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你们要带我去哪?”白燕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即使落在两名悍的陌生男人手中,仍神态自若,看不出半点惊慌。金眼头也没回,边开车边道:?#26263;?#21040;了你自然会知道。”木子似乎很快忘了白燕刚才给他的痛苦,笑嘻嘻道:“很快就到。”确实很快,没过五分钟,汽车开进一处民居胡同,不宽敞,但够两量货车并行的。又走了一会,前方胡同内亮光一闪,白燕聚睛细看,原来胡同里早已停有两辆黑色轿车。金眼缓缓停下车,飘身跳出来,一拉后侧的车门,坐个手势,淡?#22351;潰骸?#30333;小姐,请吧。”不用他说,白燕也想下车看看,看看对方到底是什么人,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挟持自己。前方其中一辆轿车门一开,打里面走出一?#27426;?#21313;左右岁的年轻人,身材中等,相貌平?#36735;?#22855;,一脸笑容,眼睛快眯成两条黑线。“真不好意思,用这种办法将白小姐请来。”白燕上下打量青年,看了半晌,一点印象都没有,对方也丝毫没有出奇之处,她冷言道:“叫你们大哥出来见我。”“呵呵!”

青年耸肩,摇头道:“对不起,我就是。”

“你?”白燕说不出是吃惊还是好笑,看着一脸无害的青年,再看看身后的两名杀气内敛的彪形大汉,一声,白燕失声而笑。青年毫不在意,这种情况他见多了,只是淡淡道:“其实我是谁不重要,我只是想向白小姐打听几件事。”

“在问话之前,请告诉我你是谁,你们老大是谁?”白燕没忘了自己的重点,紧抓不放。青年摇首,静静答道:“我没有老大,我?#34892;?#25991;东。”“呀!”白燕倒吸冷气,差点脱口惊呼出声,她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平?#36735;?#22855;的青年就是能和向问天并驾齐驱的北洪门老大,谢文东。足足呆了五秒钟,她才反应过来,?#21738;?#24613;转,猜想他找上自己的目的。白燕表情的忽晴忽阴,没逃过谢文东的眼睛,他呵呵一笑,语气平淡道:“别奇怪,我来了,以后,上海可能在很长一?#38382;?#38388;里,都将围绕着我转。”

这话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说,白燕一定会大笑三声,?#19978;?#22312;说话的人却让她笑不出来。她依然不敢肯定,追问道:“你真是谢文东?”“有假包换!”谢文东拿出烟,递给白燕,后者木?#22351;?#25671;摇头,问道:“你来上海是为了向问天?”谢文东点燃烟,轻轻吸了一口,说道:“可以这么说。”

“什么叫可以这么说?”“若是和上海比起来,向问天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但我要立足,首先得除去障碍,他可能是?#20197;?#19978;海最大的障碍。”谢文东把玩香烟,燃烧的烟卷在他手指间转来转去。看他说?#20204;?#26494;,白燕暗哼,凝声道:“听你的意思,好象完全没把向问天放在眼里,据我说知,他好象并非寻常之人。”“恩!”谢文东点头表?#23601;?#24847;,道:“南洪门的当家,岂能是寻常?#22235;?#22352;的。”“?#28909;?#20320;知道,那你凭什么有自信把虎据上海数十年的南洪门打垮?”白燕嘲道。“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看着眼前这双黑白分明?#35272;?#30340;大眼睛,一字一句道:“其实我心里也?#22351;祝?#20063;没把握,但?#34892;?#20107;还必须要去做,?#34892;?#20154;也必须要去面对,我只知道,越是害怕,胜的利率就越小,所以,我从来?#24908;?#36807;任何人,所以,直到现在?#19968;够?#30528;。”白燕看着谢文东良久,才缓缓说道:“看来,你真的是谢文”“你和向问天很熟吧!”谢文东若无其事问道。白燕顿了一下,淡?#22351;潰骸?#35265;过面。”谢文东道:“你觉得他人如何?”白燕精神一恍,眼神飘向别处,半晌,才说道:“他是一团火,在他身边,你绝对不会怀疑世界上还有他融化不了的东西。”谢文东双?#21487;了?#20986;光芒,一眨不眨的看着她,说道:“这可能是我听过对人最高的评价了,不过,用在向问天身上,应该不过分。”叹了口气,他又问道:“在上海,除?#22235;?#27946;门,还有没有其他的帮会?”“有!”白燕说道:“南洪门在上海的势力虽说根深蒂固,但他们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白道生意上,至于黑道嘛,虽是大小帮会众多,南洪门霸主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大多帮会都以他们为首是瞻。”

