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那人栽倒,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其中一个汉子大叫一声:“那边还有夭意的人:”他这一叫,迅速冲上五六号人,看了看倒地的那位,鼻口窜血,?#35828;?#19981;清,吼叫一声,抄起各自的?#19968;?#21521;任长风杀去。任长风哪将这些人放在眼中,身子提溜一转,避开迎面袭来的刀锋,出手如电,抓住来人的衣襟,猛的向上用力一拽,那人惊叫一声弹起足有两尺高,还?#22351;人?#33853;地,任长风轮起拳头,重击在那人的前胸,骨骼发出,喀嚓,的脆响,那人哀叫,横着飞了出去,和后面冲上来的人撞成一团,咬牙刚从地上爬起,胸口一闷,又趴了下去,胸脯凹个窟窿,他至少有三根肋骨被任长风一拳击断。浪天三侠手打出品行家一出手,便知有设?#23567;?#20219;长风的动作千净利落,而?#24050;?#29467;异常,顿时将后面那几人震住。蛤蟆眼虽然和于笑欢战在一处,可他边打边偷眼观瞧场上的局面,任长风轻松搞定一人他看得清楚,知道遇上了高手,强抡几棍,将于笑欢逼退,抽身跳出圈外,冷道:“于笑欢,我们的帐等一会在算:”说完,将棍子一甩,打衣襟下抽出两把细长的匕首,缓缓向任长风走去。等二人之间?#30343;?#19979;五步远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上下打量一番,只见任长风钉子步站着,双臂环胸,面孔上扬,眼睛盯着夭花板,看也没看自己一眼,那副高傲劲自然流露出来。蛤蟆眼怪眼乱转,?#34507;?#24778;讶,这他印象里夭意没有这么一号人,搞?#27426;?#24590;么突然冒出这样一个?#19968;鎩?#20877;向后看,还有两人,一坐一站,站的那人一米八五开外,面无表情,目光深遂,浑身上下透着丝丝凉气。坐着那人看样子?#22351;?#20108;十的模样,双目狭长,笑呵呵的喝着酒,好象这一大群人不是在拼?#28010;?#26432;,而是在他面前表演游戏。呀!蛤蟆眼倒吸口凉气,不敢大意,目光停在任长风的?#25104;希?#38382;道:“你是夭意的?”

“哼!?#40763;?#38271;风?#20154;?#26410;动,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轻蔑的哼了一声。蛤蟆眼攥拳,暗要牙关,又问道:“你和我们有仇?”浪天三侠手打出品

“你们还不配。”任长风冷?#22351;饋!?#37027;你为什么打伤我得人?”蛤蟆眼?#20146;?#24046;点没气歪了,若不是没搞清对方的来头,他早忍不住准备动手了。任长风哼道:“夭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找死,我有什么办法。”“我他妈的让你死!”蛤蟆眼?#26032;?#19968;声,毛腰向向问夭窜出,双臂前伸,两把一尺有余的匕首直刺向问夭胸口和小腹。他个子本来就不高,?#30001;?#27611;腰,快缩成一团,如同一个大肉球向前翻滚。真是打不完找死的鬼!向问天暗中嗤笑,脚步一滑堪堪闪开,雪亮的匕?#25758;?#30528;他的衣服划过。还?#22351;?#34532;蟆眼变招,他抡起拳头,至上而下,猛砸下去。’啪!’的一声,这一拳正?#20197;?#34532;蟆眼脑门上,后者站立不住,?#24590;?#30528;退出数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夭摇地动,耳边嗡嗡做响。足足过了半分钟,蛤蟆眼才明白过来,怒吼一声,拉匕?#23376;?#20914;上前去。他脚步发飘,身子前倾,速度倒也不漫,只是声势全无,空有架子。这回任长风连躲都?#27426;悖?#31561;对方快接近时,抬腿一脚。脚尖在两把匕首间穿过,结结实实点在蛤蟆眼下巴上,后者号角一声,原地蹦起多高,接着,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日瞪得滚圆,眼神却己涣散。任长风缓缓收腿,拍了?#30446;?#33050;,悠?#22351;潰骸?#35831;继续。”

任长风的话,蛤蟆眼是有听设有往脑子里进,下巴是人体要害,被人重击后还能挺住不昏,他也算是一号人物了,只?#19978;?#20182;遇上的是任长风,堂堂北洪门内的一流高手。木?#22351;?#31449;起身,双?#30452;?#33021;的抓住刀把,身子打晃,一步一摇晃的向任长风走去。这时,酒吧内的其他人业?#21644;?#27490;欧斗,全都的日光都集中在他二人身上。即使是于笑欢,对蛤蟆眼这种不死不?#25307;?#30340;精神也称叹三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长,蛤蟆眼终于走到任长风近前,匕首软弱无力的向前划去。“你很能挺!

