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当谢文东醒过来时天色已黑,他没?#26032;?#19978;睁开眼睛,而是默默回想了一会,自己一拳将白燕打倒后,剩下的事他就记不大清楚了,脑中混浆浆的,隐隐做痛,暗中感叹一声。老天对人一向很公平,给了他一样好东西,自然会索回一些其他的东西。他有着过人的头脑,却没有过人的身体。一天二十四个小时,要做的事情很多,谢文东常常觉得时间不够用,可他的精神可以不休息,但身子却早已超出负荷。一股清馨甜香诱人的味道钻进他的鼻中,他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张美妙中而又带些冰冷的面容。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谢文东看清后,咧嘴笑了,原来灵敏正站在他旁边,左?#19968;?#26377;三眼任长风?#28909;耍?#20855;是满脸的关心,见他醒过来,纷纷围上前,问道:“东哥,你感觉怎么样?”

谢文东摇摇头,嗓子发干,说道:“?#30343;攏?#21482;是口喝。”李爽急忙倒了一杯水,递上前去。谢文东喝了一大口,清水如肚,顿觉精神大震,环视一周,问道:?#25300;以?#21307;院?”“唉!”三眼叹口气,道:“没错!东哥,快被你吓死了,不要经常玩昏迷嘛,我的?#33041;?#25215;受不了。”谢文东苦笑,问道:“我睡了多久?”李爽看了看?#30452;恚?#35828;道:“快十个小时了。”“该死!”谢文东诅咒一声,长长吸了口气,翻身坐起,一动身,发现有针头插在他手腕上,他胡乱的拔掉,?#24613;?#19979;床。三眼和灵敏二人急忙拦住,前者焦急道:“东哥,你这是干什么?”谢文东道:“十个小时,十个小时可以发生很多事,如果让向问天知道我住了院,十个小时已够他搞定一切的了。”三眼摇头,道:“东哥你放心,家里有老雷看着,而且我刚打过电话,风平浪静,?#30343;隆!?/p>

“风平浪静?怎么会?!”谢文东笑道:“如果你是向问天,知道我住院后能风平浪静得起来吗?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吗?”

三眼眨眨眼睛,虽然他关?#30007;?#25991;东的身体,可又无法?#24202;?#20182;的话。灵敏冷静道:“外面有刘波打探消息,一旦南洪门有个风吹草动,他自然会将消息第一时间内传过来。”“我怕,”谢文东边穿鞋子边道:“向问天一但发动,根本不给我们传递消息的机会。”见谢文东穿戴整齐,三眼道:“可是东哥,你的病……”谢文东?#37266;?#19968;笑,道:“我的身子骨我自然最了解。”

出了医院,三眼问道:“东哥,去哪?回厂房吗?”低头想了想,谢文东点点头,道:“恩,回去吧。”车上,三眼还特意给东心雷打?#35828;?#35805;,问他情况怎么样,后者只是平淡回答道:无风无浪,相安无事。坐在后排的谢文东听后,心里稍?#30149;?/p>

一路颠簸,越接近厂房所在的地方,周围环境就越发荒凉,放眼望去,渺无人迹,能在?#34987;?#22914;上海?#39029;?#19968;处这样的地方,谢文东也?#22351;?#19981;佩服东心?#20303;?#25366;洞’的本事,难怪他和向问天能周旋那么久。可是上次他邀请向问天的时候已经将此处暴露,最安全的地方也变成了最危险的。道路崎岖,本来平坦的马路由于长时间无人管理而变得坑凹不平。

谢文东?#28909;?#22352;了三辆车,他和三眼,高强,姜森同坐中间那辆。正走着,开在最前面那辆轿车缓?#21644;?#19979;,?#24471;?#19968;响,李爽从里面跑出来,谢文东一皱?#36857;?#25289;下车窗,问道:“小爽,怎么了?”“东哥,前面有?#35828;?#36335;。”谢文东心中一震,暗到好快啊!飘身下了车,?#25506;?#35266;望,果然,前方黑幕中隐约能看见灯光?#20102;福?#32454;看之下,路中至少停了二十有余、大小不一的汽车。

“东哥……?”姜森?#28909;?#20063;下了车,谨慎道:“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有多少人,我们……”谢文东一摆手,说道:“这里距老雷用不上十分钟的路程,不管他们是谁,都?#30343;?#20040;好怕的,走!”三眼点点头,给东心雷打?#35828;?#35805;,让他领人支援,同时,跟在谢文东身后一起上了车。汽车放慢速度,缓缓前行,没过多久,双方逐渐接近,从?#30340;?#30475;去,道路完全?#27426;?#26041;的汽车堵死,四周左右,站有三四十号大汉。最前一人,二十多岁,身?#30007;?#38271;,面白如玉,五官精致,手中一把三指宽,三尺有余的钢制板刀正轻轻敲打着?#24471;媯?#21457;出清脆的‘当当’声。一推?#24471;牛?#35874;文东走出来,环视一周,暗中清查一番对方的人数,最后,目光落在白衣人的身上,微微笑问道:“夜黑风高,这么多人不在家睡觉,拦在路中是什么意思?”