谢文东边听边点头,等白燕说完后,发话问道:“你说‘大多’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还有一些帮会并不服从?”白燕刻意加了小心的一句话还是被谢文东?#39029;?#35805;端,她苦笑道:“可以这么说。”

“谁?”谢文东毫不放松,双眼放射精光,步步紧逼,追问道。白燕将头扭向别处,避开对方灼人的目光,扶了扶身上的洋装,道:“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至于其他,你去问别人好了。”?#34507;眨?#20248;雅的一摆手,道:“再见。”转身打算上车。刚把车门拉开,金眼一步上前,抬腿一脚将半开的车门又踢了回去,冷?#22351;潰骸?#23545;不起,在没给我们满意的答复之前,你哪都去不了。”“怎么?”白燕秀气的眉毛一挑,问道:“?#19968;?#34987;你们绑架了不成?”她早就对金眼心生不满,刚才被他毫无抓过的手腕还在隐隐做痛,?#32824;?#35201;走,他又来做难,满?#24908;?#27668;快把白燕憋炸了,她扭头看向谢文东,冷冷问道:“这不会就是你们北洪门的对客之道吧?!”谢文东看着手中燃烧的香烟,答非所问,平静道:“他是我的兄弟。”

“那又怎样?”白燕强压怒火;眼?#33108;?#35270;一周,左右虽只有四五人,但她可以肯定,其中没有一盏是省油得灯,随便挑出一位,都不是她能对付得了的。谢文东仰面看了看天色,打个呵欠,笑道:“一般我兄弟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

白燕?#21451;?#22278;睁,怒道:“谢文东,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这里是上海,不是……”“对不起。”谢文东打断她的话,笑眯眯道:“只要我想做的事,在哪都一样。”他走到白燕面前,目光在她面颊上打转,原本白的皮肤因怒火而变得红润,?#30001;?#26376;光的?#21543;洌?#36234;发妖艳诱人,他自言自语的笑道:“你生气的时候还挺漂亮。”白燕听后,?#20146;?#24046;点气歪了,她平时高高在上,倍受瞩目,什么时候受过如此委屈。谢文东可不管她感受如何,一脸天真无害的笑容,说道:“我们在上海连快立足的地方都没有,晚上,大家都是挤在一起睡,条件真得很艰苦,我想,白小姐不介意和我的兄弟们挤在一起睡一宿吧。”他说?#20204;?#26494;自在,白燕听后冷汗顿下,暗中把谢文东祖宗十八代集体问候了一遍,?#25104;?#19968;会青一会白,双目瞪着他,不知过了多久,最终还是她先妥协了,说道:“谢文东,今天我记下你了。好,你有什么话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吧。”“恩……”谢文东揉着下?#20572;?#32771;虑片刻,道:“告诉我,和南洪门矛盾最大,结怨最深的帮会。”

