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别人对他怎么称呼他不在意,甚至有些希望别人认为他傻。这三天里,可以说是他最近几年内最轻松的三天,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费尽心机,没有枪林弹雨,刀光剑影的搏命撕杀,有的只是无限的暇意和轻松自在。这也是他一直没和会内取得联系的主要原因,?#26247;?#21482;是一个青年,也有累了的时候,他也和普通人一样需要有休息的空间。期间他也想过一些事,自己落水,下落不明,外界一定轩然大波,文东会可能出现大乱是他意料之中的,但是什么?#22235;?#21518;指挥偷袭自己,他把印象中所有和他发生纠结的人通通算了一遍,想破脑袋还是毫无结果。这个?#22235;?#22312;H市?#39029;?#19978;百名好手,一定是在H市极有身份和实力的人,可在文东会的控管之下,能有如此势力的人屈指可数,不会超过五个,但他们决没有这个胆量。会是谁呢?看来自己天生就是劳碌命,假期可以提前结束,该是说再见的时候了。谢文东长叹一声,在房间内缓缓度步。

“为什?#27425;?#32536;无故的叹气?”李英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口,眉毛跳得高高的,带着疑问。

谢文东转身,看?#25490;?#23401;,每次见她,都能从她身上感觉到青春的阳光,活泼而明媚,他淡淡一笑,点点头,继续低头度?#21073;?#24819;着心中的疑问。李英男抿嘴一跳,坐在炕上,两条修长而结实的小腿荡来荡去,目光随着谢文东而转动,问道:“你是不是有很多心事?”?#22351;人?#26377;何?#20174;Γ?#21448;道:“要不你怎么老是皱着眉头,年纪不大,倒象是老头!”

老头?谢文东失笑,自己好象跟这两个字暂时粘不上边。李英男很象一个人,一个很久未见,一直叫他大哥哥的女孩。同样的漂亮,同样的无拘无束。象是想起了什么,谢文东从炕上拿起自己的外衣。李根生虽然小气,但为人确实很本分,他把谢文东背回家后,帮他?#22351;?#34915;服,里面的东西不少,包括现金,他却一样未动,整整齐齐放在他的旁边,包括谢文东那把救命法宝——金刀。谢文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金属制成的卡片,递到李英男面前。

李英男奇怪的看着他,疑问道:“是给我的吗?”谢文东点点头,轻轻道:“谢谢!”“哦!”李英男接过卡片,正面雕刻的是山水画,栩栩如生,异常精致,背面有两个大字:文东,下方为一窜电话号码。她从来没见过这种东西,仔细看了半天,爱?#30343;?#25163;。谢文东柔声道:“如果有需要帮助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啊?”这时,李英男才?#20174;?#36807;来,自己一直以为是哑巴的年轻人突然开口和他说话了,惊讶道:“原来你不是哑巴?”

谢文东轻笑,道:“我有说过自己是哑巴吗?”“那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李英男有些糊涂了。谢文东神情顿时暗淡下来,举目遥望窗外,默默不语。李英男吓了一跳,低下头,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她的表情象是受惊的小兔子,谢文东摇头,一扶她乌黑的绣发,喃道:“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现在,我要走了!”

听谢文东要走,李英男急忙抬头问道:“去哪?”谢文东穿上外衣,拿出一沓被江水湿透后?#33267;?#24178;的褶皱钞票放在炕上,一挑门帘,扭头说道:“去我应该去的地?#21073;?#25214;我应该去找的人!”“可是……”李英男不想让他走,又找不出一个合理的理由,?#26247;?#21482;是萍水相逢,虽然哥哥无意中救了他一命,也不能因为这个把人家强行流下来。“可是哥哥还没有回来!”她还是找到了一个蹩脚的理由。谢文东歉?#22351;潰骸?#26367;我对李兄说声对不起和再见吧!如果遇到困难和麻?#24120;?#35760;得找我,天涯海角,我也一定会赶来。”说完,谢文东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当女孩追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半个人影。