白衣青年靠着车身,头也没抬,淡淡道:?#21543;?#20154;。”“呵呵!”谢文东轻笑,昂首凝望夜?#30504;?#22066;道:“世界上,不自量力的人一向不少。”白衣青年目中精光一闪,缓缓抬头,怒向谢文东,冷声道:“是吗??#30343;允阅?#24590;么知道谁在不自量力?!”

“你还不配!”任长风走上前,上下看了看白衣青年,见他弯眉大眼,唇红齿白,心中一动,想起?#22235;?#27946;门的一个人,周挺!他故意哼了一声,轻蔑道:“娘娘腔一个,威风什么!”白衣青年?#25104;?#39039;变,他一生最恨别人说他娘娘腔,此时任长风点到他的痛楚,?#30001;?#19968;脸高傲没将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白衣青年心中升起一团火焰,在他的眼睛中爆发。双目通红,慢慢走上前,一句话没说,抡臂就是一刀。他手中的板刀上秤称一称,少说也得有十斤,至上而下,一刀劈下,力量何止百斤。

还好任长风早有?#24613;福?#19981;慌不忙,斜身跳出一米多远,避到对方所能攻击的范围之外,同时放着森光的唐刀已出现在手?#23567;?#20182;哈哈一笑,道:“我手下不死无名之鬼,南洪门的娘娘腔,抱个名吧!”

“你去死!”白衣青年根本不理会,抡起板刀,刀刀劈向任长风的要害。“嘶”没过三个照面,任长风的衣襟内挑下一角,这回他可不?#20197;?#22823;意,闭上嘴?#20572;?#38745;下心来,全力与对方战在一处。双方刀对刀,拳对拳,打得有声有色,叮当做响。没过几分钟,二人?#25104;?#37117;见了汗,微微有些气喘。白衣青年猛得一撤身,跳出圈外,?#37117;?#30452;指任长风的?#20146;櫻?#20919;道:“你的身手不错,可我没兴趣和你打。”“哦?”任长风一挑眉毛,问道:“那你想和谁打?”“谢文东!”“哈哈!”任长风仰面而笑,道:“算了吧,你连我都打不赢,还有什么资格去和东哥打?!东哥?#30340;?#33258;不量力还真说对了!”

白衣青年胸脯一起一伏,任谁都能看出来他在强忍怒火,避开面前的任长风,对他身后的谢文东叫道:“谢文东,象个汉子似的,出来和我一战!”随着青年的叫嚣,谢文东一挑眉毛,失声而笑,心中也升起一丝斗意,刚要上前迎战,可转念一想,暗道不好,对方很明显是向问天的人,后者不会傻到以为派出这么几十号人就能杀死自己,其中可定然有诈!谢文东面色一凝,眼珠连转,突然拿起电话,?#24613;?#25320;打东心雷的?#21482;?#20182;还?#22351;?#25353;电话号码,电话却?#35748;?#20102;,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兆,接起一听,果然。电话正是东心雷打来的,声音急迫,周围静着嘈杂的声音,他大声叫喊道:“东哥吗?家里有人偷袭!”“什么人?”“如果没看错,对方是南洪门的!”谢文东一拍脑袋,暗道向问天狡猾,先用手下人缠住自己,同时再偷袭自己的‘老家’,令他无法分身救援。“别着急,我马上回去了!”谢文东?#20219;?#20303;东心雷,挂断电话后,震声说道:“家里有人偷袭,快点解决他们。”三眼?#28909;?#20855;是一楞,接着明白过来,纷纷抽出各自武器。

其实谢文东算得没错,他住院的消息向问天确实已经知道了,而且他也确实没打算放过这个机会。白衣青年正是南洪门八大天王之一的周挺。向问天能把他派来拦阻谢文东,自然有他的道理。周挺脾气虽然暴躁,可他并不冲动,而且头脑灵活,做事周全。见谢文东已经发现自己一方的意图,?#25104;?#30340;怒气顿失,哈哈而笑,道:“你们现在知道,可能太晚了,向大哥的一把火好象已经烧起来了。”谢文东?#28909;?#21548;后,望向厂房的方向,朦胧之中,天边泛起红光。