“天意会。”白燕毫不犹豫的说道。天意会在上海算起来是成立比较晚的,不过在其名声绝对不算小。发起人是三?#27426;?#22995;亲兄弟,*走私起家的,后来越作越大,发展到黄赌毒,随着下面人手的激增,逐渐成为一方不可小视的黑性质集团。黄赌这两样在上海到不算什么,毕竟有人的地方,就缺不了这二样东西。不过至于毒,在上海还没有几个帮会胆敢去碰,一是为了城市的国?#24066;?#35937;,政府抓得比较严,最重要的一点是向问天不喜欢毒,他不喜欢,连带着整个南洪门都与毒品绝缘,下面一些人为了讨好掌门人,对倒卖毒品的帮会亦是连挤带压。天意会贩毒敛财,无疑是碰触?#22235;?#27946;门的敏感地带,而毒品一?#23601;?#21033;,来钱之快是众所周知的,虽有南洪门的放话警告在先,但天意会还是低估?#22235;?#27946;门的实力,认为他们不会对自己轻易动手,依然我行我素,丝毫没有退出的意思,这样,最?#30415;?#33268;两大集团矛盾的激发。在南洪门和警方合力打击下,天意会这座看似坚固的摩天大?#20204;?#21051;之间土崩瓦解,三兄弟一死一逃,一个被擒,?#20004;?#20851;在监狱?#23567;?#38543;着此三人的悲惨收场,天意会也从屈指可数的大帮会跌至现在名存实亡,只*几位还算忠心的骨干苦苦支撑的小团社。天意会?#38405;?#27946;门的仇恨?#19978;?#32780;知,在上海绝对再找不出第二个。白燕大致?#27493;?#20102;一番后,谢文东才常常出了口气,问道:“南洪门?#28909;?#24050;经动手了,为什么还留下天意会的?#26447;?#19981;除去?”白燕仰面道:“向问天不是赶尽?#26412;?#30340;人。”谢文东听后暗自摇头,若是换了他,绝不会留下祸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留下仇?#20197;?#33258;己眼皮子底下,他恐怕连睡觉都不会安稳。这点,可能就是他和向问天最大的不同之处。想?#30504;?#35874;文东长笑一声,还没有?#30343;鄭?#20182;已经预示到向问天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因为做事不够绝的人,他的弱点和把柄都很好掌握。见他发笑,白燕不解,问道:“我说了好笑的事吗?”谢文东摇首,长声道:“向问天是个英雄。”听他这么一说,本来布满乌云的脸顿时拨云见?#30504;?#28799;烂一笑,白燕点头道:“他确实是黑道中的英雄。”看着她欢喜的模样,谢文东突然问道:“白小姐不会喜欢上向问天了吧?!”

白燕面容一红,马上板住脸,冷冷道:“这好象不关你的事。”“没错。”谢文东耸耸肩,道:“若是你没见过我,这确实不关我的事,但现在不一样了,?#19968;?#19981;想让向问天这么早知道我已经到上海,看来,白小姐,我只能?#38405;?#35828;抱歉了。”说完,他一晃头,转身上了车。

“你这是什么意思?”白燕还没搞懂,不过她很快在金眼‘友好’的示意下明白过来,双手虽?#27426;?#26041;抓住,她嘴可没闲着,破口大骂道:“谢文东,你说过放我的,你这说话不算话的卑鄙小人,你?#22351;?#22909;……”?#22351;人?#35828;完,谢文东从?#30340;?#25506;出头,满脸的笑容,眼睛弯弯如月牙,笑得象个学生,不好意思的摆摆手,道:“忘了事前给你个忠告,永远别相信坏蛋的话!”

就在白燕还想大骂的时候,谢文东已经又缩回?#30340;冢?#27833;门一开,扬长而去。木子拉开白燕那辆轿车的车门,优雅的伸臂一弯腰,笑嘻嘻道:“白小姐,请吧!”白燕看了这张笑脸连想都没想,抬起腿,猛踢了一脚。有了上次的教训,木?#21451;?#20054;了,早有?#24613;福?#24494;微一闪身,轻?#26432;?#24320;。白燕一脚没踢中木子,反和?#34507;?#26469;个亲密接触。“嘭!”的一声响,脚上的巨痛查点让她的眼泪掉出来。木子在?#24616;首?#30171;心状,连连叫道:“哎呀呀,痛不痛,用不用我给你揉揉?”“你去死……”白燕龇牙咧嘴,话未说完,发现木子已一脸心?#27425;?#27604;的半蹲身子用衣袖擦着刚被她无意中踢到的车身。北郊,空旷的废弃厂房内。白燕被谢文东抓回来,?#36824;?#22312;一间不足五平方的封闭小屋内。东心?#30528;看?#25143;看了看,边看边嘴,对谢文东小声道:“东哥,这女人是白燕?”谢文东笑道:“没错。”东心雷担忧道:“白家可不好?#21069;?一个向问天已经够我们对?#35835;耍?#29616;在又得罪了白家,我们岂不是前后受敌?!”“恩!”谢文东点点头,道:?#32610;?#22240;为白家有实力,而又和向问天互有往来,所以我才把白燕抓来。”东心雷眨眨眼睛,道:“我?#27426;!?/p>

谢文东嘿笑道:“让向问天接我的第一招看看吧,白燕只是个探路石。”东心雷不知道谢文东在想什么,喃喃道:“希望,这块‘探路石’别反?#20197;?#25105;?#20146;?#24049;头上!”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一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