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等了好久;握住耳朵的三眼一直没听到爆炸声,疑惑的探头看了看,又转目狐疑的对向李爽,眼神中尽是不解。后者也正莫名其妙的挠着头,自言自语道:“哎?怎么没响呢?”“是啊!我也正想问你呢!”三眼没好气的说道。好久,李爽蹦出一句:“可能是个哑雷!妈的,俄罗斯生产的东西质量还真差劲!”“*!”三眼差点当场吐血,一脚踢在李爽屁股上,“你猪头啊……”

手雷虽然是没炸,可把南洪门的人吓得不轻,跳出来那几十号人没一个能站起来的。周挺气得一跺脚,转头一看自己带来的手下,已不足二十人,其中还有不少挂了彩,皱?#23478;?#29273;的包扎伤口,他苦叹一声,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对方竟然还有一帮枪法奇准的高手,这个教训?#20146;?#20102;。大势已去,再挺下去恐怕一个都跑不了。周挺心中有了退意,?#20301;?#26538;,边打边向后躲。他一失去信新一派首发心,其他人更是没了主心骨,纷纷后撤。南洪门的一举一动没瞒过谢文东的眼睛,见对方要跑,他冷笑一声,慢悠悠的掏出枪,倒出弹夹,查看一番里面的子弹,装好,上堂,深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一声,向对方窜去。他上身前倾,速度极快,?#30001;?#27985;身的黑衣,如同一只狸猫,电闪一般*在对方一?#20037;?#21253;车下。“啊?”三眼吓得一吐舌头,暗道东哥刚刚从医院出来,还没有完全痊愈,怎么如此冲动,进了人家的腹地万一有个闪失可糟了。担?#30007;?#25991;东的安慰,毫没忧郁,三眼几乎本能?#20174;?#30340;跟着窜出来。?#19978;?#20182;没谢文东那么星云,前者时比较突然,南洪门的人包括周挺在内都没想到,可到了三眼这,刚跑出没几步,迎接他的是一梭子子弹。无奈之下,他只好就地一滚,又轱辘回去,难进分毫。

周挺虽然看见对?#25509;?#20154;冲进自己的阵营,可他位置撤得比较*后,谢文东又一身黑衣和夜幕混成一团,难以?#30452;媯?#24182;未认出是他,只是高声大喝道:“把冲过来的那个干掉!”本来躲在面包车后几名大汉互视一眼,听声音已经知道对方就在自己这辆车的后面,其中一人想探头看看对方的位置,脑袋?#31456;?#20986;一半,枪声响起,那人身子一震,张开的嘴巴连声音都没出,已无力的一头栽倒下去。旁边的两位同伴急忙将他拉回来,低头一瞧,吓得一闭眼。原来那人的眼睛上被打出一个大窟窿,里面黑的,红的,白的,混合在一起的液体?#30001;?#21475;处缓?#27627;?#28108;出来。“兄弟!”其中一人怒吼狂叫,对着车身,一阵乱枪。

顿时,车身枪痕累累,具是冒着青烟黑洞。另一人?#20174;?#25402;快,迅速趴在地上,通过汽车?#30528;?#21644;地面的缝隙观察对方的位置。

他能想到的,谢文东自然也想到了。论狡猾,论阴险,论随机应变,他和谢文东比起来差?#35835;恕?#36825;?#35828;?#36523;趴下来,脸贴地面,在车底下对上的是一张笑眯眯,写满无害的笑?#22330;?#36825;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张大嘴巴,眼珠差点?#22351;?#20986;来。谢文东没给他喊的机会,身手一拉,将他的嘴捂住,另?#30343;质?#25484;伸直,如同一把利剑,狠狠刺了下去。谢文东的手指不会要人的命,可他手指间夹的那把寒光四射的金?#24230;?#21487;以。“扑哧!?#20445;?#25972;个刀身没进了大汉的喉咙内。大汉发不出声音,车下又狭窄,他手脚乱蹬,不一会工夫,?#30343;?#19979;微微的抽搐。车后的同伴不知道车下发生的事,一轮子弹打光后,?#37027;?#31245;缓,边往弹?#24515;?#35013;子弹边低头查看同伴,?#30001;?#20182;上身都没在车子底下,?#30343;?#21452;腿留在外面,?#30343;?#36824;颠动两下,心中奇怪,踢了踢他屁股,毫无?#20174;Γ?#20063;无应答,更是不解,莫名其妙的低下身,想查看究竟。刚蹲下来,车上猛的伸出一?#30343;鄭?#19968;把银光闪闪的手枪直指他的脑门。大?#27627;⒖堂?#30333;了,不用问,车下的同伴定然也遭到不测了。他很机灵的一句话没说,将枪一扔,双?#30452;?#22836;蹲了下去。谢文东笑呵呵的从车?#22242;?#20986;来,没起身,而是在那人的对面蹲下,笑道:“你挺聪明的。”那人无奈道:“我只是识时务。”“恩,很好。”谢文东手中的手枪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枪尖却始终不离他脑袋。“?#27425;?#35828;的做,你能活。”那?#35828;?#28857;头。“现在,把?#22336;?#19979;,缓缓站起身,然后向你们带头那人的方向走,你最好不要妄动,因为?#19968;?#19968;直藏在你的身后,当然,还有我的枪。”谢文东的声音很柔和,但听在大汉的耳朵里,无疑成了天下最刺耳的噪音,而他又?#22351;?#19981;按照谢文东所说的去做,因为他怕死。大汉按照谢文东的话,站起身,缓缓向周挺的方向走去。