“哎呀!”任长风惊叫一声,心?#20889;?#24594;,举刀向周挺杀去。他冲得快,闪得更快,没跑出两步,猛得一收刀,翻身向路边滚去。原来周挺手中不知?#38382;?#22810;出一把手枪。他一?#32922;梗?#19979;面那三四十号大?#22909;?#26080;不扔掉刀棍,纷纷达开车厢,从中拿出长短不一的枪械,对着谢文东?#28909;丝?#23556;起来。谢文东这一干?#35828;?#20855;是高手,特别是五行五人,杀手出身,嗅觉灵敏,反应奇快,虽然是对方先拔枪的,可开第一枪的却是金眼。下手?#30343;?#20040;可客气的,一枪打出,两人应声而倒。子弹在前面那人左眼打入,从后面那人的后脑飞出。于此同时,木子一把抱住谢文东,抽身跳到车后隐藏。三眼?#28909;嘶?#36530;于道边的树后或趴在车下?#22815;鰲?#21452;方在空旷的荒地上展开真枪真弹的对射。子弹无眼,呼啸穿梭,?#30343;?#26377;人中枪倒地。特别是金眼?#28909;?#30340;枪法,一枪打出,定有中弹之人。没过多久,南洪门已有不下十?#35828;?#22320;不起。周挺边打边倒吸冷气,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下面的兄弟都死光了,真没想到,谢文东手下竟然还有如?#27515;?#23475;的高人。五行五人一向低调,而且南北洪门争斗期间,他们大多的时间都在云南,上次和东心雷合谋暗杀向问天时,连枪都没开一下就被警察?#21523;?#20102;,所?#38405;?#27946;门对他五人的情况并?#30343;?#24713;。

周挺靠在一辆面包车后,转头对手下高声喊道:“大家尽量不要露头,坚持顶住对方就行了。”正说着,‘哗?#30149;?#19968;声响,他头上的车窗被子弹打得稀碎,玻璃渣滓淋了他一头。“妈的!”周挺咒骂一声,没敢探头,只是伸出手,胡乱的向对方开了?#35282;埂?#20182;这边不好受,谢文东那边更是心急似火,现在家里只有东心雷一人主持大局,如?#25991;?#39030;住向问天的攻势,一旦有个散失,损兵折将是小,谢文东担心是东心雷本人。对方不露头,五行几人也没办法。上,?#21916;?#21435;,打,还打?#22351;劍?#19977;眼急得直拍腿,嘟囔道:“如果这时候有手雷就好了。”正说着,一?#27966;?#32511;,圈咚咚的手雷出现在他面前,把三眼吓了一跳,差点没惊叫出声。转目一看,只见李爽眯着一双小眼睛,咧着大嘴傻笑。三眼木然问道:“老?#21097;?#20320;平时带这种东西干什么?”

李爽奸笑道:“某些人一向喜欢欺负我,所以,我一直打着一颗手雷,万一真把我惹生气了,嘿嘿……”

“我靠!你还真他妈够狠的!”三眼打个冷战,平时最能欺负李爽的好象就属他自己了。他郑重其事的拍了拍李爽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放心吧,老?#21097;?#29616;在把手雷交给我,以后我绝不会再欺负你了。”“你保证?”“恩!”“那好!”李爽将手雷递给三眼,后者小心的接过来,沉甸甸的,有假包换绝对是真的。三眼黑着?#24120;蛋到?#26446;爽骂了不下二十遍。他对金眼?#28909;嘶?#20102;?#38382;?#20013;的手雷,大声叫道:?#25226;?#25252;我!”五行几人明白,握枪急射一番,将周挺?#28909;?#25171;得更是不敢露头。三眼抓住机会,弹飞手雷的引线,向对方车?#35825;?#20013;仍去。“啊……”“有手?#20303;?”随着对方一阵阵惊呼,本来藏起来的人再也藏不住了,纷纷从车后跑出来。早?#24613;?#22909;的金眼五?#22235;?#33021;放过,几轮齐射下去,血雾团团升起,周挺下面已经?#30343;?#19979;几个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九章   地址:
牛派乞人
176赌博稳赚 七星彩自动选号 北赛车pk10官网 江苏时时平台 最稳平特1肖 pk10时时彩计划下载 彩票为什么不能网上买 全民彩票官网电脑版 三分彩稳赚技巧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