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黄震来得的确很快,一辆吉普车开得快飞起来,后面跟了两辆军用大解放汽?#36947;?#38754;密压压坐有不下百余名武警战士。

下了车,黄震扫视一周,毛腰钻进安全局?#26412;?#38271;的轿?#36947;錚?#35265;面第一句话就问道:“老杨,这?#25991;?#30340;消息可准确吧?”

那?#26412;?#38271;姓杨,绿豆大的小眼睛微微一张,说道:“黄兄说得这叫什么话,我们安全局绝对不会犯两次相同的错误。”“呵呵!”黄震心里一松,笑道:“这次,我继续相信你们,希望别让我失望。不然,你?#20146;?#22909;?#39029;?#20010;好理由向中央,向杜先生去解释?#23569;狻?#26472;?#26412;?#30473;头一皱,暗骂黄震不是东西,竟然用中央和杜先生来压自己,他冷笑一声,说道:“话别说得大满,人是发现了,能不能抓得住还得看你的呢?”黄震嘿嘿一笑,道:“咱们一起尽力就是!”

见下面的士兵己经准备完?#24076;?#20182;和杨?#26412;?#19968;起下了车,随着黄震一声令下,至少有三十多名真枪实弹的士兵用进酒店大门。黄震一马当先,他?#20154;?#37117;急,上面逼得紧,如果再不把彭书林?#39029;?#26469;给中央一个交代,他怀疑自己这个师长能不能再保下去了。他快,那杨?#26412;?#20063;不慢,一是他对诡计多端的谢文东心中还真是?#22351;祝?#20108;是他也想抢一分功劳,一旦真把彭书林?#39029;?#26469;,他在现场,至少能和黄震得分一样多。这二人各怀鬼胎,冲进大门后直?#35760;?#21488;。

他们这一伙又是军人又是便衣的,把门口的门童吓了一跳,刚想上前阻拦,被一名士兵伸手按在他?#25104;希?#29992;力一推,门童顿时四养朝天的摔倒在地。杨?#26412;智老?#26469;到前台,对接待得小姐还算?#25512;?#38382;道:小姐,刚才是不是有一伙人进来,其中还有一个用黑衣捂着头的人。他?#25512;?#40644;震下面的士兵可不?#25512;?#19968;各个端着枪,横眉立目的,好象随时都会有开枪杀人的可能。小姐呆呆的点点头,结巴道:“刚……刚才是有这么一伙人上……上了楼。”

杨?#26412;?#21548;后长出一口气,得意的看向黄震,好象在说:怎么祥?!黄震?#30343;?#38388;理他,抬手抓住接待小姐的肩膀,毫无伶花惜玉,一把把他拉到自己近前,沉声问道:“他们上了几楼,几号房间,上去多久了,一共有多少人?如果你?#31227;?#25105;,嘿嘿……”说着他挥手将手枪拔了出来。一连数个问题象连珠炮一样,在黑洞洞枪口的威逼下,接待小姐使出浑身的力气,挤出几字:“去……去了五三二房间……”话没说完,白眼一翻,双腿一软,昏了。

“咳!”黄震一跺脚,暗道这女人的胆子咋这么小。他把昏迷的接待小姐交给下面的士兵,自己带人?#30452;?#20004;路,一部坐电梯,一伙爬楼梯。这?#20445;?#21548;见大厅内闯进无数名士兵,前堂经理不明白怎么回事,刚从办公室走出来,被两名士兵不由分说的按倒在地。上了五楼,黄震抓住一个打扫卫生的清洁人?#20445;?#38382;出五三二号房间的位置。

由他和杨?#26412;?#24102;头,迅速将房间门口围住。?#39029;?#20004;名身体最强壮的士兵,黄震向房间的术门比画几下手势,意思让他俩把门撞开。二人同时点点头,活动一下筋骨,退出数步,准备强冲。他高高抬起手,让其他人准备,三十名士兵毛腰贴墙站好,就?#35753;?#19968;开,冲杀进去。

黄震看了看时间,觉得差?#27426;?#20102;,猛然将手掌重重落下去。两名士兵深深吸口气,闷叫一声,探出肩膀向深渴色的实术门猛撞过去。只听咚的一声巨响,连脚下的地面都微微有些显动,实术门应声而开,最前面的黄震和杨?#26412;?#20004;人速度最快,箭一般射进房间内,手中都拿着手枪近来之后?#35748;?#39030;棚开了两枪,大唱道:“都给我不许动!”

