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彭玲不好意思的离开谢文东的怀抱,脸膛羞红。后者黯?#22351;溃骸?#20320;决定了吗?”彭玲深深的点下头。谢文东明白,她和自己是同一类人,只要决定了的事,就很难再去更改。他也无法阻止,长长吸了口气,他说道?#39608;凹热?#26159;你决定了的事,我不会反对,?#19968;?#27966;人保护你们的。彭玲听后神情一阵落寞,最希望能在自己身边保护她的人是谢文东,?#19978;В?#22905;知道这不可能。

此次去美国,不知道得用多久时间,平时的常用之物自然要准备好。谢文东陪彭玲?#28909;?#20102;一趟她家中,带些贴身的衣物。本想返回别墅,一看时间,已经?#35828;?#22810;了,无奈,只好先赶到文东会成立的那所小型医院。说是小型?#22351;?#19981;过分,上下两层,加在一起不足三百平,一楼为门诊、手术室和普通房间,二楼则是清一色的高级病房,房间内只摆放一张病床,床边有各种医疗设备。彭书林在*里侧的一间病房,门外有数名大汉把守。透过巨大的玻璃窗,彭玲还是第一次看到受伤之后的父亲。

老人平静的躺在床上,双眼紧闭,面上带着氧气罩,?#30452;?#25554;满大大小小的针管。她?#20146;?#19968;酸,眼泪夺眶而出,轻轻呼唤道?#39608;?#29240;爸”谢文东环住她肩膀,让她*在自己怀中,轻声安慰道?#39608;?#25918;心吧,彭伯父会平安的。”好一会,他放开彭玲,将身旁的医生拉到一边,问道?#39608;?#20182;现在怎么样?”医生无奈道?#39608;?#25105;们没办法,只能说是维持现状。”

谢文东双眼如刀,凌厉的盯着医生,缓缓道?#39608;?#25105;要把他送往美国,路途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我只要求你保证一件事,让他一路上平安无事。”医生为难道?#39608;?#36825;个……谢先生,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我?#28909;皇?#38599;于你,自然会尽心帮你做事,但事情往往瞬息万变,谁也不敢担保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所以,这个保证我恐怕……”

“哼哼,不用和我?#30340;?#20123;没用的。”谢文东冷笑一声,伸手入怀,把医生吓了一跳,他知道谢文东是什么样的人物,以为要对自己不利,哪知他从怀中掏出一张支?#20445;?#22841;在手指中晃了晃,塞进他口袋中,谢文东笑眯眯说道?#39608;?#36825;是一百万,现在我交给你。如果一路上彭厅长无事,这钱,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去花,如果他有事,嘿嘿,怕你有命?#20204;?#27809;命去花了。”说完,他用手指点?#35828;?#21307;生的脑门,转身向彭玲走去。一百万,对于一名医生来说,这些钱够他赚一辈子的,想要得到得更多,当然就需要付出得更多。医生?#20102;?#33391;久,?#30001;?#34915;口袋中掏出支?#20445;?#30475;了看,然后小心的贴身放进怀中,快步走向病房前谢文东和彭玲,谨慎说道?#39608;?#35874;先生放心,我向你保证,三天之内,彭厅长性命无忧!”

彭玲被医生说?#35835;耍?#19981;知浪??#20160;么意思??#25991;??#30333;???#38754;轻笑一???#20102;拍医??#32937;膀??#36947;?#39608;?#36825;就对了!去美???#24403;去旅游了??#22909;?#23281;妫?磺谢ㄏ??#25105;的?薄?#22810;谢谢先??#21307;?嫒?#19968;喜?溲?Ь?#36947;?#39608;?#37027;我?#28909;?#20934;备准备?/P>

谢文东看看?#30452;恚?#36947;?#39608;?#20320;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不喜欢?#28909;恕!薄?#26126;白!”医生点头答应一声,急冲冲而去。

?#20154;?#36208;后,彭玲问道?#39608;?#25991;东,这位医生也和我一起去吗?”谢文东点头道?#39608;暗?#28982;,一?#36820;?#31800;,伯父如果有什么不良反应,你又怎知如何照顾他。”彭玲为谢文东的细心深深感动,轻轻道?#39608;?#35874;谢!”谢文东展眉一笑,道?#39608;?#20320;还用和我客气吗?”

