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他怎么来了?”谢文东弄?#27426;?#36825;个赤军的?#19968;?#32463;常神出鬼?#22351;模?#32780;且消息灵通的很,自己回H市没几天他就找上门来了。李爽不认识无名,疑惑道?#39608;?#19996;哥,你认识这个无名的?”“恩!”谢文东点点头,并未答话,对大汉一笑,道?#39608;?#20804;弟,请他进来吧。”“是”。大汉爽快的答应一声,转身跑出大厅。不一会,他和一位二十多岁,面容冷峻,身材偏瘦的的年轻人走进来。“哈哈。”?#22351;?#26080;名到前,谢文东已仰面而笑。张臂迎上前去,无比亲密的拍拍无名肩膀,欣喜道?#39608;?#22909;久没见,你老兄在日本的日子应该不错吧?”没想到谢文东如此的亲热,无名受宠若惊,客气道?#39608;?#35874;君的风采还是依然。”

“呵呵。”谢文东轻笑。招呼无名坐下,他自己在无名对面姗姗落座,下面的小弟上?#26263;?#20102;来两杯茶水。?#22336;?#21040;二人面前。“无?#30452;?#23458;气。”谢文东一挥手道,“你是打哪来?”“上海。”无名一向很少废话,他的中国?#20843;?#27969;利,但毕竟是日本人,?#20843;?#22810;了时常走调,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的话尽量简洁。到现在,已经成习惯了。“上海?”谢文东眉毛皱一皱,悠悠道?#39608;?#19978;海离这里十万八千里,无兄不会无缘无故的大老远跑到H市来吧?”

无名点点头,道?#39608;?#25105;来,是因为你在。”“呵!”谢文东笑问到?#39608;?#20320;怎么只我的H市?”无名笑了,道?#39608;?#25105;自然有我的门路。”谢文东到?#39608;?#36196;军的门路我不过,也不像知道。如果有事就直?#34507;桑?#25105;?#19988;?#19981;是泛泛之交了吧?!”“谢君还是那么直接?#35828;薄!?#26080;名叹息,顿了好一会,才为难开口道?#39608;?#25105;这次来确实有事求助谢君。”

果然!谢文东用头发?#20081;?#33021;想到无名不会只是来探望自己,没说话,?#20154;?#19979;文。无名继续道?#39608;?#26377;些难以开口,每次都要麻烦谢君,”谢文东喝口茶,打个哈哈道?#39608;?#21482;要你能把你那日本人的客气省?#32536;簦?#25105;想?#19968;?#26356;舒服一些。”无名尴尬的挠挠头,直接?#35828;?#36947;?#39608;?#25105;们的组织现在很困难。和魂组正式开战以来,打掉他们一些势力,但魂组有政府中右翼集团支持维护,借国家力量制裁和打击赤军,我们现在举步为艰,支持组织运转的企业纷纷被查封,?#24335;?#31354;前紧张。”他?#27426;伲?#20026;难的看着谢文东,后者丝条慢理的喝着茶,?#25104;?#20381;?#36824;?#30528;一如既往的笑容,见他停顿,谢文东举目道?#39608;?#32487;续。”

无名叹口气到?#39608;?#35874;君应该了解,没有经费,对于一个庞大的组织的生存是何等艰难。”

谢文东心有所感,点头道?#39608;?#36825;点我明白,所以……”?#20843;?#20197;我此次前来希望能得到谢君的援助,?#24335;?#19978;的援助。”无名刚开始说到点?#30001;希?#19968;提钱,李爽无法保持沉默,从二人对话中他也听出一些端口,这无名可能是日本最大的恐怖组织——赤军成员。东北人对日本人?#30343;?#20040;好印象,?#27604;唬?#26377;些地方的人除外。李爽自然也是如此,?#30001;?#19968;直和文东会作对的魂组,他更是?#20113;?#20445;有很深的仇?#21360;?#20182;突然发问道?#39608;?#20320;知道你老兄准备让我们‘援助’多少?”

无名看了看笑到,不知道他的身份,转头看向谢文东,后者一笑,道?#39608;八?#26159;我兄弟,他说的话可代表我的话。”无名?#20102;?#29255;刻,道?#39608;?#20004;千万。”“噗!”谢文东?#30343;?#20040;反应,继续喝茶,而李爽却差点吐血,以前没见过狮子大开口,现在算是见?#35835;恕?#20182;继续说?#39608;?#22810;……多少钱?”“两千万。”“日元?”“人民币。”李爽喝口吐沫,急忙拉住姜森,道?#39608;?#24555;帮我合?#24076;?#20004;千万人民币相当于多少日元?”不用细想,姜森脱口道?#39608;?#23558;近一亿七千万日圆吧。”“妈的。”李爽腾的站起身,吼道?#39608;?#23601;凭你一张嘴,让我们拿出……”谢文东一摆手,拦住李爽下面的话。

