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哦!”三眼哼了一声,冷笑道:?#20843;懶说?#20063;干脆。”姜森问道:“东哥,关裴的那个情人怎么办?用不用派人把他抓来?”谢文东?#27425;?#36947;:“你认为关裴这种人会把秘密告诉其他人吗,虽?#27426;?#26041;是他最亲近的人。”姜森仔细想了想,摇摇头,肯定道:?#20843;?#19981;会。”?#20843;?#20197;,”谢文东一笑,道,“不要去做没有意义的事。”“那,我们怎么才能把那幕后的人找到?”姜森为难了。谢文东仰面而笑,自信道:“一条线断了还会有其他的线,我们?#20063;坏?#23614;,可以去找头。”李爽听得迷糊,问道:“什么头?头在哪?”“呵呵,自然在?#26412;?”谢文东目中神光一闪。“?#26412;?我好像还从来没去过呢!”李爽咧着嘴傻笑道。

关裴死了,虽然他背后的那个人还没有找到,但?#31449;?#26159;解决了谢文东一块心病,本来打算安心的休息一阵,陪彭玲浪漫几天,可事情偏偏接踵而来。元旦,旧的一年的?#25112;幔?#26032;的一年的开始,节日的喜?#20040;?#20154;们的欢颜中自然流露出来。北方虽然落后,但也相对宽松,生活节奏要比南方城市慢得多,在这里,更容易感到节日的气氛。不管是大街小巷,?#32972;?#20256;来阵阵鞭炮声和孩?#29992;?#27963;泼的笑声。晚间,更是灯火通明,霓虹将这座冰雪中的城市点缀得满满的。

谢文东和彭玲悠闲的走在中央大街街头。彭玲穿着乳白色的羊毛大衣,?#30001;?#19968;双雪白色的长筒皮靴,将她完美的身材装饰得更?#26377;?#38271;,披落肩头随风飘扬的秀发添加一?#21482;?#27900;与纯真。谢文东还是那一身他中意的黑衣,黑色的大衣,黑色的新式中山装,黑色的皮鞋,还有一双黑得放光的眸子,和彭玲走在一起,两人一黑一白,分外扎眼,时?#30343;?#24341;起过往行人的注目。谢文东忍不住轻笑一声,压低声音道:“你的魅力真大!”彭玲一楞,疑问道:“怎么这么说?”谢文东半自嘲半开玩笑道:“和你在一起走,连我这样普通的人都能回头率大增啊。”彭玲失声而笑,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一挽谢文东的胳膊,笑眯眯道:“你知道吗,其?#30340;鬩坏?#37117;不普通。”谢文东老脸一红,不自?#22351;哪?#25376;头,道:“这,我自己倒还没发现。”

前方跑来一群学生,手中拿着火花四溅的烟花,欢笑着、打闹着奔跑而过。快乐是会传染的。彭玲本来?#37027;?#23601;好极,这时她拉着谢文东嚷嚷道:“我也要放烟花。”看着她冻得红彤彤的脸庞,?#20146;?#28982;流露出的天真,谢文东将忍耐力发挥到及致才忍住在红颊上亲吻一口的冲动。虽然觉得这么大的人还放烟花有些小孩子气,不过不忍扫她的兴,还是点头一笑道:“好!”

不过,当彭玲拿着点燃的烟花追得他满街跑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的心不应该太软。当他听见彭玲发出铜铃般笑声的时候,似乎一切又已经变得不重要了。“站住,不要跑!”彭玲?#30475;?#36830;连,口中吐出一层层白雾。谢文东得意而笑,满?#22478;?#26494;自在,边跑边回头自信满满道:“只要我想跑,恐怕连马拉松长跑冠军也沾?#22351;?#25105;的衣服。”他说得虽然有些夸张,但跑路的功夫确实非常人可比,他跑路的次数也比一般人多得多。

不知不觉,两人已到了中央大街尽头,松花江已然成了冰川,冰面上白茫茫一片。彭玲手中的烟花燃尽,谢文东也放慢脚步,站在大堤上?#22336;?#26639;杆,举目眺望,谁能想到前几日他被人追杀,险些葬身于江中,而今日?#20013;?#32654;游玩,同样的地点,两种截然不同的?#37027;欏?#20182;躬身坐下,伸展双臂,叹道:“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

彭玲在他身旁坐下,头*在他肩膀上,?#25104;?#27915;溢着幸福,说道:?#20843;阅?#20197;后应该经常出来活动一下嘛!”

