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一座万丈大厦,看似坚不可摧,但一旦根基动摇,塌陷,其?#35272;?#20043;势也是无法挽回的。天意会,曾经的无限辉煌早已一去不复返,现已沦为人见人欺不入流的小团社,只靠以前的几位主干苦苦支撑着。天意酒吧,一间位于上海西南角落,并不起眼的酒吧,这是天意会最后的根据地,即使如此,还是有无数人在不怀好意的窥视。

于笑欢坐在酒吧的角落里喝着闷酒,桌子的?#31449;?#29942;已经摆了一大排,即使如此,他依然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当一个人想把自己灌醉的时候,他反而偏偏不容易醉,头脑清醒得更胜平常。他现在一点都笑不出来,也欢不起来,忠义帮已给他下了最后通?#28023;?#19968;是用五十万买下天意酒吧,二是动用武力。于笑欢是天意会暂时的当家人,只是这个家很不好当。忠义帮是新崛起的帮会,发展迅猛,相继吞并、联合几个帮会后,一跃成为上海道上的新贵,势力庞大,实力雄厚。以现在天意帮的能力,即使十个捆一起也和人家难以抗衡。?#38382;?#19977;兄弟垮台后,帮会一日不如一日,声望愈见低落,生意越做越小,?#30528;?#36234;来越少,下面的兄弟也渐渐快走光了,现在连剩下的唯一?#30528;?#37117;快保不住。脸面何在?!“唉!”于笑欢苦叹一声,他现在连自己的脸在哪都快?#20063;坏?#20102;,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得干干净净,拿起酒瓶,把杯子又倒满。

“朋友,这么喝酒是很容易醉的。”正当于笑欢再次举杯时,旁边响起低沉的声音。他侧头举目望去,只见自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一前一后多了两人,前面这位二十岁出头的样子,中等身材,一身藏蓝色的立领中山装,精致合体,显得整个人挺拔异常而又精气神十足。望上看,头发乌黑,稍稍过眉,一双细窄的黑眸烁?#24178;?#36745;,或许是酒吧太昏暗,或许是灯光的反射,有那么一瞬间,于笑欢真的看见这人的眼睛在闪亮,他暗自摇头自嘲,看来自己的酒确实喝多了。他把酒杯放下,环视一周,天近傍晚,酒吧内还没几个客人,很显然,这位年轻的?#21543;?#20154;说话对象是自己。他放下杯子,问道:“你是谁?如果我没记错,我好象从来没见过你。”“呵呵!”年轻人轻笑,不管于笑欢同不同意,一提裤子,在他对面缓缓坐下,微微一扬手,后面和他一起来的汉子立刻拿过一个干?#22351;目?#26479;子,年轻人笑眯眯的接过来,拿起桌?#30001;?#30340;酒瓶,倒了一杯,自顾自的喝了一口,笑道:“酒不错。”至始至终,年轻人都没看于笑欢一眼,连后者都快以为自己是透明的了。

他失声而笑,笑自?#28023;?#31505;天意会,真正已经沦落到人人都能踩上一脚的地步,连这个二十岁出头的毛头小子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回想以前三位老大在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无限。心中仿佛烧了一把火,握拳狠狠的一砸桌面,挺身而起。他坐着还好,这一起来,天旋地转,整个酒吧都在旋转。‘扑通’,于笑欢又无力的坐下,叹道:?#25300;?#26412;以为我没醉,其实?#20197;?#24050;经醉了。”仰起头,醉眼朦胧的看向对面的年轻人,疑问道:“你究竟是谁?来这里为了什么?”

?#25300;?#26159;谢文东!”年轻人含笑言道。“恩?”于笑欢一时还没反应过来,摇摇头,道:“无名小辈,没听说过。”“那向问天你听说过吗?”年轻人笑容不减,继续道。“向问天?!”一听这三个字,于笑欢?#30636;?#37257;意顿时消失了一半,瞪大眼睛,问道:“你是洪门的?”“是洪门的没错,只是?#20197;?#30340;洪门姓北!”年?#23835;四?#36215;酒杯,又喝了一口,虽在喝酒,一双?#33080;?#30340;眼睛却始终盯着对方不放。“啊!啊……?”于笑?#35835;成?#22823;变,暗吃一惊,北洪门!谢文东?他‘蹭’的跳起来,颤抖着指着年轻人,惊道:“谢文东?你是北洪门老大,谢文东?”“是我!”年轻人笑眯眯道:“就是那个一直和向问天过不去的谢文东。”

