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金蓉听后,连忙大点其头,生怕谢文东把她撵跑。这个小傻瓜!唉!谢文东心中一叹,微笑道:“确实没?#23567;!?#20182;一手拨弄着面前的可?#30452;?#30524;睛弯弯的看着苍狼,道:“常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19978;?#36825;里没有酒,不然,我一定请你喝上一杯。”苍狼淡淡道:“若有情谊在,一切皆可当成酒。”谢文东笑道:“那得看情谊深不深。”苍狼道:“我们之间,足可以比海深。”谢文东心中一惊,笑容不变,问道:“我很奇怪,不知道?#38382;?#21644;你节下这么深的‘情谊’。”

苍狼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一丝波动,有痛苦,有遗憾,有失落,还有仇恨。他淡?#22351;潰骸?#24536;记说了,我本?#31456;欏!?/p>

哧!谢文东暗吸一口凉气,天下?#31456;?#30340;并?#27426;啵?#32780;和他有仇的只有一个家族,麻五和麻枫。不用问了,苍狼和这二人一定有极深的关系,甚至有可能是直系关系。想到这,谢文东忍不住呵呵笑了,眯着眼,乐道:“看来,我当初是惹了马蜂窝了。”苍狼眼中杀机顿显,肩膀一颤,半个剑身已经透出袖口。谢文东笑容依然,眼睛缝中射出的神光亮得吓人,在他身上,苍狼既觉得都是破绽,又好像没有一丝漏洞,他不敢保证一击能要谢文东的命,这点让他很?#30343;?#26381;。他的注意力慢慢移到金蓉身上,木?#22351;?#27627;无感情的说道:“失去亲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看出对方将目标转移到金蓉身上,谢文东手指紧紧夹着金刀,注意力集中在苍狼的?#30452;?#19978;,只要他敢妄动,金刀会以最快的速度刺进他的喉咙。?#19978;?#35874;文东没有把握一击必杀。

他突然轻松下来,*坐在椅?#30001;希?#32728;着二郎腿,仰面同情的道:“我很同情你,?#19978;?#36825;种感受从来没在我身上发生过。”说着,他还无奈的摇摇头。如若换了旁人听到谢文东的话,恐怕早忍不住暴跳如?#20303;?#33485;狼只是身子一僵,接着?#21482;指?#24120;态,狭长的剑身不知?#38382;?#24050;全部显露出来,冷冷道:“也许,你就快感受到。”“是吗?”谢文东自在的掏出香烟,点燃,吸了一口,问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很奇怪,你们麻家一共有多少个兄弟?”苍狼微愣,不知他这时候问这话是什么意思,?#22351;?#33485;狼答话,也不用他答话,谢文东突?#27426;?#20102;,手指一弹,香?#25487;?#25163;而飞,直打向苍狼的眼角眉?#25671;?/p>

苍狼几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之际,谢文东的金刀也到了。金?#31471;?#26159;后出,但?#33267;?#26497;重,几乎和香烟同时飞到。苍狼在没准备的情况下依旧不慌不忙,?#30452;?#24494;摇,只见银光一闪,发出“啪”的一声轻响,火花纷飞,香烟正弹在剑身上,接着“叮”的金鸣声,金刀被袖剑撞飞出好远,与此同时,苍狼另一支袖剑快如闪电,带着一股寒风,直刺谢文东的小腹。

这早在谢文东的预料之中,他本来翘起的二郎?#35753;?#30340;一抬,脚尖不偏不正,正顶在苍狼?#25112;?#30340;手腕上。这一脚力道十足,可踢在苍狼的胳膊上,反把他自己震得脚掌生痛。苍狼的剑势只是稍微缓了?#28023;?#25509;着还是刺在谢文东的胸口上。如果他没有黑带送来的护身内衣,这一剑定可把他扎个透心凉。剑尖还未离身,胸口像是着起一把火,灼?#27425;?#27604;,谢文东也管不?#22235;?#20040;多,一把揽住金蓉的小蛮腰,双脚猛一蹬地,连人带椅子,向后倒退出去。

苍狼怎会轻易放过他,抬脚踢飞面前的桌子,薯条、可乐、汉堡顿时飞散开来,引起四周?#19997;图?#21483;连连,纷纷躲避。

他的动作虽然够快,但踢飞桌子毕竟耽误了片刻时间,这对谢文东己经足够了。当苍狼再冲到谢文东近前时,高强的刀和三眼的枪已然同时出手。“砰!”枪声一起,苍狼身子震了震,阴森森看了谢文东一眼,转身跑出快餐厅。他来得快,去得更快,甚至三眼连第二枪都来不及开,他身躯晃了几晃,瞬间消失在门外。左右人群见有人动了枪,无不心惊胆寒,抱头乱窜,拼命往外面挤,餐厅内顿时乱成一团,?#26032;?#22768;,呼救声,小孩的哭喊声连成一片。谢文东眉头快锁成一块疙瘩,一把抢过三眼手中的枪,对着顶棚“砰砰!”连开?#35282;梗?#39640;声叫道:“不要乱,我们是警察!”

