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迎客饭店在这里绝对算是数一数二的大饭店;占地面积数百坪,上下三层,内部装饰以花草树木为主,清淡雅然,一排排半人工半天?#22351;?#26641;木如同小栅栏,将一楼饭厅隔出数个小厅。为了?#30452;媯?#27599;厅又都起了很优雅的名字,什么寒暄阁,望月阁等等。不过现在饭店内坐着的人却和这里的格调格格不入。一楼坐有不下两百人,一个个大呼小叫,劝酒声,酒令声?#27426;希?#20854;中还夹杂?#25490;?#22918;艳抹的女人,如同花蝴蝶一样在人群中飞来飞去,所到之地都能引起一阵豪放的笑声。

当黄震推开大门,进来时看见得就是这般情景,这,完全是一副吃喝玩乐的太平景象,和彭书林哪粘得上边!他心中一沉,正想望里走,迎面上来三名大汉,正中一人三十多岁,眼角?#22351;?#30116;痕,使本来的环眼变成三角眼,让人觉得他一眼大一眼小。这青年上下看了看黄震,也算可以,摇头道:“对不起,我们这里是私人聚会,不欢迎当兵的。”

黄震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要找得是彭书林和谢文东,没理那青年,只是瞥了他一眼,跨步从他身边擦过。青年?#25104;?#19968;变,他在文东会也算是不大不小的头目,但这足够他自豪的,道上的人,哪怕是大哥级的人物对他都得礼让三分,而今,这军装中年?#35828;?#20182;不存在。黑道最讲究的是一个面子,为了这两个字,不知有多少人可以豁出性命。他暗哼一声,回手一把抓住黄震肩膀上的军章,冷声道:“我说过了,这里不欢迎当兵的。”黄震眉头一皱,但他却?#27426;?#21518;面的警备员窜出一人,抬腿就是一脚,脚尖直踢青年手腕。警卫员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特?#30452;?#21892;于紧身攻击的贴身战,一脚踢出力量不下百余斤,?#30001;?#38795;头暗藏钢板的军勾,如若踢实,青年的手腕算是废了。文东会内头目哪有白给的,青年在道上混了多年,头脑未必过人,但一身的实战经验却不少,眼前黑影一闪,自知不好,急忙收手,险险避开,鞋尖挂着?#22351;?#21170;风,擦得他手腕火辣辣的。青年低头一看,手腕内侧擦掉一块皮,血?#30475;?#30333;肉和皮肤的缝隙中缓缓渗出。虽不算什么伤,但足够他脸红的,青年怒吼一声,躬起身子,正准备和警备员大战一场。这时,后方响起一声断喝:“住手!”

青年憋?#27426;亲?#27668;,红着双眼,回头一瞧,看清?#28982;?#20043;人后,顿时泄气了。后面走出十多号人,正中两位身材都不高,一个是姜森,一人是李爽,左右分站十多名魁梧高大的黑衣大汉,二人与周围人比起矮了半头,仿佛成了被众山围绕的平原,但他俩身上的那股子气势,却没人敢小视。姜森离老远哈哈一笑,态?#28909;?#24773;的迎上黄震,客气道:“我道是谁,原来是黄师长,下面的人?#27426;?#20107;,还请多见谅。”黄震在没找到彭书林之前也不好?#22336;?#20182;对谢文东不能说没有顾忌,淡然一笑,故意环视一周,别有所指的问道:“你们这么多人聚在这里,不会是有事吧?”“有事?能有什么事?”姜森笑呵呵道:“年底了,大家?#37327;?#19968;年,出来吃吃,玩玩,这也是正常。黄师长,你要知道,我?#20146;?#29983;意的并不比你们军人?#23567;?#23545;了不知道我们这算不算非法集会啊?!”“算不算非法集会我不好说,这恐怕得问警察了。”黄震心中暗骂姜森狡猾。

姜森笑道:“来者是客,黄师长里面请吧。”黄震一指外面刚刚赶过来的军车,说道:“我这次不是一人来的,不知道他们算不算客。”李爽突然答话道:“东哥有交代,只要来了,就是我们的客人,并说我们?#27426;?#22909;?#27599;?#24453;!”

“什么?”黄震一惊,马上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谢文谢先生没在这里?”李爽无辜的眨眨眼睛,?#27425;?#36947;:“谁告诉你东哥?#27426;?#22312;这。”黄震?#34507;?#25671;头,心中急转,片刻,他为难一笑,说道:“不?#20204;?#25105;接到线报,说彭厅长是被谢先生从医院带走的,而且就被挟藏在?#35828;兀?#19981;知是否真?#20889;?#20107;?”

