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那东哥的意思呢??#26412;?#23519;献媚的笑道。谢文东仰面道:“麻烦当然是越少越好了!?#26412;?#23519;目中精光一闪,点头道:“明白了!?#26412;到?#20102;市区后,谢文东拍了拍司机的肩膀,道:“*边停下。”副座的警察问道:“东哥去哪??#34180;?#38543;便走走,对了,你那里有钱吗,先借给我用用,以后加倍还你。?#34180;?#21710;呀,小事,东哥说?#23194;?#30340;话嘛!”他下了车,对里那警察道声谢,转身离开。?#36947;?#30340;蒜鼻头指着越走越远的谢文东,大声喊道:“你们怎么把他放……”他话没说完,警察回手一记?#20808;?#25171;在他嘴上,下面没完的话又打回他?#20146;?#37324;,警察眼睛?#22351;桑?#24594;道:“嚷嚷什么,找揍吗?”

谢文东漫步而行,边走边转动脑袋。是谁想杀他,他不知道,但是有?#22351;?#24517;须要弄明白,对方是怎么了解到自己行踪的,如果说是?#21152;觶?#20182;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巧的事。他突然站住身,挠挠头发,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道:“去江边!”

舞厅是夜生活人的世界,和普通人作息正好相反,白天冷清,入夜火暴。谢文东又来到那天晚上的舞厅前,大门紧闭,左右少见人烟。谢文东上前,轻轻一推,门未锁,应声而开,他缓步走进去。里面光线昏暗,阳光透过厚重的窗帘勉强进入室内已微乎其微,偌大的舞厅内只有两三服务生装扮的人在搭理,清扫。见有人近来,一个服务生边擦桌子边无精打采道:“对不起,我们已经关业了。”谢文东却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走到一处椅子前,大咧咧坐下,道:“我找人。”

“找谁?”几名服务生停下手中的活,看着谢文东,疑惑问道。“小姐!”谢文东淡?#22351;饋!?#21735;!”服务生嘲笑一声,上下看了看他,差点脱口问道你成年了吗?!其中一人还算?#25512;?#25671;摇头,道:“我说了,我这里已经停业了,你想找小姐,请去别的地方找!?#34180;?#25105;只找你这里的小姐。”谢文东一笑道。服务生还没见过这么‘执着’的人,忍不住笑问道:“那她叫什么?”

这可难住谢文东了,当时陪他们喝酒的小姐并没有报名,那?#26412;?#21917;得多,?#30001;?#33310;厅内闷热不通风,音乐轰鸣,脑袋昏浆浆的,连几人的长相他都记不真?#23567;?#35874;文东无奈道:“叫什?#27425;?#19981;知道。但是,三天之前,她们几人陪?#22235;亲?#30340;客人。”他一直那天自己坐的位置。服务生看了看他指的方向,眉头一皱,冷冷道:“如果不是看你年纪不大,我真怀疑你是来找茬的。这里每天的客人数以百计,三天之前的事谁能记清?!不好意思,我帮不上你的忙。”

谢文东叹了口气,坐在那里?#27426;欢?#22768;音柔?#20572;?#35828;道:?#26263;?#20170;天我?#27426;?#35201;找到那几个小姐。”

在舞厅里工作的服务生没有省油的灯,或多或少,都认识一些有势力的人。他眼睛?#22351;桑?#24594;道:“如果你?#20197;?#36825;里耍无赖,那我只好请你出去了。”谢文东知道?#27426;?#25163;是不行了,这种人他见多了,典型的目中无人,?#35805;?#20182;们制服是不会从其口中得到任何东西。他站起身,缓?#21644;?#25481;外衣,向服务生一招手,眯眼笑道:“让我看看你是怎么把我请出去的。”

