守最松懈,也是最薄弱的。

他花了三天的时间组织门内精锐,好不容?#25758;?#25361;出二百多身上无伤的壮?#28023;?#23558;人?#22336;?#25104;数队,?#37027;那?#20837;海港酒店周围。同时,他和博展辉也取得联系。老狐狸一听要攻打海港那间赌场,顿时来了精神,不用谢文东多说,主动要求自己会尽全力‘帮忙’。他这回真是说到做到了,举全帮之力,亲自出马,以低姿态出现,为谢文东马首是瞻,听他的安排。

七月,初,上海的天气已然很热了,白天,大多人为了避开热毒的骄阳而躲进屋子里面?#36947;?#39118;,或泡个澡。萧方也喜欢如此,可是他却?#22351;?#19981;出门,去一趟海港酒店。因为今天又是银行来?#38057;?#30340;日子,而赌场金库的大门没有他,谁都打不开。银行每三天会派人来一次海港酒店,虽然搞?#27426;?#19968;间普普通通的酒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钱需押送,但也不敢多问,知道其后面的*山是姓向的,谁愿意管那闲事。月底的南北大战萧方也参加了,而且也受了伤,不是很严重,只是胳膊被刺了一道深两寸,可及骨的口子。还好他年轻力?#24120;?#29305;别是认识谢文东以来他似乎也习惯受伤了,没两天,胳膊打着吊带就可出门闲逛了。今天,萧方的?#37027;?#24182;不好,早上,刚刚去参加了一位?#20540;?#30340;葬礼,此人在南北一战中挨了十六刀,送到医院缝了五十多针,输了一千五百的血,结果还是没?#28982;?#26469;。萧方一身白衣,胸前憋着白花,坐在?#30340;?#40664;默不语。

到了海港酒店,今天的生意出奇的好,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三三两两,?#30343;?#26377;人进出。萧方觉得反常,一问方知,原来是博展辉来了,而?#19968;?#24102;来了上百号人,同样,也带来了数百万的资金,看样子,是准备豪赌一番。萧方听后,顷声而笑,嘲讽道:“农民就是农民,只是几百万,至于这么大的排场嘛!”他没觉得怎样,下面人?#21561;?#24551;道:“萧大哥,咱们刚刚和北洪门大火拼一次,人员?#36865;?#19981;轻,人手短缺,博展辉这时候来海港,不是心怀不轨吧?!”

萧方傲然一笑,轻蔑道:“就他?哼哼!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20197;?#25105;们的地方撒野!?#34180;?#21487;是,听说博展辉最近和北洪门走得很近啊!?#34180;?#37027;又怎么样?只是?#19981;?#32780;已!?#27605;?#26041;冷道:“我们和谢文东开战的时候,博展辉派人来支援他了吗?走得近,只是说明他两面都不想得罪,典型的两面派做法,无须顾虑。”他自信满满,进了赌场,推门一看,好嘛,密压压都是人,赌厅至少十台空调在同时运转,可热浪仍是迎面扑来。萧方微微一皱?#36857;?#38382;手下的小弟道:“博展辉在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二章   地址:
牛派乞人
11选五复式投注表 香港精选资料六肖中特 广东11选5五计划软件下载 全网最早原创36码特国网址 双色球历史开奖数据 微信猜大小单双软件 十一选五托胆 3d排列三稳赚 11选五彩票计划软件下载 福建时时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