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东心雷把他所了解的洪天集团大致说了一遍,谢文东听后,趴在?#38647;由?#38745;思,手指轻轻敲打着脑袋。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屋内静?#37027;?#30340;,气氛沉闷下来。李爽眨眨小眼睛,左右看看,见众人皆是板着一张‘苦脸’,玩笑道:“有什么嘛?!搞南洪门,先搞洪天集团就好!洪天集团不是有什么大型的购物中心和广场吗?我们一把火烧掉他几间,即使不伤他们元气,可也够向问天心痛一阵子的吧!?#34180;?#21710;呀!”三眼猛得一拍手,眼睛?#33080;?#20142;光,伸手按住李爽的脑袋,上下看了半天,嘴里还喃喃自语道:“好主意啊!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聪明,让我看看你脑袋里是不是长什么瘤了……”

“狗嘴……去死……!”

“放火?”东心雷认真思索起来,走房间内走来走去,嘴一张一合,不知道在算计什么。他晃来晃去,把谢文东心里的思路都晃没了,叹了口气,无奈道:“老雷,你坐下歇会行不行,走来走去,?#24050;?#30555;都快花了。”东心雷站住身子,猛得一拍手,道:“东哥,小爽这个主意好,向问天再聪明,也决不会想到我们刚刚到上海就能打他白道生意的主意,放火,恩,一定会烧他个措手不?#21834;!?#35874;文东也?#20889;?#24819;法,但他不着急表态,反而转头问其他人,道:“大家的意思呢?”

任长风第一个发话,乐道:“我举双手赞同,虽?#30343;?#27573;卑鄙了一点,但总?#35753;?#22312;家里躲着强。”说着,还有意无意的看眼东心?#20303;?#21518;者哼了一声,假装没看见。其他人也纷纷道主意不错,可以一试。李爽在旁乐得嘴巴都?#21916;?#25314;,摇头?#25991;裕?#24471;意异常。见众人无异议,谢文东一拍桌案,道:“那好,就这么决定,大家分头?#24613;?#19968;下,特别是老刘,将洪天集团旗下的所有企业都打探清楚一点,包括有多少人看守,有多少门进出等等,总之,我要了解我们所能知道的一?#23567;!?/p>

刘波深深一点头,道:“东哥放心吧,?#22351;?#25105;身上了。?#34180;?#36824;有,”谢文东又道:“我们这次打死打伤忠义帮不少人,听于笑欢说忠义帮在本地区的实力是相当强的,所以?#20063;坏?#19981;做些防备。老森,这个叫给你了!?#34180;?#27809;问题!”姜森轻松答道。

要说的都说完了,谢文东扶案而起,伸个懒腰,身上的骨头节都嘎嘎做响,看了看?#30452;恚?#24555;六点了,略带疲惫道:“辛苦了夜,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众人也确?#36947;?#20102;,听后纷纷起身告退。

谢文东回到自己的房间,一间只是?#22351;?#20843;坪的小屋子,里面放了一张床已不能再摆放其他的东西。本来他到上海的时候东心雷已经为他?#24613;?#22909;酒店,可谢文东执意不同,他不想搞出特殊化,毕竟刚到上海,条件恶劣,但也只有在艰辛的环境下和下面兄弟同?#20351;?#33510;才能更得人心,这点他很明白,人心所向的重要性他更是了解,硬是在破旧的办公楼内找了一间小屋住下。

脱掉?#36335;?#21368;下一身的防备,终于可以轻松的休息一下。谢文东舒展身子,斜靠在床头,望向?#24052;猓?#22825;已大亮,上海的天空很蓝,或许只仅仅是今天,没有一丝浮云,他不觉想起了彭玲,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应该到美国了吧,彭书林是不是已脱离了危险?叹了口气,心烦的闭上眼睛,谢文东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或许多天没睡好,或许这一阵子确实太劳累,这一觉他睡得很熟。朦胧中,只觉?#29467;?#38754;有喧杂的吵闹声音传来,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翻个身,将毯子往脑袋上一蒙没去理会,稍等了一会,谢文东猛然坐起身,反射性的从床下跳下来,在枕头下摸出手枪,静静聆听一会,外面的声音大有越吵越大的趋势。这是怎么回事?谢文东弄不明白,胡乱的披件外套,刚想出去看看,房门一开,姜森跑了进来。?#22351;?#35874;文东发问,他先开口道:“东哥,白燕领人在外面闹呢,非要你出去给她个说法。她?#30340;?#33509;不出来,就杀进来找你,东哥,动?#27426;?#25163;?”

