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博展辉拉开架势,周围两个帮派的人自动让出一片空地,给他二人足?#30343;?#23637;身手的空间.

谢文东掂掂手中的开山刀,对博展辉说道:"你可以亮出你的武器了."博展辉双手空空,冷道:"到该用的时候我自然会用."谢文东嗤笑,一顺手中刀,道:"?#28909;?#36825;样,那就不客气了."博展辉道:"你随时可以动手.""好!"谢文东叫了一声好,与此同时,开山刀猛挥,对着博展辉的咽喉,横扫而去.刀锋挂风,发出刺耳的_飕飕_声.

博展辉喝叫一声:"来得好!"身?#21451;?#36895;向后一仰,刀身贴着他的鼻尖堪堪滑过,未等谢文东收势,他下面抬起一脚,只踢谢文东下体.下体是人身要害,若被他这抡圆了的一脚刮上,不死也废了.没想到对方身手如此敏捷迅速,谢文东哪敢怠慢,双腿一曲,腾空跳起,人在空中,急收双腿,用脚跟抵住博展辉踢来的鞋尖,同时运足膀力.抡起开山刀猛砸对方的脑门.

"呼!"博展辉收腿闪避已然来不急,只见他双臂交*,向上一挡,_当啷啷_一声脆响,谢文东身子倒飞出一米多远,落地后又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博展辉也好?#22351;?#21738;去,他身子用力下沉,可难以?#24230;?#23545;方至上而下一刀劈来的力道,鞋底磨地,滑出近半?#33258;?双臂微微发麻,刚才和开山刀碰撞的衣袖已经破碎,隐约露出里面亮光闪闪的金属物.

谢文东虎口被震的生痛,眯眼一看对方的?#30452;?原来在他小臂上带了两制钢套,难怪他敢用?#30452;?#30828;接自己这?#25340;?#21147;沉的一刀.博展辉回手将自己两只袖子撕掉,露出钢套的全貌.很明显,这双刚套是经过精心打制的,彻体通亮,上刻龙形暗花,上粗下细,正好按人的?#30452;?#24418;状制成,带在身上,仿如无物.博展辉双臂一震,打两只钢套上各翻吃两把一尺半长的短刃,后宽前窄,血槽中空,借着路灯,刀身?#21916;皇?#26377;流光异彩闪过,明眼人一见就知道其钢口绝对是上佳的.

博展辉双臂微合,擦擦两把短刃,众人都以为他?#35874;?#35201;说,哪知他猛的向前一窜身,双刃一上一下,分刺谢文东咽喉和小腹.谢文东把嘴一撇,对方来势汹汹的攻击他半点也没放在眼里,暗道和苍狼的双剑比起来,博展辉的速度简直如同慢动作.其实博展辉并不慢,天下又有几个?#22235;?#27604;得?#21916;?#29436;?!谢文东单手一挑,想将刺向自己咽喉的短刃弹开,接?#27966;?#23376;一侧,博展辉的另一把短刃在他的衣服上开了两个窟窿,滑体穿过.谢文东要的就是这个,他猛的一扭身躯,对方的短?#35874;?#27809;来得及抽出,已被他衣服卷住."趴下!"谢文东一声断喝,全力向后跳跃.

博展辉的短刃被缠,?#30452;?#21507;力,身子探前,倒真的险些趴倒,多亏他反应快,另手的短刃一支地,堪堪稳住,接着大喉一声,借力在空中连翻,硬生生将谢文东衣服绞个稀碎,才把短刃抽出.谢文东连退数步,低头一看,好嘛,衣服?#27426;?#26041;的短刃绞出两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直罐凉风.

厉害啊!谢文东?#21040;?#19968;声不错,撤开衣扣,脱掉衣服扔到一旁,露出里面洁白的衬衫."当!"他一震手中的开山刀,向博展辉勾勾手指,意思让他继续.博展辉低喉一声双刃如飞,?#25340;?#21448;似挑,对着谢文东双目攻来.

谢文东纹丝未动,?#34507;?#36816;气,酝酿分出胜负手.双刃离他眼窘越来越近,连三眼在旁都张大嘴巴,如此近的距离他也?#25381;?#20449;心能全身而退.正在他?#24613;?#25487;枪时,谢文东脚步一滑,身子提溜转了一圈.看他的样子好象是舞蹈演员在跳芭蕾;旋转的动作轻松自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脚下旋转起来的每一步都非比寻常,那是用无数汗水?#36864;?#30340;无数

个跟?#26041;?#28748;出来的.

