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老三道:“我确实不知道,我们平时都是用电话联系的。”

谢文东点点头,道:“那好,你把他约出来。”“约到哪?”“约到你们常去的地方。”

今天,舞厅的生意格外的好,厅内坐满了客人,几个服务生里外穿梭,各个累得满头大汗,即使如此,仍有人不满的大声吆喝:“喂,我要的啤酒什么时候上来?”“马上,马上!”服务生边擦?#21510;?#36947;。这里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红光满面,长相富态,头发很讲究的背向脑后。现在,最开心的莫过于他。一个生意人还能有什么比生意红火更令他高兴的呢?!他走到吧台,对酒保道:“今天我们的人怎么这么少?他们不会又去?#36947;?#20102;吧。?#26412;?#20445;忙道:“没?#23567;?#20170;天上午来个小子,打伤了我们三个人。”“哦?”老板一楞,问道:“什么来头??#26412;?#20445;摇摇头,道:“不知道,不过听受伤的小刘说他岁数不大,而且面生得很。”“恩!”老板道:“可能是刚出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他下次再来给我好好教?#21040;?#35757;他!”

不用问,酒保说得人正是谢文东。他现在在笑,而且就坐在吧台旁边的座位,老板和酒保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谢文东特意换了装束,一身黑色紧身风衣,头带前进?#20445;?#24125;檐压得很低,嘴唇以上都隐藏在黑暗?#23567;?#32769;三坐在他不远的桌位,正左右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这事,舞厅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一群黑衣人,老三眼睛一亮,起身连连挥手。

黑衣人分成两伙,其中三人向老三走去,其他人随意找空座坐下。三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22351;?#19977;十的青年,皮肤白净,瓜子?#24120;?#30456;貌英俊,一双眼睛炯?#21363;?#26377;精光。谢文东偷眼观瞧,他没见过关裴,但是也听人提起过,只撇了一眼,他已然肯定这青年准是关裴没错。这时,老三已经迎上前,很亲密的叫声:“关大哥,你来了!”

关裴四下看了看,拉着老三坐下,问道:“小张,你今天找?#39029;?#26469;有什么事?”老三找想好借口,呵呵一笑,故意面带难色道:“?#30343;?#20040;事,只是想和关大哥聊聊。”见他这样子,关裴笑了,道:“有什么事就?#34507;傘!薄?#21734;……”老三犹豫一下,道:“关大哥,我最近钱花得挺快,手头有点紧……”关裴一楞,又展颜而道:“小事!”说着,向身后的人一伸手,那人从口袋中掏出一沓钞?#20445;?#22622;进老三口袋。老三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讪笑道:“关大哥,真是麻烦你了。”他顿了一下又道:“谢文东已经死了,文东会没了龙头,关大哥什么时候把失去的?#30528;?#25250;回来?”

关裴摇摇头,道:“还?#22351;?#26102;机。对了,这几天谢文东没回学校吗?”

老三心中一惊,面上故做惊疑道:“回学校?他都死了还怎么回学校,鬼魂回来吗?”关裴盯了老三半晌,在他?#25104;?#27809;发现什么,才开口说道:“?#19968;?#30097;他没死!”“不可能吧?”老三瞪大眼睛,迟疑道:“腊月天掉进冰窟窿里,?#19968;?#27809;听人说过谁能活着出来。”关裴一笑,喝了一口酒,道:“谢文东岂是寻常人?!而?#25671;?#35265;他出言欲止,老三忙问道:“而且怎样?”

关?#23869;?#20102;口气,道:“而且我……曾派人去江下游查过,其中一伙三人,没想到两死一个被抓。”老三笑道:“这也说明不了什么,也许文东会的人也在找谢文东下落,两方正好碰上动起手来呢。”关裴苦笑道:“希望如此吧!”他站起身,拉着老三道:“陪我去外面走走吧,这里太闷,说话也不方便。”