“恩……”谢文东一阵头痛,脑中晕乎乎的,他有低血糖的毛病,?#30001;?#22810;日来睡觉的时间都很少,心烦意乱,浑身乏力,连话都懒着说,只是摇摇头,擦过姜森向外走去。谢文东的毛病姜森自然知道,刚要再问,一见他目光发直,?#25104;?#33485;白的样子吓得一缩脖,东哥出现此状态时一般都不会有什么?#38391;?#27668;,还是闪得远点为妙。

谢文东出了旧楼,来到厂?#22909;趴?#22788;,放眼一看,人还真不少,门内一泼,门外一泼,双方对峙,怒剑拔张。远远望去,白燕依旧一身白色的洋装,依然是那么合身,显得体型修长,美艳过人,可接下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只见她单手叉腰,手指在空?#26032;?#28857;,朱红的樱唇一张一合,不知道在叫嚷着什么。站在她对面的有三眼、东心雷?#28909;耍?#20855;是一脸无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一人唱独角戏。没有谢文东的指令,他们不敢轻易动她,毕竟白家的势力也不可小窥,?#22351;?#19975;?#22351;?#24050;,没必要多结下一大劲?#23567;?#19978;次谢文东抓住白燕,借机邀请他哥哥白紫?#25314;?#21452;方?#36828;?#26041;的身份都很了解,后者明知道谢文东是故意擒住自?#22909;妹?#30340;,但?#24605;?#21040;他的地位,又有意靠拢,并未发作。白燕在她哥哥的?#20843;?#19979;,也没再找麻?#24120;?#26412;来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21335;?#21040;今天白燕竟然带上四五十号人找上门来。

白燕在门前来回走动,跳脚叫嚣,三眼?#28909;?#27491;犹豫该不该动手让她走人的时候,谢文东出现了,他分开众人,从门内缓缓走出来。他走得很慢,脚下?#22378;?#26377;些发飘,头微微?#30171;梗?#20940;乱略长的黑发遮住?#24524;遙?#21364;挡不住那双?#21018;?#32780;又?#33080;?#30340;双目中散发出的丝丝冷光,目光之冰冷如同一把寒气封骨的冰刀,直?#25506;?#30333;燕的胸口,他举手抬足间自?#27426;?#28982;散发逼人心魄的阴柔气息是其他人所无法比拟的,也是别人所无法模仿的。白燕没来由的激灵灵打个冷战,下意识的退后两?#21073;?#20030;目一看,这才发现一脸漠?#26179;?#34920;情的谢文东正向自己走来,她咬牙站稳脚跟,暗气自?#22909;坏?#37327;,谢文东虽然是北洪门的掌门,但毕竟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再厉害还能有什么作为?白燕自己给自己打气,她其实也没比谢文东大上几岁。

谢文东越走越进,白燕感觉到压力也越来越大,身边的空气好象凝固了一般,让她觉得即使动一下都需使出浑身的力气。

空气自然不会凝固,那是谢文东身上的杀气。当二人之间?#30343;?#19979;五步左右的距离时,谢文东的步伐依然没有任何要停止的迹象,白燕忍受不住这种快把自己压垮、?#39038;?#30340;气?#30130;热?#22823;叫一声,让自己精神为之一振,试图摆脱对方带给自己的压力,同时手中多了一把和唐刀差?#27426;?#27169;样,只是要薄上很多的战刀,猛然向谢文东挥了出去。

刀身很薄,而?#19968;?#20986;的速度极快,象是一张颤动的纸片,在空中发出‘?#25104;场?#21050;耳的声音。她本来?#27426;?#26432;机,上次被谢文东抓住后骄傲的自尊心受到莫大的耻辱,?#27604;?#34429;在其哥哥白紫衣的?#20843;?#19979;没再发难,可从谢文东那里出来回到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34507;?#21457;狠要给对方点颜色看看。她表面冰冷,内心却清高而火热,这点,她和谢文东很象,都是不擅长表达更擅于隐藏自己内心的人。她瞒着白紫?#25314;?#26263;中纠结五十多号人,?#22378;?#33633;荡来到破旧厂房前,只要谢文东道个歉,面?#30001;?#33021;过去,她也就算了,哪知谢文东一出来非但没有赔礼的意思,反而一?#34180;?#21507;人’的样子,更主要的是,白燕确确实实被他吓住了,感觉如果自己不出手就会?#27426;?#26041;一击斩杀,?#22351;?#24050;全力使出一刀。

