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下了楼,刚到二楼走廊,左右站了不下二十号人,把他吓了一跳,其中李爽嘿嘿奸笑一声,最先开口道:“东哥,你这么‘快’啊!”“快什么?”谢文东一楞,?#27425;?#36947;。一见谢文东的表情,三眼马上明白了,东哥和江琳在一个房间内这么久什么都没做,他伸手一把掐住李爽肥大的耳朵,‘怒气冲冲’道:“你瞎说什么鬼话!?”“哎……哎呀呀,不是你说东哥和……”?#22351;?#26446;爽说完,三眼一脚踢在他股上,嚷嚷道:“你别乱?#19981;?啊?”“我……你……哎呀……”

第二天,晴。谢文东和江琳一大早凑到一起,将酒店的二楼从新规划了一番。将包房内的沙发撤出,换成一张张单人床,即使鲜花的面积不小,二楼的包房加起来不下二十间,也不够他一半人住的,后来江琳提议,可以将三楼的部?#22336;?#38388;租下,差?#27426;?#24212;该够用。谢文东一想,觉得有道理,把此事交给三眼去办。直到傍晚,谢文东和江琳才袖出一点空闲,二人坐在一楼大厅边吃饭边闲聊,江琳眨动眼睛,问道:?#30333;?#22825;,我醉了之后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恩!”谢文东微点下头,继续闷声吃饭。江琳见状。眼珠一转,又道:“我这人一喝醉了总是爱做出出格的事……”?#30333;?#26202;,你没例外。”谢文东擦擦嘴,抬头笑道:“你想和我上床。”昨天看来,她以为谢文东是个腼腆的人,至少是个君子,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江琳?#25104;?#39039;红,干咳两声,掩饰羞色,急忙改变话题道:“向问天是怎么样的人?很厉害吗?”

“他?”谢文东回想,好久才长叹道:“向问天是一个很了不起的英雄。不过,能打败他,那种感觉也一定妙不可言。”

江琳一愣,又道:“那你呢?”“我?呵呵,我只是个坏蛋。”谢文东端起茶杯,浅啄一口。就餐时,他有边吃饭边喝茶的习惯,这点他是和金鹏学的。江琳笑道:“你真是奇怪。一般人都会贬低自己的敌人而抬高自己的身份,你?#20945;?#22909;相反。”

“没办法。”谢文东耸肩道:“我?#20063;坏?#19968;个贬低他的借口,同样,也?#20063;坏?#19968;个抬高自己的理由。”

“至少,昨天,你是一个君子。”江琳双目放出光彩,直勾勾的罩在谢文东的面上。谢文东摇头而笑,起身说道:“那?#30343;?#20040;,我只是很守旧而已。”说完,他看了看?#30452;恚了?#20102;一会,才道:“我有点事去解决,今天你最好不要再喝那么多酒,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君子’。”江琳见他要走,也跟着站起身,本想问他要去解决什么事,可转念一想,忍住了,笑盈盈道:“你放心,即使喝酒,我耍酒风的程度也是因人而定的。”谢文东听后仰面而笑,用手指点点她,没再说什么,走出酒吧。

刚刚吃过饭的三眼、高强缓步跟了出来。走到谢文东旁边,三眼轻声道:“老刘刚才打过电话,告诉我们可以走了。”

“恩!”谢文东点点头,曲身上了轿车,汽车启动,向市区的方向开去。一路无话,轿车在一坐住宅小区大门前停下,门口保安一见他们轿车的牌子,奔驰标志亮晶晶的,顿时矮了半截,上前客气问道:“请问你们找哪一位,先登个记。”开车的是高强,三眼坐在?#22868;?#39542;位置,他摇下车窗,上下看了看保安,一昂首,大嘴一撇道:?#26263;?#35760;?老子进出市委都?#22351;?#35760;,你算个屁,滚她妈一边去!”说完,车窗一关,车慢悠悠开了进去。保安被他骂个大红脸,等走远之后,狠狠吐口吐沫,骂道:“不就有几个臭钱嘛!妈的!”车上,三眼转头笑呵呵的对谢文东道:“东哥,一唬二吓,这招到哪都好用啊!”