老三自然没意见,起身随关裴身后向外走,?#20154;亲吆?#19981;久,谢文东也?#37027;?#36319;了出去。

出来后,关裴和老三并肩,边走边聊。走了一会,关裴停下,仰头往向星空,道:“我要谢文东的命,并不是想夺回被他抢走的地盘。”老三默默道:“那是为什么?”关裴目光一冷,道:“是他杀了我父亲。”他转头正视老三,道:?#21543;?#29238;之仇不共代天,所以,我?#27426;?#35201;让他死!”老三无语,叹了口气。关裴黑色的双眸渐渐变得幽深,说道:“我相信,谢文东还没有死,而且,没出意外的话,他还会去找你。凭他的头脑,不会算?#22351;?#26159;你出卖他的。”

老三?#27426;?#21990;,?#21040;?#21385;害,事实上和关裴猜想的一样。他不自?#22351;男?#20102;笑,道:“怎么会呢?!”

关?#23869;?#20986;烟,递给老三,后者摇首,他?#32422;?#21500;起一根,问道:“对了,我一直想问,?#32972;?#25105;找你的时候,说如果谢文东在学校出现,要你向我提供他的行踪,为什么你毫不考虑的就答应了?”老三?#25104;?#19968;变,?#20102;?#33391;久,道:“可能是妒忌吧!”“妒忌!”关裴笑道:“是啊!他确实是一个让人妒忌的人。”他盯着老三道:“我们认识多久了?”老三想了想,道:“快一年了吧!”关裴点点头:“一年的时间不算短,可你从来没向我要过钱,为什么今天你这么反常?”“我……”老三?#25104;?#19968;变,喏喏说不出话来。关裴眼角扫了扫左右,道:“是谢文东逼你找?#39029;?#26469;的吧?”“不……不是!”H市现在的气温足有零下二十度,不过,汗水顺着老三的鬓角流了下来。关裴看也没看他一眼,道:“如果一个人的立场不坚定,那他不管做什么都不会成功。但在道上,这是会要命的。”老三知道?#32422;?#36867;?#22351;?#20102;,干脆豁出去,沉声道:“如果我死了,你?#19981;?#19981;了。”

关裴笑了,轻轻道:“就算你不死,我同样?#19981;?#19981;成!”他叹了口气,把手中烟蒂弹飞。红色的烟头在夜中划出?#22351;?#24359;线,转眼间消失在白茫茫的雪地?#23567;?#20851;裴身后上来一位大汉,面无表情,从后面一把捂住老三的嘴,另?#30343;?#25569;着一把明?#20301;?#30340;匕首,深深插进他的后心。黑道中,最让人无法忍受的就是被出卖。老三转目看向关裴,后者面带悲哀之色,不知是对他还是对他?#32422;骸?#28176;渐,老三觉得身上的力气快速流失掉,眼中的一切变得模糊。“普通”一声,老三直挺挺摔倒。

“他死了。”关裴身后传来一人的说话声,他缓缓转身,对上的是一双狭长而神光四射的眼睛。“谢文东。”他叹了口气。

“没错,是我。”这双眼睛的主人悠悠道。“我们这回应该是第一次见面,也算是迟到的见面。”

关裴笑了笑,道:“今天不应该来。”谢文东点点头,没有说话。关裴身后的两名大汉喝叫一声,向背手而站的谢文东冲去,两把匕首刺向他的要害。谢文东象是没看见,面对如狼似虎的两个大汉?#20154;?#26410;动,他?#27426;?#20182;身旁已有人影晃动。一高一矮,对上那二人。双方接触一瞬间,高低已分。两个大汉纷纷惊叫,跌退回去。其中一人?#25104;被疲?#39069;头布满豆大的汗水,胸口?#22351;?#21322;尺多长的口气,鲜血直流,滴在白雪上,惊人心魄。另一个?#20154;?#24378;很多,只是嘴角?#24050;?#22823;槽牙掉了两颗。

谢文东身旁这一高一矮二人正是李爽和高?#20426;?#39640;强下手狠毒,?#22351;?#26597;点要?#22235;?#22823;汉的命。这时,远处舞厅内传来一阵骚动,接着,尖叫声连连,碰撞声品乒乓乱响。但声音并没有持续多久,一会,一切又都恢复平静,象是什么都没发生过。