“任长风冷冷一笑,对划过来的匕首视若无睹,张手将蛤蟆眼的面门抓住,下面

腿一扫他的双脚顿时蛤蟆眼的身子横在空中,任长风手中加力,抓着对方的面门蛤蟆眼的脑袋懂在地面,发出巨响。浪天三侠手打出品任长风站起身,?#30452;?#19979;垂,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滑落在地。他环顾一周,嘴角微微上桃,道:“下一个,谁来?”

忠义帮的人早吓傻了,听他一问话,顿时纷纷后退,不知是谁惊叫一声,疯了般冲出酒吧,象是一根导火线,其他?#35828;?#36319;着呼喊着向外冲去。任长风一个箭步追上一人,将他的脖领子拽住,冷冷道:“要走,也?#29273;?#22334;带上:”说着,一指躺在地上昏迷不行的蛤蟆眼。那人话都没敢多说一句,背起蛤蟆眼,转身就跑。

忠义帮一行?#35828;?#20986;了酒吧,先是查看一番蛤蟆眼的伤势,其中一人呼喊两声,见他全无?#20174;Γ?#22823;叫道:“叫人:快叫人来帮忙:”他的话提醒了众人,其他人纷纷掏出电话,向总部呼救。称夭意会有高手相助,厉害的一塌糊涂等等。忠义帮的人落荒而逃,于笑?#35835;?#25163;下打扫残局,?#27425;?#30340;看眼面带狞笑的任长风,心里打个哆嗦,暗道人真是不可貌相啊:这人长得文?#26102;?#24428;,可动气手来,如同噩梦般可怕。

他走向谢文东,面带担忧道:“谢先生打伤了忠义帮的小头日,他们一定会派人来报复。”谢文东一副事?#36824;?#24049;的样子,?#27425;?#36947;:“那有怎样?”“我怕”于笑欢眼珠一转,顿了一下道:“他们毕竟人多势众,而谢先生这方只有三人,所以~哈哈:”谢文东听后仰面大笑,傲?#22351;潰骸氨热?#22810;势众,想我洪门,上上下下不下万余人,势力遍部十余省,谁会有我人多,谁会?#20219;?#21183;众?:”他的话,虽然狂妄,但却是实情,现在北洪门的势力也?#20219;?#20940;驾于南洪门之上,在中国,确实还没有仟何帮会可以匹?#23567;?#21482;谢文东麾下一人轻轻?#35835;?#19968;手,就把在上海称霸一方的忠义帮打得落花流水,实力可见一斑。有那么一瞬间,连于笑欢都听得热血沸腾,真如若能加入北洪门,跟着谢文东这样的人,这一生也足够可以炫耀的了。他还算清醒,知道自己在危机时?#25487;?#22868;,定会被他人嗤之以鼻,而且也难被看重。想端端架子,也是希望谢文东能再次主动对他提出邀请,于笑欢道:“谢先生,我对贵帮会的实力?#33041;貿戏?#21487;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投奔的时候,毕竟二哥还在,他”浪天三侠手打出品?#22351;人?#35805;说完,谢文东己站起身,淡?#22351;潰骸凹热?#36825;样,那我也不打扰了,如果你改变注意,请打电?#20658;?#31995;我。”说完,一挥手,带着高强和任长风就要离开。

见他要走,于笑?#37117;?#20102;,他把忠义帮的头日打完后走了,那对方一定会算在自己头上,可能过不了今晚,忠义帮就把自己这间夭意酒吧踏平。他想拦阻,又没有恰当的理由,一时间急的?#25104;?#36890;红。“对了:”谢文东走到门口,停了下来,转过头,展颜一笑道:“你不用担心忠义帮会前来饱?#28023;以?#22806;面暗中安排了人手,即使向问夭亲自来,也未必能占到便宜。今夭晚上,你可以睡个安稳觉了。”见于笑欢惊讶的张大嘴?#20572;中?#36947;:“不用谢我,因为我把你当成朋友看:”他眼目青一眯,点点头,发出灿?#31859;?#26085;的笑容,领人走了。?#36824;?#20182;那比阳光更耀眼的笑容却在于笑欢脑中定了格,特别是那一句朋友,仿佛在他心底流过一丝暖流,?#36824;?#26159;不是出于真?#27169;?#37117;足以让于笑欢感动一阵子的。

“人生的机会并?#27426;啵?#29978;至?#27809;?#20250;只会出现一次,有这样一个人不跟,等机会失去了会后晦一辈子的。”一位光头汉子走到于笑欢身旁,语重心长道,他对谢文东这人算是服得死心塌地了。这,于笑欢又何尝不知道啊:他仰夭长叹,良久,重重一跺脚,心中感既万千,道:“罢了:从今夭起,我们就?#30007;?#27946;了:”说着,一溜小跑,追了出去。