谢文东一笑,未置可否。高强慢慢将?#20302;?#22312;路边,三眼?#32933;?#19968;圈车外的楼群,自言自语道:“一个局长,就住这地方?”谢文东道:“上海不比家里那面,要避嫌嘛。”三眼道:“听老刘说,这个分局长的名声不错,怕不好应付。”“正因为这样,我才亲自走一?#32781;?#30475;看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谢文东柔声说道:“不管怎样,我们必须得让他站在我们这一边,如果没有官方的支持,咱们什么都做不了,寸步难?#23567;!薄?#27809;错!”三眼感叹道:“老雷就是个例子。”

二人正说着话,后方灯光一闪,进来一辆黑色的奥迪轿车,高强扭头聚睛细看,说道:“东哥,来了。”

轿车在他们不远处停下,先走下一位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接着,又下来个年轻人,夹着黑皮公文包,和中年人不知道说着什么。不一会,青年将公文包交给中年人后重新上了车,调头开出小区,而那中年人则迈着四?#35762;劍?#21521;一间楼洞内走去。

谢文东一甩头,三眼和高强二人明白他的意思,纷纷下了车,快步兜了上去。中年人?#25112;?#20837;楼洞,听见后面有脚步声,也没太在意,走到电梯前,还?#22351;勸窗?#25197;,被一只大手罩住。中年人一楞,转头一瞧,左右各站一人。左面这位年纪在二十五六岁的模样,面似寒冬,没有一丝感情。在看右面这位,三十岁左右,相貌刚毅,棱角分明,特别的是他眉中一道微红的竖疤,活象是第三只眼睛。中年人看?#30504;?#24515;中一颤,凭他多年经验的知觉,这二人非善辈。他倒是沉着,?#30001;?#19978;海的治安一向不错。面不更色,问道:“你们有事?”三眼点头,?#27425;?#36947;:“王局长吗?”“没错!你们找我?”中年人明知顾问道。

三眼笑道:“我大哥找你。”“你大哥是谁?”“见了面,你自然知道。”中年人看了看?#30452;恚?#20026;难道:“太晚了,家里人还在等我,看来,我哪都去不了。”“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三眼笑道:“我大哥就在门口。”说着话,向外弩了弩嘴。

中年人顺势看去,外边道边果然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到底有没有人,看不清楚。他不是笨蛋,怎么会轻易上人家的车,万一对方暗藏歹意,岂不中了圈?#20303;?#20182;笑呵呵道:“?#28909;?#24819;见我,而且这么近,就让你大哥出来吧。”

正说着话,电梯间‘叮’的一声响,门一开,从中走出两人。高强反应极快,瞬间掏出枪来,暗中顶在中年人的腰上。面上难得一见的露出笑容,声音亲密而柔和的说道:“请你?#20146;。?#25105;们不是在请求你,应该怎么做,我想你很清楚。”说着,用枪尖在他的腰上推了推。从电梯内走出的那两人看见三人后先是一楞,接着向中年人一笑,道:“王局,今天回来的挺早嘛!”

腰上顶着一把冷冰冰的手枪,中年?#22235;?#26377;心思和他们打招呼,恩了一声,算是回应。三眼则对二人笑道:“今天王局不太舒服,我们送他?#19979;ァ!薄?#21734;!”那二人毫没怀疑,关心的看了中年人一眼,走了。二人走没影后,高强的脸?#21482;指?#20102;原样,这回也不管中年人愿意不愿意,强拉着他走出楼洞,中年人被三眼和高强一左一右胁持着,被迫上了轿车。

?#25112;?#26469;,迎接他的是一只白净细长的手掌。“王局,第一次见面,多有得罪,还请海涵!”谢文东伸?#20013;?#30511;眯道。

中年人本以为自己?#35805;?#26550;了,没想到?#30340;?#36824;真有人。他上下看了看谢文东,感觉对方更象是个学生,疑惑不解道:“要找我的人,不会是你吧。”“为什么不会?”谢文东笑道:“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谢文东。”

中年人明显呆了一下,接着,面色变?#27809;?#26263;无光,好象一瞬间老了五六岁,好一会,才无力道:“啊!我知道了。谢先生找我一定是有事吧。”“恩!?#32933;?#26377;事。”“?#28909;?#26159;谢先生亲自找上门,事情不会小。”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哦?”中年?#35828;?#26159;奇怪了,问道:“是?#38382;?”谢文东眼睛一眯,道:“我要你一只眼睛。”

中年人笑了,谢文东的身份,他有耳闻,他的实力,他也知道,说道:“我虽一把年纪了,但没有了眼睛还是很不方便。谢先生真会开玩笑!”谢文东面容一板,认真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我现在是十分认真的和你说。”中年人?#25104;?#19968;变,看了看前面的三眼和高强,过了好半晌,说道:“我现在已经在谢先生的手里,?#19968;?#26377;反抗的余地吗?”