“哈哈”姜森仰面而笑,说道:“这怎么可能呢?别说东哥和彭玲有那层关系,就是没有,我们与彭厅长一直都是相敬如宾的,挟持?呵呵,真是无稽之谈。”他摇摇头喃喃道:“谣言真是可怕啊”看他一脸受?#22235;?#22823;冤枉的表情,黄震?#20146;?#24046;点气歪了,没想到谢文东已够狡诈的了,而他的手下则更会演戏。在医院时,事情发生突然,黄震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没想明白,等出医院,他反复一琢磨,在H市,除了谢文东还有谁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挟走彭书林,就算不是他,也和他有关系。他无可奈何道:“或许这是谣言,但无风不起浪,我?#28909;?#25910;到这样的线报,没有不弄明白的理由,而且,”黄震压低声音,故作神秘道:“我这也是帮你们?#19968;?#28165;白,你?#30340;?”老狐狸姜森暗骂一声,耸耸肩,道:“?#28909;?#36825;么说,我如果不配合岂不是有?#21491;?黄师长你放心,我?#27426;?#40718;立支持。”“那就好”黄震满意的点点头,道:“可能要耽误你们十多分钟的时间。”说完,他转身对身后的副手轻轻点下头。副手明白他的意思,马上跑出饭店,召集士兵集合。

没用两分钟,军车下来的士兵集结完毕,随着黄震一声令下,两百余名士兵对旅游休闲区进行了全面搜查,特别是文东会聚集的这间饭店,检查之细,大有挖地三尺的意思。士兵遵命办事,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在大厅内来回穿梭,手中拿着打印出来彭书林头像与其他人一?#27426;?#29031;。文东会有不少人?#22378;?#22810;了,醉得人事不醒,出溜到桌子底下,士兵并不放过,抓住其脖领子,提起来确认。很快,对于士兵的野蛮引起左右人的不满,争?#25104;?#27492;起彼伏,有些人干脆拿起啤酒瓶和士兵对峙起来。如果不是黄震和姜森压着,双方早大打出手了。这一搜,至少用了半个多小时,士兵快将饭店翻个底朝天,连彭书林的影子都没看见。各路人?#27426;?#22238;报,结果都是没?#23567;?#40644;震渐渐沉不住气,心烦的来回度步。他对安全局给的情报有些怀疑起来,彭书林没找到也就算了,怎么谢文东也不在,他们不是说亲眼看见谢文东进了这里吗?那?#22235;?难道长翅膀飞了不成?

谢文东没有长翅膀,更不会飞,他现在正坐在一处不出名的酒吧里,神态悠闲的品着红酒。酒度不高,有些甜,又带些酸,喝进肚里,回味?#27426;稀?#20182;在?#28909;耍?#31561;黑带驻在H市专门和文东会联络的负责人。这人谢文东没见过,是他接管北洪门之后黑带为了联络?#20302;?#26041;便?#25490;?#21040;H市的。一直一来,都是三眼和对方见面会谈。有时谢文东也忍不住感叹,三眼负责那么多事,依然能把帮会打理得井井有条,确?#31561;?#20154;?#25991;?#30456;看。他看眼?#30452;恚?#36824;有?#27426;问?#38388;,无聊的环视一周,酒吧人?#27426;啵由?#21448;是白天,只是稀稀拉拉有几位客人,当然,这几位客人谢文东都不?#21543;?#20854;中有三眼,还有负责保护他的文东会成员。

“环玲!”一串清亮的风铃声响起,门一开,打外面进来五人,四男一女,男的具是一身黑色西装,女人身材高窕,穿了一件米色毛领的呢绒大衣,下蹬高跟筒靴,靴子和大衣下摆之间露出一小段洁白的小腿。进屋之后,女郎摘掉帽子和墨镜,一头金黄的长发飘然滑落,?#30001;?#30333;净无暇的肌肤,活象大号的芭比娃娃,她用蓝汪汪的大眼睛在酒吧内巡视一周,当他看见三眼时,甜甜一笑,点?#20998;乱猓?#26368;后,目光落在谢文东?#25104;希?#30524;睛一亮,直步走过去。