“小子,我看你真是来找茬的!”服务生喝叫一声,向谢文东冲了过去,如此同时,飞起一脚。

这一脚很漂亮,不次于电影中的动作镜头,跳起好高,动作迅?#20572;?#22768;势倒有几分吓人。这?#21482;?#25331;绣腿谢文东自然不放在眼中,?#27426;?#26410;动,?#20154;?#30340;脚快要踢到自己的时候,伸手将其裤腿抓住,用力向后一拉,顿时,服务生怪叫一声,横着‘飘’了出去。“扑通!”重重摔出三米多远,他趴在地上,哼哼哑哑半天没爬起来。见他吃亏,另外两人张牙舞爪上前,其中一个还从口袋中掏出‘蝴蝶刀’,甩来甩去,?#30343;?#24448;谢文东面?#26263;蕁?#35874;文东一翻白眼,猛得踢出一脚,?#20598;?#28857;在那人下巴上,那服务生声都没吭一下,摇晃两下,倒地晕了。他眯眼看向最后一个,那人光棍得很,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抓在手中的酒瓶子往桌?#30001;?#19968;放,对着正要上前的谢文东急忙摇手,道:“别打了,让我想想!”

谢文东一笑,这?#19968;?#20498;是个机灵人嘛!他?#30452;?#19968;环,站着钉子步,歪头看着那人。那人?#31859;拍?#34955;,绞尽脑汁想了良久,猛得一打指响,道:“我想起来了,其中有一个小姐?#34892;?#26376;。”谢文东心中一喜,问道:“知道她住哪吗?”那?#35828;?#22836;道:“去过一次,有点印象!”谢文东一笑,道:“那麻烦你了,带我走一趟。?#20493;?#20102;一下,又道:?#26263;?#28982;,如果找?#22351;?#36825;个?#34892;?#26376;的女人,我保证你的下场比前两位更?#25671;!?#26381;务生肩膀踏下来,解释道:“我也只是隐约记得,具体能不能……”谢文东不想听这些废话,冷声命令道:“带路!”那第一个服务生吭哧着双手拄地,仰起头,声势力竭的喊道:“你好大的胆子,?#20197;?#36825;里闹事,我和你没完没了……”他撕喊的声音异常尖锐,象是拿着一块石头划动玻璃,让人?#38590;?#24471;缩成一团。谢文东果断的举起椅子对着他脑袋砸了下去,刺耳的声音嘎?#27426;?#27490;,连那被迫位他带路的服务生都长出一口气,?#34507;?#24863;激谢文东。

?#34892;?#26376;的那个女人住址距离舞厅不远,走路也只是?#22351;?#21313;?#31181;印?#19968;路上,服务生不停的问东问西。“你为什么非要找她们??#34180;?#20854;实我们这里有很多女人都挺漂亮的。?#34180;?#20320;是干什么的,身手真不错,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他喋喋不休,谢文东却始终一句话不说,最后,?#24576;车眯?#28902;,目光冰冷的看着他,冷声道:“如果你再不闭嘴,你信不信?#19968;?#23558;石头塞进你嘴里。”

这句话果然有效,服务生再没敢多说一句话,带着谢文东来到一座破旧的楼前,样式古老,污迹斑斑,在高楼林立的都市这种楼房已?#27426;?#35265;,生活在这里的多数是社会低层的人。服务生看着谢文东,向楼上指了指,然后又伸出三根手指。

谢文东揉揉发痛的脑袋,这个?#19968;?#30495;是罗嗦透顶,闭上嘴不说话还是一样罗嗦。他压住打人的冲动,低沉着嗓子道:“带路!”服务生?#27426;?#21990;,急忙走向楼梯。空气中充满潮湿发霉的气味,地面垃圾成堆,墙上涂抹得乱七八糟。谢文东眉头皱了皱,很是佩服生活在这里人的忍耐力。上了三楼,服务生在一黑色铁门前停下,转头对谢文东道:“到了!”

服务生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毫无声息,没有半点反应,又敲了一阵,还是没人开门,他疑惑的看向谢文东,象是?#36947;?#38754;没人。谢文东哼了一声,斥道:“你没吃饭吗?”他把服务生拉到一旁,抬腿对着大铁门就是两脚。?#26263;保?#24403;!”他的力气不小,巨大的声音楼内发出荡荡回音,服务生感觉楼面都在晃动,大铁门更是首当其冲,门框的土渣都被阵落。接着,谢文东又连续踢了数脚,响声之大,恐怕连死人也被?#34892;?#20102;。?#25293;?#20256;来一窜响动,还有女人的咒骂声。“妈的,是谁啊,想拆房子吗?”

谢文东向服务生使个眼色,自己闪身到一旁。服务生硬着头皮道:“绣月姐,是我!”

