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一卷 少年热血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回到鬼蜮,见大家都在,数百人在鬼蜮有些轰乱。谢文东来到场中喊道:“大家都回去休息吧!今天没有事了!”众人听谢文东这么说,犹豫了一会,然后向外走去。张研江与何浩然二人没有离开。

张研江来到谢文东身旁说:“东哥,爽哥现在怎么样了?”

谢文东摇摇头说:“不太好,没有度过危险期!”张研江低头说:“东哥,你说的话我想过,?#19968;?#30097;一个人可能是内奸!”

谢文东一挑眉毛道:“谁?”张研江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后小声说:“水姐!”

“为什么这么说?”

“东哥,我把事情从头到尾想了一遍。会里的兄弟现在正是团结的时候,他们不会出卖帮会,?#30340;?#21548;点也没?#35874;?#20250;出卖。因为当时大家都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人离开过。那么最有可能的就是水姐!我们离开鬼蜮后她完全有时间给镰刀帮的人通风报信。但是?#19968;?#19981;知道她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谢文东细细听他说了一遍后,感觉很道理。点点头说:“没有确实的证据之前先不要乱说出去。对了,张哥呢?”

张研江道:“出去?#20204;?#21644;打听消息去了!”

谢文东?#35835;?#19968;声,走进一间单间,躺在沙发上,闭眼想着自己下一?#25509;?#35813;怎么做。张研江二人没?#20889;?#25200;谢文东,静静站这外面等着。到了晚上,三眼夹个纸兜回来,见张研江和何浩然还在,问道:“东哥回来了吗?”

何浩?#22351;?#28857;头,指了指单间说:“回来了,在里面呢!”三眼走过去,?#20204;?#38376;。“进来吧!”谢文东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三眼听后推门进去。

“东哥,你让我办的事都办妥了,这是十万快钱。”说着,三眼把纸?#31561;?#22312;桌?#30001;希?#28982;后?#30001;?#34915;?#36947;?#25343;出一张纸条说:“这是市局局长家的地址!”

谢文东看看表,已经快晚上七点了,站起身把钱和纸条拿起对三眼说:“我去一趟局长家,想办法先把强子和十个兄弟放出来,你和兄弟们都老实待着,没有我的话谁都不许去找镰刀帮的麻烦!”

三眼听后点头称是,然后对谢文东说:“东哥,我和你一起去吧!”

谢文东摇摇头道:“不行,你去了不好。再说去人多更没有用。”说完,谢文东向外走去,按着刚才心里想的步骤一步一步走下去,镰刀帮的人早晚会用血来偿还他们所犯下的错误。

依照纸条上的地址,谢文东很快就找到了局长家的住宅区。这里在J市有局长楼之称。里面住的不是市里领导就是有钱的大款。谢文东来到局长家的门口,按动门铃。里面有女人的声音传来:“谁啊?”

谢文东尽量放低声音说:“你好,我?#39029;?#23616;长!”

里面的声音问道:“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有些事需要陈局长处理,是急事!”

里面的女人一听就知道他什么意思了,十有八九是来送礼的,这事天天都?#23567;?#27809;再问什么,把门打开说:“那你就请进吧!”

谢文东看看开门的女人,年纪在四十左右岁,打扮的很漂亮。谢文东很有礼貌的点头说:“阿姨,你好!”

那女人没有想到来人这么年轻,是个面容清秀的少年,楞了一下,见谢文东很乖巧,笑道:“小伙子进来吧,别在外面站着了。”

谢文东?#30740;?#36208;进方厅,见方厅里没有人,问道:“阿姨,陈局长不在家吗?”

女人说:“在家,他在卫生间,一会就出来了,你坐这等一会。”谢文东称谢坐在沙发上。那女人给谢文东倒了一杯茶放在茶几上。

不一会,一个四十多岁,头发稀少,但还算精神的中年人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谢文东后转头问那女人:“小惠,他是。。。。?”

女人笑道:“是找你办事的。年纪不大,你能帮就帮帮他吧!”女人显?#27426;?#35874;文东第一印象很好,帮他说话。陈局长?#35835;?#19968;声,坐到谢文东的对面,问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情来找我,说?#34507;?”

谢文东犹豫了一下,眼神飘过那女人,没有说话。陈局长是明白事理的人,对女人说:“小惠,你去屋里看电视吧,我和这个小伙?#29369;?#28857;事!”