她来到谢文东近前,伸出手来,甜笑道:“你就是谢先生吧,我一直以来都是在照片中看过你的样子。?#24444;?#30340;声音很?#38050;攏?#32780;且汉语及其熟练,让谢文东听起丝毫没有别扭的感觉。谢文东起身,握了握面前白哲的小手,软软的,柔似无骨,他第一感觉是这?#30343;?#27809;拿过枪,也没用过刀。他耸下肩,笑眯眯道:“嗯我是谢文东。”女郎姗姗坐在他对面,道:“对了,谢先生,?#19968;?#27809;介绍自己的名字,我叫莉莉娅”谢文东点头笑道:“我知道,莉莉娅,在俄罗斯是百合的意思吧。”女郎眼睛一亮,疑问道:“谢先生怎么知道?”谢文东仰面而笑,没回答她的话,?#27425;?#36947;:“我觉得这个名字和你很配。”这是实话,他觉得女郎的白净比百合更胜几筹。莉莉娅听后?#25104;?#19968;红,在她所想象中谢文东应该是阴沉得可怕的人,可今天一见面才发现,他只是个普通的年轻人,很年轻,面?#21916;皇?#36824;流露出?#27426;?#26102;世的纯真。这样一个?#22235;?#25104;立起连黑带高层都不敢小窥,一举打跑?#31361;?#24110;的文东会,简直不?#19978;?#35937;。她含笑客气说道:“谢谢!”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她,道:“我很奇怪。”“恩?”莉莉娅一愣。“在腊月天穿着裙子,是不是俄罗斯人真的不怕冷?”谢文东很认真的问道。这话把莉莉娅逗笑了,说道:“世界上怎么会有不怕冷的人?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

“习惯?”谢文东叹道:“真个习惯真不错。”言?#30504;?#20182;话入正题,说道:“这次我找你来,是有事相商。”莉莉娅收起笑容,一脸的小心,她虽不知道是什么事,但?#28909;?#35874;文东找上门,不会简单的。她正色道:“谢先生请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上忙的,我?#27426;?#23613;力去做,况且,在H市,谢先生的部下也是给予我不少帮助的。?#24444;?#30340;话很客气,但只提到她自己,并没把黑带拉进来。谢文东心中暗笑,看来,这莉莉娅也并不是简单的人物。他道:“我有位长辈急于出国,但短时间内弄到护照很麻?#24120;?#25105;希望能通过黑带的关系,把护照这关避开。”莉莉娅事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是让黑带帮忙?#20992;?#19968;人,这对于她来说是小事情,神色顿时一缓,接着,又故意问难道:“谢先生,现在俄罗斯境内对于?#20992;?#24471;验查特别严格,特别是对中国人,这事恐怕有些难办。”谢文东双眼如刀子,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刚才莉莉娅神色的瞬间一松没逃过他的眼睛,他立刻意识到这对黑带不算难事,他笑眯眯?#27425;?#36947;:“那莉莉娅小姐的意思是没办法了?”

“也不能这么说,只是很麻?#22330;?#33673;莉娅话没说完,谢文东本眯起的眼睛缓缓一张,顿时两道精光射在莉莉娅?#25104;希?#37027;一瞬间,她敢发誓,她当真看见谢文东的眼睛在放光,?#22351;?#38452;柔无形的压力快将她淹没,下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

谢文东柔柔道:“以前我协助黑带打?#31361;?#24110;的时候也很麻?#24120;?#20294;?#20063;?#27809;说什么,而你,现在却和我说麻?#22330;!?#20182;冷笑一声,站起身,双手拄住桌案,上身探近莉莉娅,双目如炬,淡?#22351;潰骸?#29616;在,你只需告诉我能帮还是不能帮,其他的我不想知道。”

一个人转变得如此之快,好像瞬间变了个人似的,莉莉娅今天算是见?#35835;恕?#20182;毕竟是黑带派出来的负责人,见过大场面,迫于谢文东的压力,后背的贴身内衣已?#32531;顾?#25171;湿,但面上丝毫不露痕迹,她甜甜一笑,神情自若道:“谢先生情放心,不管于公于私,我都会尽力帮忙的。”谢文东道:?#26263;?#25105;的时间有限,?#35828;?#20420;罗斯后再转乘去美国,?#30001;?#20170;天,只有三天的时间。”

“还要去美国,只有三天时间……”莉莉娅?#20102;?#36215;来,半响才道:“时间紧迫了一些。”

“这也正是我找上你们黑带的原因。”谢文东平静道:“希望你们黑带不会令朋友失望。”说完,他一笑,缓缓坐回原位。本来跟着他一起站起身的文东会成员见状也都纷纷又坐下。三眼长嘘口气,他也怕谢文东和黑带闹僵,那对文东会的损失可是要命的。三眼一直都很看重?#37202;飞?#24847;,认为那才是真正生财之路,对谢文东提出的转行虽然支持,心中却不以为然。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九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