白燕功夫平?#21073;?#20294;全力一刀也煞有气?#30130;?#38134;光乍显,石光电闪一般,直奔谢文东胸口袭去。突然眼前一花,白燕连看也没看清,谢文东眼睁睁在她眼前消失了,一刀挥出斩到的只有空气。?#25226;?”白燕惊叫一声,暗到不好,收刀想退后,可此时已经晚了。只觉耳朵热乎乎的,本能的转头一?#30130;?#23545;上一双亮得灼人的双目。“你……”白燕下面的话还没来得?#20843;擔?#35874;文东出手如电,一拳击在她小腹上。“嘭!”白燕闷哼一声,小腹一阵?#33268;椋?#27985;身的力气顿时消失的无?#30333;伲?#36523;子软绵绵的倒了下去,正好摔进了谢文东的怀?#23567;?#21518;者一捞手,单臂将她揽住,接着反手一抓,正中白燕腰带,五指一扣,如同拎小鸡一样抓起白燕向回走去。转变得太快了,刚才白燕?#22815;?#36454;乱跳的,威风无限,这时已成了人家囊中之物。

她带来的下面人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楞在原地,其中一个小头目最先明白过劲,猛得惊叫一声:“快救小小姐!”众人清醒过来,一各个大惊失色,纷纷抓起武器?#24613;?#19978;前营救。谢文东拣起白燕的战刀,转过身面对着数十如虎似狼的大?#28023;?#38754;不更色,轻轻摇摇头,然后提了提手中的白燕,用刀背在她头顶拍了拍。意思很明显,只要再上前一?#21073;?#20320;们的小姐可能性命难保了。白燕浑身乏力,但神志未失,被谢文东这样凌空拎着,面红似血,杏目圆睁,咬牙切齿道:“你要把我怎么样?”

谢文东低侧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什么话也没说。他?#27426;?#30333;燕那一干手下也不敢妄动,三眼东心雷?#28909;?#20320;看?#27425;遙?#25105;看看你,也不明白谢文东要干什么。双方僵持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时间一点点过去,白燕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来气,胸口闷得快要爆炸,抬头再看谢文东,只见他面色苍白如?#21073;?#21452;眼紧?#30504;?#31449;在那里直摇晃。正奇怪时,姜森看出谢文东?#27426;?#22836;,一路?#26432;?#36305;过来,关心问道:“东哥,你?#30343;?#21543;。”以前因为低血糖的关系,他曾昏迷过数次,姜森怕他有失,才慌张上?#25226;?#38382;。谢文东挤出一丝笑容,慢慢晃头,手指一松,‘吧嗒’一声,白燕趴落在地。谢文东现在连眼睛都不敢睁,刚才用了曲青庭传他的身法轻松躲过白燕那一刀,虽然一拳击倒了白燕,他自己也突然一阵天晕地转,在对方众目睽睽之下,强挺住没有到下。此时一见到姜森,精神一松,透支的身体没有了支持,再也承受不住,眼前漆黑,摔倒在地。还好有白燕垫底,谢文东结结实实摔在她身上。“不好意思啊……?#22791;?#35273;到身下的柔软,神?#24708;?#31946;的谢文东轻轻吐了一句,接着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他没来由的一句道歉,反把白燕?#36947;?#20102;,?#25937;坏目?#30528;躺在自己身上的谢文东,一时忘记了起来。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她突然发?#20013;?#25991;东是一个很‘精致’的人。白白的皮肤没有血色,但却很细腻,不似她所认识中那些男人的粗糙。一双丹凤眼紧紧闭着,能清楚看清他的睫毛,很细,很长。正当她对谢文东的面容读得认真时,姜森?#30343;?#26102;机的将谢文东拦腰抱起,‘歉然’的低头对白燕道:“对不起,虽然我很想再让你仔?#28014;?#30740;究’一会,但现在,东哥必须得去?#30342;?#20102;。”白燕听后一?#36276;?#33080;羞得象一张红?#36857;?#36830;忙从地上趴起,?#38480;?#24471;恨不能钻进地缝里去,借?#25490;?#25171;身上灰土的时候,演示慌乱异常的内心。姜森边走边认真道:“有句话?#20063;坏?#19981;提醒白小姐,白?#20197;?#19978;海确实算得上有实力的大家族,但和洪门比起来,天壤之别。下一次见面,我不希望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等白燕?#25351;?#27491;常时,姜森和三眼?#28909;?#24050;把谢文东抱上车,快速开往?#30342;骸?#19996;心雷没跟去,而是留下看家,他看了看白燕和她身后那一干?#35828;齲?#24819;到东哥就是因为他们而晕倒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没好声的说道:“白小姐,现在你满意了吧?!”白燕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乱得很,她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莫不做声的领人走了。白燕?#38391;媯?#30475;谢文东的身法应该是功夫异常?#35828;?#30340;人,为什么会无缘无辜的晕到?难道他受了伤?可又没有道理,他的身手已是非常人可比,?#30001;?#37027;一班高手如云的手下,谁能?#35828;?#20102;他?!想不明白,坐在?#30340;冢?#30333;燕双眉紧皱,连她自己都没发觉,她竟然会对谢文东关心起来。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