时光如流水,晚间十点一晃而将至。谢文东看看?#30452;恚?#35828;道?#39608;?#26102;间快到了,我们也该走了。”

医生指挥几名护士,将彭书林所在的病床推出医院,一辆大号的面包车在外面等候多?#20445;?#21518;门打开,小心的连人带床一起放进去。“嘎吱”随?#27966;?#36710;声,又有两辆轿车停在医?#22909;?#21475;,?#24471;?#19968;开,?#30452;?#19979;来七男一女,向谢文东点头示意。这些人俱是谢文东找来的,女的年岁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面无表情,一脸的冷酷,她正是将彭玲救出虎口的文姿。而那七名大汉则是姜森手下,血杀中的精英,让这八个人保护彭玲父女二人,谢文东多少觉得心中有?#20303;?#22914;果五行那五?#22235;?#22815;同往,他就更放心了,不过现在这五人人在上海,协助东心雷对付南洪门,一是调离不开,再则就算能来,时间上也不够用了。

一行?#35828;?#19978;了?#25285;?#30452;奔车站而去。刚走出不远,下面有探子回报,?#34507;?#20840;局全体出动,军队和武警全城?#28338;希?#29305;别是通往机场的公路,关卡层层。谢文东一听马上明白了,看来?#26222;?#26159;从医生那里打探出消息了,知道中国的医术水平难以医治彭书林的伤,怕他将其带走,所以全面?#39313;?#26426;场。看来,当初选择黑带算是选择对了。他冷冷一笑,对司机说道?#39608;白?#22823;路,让后面的车跟住我们。?#26412;?#26041;和安全局在打探谢文东的动?#29627;?#32780;谢文东靡下的探子也源?#24202;欢?#30340;将他们的一举?#27426;?#36805;速回递过来。

几乎有不下三辆样式、颜色、车牌和谢文东所坐的汽车一般不差的轿车在市?#26032;?#36891;,扰乱军方的视线,谢文东趁这机会,一鼓作气进入H站。他料想得没错,没人想到他会走铁路这条道,包括?#26222;?#22312;内。车站的看守很松,只有四五名警察在站台闲溜哒。?#23545;?#30340;,看见一行人推着一辆病床赶进站台,觉得莫名其妙,难道车站有人生病了,可?#27426;?#21834;,就算有病也应该是出站而不是进站啊!其中一个警察疑声道?#39608;?#19981;会……不会军方要找的人让我们赶上了吧。”

“没准!”另一个年纪较大的老警察急忙拉住其他人,转身就走,边走边小声说道?#39608;?#21035;?#39053;?#20551;装没看见。”

“为什么?”一个刚刚从警校毕业的毛头小子一甩胳?#29627;?#36136;问道?#39608;?#20026;什么不让我们管,那很可能就是上面让我们找的人。”

“你懂个屁!”老警察气得直咬?#28291;?#19981;管他愿意不愿意,拉看他走到一处?#25112;?#20731;静处,说道?#39608;?#25110;许……就算那人是彭书林,你又能怎么样?你知道把他藏起来的人是谁吗?是谢文东!你如果报上去,别说是你,我们这五条命没准都得搭上。你刚毕?#20992;?#24471;什么,谢文东也是你能惹得起的吗?连咱们老大(局长)见了人家不也是客客气气的。”

“难道他就无法无天了??#40763;?#24180;警察不服气,气囔囔的说道。“无法无天?!”老警察苦笑道?#39608;?#20320;还年轻,没见过什么是真正的无法无天,你要学的还多着呢,?#38405;?#27809;坏处!?#34180;?#27809;错,跟老同志多学习绝对没坏处!”一个声音在警察身后响起,五名警察一惊,纷纷回头,只见一个面?#33728;?#20919;的青年站在他们身后不远,整个人如同一座冰山,散发着阵阵凉气。面容刀刻一般,棱角凸凹。老警察见多识广,一下子认出这人,笑容满面的迎上前,道?#39608;斑希?#36825;不是高兄弟嘛!今天怎么这么闲着。”

这人正是高强,他没理老警察,眼睛一直盯着青年不放,语气冰冷,说道?#39608;?#24536;记你刚才看到的一?#23567;!?/p>

高强气?#31080;?#20154;,岂是平常人可比,青年警察顿时矮半截,他下意识的摸摸腰间刚刚领出来的手枪,顿时胆气壮起来,他怒道?#39608;?#20320;是什么人,敢这么对警察说?#21834;!备?#24378;仍是面无表情,缓缓解开衣扣,冷冷道?#39608;?#25991;东会,高强!”

“别,别别……”老警察见事不好,急忙道?#39608;?#20182;是新人,?#27426;?#20107;,高兄弟给个面子……?#34180;?#31649;他要什么面子?!?#40763;?#24180;警察一推老警,拔出五四手枪,气横横道?#39608;?#25105;就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为什么要怕他,我们可是警察……”?#22351;人?#35828;完,高强猛然一个箭步窜到他面前。青年警察毕竟是警校出身,反应也够快,见眼前黑?#21543;炼?#20182;忙一闪身,刚想抬手举枪,只觉得手腕一麻,手?#38599;?#25163;而飞,他再抬头,高强已站定在他面前,手中一把钢刀正架在他脖?#30001;希?#19981;知是刀身冰冷还是刀上的杀气过重,他的脖子顿时泛起一层鸡皮疙瘩,高?#24656;?#30003;道?#39608;?#24536;记你刚才看见的一切!”