房间内有人,但没黄震想象中的那么多,只有两位,有一点肯定,这二人都不是彭书林。当他和杨?#26412;?#30475;清床上的二人?#20445;?#33041;袋嗡了一声,顿时呆楞在那里。床上的人也楞了,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看黄震,再看看那位肥脸己经变成酱紫色的杨?#26412;幀?#26102;间好象定了格,谁都没说话,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后面的士兵并不知道里面的情况,蜂拥而入,冲杀进来。进来之后,迎入眼中的是好一幅春宫美图。床上,一位相貌异常美艳的女人半裸着上身,一脸慌张的左顾右盼,双臂虽环在胸前,却挡不住咋泄的春光。女郎?#21592;?#36824;有一位年进半百,油光满面的中年人,这时己经完全楞在床上。“这……这不是陈……”一个士兵认出床上的中年人是谁,大惊失色,失声叫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被黄震伸手捂住,?#25104;?#27515;灰,难看得吓人,低声说道:“都他妈给?#39029;?#21435;!”

士兵们一听顿?#27605;?#38684;打的茄子,蔫了,一个个搭拉着脑袋,静?#37027;?#30340;退出房间。等士兵全部走后,黄震背过身,对床上人道:“陈……陈省长,打扰了,我,?#20197;?#22806;面等好了!”说完,他拉住仍在发呆的杨?#26412;?#36208;出房间。

刚出来,他抡起?#30452;?#23601;是两个嘴巴,恨得牙根都痒痒,破口大骂道:“老杨!你不说彭书林在这吗?可他妈的?#22235;?啊?”喘了两口粗气,接着说道:“我们多厉害,连省长千那事我们都……唉!我这回算是被人害惨了,你等着,我和你没完!”

一省之长出来偷情被他抓住,在黄震身上却找不出一丝喜悦。这事不算大,还不至于把一个省长拉下台,但对于省长来说,这是脸面问题,被那么多士兵抓个?#20013;校?#21363;使现在不说什么,以后也不会善罢?#24066;藎?#40644;震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的。

他不说还好,这一顿骂把杨?#26412;?#20063;骂火了,他叫嚷道:“黄震你还要不要脸,现在倒成我的错了?是谁拉我们安全局下水的?又是谁把我拉下来的?如吴没有你,我们这几天至于东奔西跑的打探消息吗?至于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玩命吗?”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骂得不可开交。

突然放门一开,那中年人已经穿戴整齐,从房间里走出来,面上丝毫没有惊慌的表情,一脸漠?#22351;潰骸?#20004;位,这么晚还出来抓人,真是,辛苦,你俩了,行,你们好好抓吧!”说完,阴沉得脸,走过二人身边。

“陈省长,不是你想象那样的,这个……那个……哦……”黄震和杨?#26412;?#32769;脸一苦,还想结实两句,?#30446;?#24052;巴半响,话没说出来,那?#30343;?#38271;已经坐电样下楼走黄震一跺脚,对着大眼瞪小眼的士兵大吼道:“还在这里千什么,都给我滚下去。”

一行?#35828;认?#31232;拉拉从楼梯下来,进来时是威风八面,出去?#27604;?#19968;各个垂?#39134;?#27668;。坐在大厅内一位带着墨镜的青年汉子见他?#20146;?#20986;酒店,阴阴一笑,拿出电话,说道:“东哥,你的礼物已经平安送出!”

谢文东这时正坐在?#36947;?#24736;闲的抽着烟,轿车*路边停着,后面不远的地方还停有安全局跟踪的汽车。他接起电话一听,笑容笑得更深了,拉下车窗,伸出手将烟头弹飞,?#30452;?#26377;意无意的摆动两下,拍拍司机的启膀,说道:“开车。”“去哪?”“回别墅!”司机答应一声;缓缓启动引擎,向别墅方向开去。

一路无话,?#20154;?#22238;到别墅?#20445;?#19977;眼李爽高强?#28909;?#19994;己回来,正坐起一起谈论什么,见谢文东回来,三眼起身道:“真?#19978;В?#19996;哥你当时没在场,没看见黄震那一张老脸变得五颜六色的样子。”

谢文东脱掉外套,精神一缓,飘?#22351;?#20498;在沙发上,笑呵呵道:“虽然没看到,但可以想象!他只?#27426;?#26159;一师之长,和一?#30343;?#38271;比起来,有天地之别,这回他把陈老头得罪得不洁,以后够他受得了。”

李爽摇晃着大脑袋,说道:“东哥的主意虽然好,但把舒小眉这么漂亮的姑娘给了一个糟老头,实在是有些?#19978;?#20102;。”

三眼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嬉笑道:“怎么,你还舍?#22351;?#21527;?”李爽认真的点点头,委屈道:“说一点不在意那是骗?#22235;?”