周挺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表现,正站在自己车前,高声指挥一干手下后退。无意中扫到走过来的大汉,见他慢?#25487;?#30340;,急道:“你在干什么,快点上车!”汗水从大汉的?#24093;?#28369;落,他想快,可身后那把枪不让他快,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缓步向周挺走去。周挺头脑机灵,见他表情不自然,动作僵硬,头脑马上?#20174;?#19981;好,想也没想,抬手就是一枪。

他打的是大汉的左小腹,并非要害,即使如此,大?#21644;?#21483;一声,仰面摔道。谢文东一低身,在大汉跨下钻出来,抬手对着周挺扣动扳机。他的手指扣下去就再没有松开,“?#32773;者鍘?#21322;自动手枪展开连射,如同冲新一派首发锋枪一般,一口气打光所有的子弹。

谢文东最大的弱点恐怕就属他的枪法,即使在?#22351;?#21313;米的距离内,二十发子弹没有一颗命中,只是在周挺衣服上留下几个洞,吓得他一缩脖,话都没敢多说一句,直接扑进?#30340;冢?#19968;?#25172;?#38376;,跑了。他一走,可新一派首发苦?#22235;?#27946;门下面的那些小弟,没有了?#20998;荊?#25171;也不是,逃也不是,最后,直接把抢一扔,投降了。三眼?#28909;?#25509;着冲上前,对着投降之人一顿乱踢,打得号叫连天。三眼来到谢文东近前,前前后后检查一反,见他无事,长出一口气,道:“东哥,你怎么这么冲动,快吓死我了。”

谢文东惋惜地看着手中的抢,暗道枪是好枪,只?#19978;?#33853;在一个不会用枪人的手里。他呵呵一笑,道:“长时间不运动,身体都虚了。”姜森走上前,眼角一扫那些投降的人,用嘴一弩,问道:“东哥,他们怎么办?”

谢文东低头?#20102;?#29255;刻,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身走向轿车,临关车门,?#38477;?#36947;:“我们没有时间,也没有人力去看管他们。”

三眼和姜森二人立?#22530;?#30333;他的意思,从肋下拔出刀子。灵敏一皱眉,道:“东哥,杀了他们,万一被警察找上了,我们不好解释。”谢文东道:“杀一个是杀,杀十个也是杀,?#28909;?#26377;人已经死了,那也不在乎多挂几个!”说完,关上车门,对开车的高强道:“去工厂!”汽车开走,后面响起一片恐怖的惊叫声。一般来说,扫尾工作都是姜森来执行的。虽然这个活他也不愿意干,但用三眼的话说:老森比较在行!“也该给向问天点颜色看看了。”谢文东坐在?#30340;冢?#20174;怀中拿出一块黑色的手帕,仔细的摊开,系在鼻下。见状,?#30340;?#30340;高强和李爽都笑了,是啊,有谢文东在,他们好像还没怕过谁。

汽车一路前行,等接近厂房时,只听见里面喊杀连天,火光将?#32929;?#26579;红了一片。谢文东丢掉手枪,在软肋之下抽出一把冷气逼人的开山刀。在他身上,刀与枪是不分家的,即使昏倒住进医院,这两样东西同样藏在他的衣下。身在江湖,武器就是命。刀与枪,谢文东更倾向喜欢后者。毕竟,枪里的子弹?#31449;?#26159;有限的,而刀的嗜血却是无限的。

书辆汽车在厂房门前停下,各车门一齐打开,谢文东?#28909;?#20855;是黑帕蒙嘴,从中走出来。门口有南洪门的人看守放风,刚开始见远处来了一行车队还有些担心,等近了一看,发现是自己人的车,以为是周挺回来了,当车停下时,有四五号身穿白衣的汉子迎上来,可从?#30340;?#36208;人却使他们大吃一惊。“你们事”他们见下来的都是陌生面孔,一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