青年警察吓得?#28857;?#22312;那,目瞪口呆的点点头。高强满意的一咧嘴,露出两排小白?#28291;?#20182;收起刀,?#38405;?#32769;警点点头,一紧身上的衣服,缓步而去。

这?#20445;?#35874;文东已看见了莉莉娅。那高?#24140;?#30246;的身材和一头弯卷金黄的长发,以及身边那几位不离她左右的俄罗斯大汉,想不注意到她都难。打声招呼,谢文东问道?#39608;?#33673;莉娅小姐都准备好了吗?”莉莉娅甜笑道?#39608;凹热?#31572;应的事,我就能做到,我们俄罗斯人一向很守信用的。”谢文东仰面一笑,暗道,希望你们以后也能这样,点点头,他说道?#39608;?#30001;于我这位朋友身患重病,一路上必须得有人照?#32781;?#25152;以,还有几人要随同。”莉莉娅一愣,问道?#39608;?#35201;几人?”谢文东略微算了算,说道?#39608;?#21313;?#29238;?#20154;。”

莉莉娅沉默片刻,爽快道?#39608;?#27809;问题!”当把彭书林抬上莉莉娅安排的贵宾包厢?#20445;?#24050;经离发车时间不?#35835;耍?#36710;头一声长鸣,鸣得彭玲心底一酸,她泪眼朦胧,可怜西西的看向谢文东,心中一阵不舍。离别苦多!谢文东长叹一声,紧紧拥抱住彭玲,在她耳边轻声说道?#39608;?#21482;要我有时间,?#27426;?#21435;美国找你们。?#34180;?#25105;怕……”彭玲愁?#22351;溃骸?#25105;怕?#20197;僖不?#19981;来了。”

谢文东心中一颤,强颜欢笑道?#39608;?#24590;么会呢。”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彭玲这一走,回来的可能性极小。要知道中央如此着急彭书林,他一失踪,又怎么可能放过彭玲,他笑呵呵道?#39608;?#27809;准你刚到美国,我也去?#22235;亍!?#35328;罢,他仰面感慨道?#39608;?#19990;事难?#24076;?#20170;天我可能呼风?#25509;輳?#26126;天,我可能一文不?#25285;?#19990;上的事本来就变幻莫测。”他这样说也是有道理的,彭书林一走,中央的注意力无疑转在他身上,特别是杜庭威的父亲,又怎么能放过他。第一次和中央的高官?#22336;?#20182;也没有足?#22351;?#25226;?#25214;欢?#31283;赢,当初H市一手遮天的四爷就是摆在眼前活生生的例子。这话他不会对彭玲说,怕她担心,也怕她内疚。

彭玲不明白他话的意思,以为他厌倦了黑道的?#26494;辈?#26377;感而发,喜道?#39608;?#25991;东,那你和我一起走吧!”

看?#25490;?#29618;喜悦的面庞,有那么一瞬间,谢文东真想答应她,可这种冲动很快被他甩到脑外,摇头道?#39608;?#26377;时候一个人去做一件事,不知不觉中才发现这件事并非他一个在做,而是有一群人,这时他想放弃已经不可能了,如果事情没有结果,那会连累到无数的人,包括他的朋友。”彭玲?#25104;?#30340;欢喜之色渐渐消失,叹道?#39608;?#30475;来,你还是没办法放弃。”

谢文东淡淡道?#39608;?#36825;是我的命,也是我自己选择的路。”又是一声长鸣,莉莉娅走上前,客气道?#39608;?#35874;先生,如果再耽搁下去,恐怕你的朋友会?#21916;?#19978;车了。”说着,她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彭玲,眼中流露出轻视之意。这没逃过谢文东的眼睛,他轻轻一笑,没理会,拍了拍彭玲的纤手,说道?#39608;?#19981;早了,上?#34507;?”彭玲垂下头,说道?#39608;?#20877;见。”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让自己做到不看谢文东一眼,她怕一眼看过去就会失去了离开的勇气。

火车缓缓启动,谢文东挥手,?#19978;?#24429;玲已看不见,直到列车在地平线彻底消失,他才把?#22336;?#19979;,从口袋拿出烟,深深吸上一口。“她走了。”莉莉娅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身边,仍用她那迷死人的甜笑说道。谢文东转头,一口烟气喷在她?#25104;希?#22068;?#20431;?#25361;,淡淡道?#39608;?#22905;是我喜欢的人,我希望她?#30343;攏?#32780;你和你们黑带最好也祈祷她?#30343;攏?#19981;然,我不会介意文东会的帖子发到俄罗斯去。说完,他笑眯眯的轻掐一下莉莉娅娇人的面颊,很柔嫩,也很光滑,微微一笑,侧身走开。他笑得灿烂,心中却充满彭玲走后失落的苦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七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安徽时时快3遗漏号 双色球30期走势表 秒速时时采彩计划软件一期 山东时时重庆时时网 高频彩计划软件下载 款4吉林时时票查询 竞彩混合过关投注规则 赌场里有哪些玩法 七星彩技巧规律和口诀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