对无名笑道?#39608;?#20004;千万,我能出的起,不过,你要让我知道我能得到什么?”无名振声道?#39608;?#35874;君会成为我们赤军的朋友,而且我?#19988;不?#24110;助你打击魂组。”

“这不够!”谢文东摇头道?#39608;?#23601;算没有你们赤军这个朋友,我依然活的很好。再则,你们和魂组之间的矛盾不要扯到?#30097;?#19978;,?#20146;。?#37027;是你们的事。不要说是为了帮助我而和魂组开战的。而且,魂组在?#24050;?#37324;根本不算什么,就像是在大象面前跳来跳区的猴子,虽然讨厌,却够不成威胁。无兄,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无名?#25104;?#30636;间变了数次,最后,默默摇摇头,精神颓?#22351;溃骸?#30475;来,谢君是不会答应我的请求了。”说着,他向谢文东一弯腰,打算起身。谢文东呵呵一笑,挥手道?#39608;?#26080;?#30452;?#24613;嘛,就算这方面我帮不上忙,我们私下还是朋友嘛,?#28909;煥次?#36825;里,不款待一番实在说不过去了!何况,我也没说肯定不帮你,你要知道,文东会是有?#24335;穡?#32780;且拿出几个两千万也不是做?#22351;劍?#21487;这些钱都是下面成百上千兄弟用血汗打拼回来的,如果收?#22351;?#30456;应的利益,”他眯起眼睛,接道?#39608;?#19979;面的兄弟也不会信服!”

无名问到?#39608;?#35874;君像要什么利益?”谢文东眯眼盯着无名,缓缓道?#39608;?#22312;赤军大旗的背后印上文东会的名字!”无名身子一震,他知道谢文东暗指的是什么,沉默不语,?#27604;唬?#20320;们能做到这?#22351;悖一?#32771;虑提供更多的?#24335;稹!?#26080;名双手轻轻搓着,好一会,发问道?#39608;?#22312;日本政府内,赤军是公认的恐怖分子,难道谢君不怕吗?这和黑社会是两个性?#30465;!?/p>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39608;?#21482;要你们不说,谁知道?”无名凝思道?#39608;?#36825;,我无法做出决定,需要时间和上海沟通。”谢文东若无其事的拿出烟,问到?#39608;?#25105;说的这个‘上面’是指谁?”无名站起身,道?#39608;?#36196;军的真正高层。好了,今天不打扰谢君了,我也要回?#32771;虑考虑??#35874;文??#19981;勉强???#36215;身??#36947;?#39608;?#26102;间不?艹ぃ?以贖市的时间并?#27426;唷!?/p>

“恩!”无名点头一笑,到?#39608;?#25105;想以后和谢君的合作的机会决不会少。”说完,告辞离开。谢文东送到门口,等无名的背影?#23545;?#28129;去,他向姜森抛个眼色,后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对站在不远处的手下一甩头,带上两人?#37027;?#36319;了出去。

等姜森走后,谢文东*坐在沙发,仰首,眯眼盯着天花板。高强心中不解,问到?#39608;?#19996;哥,为什么要和赤军拉上关系?”

谢文东苦笑道?#39608;?#39746;组!”“魂组??#22791;?#24378;迷惑道?#39608;?#39746;组怎么?”谢文东道?#39608;?#20320;认为魂组和我们的仇深不深?”李爽?#32769;?#36947;?#39608;?#22914;果我们突然都死了,魂组?#27426;?#27604;过年还高兴。”?#20843;?#20197;,”谢文东道?#39608;八?#20204;现在虽没在中国有什么大动静,也看不见踪影,不过我知道有一天还会突然出现的,在背后狠狠插我?#19988;坏叮?#36825;是隐患。消除隐患的最好办法就是将它消灭或使其受到牵制,但他在日本,我们鞭长莫及,而赤军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高强凝声道?#39608;?#19996;哥想用赤军牵制住魂组?”谢文东微微一笑道?#39608;?#20063;?#24666;?#25105;们还能从赤军身上得到更多?#20040;?#20063;说?#27426;ā!备?#24378;谨慎道?#39608;?#19996;哥,正如刚才那个日本人所说,赤军是恐怖分子,在世界上也是有一号的,让他?#19988;?#21046;魂组固然是不错,但我们和他们连线,也如同在玩火。”“不用担心!”谢文东自信道?#39608;?#21482;有不会玩火的人才会惹?#40533;?#36523;的,但那决不是我。”他拍拍高强肩膀,道?#39608;八?#25105;去找彭玲。?#22791;?#24378;看了看谢文东,叹了口气,他担心文东会发?#22266;?#24555;会变成空?#26032;?#38401;,好看而不坚固,他更知道什么叫树大招风,可转念又想,自己担心实在多余,他能想的到的,谢文东那会考虑?#22351;劍?#24819;罢,摇头而笑,与谢文东并肩走出别墅。

谢文东坐在?#36947;錚?#30475;着窗外倒飞而过的高楼大厦,自言自语道?#39608;?#19968;座高楼要有坚固的地基才能屹立?#22351;梗?#19968;个大型的组织也是一样。所以,”他抬头看向高强,问到?#39608;?#24378;子,你准备好了吗??#22791;?#24378;?#27426;次?#36947;?#39608;?#19996;哥、,准备好什么?”