话是假话,不过却实用有效。惊乱的人群一听他是警察,瞬间平静了一些。他把怀中还有些弄?#27426;?#24590;么回事的金蓉推给三眼,侧身在人群?#20889;?#26797;,好不容?#20934;?#21040;餐厅外,左右一看,哪还有苍?#21069;?#20010;影子。“该死的!”谢文东咬牙一跺脚,狠声咒骂一句。苍狼?#28909;?#21644;麻五兄弟有关系,那这个仇已然没办法化解,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而谢文东在明,苍狼在暗,?#30001;?#20182;身手又异常?#35828;茫?#38544;藏的威胁之大,?#19978;?#32780;知。三眼和高强护着金蓉也从快餐厅里出来,见苍狼已跑得无影踪,三眼无奈道:“东哥,我们快走吧,如果警察到了,我们不好解释。”“嗯!”谢文东长长吞下一口气,面容冰冷得吓人,冷声道:“走。”

?#29123;?#20154;上了车后,谢文东一摸自己的后衣,潮乎乎的,刚才和苍狼?#27426;?#19978;一招,已经惊出他一身冷汗,即使是死敌,他忍不住长叹一声,赞道:“苍狼绝对是我见过身手最高明的一个。”三眼也是心有余悸,赞同道:“如果他?#20204;梗?#37027;结果可能不堪想象,我们恐怕一个都跑不了。”“所以,”谢文东眯眼道:“斩草不除根,吃亏的一定是自己。”

金蓉双手紧紧抓着谢文东的衣袖,由于太用力,连手指尖都泛起白色,似乎受到不小的惊吓,眼泪汪汪,她颤声问道:“大哥哥你骗我,他不是你的朋友,他是谁?好吓人啊……”谢文东看着可怜西西的金蓉,身子?#27426;喜叮?#36825;让他回想起数年前从麻五手中把她救出来时的样子,心中一痛,拍拍她冰冷的小手,柔声道:“小?#23601;?#21035;怕,有?#20197;冢?#27809;?#22235;?#20260;害你。大哥哥保证,他以后永远不会在你眼前出现的。”说着,把金蓉搂在怀中,让她的小脑袋*在自己的胸口。当苍狼用充满杀机和怨毒的目光扫过金蓉时,那一刻,他确确实实感到害怕了。一切的祸端都是出在麻五身上,他杀麻五,最根本的原因也正是金蓉。先?#26032;?#26539;,今又有苍狼,麻烦?#27426;稀?#21487;为了眼前的小?#23601;罰?#21363;使杀麻五能引出再多再大的风险和麻?#24120;?#35874;文东也绝不会手软。

这就是谢文东,有时有情,有时无义,但绝非反?#27425;?#24120;,否则身边也不会凝聚着一群心?#26159;?#24895;为他卖命的兄弟。他身上有着无与伦比的智慧,同时又带有不计后果的冲动。人本来就是复杂的,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蛋,好与坏只是一念之差。人人都可以做好人,有时候,人人也都可以成为坏蛋。谢文东的怀抱依然让金蓉觉得无比舒服,*在他怀中,那种说不出的安全感围绕在身边,即?#29916;?#22312;天塌了她也不怕,她知道有一个人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站出来顶住。不知不觉,金蓉睡着了。听着均匀的呼吸声,谢文东暗中松了口气,慢慢放倒金蓉,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他压低声音道:“强子,给我联?#36947;?#26862;,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不管用多少人力,就算挖地三尺,也得给我把苍狼掘出来。”

“明白,东哥。?#22791;咔看?#24212;一声,拿出电话,呼叫姜森。谢文东?#21999;?#20173;存,又言道:“张哥,DL是你的地盘,至于应该怎么做,我不想多说。”三眼?#29421;?#28072;红,握拳一砸自己的大腿,叫道:“我他……?#22791;?#24819;叫喊,一看熟睡的金蓉,下面的喊声顿时压了下去,他回手将脖领子的衣扣拉开,低声道:“我他妈的不把苍狼揪出来,我也不用出来混了,东哥你放心,明天一早,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会给你个交代。”三眼眼睛通红,特别是眉心那道疤痕,因充血而红得快放光,他是真急了。