于笑欢足足看了年轻人十秒种,长长出了口,缓缓又坐下,边摇头边自语道:?#23433;欢?#20154;,?#27426;?#20154;!在北洪门老大面前,任谁都是?#27426;?#20154;的……”他嘟嘟囔囔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谢文东也不在意,道:“请你去卫生间洗洗?#24120;?#25105;不想和一醉鬼说话。”“醉鬼?唉!”于笑欢苦笑,摇晃着站起身,依?#29004;?#26197;得厉害,勉强扶着桌子站好,一挥手,振声道:“小张,过来扶我一把!”话音?#31456;洌?#20174;吧台跑过来一位十七八的少年,先是看了看谢文东,神色?#20889;?#30528;一丝好奇,没说什么,扶着于笑欢向后面走去。

“东哥,就这么一个落魄的酒鬼能靠得住吗?”和谢文东同来的是姜森,在他身后?#24178;?#38382;道。谢文东冷笑,道:“能不能靠得住我不管,现在,我只看他对我们有没有用!”工夫不大,于笑欢走出来,没用别人扶,步伐还稍微有些凌乱,头发湿漉漉的,他向谢文东含笑点头,说道:“真是不好意思,刚才酒喝得比较多,?#30511;?#20808;生见笑了。”

现在的于笑欢和刚?#25490;?#33509;两人,神志清醒,人也精神多了。他三十多岁,鼻直口方,天庭饱满,相貌堂堂,给人很忠厚实在的感觉。他坐回原来的位置,把桌?#30001;?#30340;酒瓶推向一旁,问道:“谢先生是贵人,您不会无缘无故来到我这破地方喝酒吧。”

“确实不会!”谢文东开门见山,直接道:?#25300;?#35201;想这间酒吧。”于笑?#35835;?#19978;一点惊奇的表现都没有,谢文东是什么人,北洪门的老大,势力遍及半个中国,即使他说此次前来是要自己的命,他也不会奇怪的。于笑欢道:“谢先生可口,这个面子我本是应该要给的,可天意酒吧并非我的,这点恐怕?#26131;?#19981;了主。”“呵呵!”谢文东笑眼眯缝着,道:“?#28909;晃依?#20102;,?#28909;?#25105;找上你,说明我就有把握,你可以做主的。”他双手撮着酒杯,又道:“段家已经没人了,你不会还指望着唯一在逃的段老二回来复兴天意会吧?!”于笑?#35835;成?#19968;变,马上?#21482;?#22797;正常,正色道:“段二哥曾经是我的老大,以后?#19981;?#26159;,不管他在哪,不管他还回不回来,这点都不会改变,天意会的一切都是段家的,我无权做主,即使天意酒?#19978;?#22312;确在我的名下。”

“恐怕你做不做主,这间酒吧都是要?#30007;?#20102;。”谢文东道:“忠义帮并非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于笑欢落寞的摇摇头,叹道:“谢先生知道得还多啊,不过那是我?#20146;?#24049;的事,和谢先生没……”下面的话他没说出来,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和北洪门比起来,天意会连鸿毛都算不上,谢文东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想出头吗?”谢文*然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出头?”于笑欢一时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谢文东双目精光一闪,目光如刀,钉在他的?#25104;希?#35828;道:“与其受人压迫欺凌做狗,不如找个?#21487;?#25402;起腰板做人。”“嗨,嗨……”于笑欢苦笑道:“如果我想找个?#21487;劍?#23601;不会等到今天,北洪门的势力我知道,?#25671;泵坏人?#25226;话说完,被谢文东一摆手,打断,说道:“在上海,不管你投靠哪一个势力,他们都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南洪门对着干,更不会找上向问天,你那三位老大的仇也根本抱不了。可是我不一样,?#20381;?#19978;海的目的就是为了打跨南洪门,为要向问天的命,这点,我们都是一样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你不帮?#19968;?#33021;帮谁?难道眼睁睁看着最后一块?#30528;?#20063;被人家抢走,离报仇的路越来越远?话,我就说这些,这?#38405;?#26159;一次机会,不为别的,为你那三位下场悲惨的老大,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与我合作,你只有利,没有?#20303;?#35201;做人还是要继续做丧家犬,最后的选择还在你,告辞了。”说完,谢文东才算把一直放在于笑?#35835;成?#22914;刀子般锋利的目光挪开,起身,向外走去。

走出酒吧,姜森追上谢文东,问道:“东哥,你说他会同意吗?”谢文东道:“一定会!”“哦?”姜森一楞,道:“东哥怎么如此肯定?”谢文东目光深邃,淡淡道:?#26263;?#19968;个人?#22351;?#19981;面对很多坏选择的时候,他?#31449;?#20250;挑选出一个相对不错的。”