三眼很有经验的说道:“有些女人只能?#35910;?#19981;能近看。死心吧,舒小眉?#30343;?#21512;你,如果说玩玩还可以,要是养她,绿帽子早晚戴在你头上。”李爽?#37027;?#22823;坏,撇嘴道:“讲多么多道理干什么,好象你很有经验似的!”

谢文东眯眼一笑,环视一圈,见?#35828;?#24471;挺齐,话题一转,说道:“我决定后天出发,?#28909;L,然后再转机去上海。”

高强和姜森听谢文东提起过,不觉得奇怪,其他人可不一样了,三眼疑道:“后天?东哥,是不是有些匆忙?”谢文东点头道:“是匆忙了一些,但是,这次去DL可能会耽误几天的时间,如果不提前,万一上海方面有变,那我们就措手不及了。”

李爽皱眉道:“如果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妥当,只有?#22351;?#20004;天的时间,恐怕不够用啊!?#22791;?#24378;一翻白眼,说道:“如果你觉得时间不够也可以不去,没人强拉着你。”李爽老脸一红,瞪着高强半响,挤出一句:“没见过比你更讨人厌的人!”他转头对谢文东道:“东哥,你放心吧,后天我一定把帮会里的事情安排妥当。”“恩!”谢文东点点头,看了看这些和自己一起出生如死的兄弟,心有?#20889;ィ?#21497;道:“其实,我倒希望你们都不要跟我去。南洪门实力不比一般,和他们作战风险太大。”

三眼呵呵一笑,说道:“东哥你别担心我们,咱们在一起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闯过,一个区区南洪门,有何可怕的?!”

南洪门本身或许没有可怕之处谢文东说道:“怕就怕在他们在南方的势力巩固,而我们只是外进的帮会,不管是当地的政府还是黑道上的帮会,很难让他们倾向于我们。”谢文东的忧虑不是无的放失,地利人和,这对交战双方占有绝对性的优势。以前文东会刚刚入主H市,规模只是隐隐形成,和魂组、猛虎帮比起来差距巨大,之所?#38405;?#25226;这两大帮会打败打跑,很大程度上是*着地利人和这两个条件。现在,?#38382;?#36716;换,他自然也考虑到这一点。

三眼摸摸手指上的白金戒子,悠悠说道:“东哥,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我们能舍得本钱,我想拉一两支当地的帮会过来不是问题。一旦我们站稳脚跟,那南洪门想再把我们打跑可难了。”谢文东仰面而笑,看来三眼是越来越精明了,也知道使用世界上最锋利的武器——钱了。他点头道:“没错,这也正是我所想的。”看了看时间,已经后半夜了,他起身道:“大家忙活一晚也都里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洁需要处理,?#28982;?#21435;休息吧。”

众人听后,纷纷起身,回各自家中睡觉去了。李爽高强?#28909;?#26356;方便,干脆不走了,准备在别墅里住一宿。谢文东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李英男找到没有?”三眼一听,觉得头大,趁大家一楞之机,先脚底抹油,跑路了。李爽摇晃两下脑袋,苦着脸道:“下面的兄弟还在找,可依然没有消息,我想,她可能己经不在H市了吧?!”

“不在H市?”谢文东一皱眉,问道:?#20843;?#36523;上有钱吗?”李爽摇头。“他在H市有亲戚朋友吗?”李爽摇头道:“恐?#26053;?#26377;,不然早找上门来了。”“?#28909;?#27809;钱没朋友,她怎么能出得了H市。”谢文东坐在沙发上,?#20102;?#19981;语。

李爽老脸一红,挠挠头,小声问道:“那东哥,我也去找找看看?”“不用了!”谢文东道:“人各有命,如果她想走,?#19968;?#26469;又能怎样?如果她想回来,?#31449;?#20250;回来的。”说完,他伸个懒腰,说道:“大家都去睡觉吧,明天可能是个好天气!”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章   地址:
牛派乞人
下载貔喜脉动双升 什么app可以用电脑赚钱的软件是什么东西 江苏体育彩票七位数 福彩3d跨度走势图300期 七乐彩今晚最准推荐 护士去那种医院赚钱多 8日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记录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500 新疆35选7风采走势图-大星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