博展辉眼看自己刺中对方了,甚至惊喜的表情已从他眼中显现出来,偏偏这个时候,谢文东在他眼前生生消失了.好象根本就不存在一样,刚才他所站的位置空空如也.鬼!这是博展辉心中反射性跳出来的一个字.世界上?#25381;?#39740;,谢文东更不是,他一转之力,已到了博展辉的身后,把暗中蓄积的饿力量全部用在?#30452;?#19978;,双腿一弹,高高跃起,对着对方的后脑,力劈华山就是一刀.或许谢文东用的力气太大了,刀还?#22351;?#33853;下来,博展辉已感觉脑后声风,强悍的劲道刺得他?#22791;?#30140;痛难当,耳旁响起如战斗机近距离飞过的轰轰声.?#21040;?#19981;好,博展辉仓促迎战,双臂合十,高举于头上.

耳轮中只听得_当__喀嚓_连续两声响叫,博展辉哎呀一声,向前连蹿出数步,直撞在周围的人群中,他小腹一缩一放,哇?#29467;?#20986;一口血,精神徒然颓废,身子连晃,软绵绵的倒下.再看他手腕上的两把短刃,各裂开个黄豆大小的痕迹.

谢文东也不好受,双臂酥麻,无力下垂,?#30452;?#22909;象不是自己的,抬都抬不起来,_晃当_,开山刀落地,他面色一沉,瞬间?#21482;指?#21407;样,缓步向博展辉走来,眼睛笑眯眯的快变成两条黑线,傲?#22351;?"凭你的身手,就算我不用刀也可以轻?#23665;?#20915;."他说得轻松自在,不过有苦只有他自己知道,别人并不了解,以为他是故意将?#24230;?#25481;,显示自己.

博展辉坐在地上,喘息了半响,好不容易平静一下,又吐了一口血,把?#30446;?#30340;闷血吐干净后,胸中算是舒服了一些,用短刃支撑他站起,向谢文东点点头,苦笑道:"我输了,我随你处置,要动手,尽管来吧,如果你还算个人物,就别羞辱我."

谢文东仰面看天,?#25104;?#30475;不出任何表情,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良久,说道:"你走吧!"

"什么?"博展辉认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这好象不是心狠手辣的谢文东应该说的话.他一皱眉,道:"我已承认我输了,你""我说了,你可以走了."谢文东昂首道:"我说过的话,一向?#25381;?#21518;悔的时候."呀!博展辉吸气,现在他真弄?#27426;?#23545;方在想什么,疑道:"你当真放我走?"谢文东笑道:"我不想再说第三遍.""你不怕我报复?"博展辉喘着粗气道.

"哈哈!"谢文东仰天长笑,傲?#22351;?"随时欢迎.我杀过多少人,得罪过多少人,恐怕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如果我怕人家来报复,那?#31227;?#19981;是连觉都不用睡了吗?"博展?#38405;?#19981;转睛的看了谢文东好一会,才长长叹了一口气,无限感慨道:"人家都?#30340;?#35874;文东如何狡诈,可是我今天算是明白了,你为什么会有今天的成就!"他一跺脚,收回双刃,向谢文东一拱手,心服口服,说道:"我欠你一条命!"从今儿个起,我忠义帮和你北洪门再无仇怨,有你的地方,我自动退让.如果有事请求,我定鼎立相助,如有二话,如同此衣!"说着,一撤衣襟,_嘶啦_一声撕下衣服下摆,扔于地上.

"呵呵!"谢文东微微一笑,向自己阵营走去,走到车前,停下身,转头放出灿烂的笑容,说道:"以后,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说完,对旁边小弟一甩头.那小弟一楞,没明白他的意思,谢文东暗骂他笨蛋,无奈道:"开?#24471;?"

"哦,哦哦!"小弟连声答应,手忙脚乱的将?#24471;?#25171;开.他跟谢文东的时间?#27426;?#20102;,心中还暗?#20113;?#24618;,东哥?#25381;?#35753;别人帮他开?#24471;?#30340;习惯啊!今天怎么了?谢文东笑呵呵的上了车,三眼,东心雷二人也跟着钻了进去.汽车发动,缓缓掉头,走在回家的路上,三眼再也憋不住了,问道:"东哥,就这么把博展辉饶了我不?#24066;?毕竟咱们已经伤?#22235;?#20040;多弟兄!"