谢文东点点头,嘴角微微挑起,道:“张哥做事我放心,我等你和老森的消息。”

?#28982;?#21040;公寓楼下,谢文东见金蓉仍在熟睡,不忍叫醒她,轻手轻脚将她抱起,进了楼。公寓大堂内保安不明缘由,见他抱着一位昏睡女孩,以为他心存不轨,?#30001;?#20182;又是陌生面孔,正想上前拦阻,三眼低?#37327;?#20102;一声,简单道:“自己人。”

“哦。”保安们不认识谢文东,可认识三眼,一见他,如同老鼠见猫,恭敬的闪出老远。谢文东上了楼后,先将金蓉安置在一处单人房间,细心的盖好被子,轻轻退了出来。本来正在屋内对饮的李爽和任长风二人见他们气色?#27426;裕?#29468;想可能出事了,酒也不喝了,等谢文东从房间出来后,上前问道:“东哥,怎么了?”谢文东疲惫的摇摇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长长出了口气,低头一看,胸口的衣服被刺出一条二指宽的小口子。他苦笑的用手一?#24863;?#21069;?#25340;Γ?#36947;:“苍狼。”

“什么?”李爽和任长风同是一呆,惊讶道:“苍狼跑到DL来了?”三眼道:“那一手快剑,绝对有假包换。”言罢,他也忍不住后怕,感慨万千道:“如果东哥不是有黑带给的衣服,这一剑的后果不堪想象。苍狼的快剑比狼牙还狠,还毒,还快!”“苍狼……?#27604;?#38271;风咀嚼着这两个字,长叹一声,他和苍狼?#36824;?#19968;回手,他是一个骄傲的人,但却?#22351;?#19981;承认,他在苍狼的手下没信心走出五?#23567;?#24456;难想象,一个人会在什么情况下能练出如此的身手。谢文东眯着眼,喃喃道:“这个人,必须得除掉。”

能给谢文东带来压迫感的人并?#27426;啵?#33485;狼绝对可算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不喜欢这?#20013;?#37324;?#22351;祝?#38543;时处处提防一个人的感觉。谢文东又自语道:“就算能把他?#39029;?#26469;,可谁又能将他制住?”此话一出,全屋子的人都把头垂下。这些人都可称上是个中高手,可和苍狼比起来,实在是小?#20934;?#22823;?#20303;?#20219;长风突然悠悠道:“东哥,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江湖吗?”

谢文东微愣,?#27425;?#36947;:“洪门不正是在江湖?#26032;??#27604;?#38271;风摇头,道:“如果在几十年前,洪门或许还能算是江湖中的一?#20445;上?#22312;,它的性质已经改变了,人?#20146;非?#30340;不再是江湖中的自由和理想,而是钱和利,地盘与名誉,洪门已不是曾经的洪门。在洪门内,很难?#39029;?#19968;位真真正正的高手,包括我和老雷在内,我俩在江湖中充其量只能算作三流身手。”

“那苍狼呢?”李爽听得入迷,追问道。任长风顿了一下,说道:“可算是二流高手。我想,他应该是江湖中的一?#20445;?#33267;少教他功夫的人是江湖中人。东哥,江湖人理应找江湖人来伏。”谢文东目中精光一闪,疑声问道:“去哪找江湖人??#27604;?#38271;风在屋内来回走了两圈,犹豫良久,才缓缓言道:“洪门,元老‘望月阁’。”

望月阁,这个曾经风光无限,在江湖人耳中如雷贯耳的名字,虽然只是洪门内一个元老集会的机构,但它的名头已然凌驾于洪门本身之上。曾有一?#38382;?#38388;,洪门帮主的权利都受到望月阁的制约,阁内的元老们说话的?#33267;?#27604;帮主?#24618;亍?#21482;是后来,随着国内争乱连连,洪门飘忽?#27426;ǎ?#22235;分五裂后,望月阁慢慢淡出洪门,厌倦世俗纷争,过起隐居的生活。到现在,即使洪门内部知道望月阁这三个字的人都?#27426;?#20102;。但无法否定的是,望月阁一直都真实存在着,而且,那才是真正的洪门‘元老阁’,而里面的人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武?#25351;?#25163;,江湖奇人。

“望月阁?”谢文东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陌生得很,仔细品味一阵子,摇头道:“老爷子没跟我提起过。?#27604;?#38271;风笑道:“那也很正常,望月阁虽然是洪门的元老机构,但它早已淡出了洪门,即?#29916;?#22312;南北之争如此激烈,?#37070;?#26080;数,可那些元老和他们的徒子徒孙们也没有一个站出来说句话的。”他的言语中,隐隐有一丝埋怨之意。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六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