“和我区闯天下,去争天下,去得天下!谢文东眯眼缓缓道。他的声音不大,温柔却有力,言语中那种无与伦比的?#20113;?#19982;魄力足可以让人心折。高强急促呼吸两下,冰冷的血在燃烧,良久,?#37027;?#28176;渐舒?#28023;?#25165;用平淡的语气说道?#39608;?#33258;从跟随东哥哪天起,我就从来没后悔过,这条命,早交给东哥了。”谢文东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真诚和感动,像高强这样的人,虽不擅长?#21592;恚?#21364;是可以依*,一辈子做兄弟的。他笑呵呵的贴近车窗,仰望天际,心中暖洋洋的。

转眼,轿车已到了彭玲家楼下。谢文东犹豫的徘徊两圈,还是上了楼。彭玲在价,当谢文东轻按门铃的时候,她突然拉开门,用力一甩,砰的一声?#23604;臁?#38081;门重重撞在墙壁,什么话都没说,彭玲转身进了屋。“那个……”谢文东尴尬的搓搓手,膳不搭的跟进去,屋内很乱,而且乱的一塌糊?#27994;?#20687;是刚刚经历了一次台风的袭击,和平时一向清洁整齐截然相反,他关心道?#39608;?#21507;饭嘛?”谢文东的好戏丝毫没被怒气当头的彭玲理会,坐在床上,头也没回,道?#39608;?#25105;的事还需要你的关心吗?”

谢文东挠挠头,缓步走到彭玲身边坐下,柔声道?#39608;?#30475;来,我们需要详谈一次。”彭玲哼笑一声,?#39608;?#20320;终于要和我摊牌了嘛?!”无奈的摇摇头,谢文东叹道?#39608;?#27491;因为?#20197;?#20046;你,才有些事情?#22351;?#19981;隐瞒你。”

“是吗?”彭玲眯眼看着他,满脸涨红,咬牙道?#39608;?#37027;我真希望你从来没在乎过我。”谢文东接着道?#39608;?#25105;和金蓉很久以前就认?#35835;耍?#37027;时她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孩,被歹人捉住,深陷虎口……”这些事彭玲已听金蓉说起过,那?#24666;?#35874;文东接到三眼电话匆匆走后,藏不住心事还带点炫耀的小金蓉把她和谢文东的事情都跟彭玲说了,其中不免有点添枝?#21491;叮?#26368;要命的是金鹏为谢文东和金蓉订婚的?#20081;?#22823;谈特谈,听到心爱的男人和另外一个女人已?#35874;?#32422;,任谁都是无法忍受的,彭玲不管怎样好强,?#31449;?#21482;是女人,内心远没有外表那样的坚强。她摇头而笑。双眼不知?#38382;?#33945;上一层水雾。别过头,不让谢文东看见。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到?#39608;?#36825;些我都知道,你也不用再说了,如果你只是谈这个,那没有必要了。”

谢文东看不见她的表情,但那颤动的双肩暴露出她内心的苦涩,看到这,他感到阵阵心痛,双手按住彭玲的肩膀,缓缓道?#39608;?#26377;些事情,就算我不愿意,但还是要去做的。”彭玲嘲笑,“你是谁啊?你是谢文东,世界上还有让你无法拒绝的人嘛?”谢文东一直对彭玲说他自己在做生意,已经不混黑道了,可她不是傻子,而?#19968;?#26159;警察,不用刻意去打听,一些传言已飘进她的耳朵里,别人的话或许可以不信,但是彭书林哪儿得到的消息却?#22351;?#19981;信,彭书林只所以?#27426;?#20182;动手,一是谢文东特殊的身份,中央政治部的名头并非虎虎人而已的,再则,谢文东也不是高调的人,做事狠,但轻易不会出手,让这样做事有头脑又有威慑力的人控制一盘散沙的黑道格局也是不错的选择,至少社会治安能稳定一些。这些,彭书林私下里和彭玲谈起过,他也知道自己女儿和这个带有双重极端身份年轻人的关系,但他从没有明确反对过,只是说明厉害,下一代人的事就让下一代人自己去解决。也正因为彭书林的教育方式,才养成彭玲独立,不?#35272;等?#20309;人的个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二章   地址:
牛派乞人
最好上午还是下午买彩票 3d组六8码多少钱 11选5技巧稳赚任二 3分快三精准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计划永久免费 pk10怎么判断冷热码 好的时时彩计划软件 双色球最准确预测6个数 pk106码倍投金额技巧表 冠军定位胆稳赚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