“你是谁??#34180;?#25105;是福?#22066;?”服务生高声喊道。“福顺?!你怎么来了,一来就挣命,?#27425;?#19981;给你好看!”铁门嘎吱一声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身着睡衣,素面朝天的青年女人。容貌虽然只属中等,?#36824;?#21364;带有一种浓重的媚气,最‘难能可贵’的是,她长了一双眉眼,也就是常说的那种勾人的眼睛。女人上前在服务生耳朵上狠狠抓了一把,道:“你来干什么?今天不用干活了吗?”叫福顺的服务生急忙解释道:“绣月姐,别……别生气,想你了。”

“哧!”绣月撇嘴一笑,上下看了看福?#24120;?#36947;:“想我了?你有多少钱啊!”

福顺连一红,忙解释道:“不是我,是他!”说着,他一指*墙而站的谢文东。绣月顺势看去,这才发?#21482;?#26377;个年轻?#22235;?#40664;站在一旁,一双炯炯放光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你是……?”绣月觉得这年轻人挺眼熟,特别是这双眼睛,好象在哪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谢文东淡淡而笑,上前很有礼貌的?#22351;?#22836;,道:“你好!别奇怪,我们见过面。”见女人?#25104;先?#24102;迷惑,他又道:“三天之前,我们在舞厅内一起喝过酒,而且我的兄弟好象也和你一起过的夜。”

“啊!”绣月终于想起来了,点着谢文东道:“我知道了,你是和小张一起来得那个小子嘛!”谢文东点头一笑,她说的‘小张’应该是老三没错,这也正是他好奇的,见绣月只穿一件薄薄睡衣,他道:“外面冷,我们进屋去谈怎么样?”

绣月忧郁一下,还是点头道:“那好吧,?#36824;?#23627;里有点乱。”等谢文东见了屋,才知道他这有点乱是什么意思。五颜六色的衣服和各种时尚?#21448;旧?#33853;?#22351;兀?#20854;中还混杂着一拉罐,小吃,?#31449;?#29942;?#20219;錚?#25151;间内充满胭脂气味。绣月招呼道:“随便坐吧!”

谢文东环视一圈,站在原地?#27426;?#21482;是道:“我不知道该坐哪?”他说得没错,房间中确实连一块干?#22351;目?#22320;都没?#23567;?/p>

绣月笑道:“小兄弟,你是不是没去过女人的房间?女人的房间都是这样的!”

谢文东叹了口气,难道自己在别人眼中就那么象未成年人吗?女人的房间到底是怎样,他不清楚,?#36824;?#24429;玲的屋子却清新整洁。他淡然一笑,道:“你要知道,我来到这里不是和你?#22030;?#25151;间的。”

绣?#26053;男Γ?#23194;眼内琉光异彩,身子一侧,*在谢文东身上,?#22336;?#20182;胸口道:“那你是来找我谈什么的?去床上谈吗?”

谢文东仰面大笑,环手拥住她的腰际,笑道:“?#28909;?#20320;想上床上?#31119;?#25105;就满足你!”说着,他?#30452;?#19968;用力,将绣月横着抱起,双膀一晃,一团白影伴随着惊叫声,准确无误的?#20197;?#24202;上。?#22351;人?#36215;身,谢文东已窜到床头,飘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她耳边轻轻道:“问你几个问题。”服务生目瞪口呆的看着床上‘亲密不间’的两个人,好一会,他把眼睛一闭,?#37027;拿?#20986;房间。出来后,他长长出了口气,本来以为谢文东是一个什么样了不起的人物,没想到也只是个好色之徒嘛!

绣月转过头,惊魂未定,吐气如?#36857;?#38453;阵带?#25490;?#20154;芬芳的热气打在谢文东?#25104;希?#30162;痒的。她道:“你想问什么?”

谢文东将从警察那借来的钱拿出来,放在绣月眼前,道:“只要你能给出我满意的答?#31119;?#36825;些钱都是你的!”

小姐爱财!绣月当然也不例外。几张百元钞?#20445;?#22905;只一打眼就看出那不少于千元,顿时心花怒放,在谢文东?#25104;?#20146;了一口,甜笑道:“你问吧,今天我的一切都属于你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三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