谢文东摇头微笑,道:“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彭玲接道:“正因为有限,才要好好去享受。”谢文东显然不同意她的观点,仰望星空,若有所思道:“因为有限,才应该好好去珍惜利用每一?#31181;櫻?#19981;能让它轻易流失。”彭玲转头,嘟着嘴,看着谢文东不满道:“你知不知道有时你很扫兴啊?”“我知道,所以,我打算现在和你去看‘传说’中的冰灯!”谢文东跳起身,连带着将彭玲拉起。“冰灯?”彭玲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嘟嚷道:“那有什么好看的,人又多又拥挤,而且都是陈年的老样式,没有新意。我觉得江边不错,既安静又很浪漫……”?#22351;?#24429;玲说完,谢文东已经开始拉着她走了。

正如彭玲所说,冰雕所在的“冰雪大世界”内人满为患,有时会令你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整个城市的人都拥挤在这里。放眼望去,黑压压一片,外面的人往里冲,里面的人拼命往外挤。这时就算有心仪的精美冰雕在你身旁出现也无心观看,只能?#27426;?#30340;随人群流动。谢文东进来后,眉头就一直没展开。被他紧紧揽住的彭玲用得意的目光看着他,道:“怎么样?我就?#30340;?#20250;后悔来这的嘛!”谢文东?#38480;?#31505;了笑,一脸平静道:“人多好,人多热闹。”

人多也经常会碰到熟人。谢文东刚和彭玲找到一处略微安静的地方,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大哥哥?#27604;?#20182;精神一振。熟悉的声音,一个许久没见的小?#23601;罰?#36523;着白色羽绒服,白色的围脖将面容围得严严实实,?#30343;?#19979;一条缝露出一双闪闪精亮、灵活灵现的眼睛,她跑到谢文东和彭玲面前时,解开围脖,露出天使般纯洁?#35272;?#30340;面?#20303;?#22899;孩?#22351;?#20108;十,正值花季,浑身?#20102;?#30340;青春光芒让人眩目。她亲密的抱住谢文东的胳膊,大声叫道:“大哥哥”

谢文东先是一惊,几乎本能的用手揉揉女孩一头乌黑发亮的柔发,接着笑眯眯道:“小?#23601;?”他笑得很灿?#33579;?#19981;过收得更快,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过于亲密,旁边一双?#35272;?#30340;双瞳正放着寒光,周围气温瞬间低了好几度。他不留痕迹的从女孩怀中抽出?#30452;郟?#23545;彭玲一笑,道:“这是我的妹妹。”

彭玲脸一红,为自己刚才竟然会对一个小女孩产生?#22987;?#32780;感到羞愧,不过,当女孩抱住谢文东,两人亲密站在一起时又是那样的登对,一样的年轻,一样灿烂的笑容,那一刹那,她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人。彭玲是个理?#20999;?#24456;强的人,?#25104;?#25346;笑,一伸手,落落大方道:“小妹妹你好,我?#20449;?#29618;,你叫我玲姐就好。

不用说,能叫谢文东大哥哥的人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金蓉。当彭玲说话时,金蓉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存在,一个美妙如天仙般的女人。而且站得和她的大哥哥又是那么近。几乎出于本能的,对彭玲产生一种排斥感,金蓉漠视她伸过来表示友好的手,一昂头,大声道:“?#20063;?#26159;什么小妹?#33579;?#38463;姨’!”金蓉特意加大“阿姨”两字的发音。

扑!谢文东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噎到,彭玲也只不过比自己大两三岁,长金蓉也只是五六岁,不管怎么论,也谈不上叫阿姨的程度。这小?#23601;氛?#26159;会折磨人啊!谢文东头痛的一闭眼,猜想彭玲脾气可能随时都会发作。不过这回出乎他意料之外,彭玲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得很甜,拍拍金蓉的小脑袋瓜,柔声道:“小朋友,真会说?#21834;!?#23567;朋友三个字她也同样说得很重。

金蓉脑袋左右摇晃,好容易甩掉彭玲的手,气得大声喊道:?#20843;?#35753;你摸我的头?讨厌!”