谢文东摇头,道:“我要的不是你想的眼睛。”“那是什么?”“我是要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你的管辖内。”“啊!原来如此!”到现在,中年人?#25490;?#26126;白谢文东的来意,暗松了一口气,可很快,他又紧张起来,甚至比刚才更加紧张,谢文东所说的事,比要他一只眼睛更令他为难。他摇摇头,道:“我是警察。”“我知道。”谢文东伸手入怀,把中年人吓了一跳,可他却只是从怀中掏出烟来,点着。大家都是明白人,他直截?#35828;?#36947;:?#26263;?#28982;,我也不会让你太难做,若真是出了大事,?#19968;?#32473;你个交代的。”中年人还是一个劲的摇头,道:“我无法容忍别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些违法的勾当。”

谢文东点点头,嘴角一挑,?#27425;?#36947;:“那你能容忍自己整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吗?今天我,能把你请来,明天,后天也一样可以。上?#22235;曇停?#24635;是要安享晚年的嘛!”中年人额头见了汗,没有说?#21834;?#35874;文东又道:“即使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家里的儿女想想、虽然,我不喜欢牵扯其他人,但是万?#22351;?#24050;,我也只能这样。”中年人?#25104;?#26356;白,掏出手帕,擦擦?#25104;?#30340;汗迹。?#30333;?#26379;友,还是做对手,你一句?#21834;?#19981;过,我?#22351;?#19981;说,即使你再正直,你也无法改变中国的大环境,如你死了,下一任分局长或许可以和我合作得很愉快。具体怎么做,自己好好想想吧。”一顿,又道:“对了,时间对于我很重要,你只有十分钟的时间。”中年?#35828;?#22836;,?#25104;?#26102;红时白,面容一会惊一会怒,看得出来,他?#37027;?#24322;常复杂。十分钟很快过去,谢文东一推?#24471;牛?#36947;:“不管你的决定怎么样,现在时间到了,你可以下车回家了。”

中年人没有动,心中如同被台风席卷的海面,波涛汹涌,骇浪滚滚,良久,?#27425;?#36947;:“如果我做到你所说的,如果我真瞎了一只‘眼睛’,?#19968;?#26377;什么?#20040;?”“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谢文东笑眯眯道:“我说出话,我就一定会做得到。”“明白了。”中年人下了车,一伸手道:“谢先生,欢迎到我家里来做?#20572;?#25105;们可以细谈。”谢文东微微而笑,跟着下了车,颔首笑道:“那就打扰王局长了。”他转?#32933;?#24847;三眼和高强留在楼下,单身和中年人上了楼。

没有人知道他和中年人谈了什么,三眼和高强在?#30340;?#36275;足等了近两个小时,谢文东才笑眯眯的走出来。一见他的表情,二人心里都有?#35828;祝?#19977;眼还是忍不住问道:“东哥,搞定了?”“恩!”谢文东轻轻答应一声。三眼笑道:“如此简单,以前我以为上海的官很难摆平呢!”谢文东道:“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只是上海人比较胆小,而且谨慎怕事,关键的时候未必能*得住。”

“嘿嘿!”三眼冷笑,满脸自信道:“只要收了我们的钱,还怕他不出力?!”“?#19978;В?#20182;没要我们的钱。”谢文东摇头。

“什么?”三眼眼睛瞪得溜圆,惊讶道:“没要我们的钱?那他还能帮我们吗?”“我说了,上海?#35828;?#23376;比较小,他不是不想要,而是不敢要,慢慢习惯了就好了。”谢文东道。三眼长出口气,仰面而笑道:“看来,我们又要为国家培养出一个贪官了。”

回到酒店时,天色大黑,谢文东?#24425;?#19968;周,见?#30343;?#20040;异常,便回到天意酒吧内他那间小屋子。屁股还没坐热,门口传来敲门声,无奈吐了气,起身开门一看,原来是江琳。她一身米色的休闲装,头发梳到脑后,系个马尾巴辫,?#25104;?#21482;着淡?#20445;?#22686;添一丝清纯,和平时比起,整个?#22235;?#36731;了好几岁,朝气勃发,神采奕奕。即使是谢文东,也忍不住?#35835;?#20004;秒钟,由衷道:“我觉得,你不化妆的时候?#28982;?#22918;更漂亮。”“谢谢!”江琳姗姗一笑,道:“这是我今天听到最动听的?#21834;!?/p>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四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