谢文东没走;出了酒吧,他在门口站住,从口袋中拿出烟来。“东哥,怎么了?”任长风不解,以为还有什么?#26053;?#22788;理完。谢文东点着烟,道:“我们等五分?#21360;?#20026;什么?任长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谢文东摇摇手,道:不要问,等就是了。”任长风莫名其妙的看向高强,后者一脸漠然,好象什么事都和他?#36824;?#31995;。见任长风看向自己,高强摇摇头,表示自己也?#27426;?#20219;长风往地上一蹲,仰望夭?#21097;?#23398;着谢文东的语气道:“明夭,或许会是个好夭气。”

五分钟将过,于笑欢从酒吧内跑出来,见到正在门口抽烟的谢文东,先是一楞,接着恍然大悟,原来人?#20197;?#23601;猜到自己会追出来,一直没有走,他彻底被征服了,深深施了一礼,恭恭敬敬道:“谢先生,请容我叫您一声东哥吧:”

“哈哈:”谢文东和颜而笑,一扶他肩膀,喜道:“我就等你这句话,看来以后,我又多了一名兄弟。”浪天三侠手打出品于笑欢听后,也宽?#30007;?#20102;。谢文东看似柔弱的一个年轻人,有时?#19981;?#21464;得比一座高山更有?#33267;俊?#36825;时,旁边的任长风摇头感叹,道:“我明白了。”高强奇隆的撇了他一眼,摇摇头,不知道他又在自言自语说什么。

夭意会正?#21483;?#21578;对谢文东效忠,?#21916;?#22312;北洪门内,顺理成章的,夭意酒吧一同化归进去。打这以后,北洪门在上海终于找到第一块落脚的地方。也拉开?#22235;?#21271;洪门的上海之争。正象谢文东和于笑欢预想到的,忠义帮确?#24471;?#21892;罢?#24066;藎?#21322;夜,十余辆大大小小的汽?#25285;?#25289;了不下百余人,浩浩荡荡,大有一口?#22530;?#22829;意会的意思。这次领头的是忠义帮二号人物,刘淑俊。

他名字里有俊,可他长得一点都不俊。一张脸仿佛是?#22351;断?#20986;来的,?#30452;?#21448;平,正面看,简直是一张大饼上画了眼睛?#20146;?#22068;。小眼睛红彤彤的,布满血丝,踏鼻?#28023;?#29422;子口,说起话来鼾声鼾气。别看他样子难看,但在忠义帮内算是比?#20808;?#21644;的,极重义气,一身多年打滚磨练出来的功夫也很是?#35828;謾?#21016;淑俊很奇隆,夭意会早己经名存实亡,于笑欢那点实力他也摸得一清二楚,怎么可能又找来如?#27515;?#23475;的高手。?#20154;?#38598;结众多手下,到了酒吧时己经凌晨三点多。夭色昏暗,两旁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芒,路上无行人,空巷荡荡,夜风?#20498;?#36335;面上一?#27431;?#26087;的报纸打个旋飞起来,发出哗哗声响。

刘淑俊心里有种?#30343;?#26381;的感觉,说不出为什么。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衣下的钢刀,稳定清绪,暗笑自己地位越来越高,胆子却越来越小,在上海,只要不碰上南洪门的人,还有谁可让自己惧泊的?:刘淑俊边给自己打气,边命令手下道:“封锁街道,如果碰上警察,给我打发回去,就说忠义帮在此办事!”下面人答应一声,用四辆轿车各横在街道两头的十字路口。

刘淑俊一马当先,下了?#25285;?#30452;奔酒吧走来,手中提着二尺有余的大片刀,?#37117;?#25830;地,磨出嚓嚓刺耳的声音。一百多号人,一百多把刀,?#30343;?#20256;出刀刀碰撞的声音,其声势也?#32531;?#20154;的。浪天三侠手打出品等距天意十几步远的时候,刘淑俊一举手,停下来。侧耳倾听,除了风声,做无其他。好静啊,静得近乎可泊。刘淑俊小红眼瞪着酒?#38378;?#20037;,只听酒吧内鸦雀无声,大门禁闭,窗户上拉着铁制的卷联门,一把大将军锁锁着。大敌?#40763;埃?#22914;此平静,不合常理,他也管不?#22235;?#35768;多,狠狠落下?#30452;郟?#21917;道:“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功夫计划app 五分彩万位定胆有什么规律 四川时时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买大小 倍投方案 稳赚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彩票一分快三网站 彩票站退机申请书 福彩3d稳赚不赔秘籍 双色球免费计划软件 北京pk10盈利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