彭玲笑容依然,依着谢文东,态度亲密道:“为什么文东可以,我却不行?小朋友!”

不管论口舌还是论理智,?#27426;浪?#30340;金蓉和成熟的彭玲自然无法相比。见她如此亲密,金蓉气得?#22351;?#20102;,跑上前,用力的拉开两人,挡在谢文东身前,喊道:“不行就是不行,因为你是狐狸精!”彭玲楞了片刻,昂首直视谢文东,眼圈微红,苦笑道:“你……你好啊,我竟然沦为狐狸精了。”谢文东知道再不说话不行了,分开金蓉,揽住彭玲,歉然细声道:“你不会和一个孩?#30001;?#27668;吧?!”彭玲苦着?#24120;?#33392;难的一笑,道:?#20843;阅?#30340;感情已经不像是孩子了。”

“这个……我和小?#23601;?#26681;本没……”看见金蓉“饱含热泪”的双眼,下面的话又咽回到?#20146;?#37324;,对金蓉,他有义务负责,不管是出于金老爷子还是他自己,而且,他?#22351;?#19981;承认自己确实很喜欢这个小妹?#33579;?#21482;是这个“喜欢”亲情的成?#32456;?#20102;更多一些。谢文东哑口无言。本来他就不是一个花言巧语的人,这时更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了看二人,长叹一声,抽出一根烟,点燃,郁闷的吸起来。当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时,“鸵鸟战术?#34987;?#35768;也是不错的选择。

就在他左右为难时,电话突然响起,如同抓住救命?#38745;藎?#35874;文东急忙从怀中掏出?#21482;?#26263;想,不管是谁打来的,他都应该好好感谢这个人。电话是三眼打来的,他说的事情却?#30511;那?#19981;爽的谢文东雪上加霜。“东哥,警察刚刚查了我们两家赌场和三间舞厅,那该死的刘德欣竟然敢封我们的场子,妈的,我看他也不打算混了!”

谢文东一楞,文东会的场子在H市被查封,这简直比天方夜谈还天方夜谈。刘德欣是他一?#22336;?#26893;起来的市局长,别说二人关系一直不错,就算是一个毫无?#32454;?#30340;人想封文东会的地盘也得事先考?#24378;?#34385;后果,文东会的报复也不是一般?#22235;?#21507;得消的。他冷静道:“张哥,先别冲动,稳住下面的人,等?#19968;?#21435;之后再说。”他飞快的挂断电话,歉?#22351;潰骸?#25105;有急事,必须回去一趟,哦……”他揉着下巴,左右看了看两个针锋相对的人,眼睛一亮,对彭玲道:“别因为我扫兴,让蓉蓉陪你继续看冰灯吧!”

“什么?”彭玲和金蓉瞪大眼睛盯着他,异口同声道:“让她陪我?”“?#20063;?#19981;陪老太婆一起玩呢!”

老天!谢文东拍拍额头,拉?#25490;?#29618;走到一旁,小声道:“你就不能让让小孩吗?”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彭玲?#27426;亲?#30340;怨气终于找到发泄的对象,用力一摇肩膀甩开他的手,怒道:“你和她是什么关系,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其实,谢文东和金蓉到底是何关系连他自己都解释不清,沉默片刻,道:“我把蓉蓉看成我的亲妹妹。”“妹妹?”彭玲冷笑,道,“只是这么简单?别把我当成瞎子!”“那你认为呢?”谢文东的面色有些难看,他不习惯被人逼问和质疑,特别是彭玲。“我看她更像你的小情人!”“那只是你自己想的。”?#26263;?#25105;?#27425;?#27861;无视你们之间的那股亲热。”谢文东冷着一张?#24120;?#30475;?#25490;?#29618;?#23395;茫?#19968;甩袖子,转身道:?#20843;?#20320;怎么想吧!”说完,头也没回,急行几步,消失在拥挤的人群?#23567;?/p>

谢文东走得很快,金蓉连叫声都没发出,他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狠狠?#27426;?#33050;刚想追上去,无意中瞥到彭玲雾水朦胧的双眼,她又站住,发出咯咯的笑声。笑声不大,但足够彭玲听清楚的,她转目看向金蓉,板着脸问道:“你笑什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八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