翌日,谢文东?#23665;?#30524;等五人给向问天送去一封书信。字?#27426;啵?#32780;?#24050;?#35821;客气,但字里行间暗带肃?#20445;?#22823;概意思是请向问天一人?#27492;?#26242;时落脚的废厂房一趟,原因是‘许久未见,甚是想念’,其中也略提白燕在此,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才是谢文东想说的关键。萧方自从逃出南京后,情绪消沉,?#30001;?#21448;受了些伤,内外一起爆发,大病一场。还好向问天未责怪于他,并好言安慰,这反让萧方心里更过意不去。次此他来上海,病未痊愈,向问天本想让他好好在广州修养,但萧方执意不从,他说:“士为知己者?#28291;?#21363;使我真在上海有个三长两短,那也只有两个字:认了!?#22868;热?#20182;已经这么说,向问天也不好再阻止。接过下面?#35828;?#19978;来的书信,萧方一看信封,上有向问天亲启,落款为谢文东。他冥思片刻,问道:?#20843;?#20449;的?#22235;?”

下面人道:“走了。他把信扔在门口就走了。?#27605;舴接?#38382;道:“那他长什么样子?”“那人走得太快了,一闪就消失在人群中,没看清长什么样。?#21271;?#34507;!萧方暗骂一声,摆摆手,打发下面人离开,反复检查之后,觉得没问题,才将信递给向问天。向问天靠坐在长椅上,细细品尝着上等的龙井。他和谢文东截然相反,是一位很懂得享受的人,不象后者,整天忙?#24403;?#27874;,即使南京丢了,云南的势力快被金三角赶出来,在他?#25104;希?#20381;然看不出任何着急之色。

向问天接过书信,缓缓展开,看过之后,没说什么,将信扬了扬,道:“小方,你看看。?#27605;?#26041;接过,大致读了一遍,?#25104;?#24494;变,倒吸冷气,疑道:“白燕竟然在谢文东哪里,这……这不大可能吧?!”向问天道:“前天深夜白兄曾打过电话,说他妹妹未回家,问是否在我这,看来,燕子十有八九是被谢文东抓走了。他来得好快啊!?#27605;舴接?#25226;信细读一遍,点点头,道:“他是在用白燕威胁我们,逼咱们就范。说是叙旧,真到了他指定的地方,迎接我们的恐怕只有刀枪。”他转念一想,摇头道:“可是我们又?#22351;?#19981;去,我们和白家交好,一旦因为我们没去而白燕有个三长两短,那白家必定会怪罪我们胆小怕事,误了白家大小姐的性命,到时真是不好解释。这谢文东,太狡猾了,竟然利用上我们和白家的关系作怪!”

“恩!”向问天赞赏的一点头,和萧方在一起做事,他从来不会感觉到累。?#21414;?#20154;,一点就透,萧方是不用他点也能透的人。“所以嘛……”向问天站起身,走到窗前,?#36843;坏溃骸拔?#24517;须得去一趟。”?#25300;?#21435;召集人手,同时通知白家一声!?#27605;?#26041;刚想转身离开,被向问天叫住,说道:“?#27966;喜?#26159;说了嘛,让我一人去。哦……白?#19968;?#26159;暂时不通知的好,一旦他们知道燕子在谢文东哪里,定会忍不住强行动手,一乱起来,弄不好燕子的性命真有危险,得不偿失,反而坏事。?#27605;?#26041;急道:“很明显谢文东没安好心,天哥一个人去,那?#22351;?#20110;送……太危险了,不行,即使要去,也得算上我一个。”

“呵呵!”向问天揉了揉下巴,摇摇头,道:“不用。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35013;?#21435;送?#28291;?#21482;要有个?#22235;?#38506;我,那谢文东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将我怎么样。”“谁??#27605;?#26041;疑道。“景局长!”向问天鬼笑道:“每次有公安局长在身边,?#26131;?#26159;能感觉到特别安全和舒服。”“对啊!?#27605;?#26041;重重一拍脑袋,笑道:“即使他不和天哥一起进去,即使他往外面一站,谢文东就算再狡诈也施展不开了。”向问天说得这位景局长全名叫?#25226;?#25991;,三十多岁,年纪轻轻已成为一上海分区的?#24535;?#38271;,前途无量。他和向问天关系要好,不管在公事还是私下,往来密?#23567;?#19978;次警察围困?#24613;感写?#21521;问天东的心雷和五行兄弟?#28909;耍?#23601;是他带的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二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大乐透83期预测号码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号 99炮捕鱼王 分分彩计划软件下载 香港透码办事处 三国麻将游戏 单机版 天津11选5奖金多少钱 福彩七乐彩开奖结果 3d振幅走势技巧 鼎盛彩票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