那女人不是很高兴,但还是回到屋里把门关上。陈局长见妻子走后,身子靠在沙发上说:“现在你有什么话就?#34507;?”

谢文东也不想废话,开门见山说:“陈局想必已经知道昨晚在八神发生的火拼?#24405;?#21543;!?”

陈局长微微楞了下,问道:“你是为了此事而来?”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我希望陈局能把在八神那里抓来的人都放了,定他们没罪!”

陈局长面容一沉说:“我看你是太高估我的能力了。对不起,这事我帮不上你什么忙!”

谢文东说道:“我知道你是能的,要不我就去找别人了。”说着,谢文东从怀里拿出纸兜,把里面的钱全倒在茶几上。陈局长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会带这么多钱来。陈局长两眼放光,盯着茶几上一沓沓的百元大钞,有些动心了。但是转念一想局里的情况,以及八神?#24405;?#30340;影响,贪心又收了回去,看着谢文东摇摇头说:“对不起,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上你的忙,你请回吧!”说着,陈局长站起身打算回屋了。

“难道就没?#35874;?#26059;的余地了?”

“这件事我真的帮不上忙。再说,现在还是严打期间,你的朋友敢顶风上。。。。算他倒霉吧!”

谢文东目光冷下来,问道:“我的朋友会在监狱里蹲几年?”

陈局长想了想说道:“和你说实话吧,你的朋友没有蹲监狱的可能。如果没错会被?#20852;?#21009;!”谢文东心里一惊,说道:“这不可能吧!他只不过是打架?#25918;梗?#24590;么会被?#20852;?#21009;?”

陈局长叹口气说:“不只是打架?#25918;梗?#20320;的朋友还有抢劫,重伤害等罪名。就算是在平时也会被判无期的,更何况现在是严打期间。这这里的事和你说了你也?#27426;!?/p>

谢文东揉揉太阳穴道:“我是?#27426;?#25152;以才?#39029;?#23616;你来帮忙,我希望明天就能看见我的朋友平安回来!”

陈局长听了谢文东这话有些不高兴,说道:“我和你说了,这件事我帮不了,带上你的钱走吧!”

谢文东没有动,冷笑说道:“现在陈局长你还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呢!你一句话,答应了这钱都给你,而且以后也少不了你的?#20040;Α?#20320;要是不答应也好办,?#19968;?#24863;觉你很看不起我,我马上拿着这十万快钱出去?#30097;?#25163;做了你!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不要把我的?#26263;?#29609;笑,我从来不跟不是我朋友的人开玩笑!”说完,谢文东眼冒寒光紧盯着沉局长。

‘他不是在吓唬我!’陈局长吓了一哆嗦,看着谢文东冰冷,感觉不是人类能发出来的眼神,陈局长确实有些害怕了。又坐了回来说:“这事我真的很难办,我上面有市委压着,下面有几个?#26412;?#30447;着,唉!”

谢文东面无表情说:“难不难办是你的事,我对这些不关心。我就想在明天看见我的兄弟回来!”

陈局长没有说话,从?#36947;?#25343;出一跟烟,默默抽了起来。心里?#35760;?#24819;后,犹豫?#27426;ā?/p>

谢文东也没?#20889;?#20182;,坐在沙发上等着陈局长做决定。时间一分一秒流过,方厅里沉闷得没有时丝毫声音。陈局长一连吸了五跟烟,把最后一跟烟头掐灭后,心里有了决定,看着谢文东说道:“你走吧!这钱我收下了。”说完,把眼睛一闭靠在沙发?#21916;?#20877;说话。

谢文东说声谢谢,也没有多说什么,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陈局长家后,谢文东才算长出了一口气,背后早被汗水湿透了。其实他心里也没有底局长一定会同意。事情还算顺利,?#37027;?#20063;放松了不少,知道高强应该不会有事了。心里默默祈祷李爽也能平安度过这一关。谢文东坐车回到鬼蜮,在?#36947;?#19968;阵眩?#21361;?#24863;觉自己很累很想睡觉,但是却没有办法休息,现在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解决。

回到鬼蜮后,三眼马上跑过?#27425;?“强子怎么样?”三眼心里有一种内疚感,觉得如果不是自?#22909;?#25758;,当时听了张研江的话,李爽和高强还有几十个兄弟都不会有事。

谢文东压住头晕的感觉,低声说:“放心吧,强子?#30343;?”三眼见谢文东?#25104;?#38590;看,急忙问道:“东哥你?#30343;?#21543;?你的身体。。。。”谢文东打断他的话,笑道:“放心吧,我?#30343;?”