扭头看了看‘风平浪静’的舞厅,关裴知道?#32422;?#37027;些手下完了。他叹息道:“看来,我今天真的不应该来。”

谢文东微微一笑道:“这是你的失误。”关裴道:“我的失误是太相信小张,也太小看你谢文东。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找上我了。”谢文东搓了搓手,道:“我做事一向很快。”他转身面对江边的方向,说道:“那天,刺杀我的人好象是军人。”

关裴一楞,不知道谢文东是如何知道的。谢文东又道:“不是我小看你,凭你,还调动不起军队,在你背后还应该有人吧!”关裴笑了,道:“你谢文东确实很聪明,不过我不是小张,你在我嘴里永远也不会得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谢文东点点头,这点他还真没有奢望过。这时,从舞厅内,暗处的丛林内,又走出名黑衣人,具都默默无语,站在谢文东身后。谢文东一笑,道:“你不想说我也不逼你,而?#19968;?#20250;给你一个机会。”说着,他一闪身,一指身后那些人,道:“是你单条他们一群,还是让他们一群殴你一个,你?#32422;?#36873;吧。赢了,你就可以走了。”

关裴手指关节握得咯咯做响,恨得牙根都直氧氧,他对文东会虽然不至于了如?#21018;疲?#20294;具体的大?#34385;?#20917;还是有?#27426;?#20102;解。谢文东身后这些人,他差?#27426;?#20840;能认出来,越是这样越是心惊,这几位哪一个不是可以独挡一方的人物,随便挑出一个都够他受的,更别说全?#20426;?#19981;用说他,就算是全世界第?#22351;?#39640;手想在这些人的对视下脱身恐?#20081;?#27809;那么容?#20303;?#20851;裴拳头握了几握,最终,他有些泄气了,现在他真有些后悔把老三杀得太早了,不然还可以用他挡?#22351;病?/p>

谢文东走到三眼旁,对他细声说道:“张哥,留下活口,幕后的那个人我?#27426;?#35201;揪出来。”说完,谢文东转身走了,姜森见状急忙跟上去,现在,他可不?#20197;?#35753;谢文东单独行动了。

三眼明白的点点头,大咧咧的走到关裴近前,上下看了看他,冷笑一声,道:“兄弟,别光楞着了,我们等你先动手呢!”

关裴垂下头,默默无语。就在众人以为他放弃抵抗的时候,他却突?#27426;?#20102;,一把一尺半长的黑漆漆方刀划向三眼的喉咙。

三眼为人看?#25340;?#26525;大叶,其实他?#20154;?#37117;心细。关裴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没逃过他的眼睛。他轻轻一闪身,逼过刀锋,同时笑道:“不?#26657;?#20992;是好刀,不过动作太慢了。”关裴头脑过人,身手确实不怎么样,和三眼比起简直天壤之别。他?#22351;?#24555;是?#22351;叮?#19981;过对三眼的威胁不大,他还?#22351;?#20986;手,后面的高强忍不住了,飞起一脚,将关?#23869;?#20986;好远。三天前那晚的一战让他现在想起还感到脸红。东哥在?#32422;?#30340;保护之下竟然被人打进江里,一张老脸不知道放哪好了。今天可找到幕后元凶,他怎会轻易放过,对三眼大喊一声道:“张哥,把他交给我吧!”

他的心思三眼明白,也不可他抢,点点头,叮嘱道:“别打死了,我们还得从他嘴里?#35828;?#19996;西出来。”“我明白!”高强头也不回,向刚刚爬起的关裴又是一脚。

“东哥,去哪?”姜森跟随谢文东左右问道。他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十点左右了,道:“老森,送我去彭玲家。”“那关裴呢?”姜森问道。谢文东笑道:“交给张哥,我放心。”是啊!三眼做事一向让人放心。姜森一?#21738;?#34955;,和谢文东上了车。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四川时时网站 双色球开奖数据库设计 安徽时时快3开奖 3分钟pk10稳赢计划双单 大乐透在线机选号码 手机网赌惨痛经历 京东快三投注方法 河北快速赚钱 彩票金蟾计划app 福彩六码万能六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