谢文东点头道:"我知道!"东心雷接着话茬说道:"而且博展辉这个人并不怎么样,城府又深,他现在说的挺好,没准什么时候背后捅咱一刀也不一定啊!"谢文东点头笑道:"我知道!"三眼有又道:"听老刘说,博展辉这次敢和咱们?#25165;?#30828;,暗中似乎?#24515;?#27946;门的支持,若真是这样,这个人还是早些除掉的好."谢文东微笑道:"我知道!"

他连说三个"我知道",把三眼和东心雷都?#36947;?#20102;,二人不解,齐声问道:"?#28909;欢?#21733;都知道,那为什么还偏偏放他走呢?"

谢文东苦笑,他仰*车椅,道:"你以为我想吗?刚才那一仗看似我赢了,其实是我输了,到现在,我的手连抬起来的力量都?#25381;?而博展辉只是吐血而已.只是吐血!"他?#21448;?#35821;气,摇头感叹."啊?"三眼和东心雷同时一拉谢文东的手,掌心肿起好高,手指不听命令的微微颤抖."原来如此啊!"他二人恍然大悟,难怪东哥?#28909;?#20986;奇的把人家放了,和他们所了解的东哥判若两人.谢文东笑道:"如果刚才我一旦翻脸,把博展辉逼急了,双手使不出力的我,如?#25991;?#26159;他的对手,就算你们能顶住他,但混乱中什么事都能发生,我不想冒这个险,不是担心我自己的命,而是我有个好歹我怕你们难以招架向问天,那咱们这么久的努力就白费了."三眼和东心雷互视一眼,无话可说了.东哥做事之谨慎和周密,非常人可比啊,而且他?#28909;?#20309;人都累,大?#31227;?#26102;做事只要考?#20146;约?#30340;身家性命就可以了,而东哥却必须得把整个帮会内所以人的命抗起来,他要对一个甚至两个帮会负责,这其中的压力之大.令三眼和东心雷想想都自觉得害怕.二人同声说道:"东哥,我们明白!"

北洪门和忠义帮的争斗,随谢文东和博展辉的一次老大对老大之间的单条而草草结束.谢文东是赢了,只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赢得不光彩,赢的窝囊,应该做到的却没做到,那就是到现在博展辉?#22815;?#30528;.谢文东的?#30007;?#32477;对不是宽阔的人,若是向问天倒不会觉得怎样,他却仿佛心里被刺了一根针,不拔不快.回到鲜花后,三眼?#28909;?#21448;是?#24613;?#20912;块,又是弄来药酒,好一顿忙活.江琳一直没睡觉,也无心去睡,见众人扶着谢文东回来的,心中一颤,忙上前查看,见谢文东身?#21916;?#26080;伤口,?#25104;挥?#24322;样才松了一口气,没敢?#24066;?#25991;东,而是将东心雷拉到一旁,连珠炮般的问道:"谢先生怎么了?受伤了吗?你们把博展辉怎么样了?"被美女追问总是一件舒服的事,东心雷故意翻翻白眼,笑道:"你一下子问这么多,让我?#28982;?#31572;哪个?"

江琳没?#37027;?#21644;他开玩笑,撇了他一眼,道:"谢先生受伤了吗?""受了!"见江?#25112;?#23481;变色,东心雷认真道:"不过是小伤,休养几天就?#30343;?#20102;.""啊!这样啊!"江琳点点头,总算放下一桩心事,隔了一会又道:"博展?#38405;?他死了吗?"

一提博展辉,东心雷老脸顿时沉了下来,咬牙道:"这次算他命大,容他再多活两天.东哥已经发话,博展辉早晚是要除掉的."一顿,他皱眉看了看江琳,狐疑道:"我发现你你好象对博展辉的生死很关心啊,你们不是有什?#22402;叵蛋?!"

江琳疑声道:"我恨他!""为什么?"东心雷追问.江琳?#25104;?#19968;变,觉得自己有些失言,故意哼了一声,?#25165;?#36947;:"他把我辛?#37327;?#33510;建成的酒店砸成这副模样,你说我该不该恨他._东心雷左右看看,到处狼籍,江琳的?#37027;?#20182;能够理解,安慰道:"放心吧,这口气,我们早晚会给你出的,而且我可以保证,时间不会很长."江琳若有所思道:"希望如此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四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