三眼还是担心的看了看谢文东,后者说道:“张哥,这几天会很忙,看来有很多事都要拜托你了!”

三眼说道:“东哥,看你说的哪的话,这是我应该做的。东哥让我做什么?”

谢文东?#20102;?#19968;会,说:“第一,明天你去帮我买一部?#21482;!?#39039;了一下,“这样吧,多买几部,会里的主干一人一部,这样大家联系起来也方便。第二,麻五那边谈成了,这几天货就能送到,我打算让他把货送到一中,那里是学校,一般警察也不会怀疑那里。”?#34507;眨?#35874;文东转头对何浩然说:“浩然,这事归你,货到了你指挥一中的兄弟?#27809;酢!?#20309;浩?#22351;?#22836;称是。

谢文东停了一下,寒光?#21451;?#30555;里射出,接着说:“第三,查清镰刀帮的一?#26657;?#32769;大是谁?有多少人?有几个老窝?一般活动的时间?都要清清楚楚的回来告诉我,张哥,这事交给你。我要让他们加倍偿还所犯的错误!也要让周围的帮会看看,惹我们会有什么下场!”

三眼听了谢文东的话,信心又慢慢的回来,大声道:“东哥,你放心吧,这个交给我了!”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水姐今天不在这吗?”

三眼一楞摇摇头,奇?#20013;?#25991;东为什么会提到水姐。谢文东从医院回来与张研江的谈话时,三眼没在,不知道谢文东?#28909;?#24050;经怀疑上了水姐。看着三眼疑惑的眼神,张研江解释道:“三眼哥,我们怀疑水姐就是出卖我们的人!”

三眼若有所思的想了想,还是没想清楚为什么。谢文东笑了笑,说:“这话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传到水姐的耳朵里就不好办了。”三眼听?#35828;?#28857;头。

谢文东说道:“那好吧,大家一直累了一天,回家好好休息。明天如果没有意外,强子就能回来!”

三眼三人?#25104;?#21516;是一喜。谢文东和三人告别,坐车回家。等到了家门口,刚要开门进屋,猛的一?#21738;?#34955;,暗说:怎么把她给忘了!谢文东想去自己从麻五那还带回一口?#22235;兀?#20170;天的事太多,把那小?#23601;?#20498;是忘得干净。摇摇头,谢文东看了看家门,叹口气。从楼洞里出来,坐车到欣欣。

欣欣台球厅里还有几个兄弟在,没?#35874;?#23478;。谢文东走进去,问道:“我带来的小姑娘还好吧!?”

一个兄弟说:“挺好的,东哥你刚走不久她就开始睡觉,一直睡到现在。”谢文东恩了一声,向里屋走去,轻轻把门推开,见小姑娘还在睡觉。微微一笑,谢文东心想,真是个小孩子,在一个?#21543;?#30340;地方也能睡着。

谢文东走到床前,低头想:自己不能把小姑娘自己留在欣欣,可晚上带她去哪睡呢,把她带回自己家。。。。?!谢文东轻轻推了推她,“起来了,起来了!”

(这里说几句题外话,?#27493;?#20005;打。何为严打?就是严厉打击犯罪活动。在严打期间,犯罪分子在量刑方面都会?#21448;亍?/p>

举个例子?#34507;桑热?#20840;国进行严打时,省里给J市下达指标:这此严打期间,J市必须破获一百起重大案件,要枪毙一百人。

而J市公安全体出动,尽了全力只抓到九十九个这样的罪犯。市局没有完成省里下达的目标,怎么办?好办!省下一个指标从被判无期的罪犯份子里出。家里即没钱,又没有门子,那么OK了,就把他顶上去。正好到了一百个,市局也完成了从省里下达的目标。

大家看了就当个笑话吧,我说得只是一个地区,没有指整个国家都是这样!废话就说到这里,最后还是老话,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汗~~~最后一句好象很多人都说过。没办法,我俗人一个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
河北20选5计算方法 pp彩票网址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 pk10牛牛计划 下载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彩金捕鱼掉落红包 爱玩棋牌25qp手游下载 福彩开奖2017年127期 福彩3d跨度走势图 股票融资每天多小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