突然一团黑雾向几人飞出,他们慌张后退,黑雾飘忽落地,几?#35828;?#22836;一看,原来是一张黑色的卡片,一人好奇,拣起来细看,黑卡上有一血红的大字,那人吃惊读道:“杀?”“你说对了!”银光一闪,那人眼睛只是在一闸之间,喉咙已经被一分为二。“扑通!”随着他的倒地,谢文东挥刀向前,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刀光粼粼,水银泻地一般在周围几人身上划过。呀!难洪们门的人无不抽身后退,等站稳之后感觉胸前火辣辣的,低头一瞧,几个人胸部都被划出一条一尺有余的大口子,鲜血将白衣染红一大片,触目惊心。还?#22351;人?#20204;有所?#20174;Γ?#35874;文东身后的一干?#35828;?#24050;经已经出动了。三眼的到和谢文东手中的开山刀是一模一样的可使在他手里却变成阳刚之气的味道,大开大合,?#32622;?#24322;常,誓不可挡。开?#38477;端?#20046;专门为了他这种人?#21487;?#25171;制的。钢口坚硬,刀锋伶俐,横到与之硬接无?#27426;?#25104;两截。谢文东几刀新一派首发下去划伤众人,三眼接着上前一顿冲杀,顿时人仰马翻,?#30343;?#26377;人嚎叫倒地。高强和李爽紧跟谢文东身后生怕他有散失。

任长风见杀出来的南洪门的弟子都是小兵级的,自然没放在眼里,手中的唐?#35835;?#20992;鞘都没拔掉有人冲上前只是微微晃身,接着一刀下去?#19968;紜?#25171;新一派首发的最干?#22351;?#23601;算他了,一路冲杀进去连血星都没?#25104;稀?/p>

谢文东带头撕杀,他要找的是向问天。进入工厂越深,对方的人也就越多,放眼望去白压压的一片,到处都是南洪门的人~

有多久没这么痛快大打出手,连谢文东自己都记不清了。他敞开衣服,?#20998;?#34987;激到最高点,这时即使有头大象在他眼前,他自信也能一刀将其毙命。大喝一声,谢文东提留一转,横着飘了出去,周围砍来四五?#21713;?#20992;在谢文东刚才所站的位置?#19981;?#22312;一起,发出叮当响声。他身子不停,绕到一人身后,抽冷气狠刺下去。“啊……”近三寸的开山刀整个?#37117;?#27809;进?#22235;?#20154;的后心,滚烫的热血从刀身中空的血槽内射出。谢文东毫不停留,猛的一拔刀,迅速低身,几乎同时,后?#25509;?#30475;来三?#21713;?#20992;。

他一掀衣襟,顿时将对方的刀卷在一处,用力一拧,那三人吃痛,片刀脱手落地,谢文东单臂一挥,金光荧荧,那三人只觉得脖子一凉,身上的力气消失的一干二静,软绵绵倒了下去。谢文东看也买看一眼,将手中金刀上的血珠甩掉,继续向?#21834;?/p>

等接近厂房内的小楼时,南洪门的人已聚集都极点。小楼周围,被人包得里三层外三层,也分不清个数,还有一些人正向小楼内浇汽油,大有一把火烧成?#21307;?#30340;势头。离老远,谢文东发现一个带着墨?#25285;?#22823;声吆喝的粗壮大汉在人群中指手画脚,?#30343;?#21629;令左右人多灌汽油。得了!谢文东?#34507;?#28857;头,向问天他没看见,就拿这个黑天带墨镜的?#19968;?#20986;气吧!

谢文东振声喝喊,引起三眼?#28909;?#30340;注意,用手指指那大汉,手指一划脖子,叫道:“杀!”此人谢文东和三眼等不认识,可任长风却有耳?#25319;?#21271;洪门有什么能人,南洪门知道的清楚,同样,南洪门有?#30007;?#20027;要干部,北洪门的人也同样不陌生。任长风只一打眼,脑?#26032;?#19978;闪过一个人,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独眼龙”田方常。他?#34507;?#32503;簧,同时一甩手中的唐刀,刀鞘飞出,正好击在一个向他冲杀过来南洪门弟子的面门,顿时鼻口窜血,捂面倒地嚎叫翻滚。任长风吃惊的看了他一眼,耸?#22987;紓?#26263;下嘟囔道:“你还真倒霉!”说他倒霉,其实也是?#20197;耍?#22914;若真冲上前,他的命也难保了,任长风下手刁钻狠毒,向来少留活口。他提着三尺半长的唐刀,直冲冲向田方常而去,头也不回喝道:“东哥,把他交给我了!”

“抢什么风头嘛!”三眼踢翻眼前一人,偷空白了他背影一眼。虽说他对任长风的傲气一向看不惯,可也?#22351;?#19981;佩服这?#19968;?#30340;胆量,确有过人之处。杀进敌阵中央和对方主将单条,恐?#20081;?#21482;有他这种?#22235;?#20570;得出来。三眼担心任长风吃亏,莫不做声打后面跟了上去。在战斗中最能培养?#26143;椋?#36825;话一点不假。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章   地址:
牛派乞人
极速赛车稳赚技巧 幸运飞艇七码公式规律 pc蛋蛋稳赚全包 平特三肖多少 时时彩定位胆大小规律 腾讯5分彩计划软件 广东时时开奖现场 特马资料三肖三码 十期 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广西11选五计划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