准确说是没有谢文东的人影。不远处,三个身着土黄色军大衣的男人向这边走过来,眼睛四下乱扫,当他们看见李英男的时候,目光同是一亮,里面有惊奇也有惊艳。其中一个蒜头鼻的大汉边打量篱笆院子内的李英男边小声对同伴说道:“没想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能有这么漂亮的妞!嘿嘿!”另一?#36153;?#27721;子虽然也吃惊她的?#35272;觶?#20294;头脑清醒得很,责斥道:“别他妈想歪门邪道,我们来是干正事的。”“我知道!”蒜头鼻满脸不在乎,紧了紧立起的毛皮衣领,哧道:“这么冷的天,掉进冰窟窿里,我看神仙?#19981;?#19981;成,更别说他谢……!?#34987;费?#27721;子一听,两只本来就溜圆的眼睛?#20667;?#35937;两盏小灯泡,如果再用力,让?#35828;?#24515;眼珠会有随时能飞出来的可能,他怒道:“闭上你的鸟嘴行不行?”蒜头鼻也觉得自己失言,后面的几个字硬生生咽了回去,另一个身材略微矮小的精干汉子急忙打圆场,道:“老三你也是,说话总是不经大脑。”

三人说着话,已走到李英男家近前,隔着半人高,枯得?#30343;?#19979;杆的篱?#26159;剑费?#27721;子客气一笑,对着好奇看向自己三人的李英男柔和问道:“小?#23194;錚?#36825;大冷的天站在外面干什么?冻坏了怎么办?”

李英男不知道这三人是干什么的,但直觉觉得他们不象是好人,特别是其中那个?#20146;?#22836;又红又大的男人,眼睛象带勾一样总往自己身上瞄,小?#23601;?#19981;高兴的一嘟嘴,不善道:“用你管?!”“哎?#21073;?#20320;这小三……哎呦!”蒜头鼻见李英男容貌可人,附近又藐无人烟,正愁?#20063;坏?#20511;口,见她语气不佳,故做生气状,身手就去拉篱笆门。?#36153;?#27721;?#26377;?#20013;这个气,对着他小腿狠狠踢了一脚。他脚下军勾?#33267;?#19981;轻,踢得蒜鼻头怪叫一声,跳起好高。“太没礼貌了!?#34987;费?#27721;子怒斥,变脸如变天,然后他又对李英男和颜悦色道:“小?#23194;錚?#20320;有没有听说这附近?#24149;?#20154;家救过一位落水的青年?”

李英男心中一惊,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自己哥哥救得那位年轻人。村里长大的人大多都淳朴憨厚,女孩虽然机灵,但和城里出来的老油条比起可差?#35835;恕?#22905;?#20174;?#24456;快,急忙把握住谢文东送给她那张金色卡片的?#30452;?#21040;身后,疑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她的这个小动作怎么能瞒过三人的眼睛,三?#22235;?#20809;同是放亮,喜悦之情易于言表,?#36153;?#27721;?#21451;?#20303;心中的激动,双手抓住篱笆,由于激动,巍巍颤抖,他尽量放?#25509;?#27668;,道:“我们是他的朋友,三天前,本来一起到江边游玩,没想到我这朋友一不小心掉进冰窟窿里,我们想尽办法也没把他救起,他的家里人知道这个消息都快急死了,唉!”

或许他的演?#32487;?#24046;,或许李英男太机灵,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三人和谢文东不会是同路人,他们和后者身上那股自然流露出来的高贵气质简直有天壤之别,无法相比,女孩心中加了小心,警惕道:“我不知道你们说得这个人,附近也没有谁救过落水的青年。”说着,她转身往屋内走去。蒜鼻头再也忍不住了,他左右一看,路上无人,村里的男人大多都去钻冰窟窿扑鱼去了,女人们则去城里贩卖冻鱼,整座村庄一片寂静,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半人多高的篱?#26159;?#25377;不住经过特别训练过的他,翻身轻松跳了进去,电一般来到李英男身后,还?#22351;人从?#36807;来,嘴已被人捂住,一股她无法抗衡的力量将之推进房间内。?#36153;?#27721;子和矮个互视一眼,也不再演示,动作敏捷异常,随后飞身进了院子内。到了屋里,李英男双手已被蒜头鼻单手制住,另?#30343;?#32039;紧捂住她的嘴。?#36153;?#27721;子小心的探出头,环视一圈,见没有动静,?#37027;?#20851;严房门,一抖手,拔出明?#20301;?#30340;?#31494;祝?#22312;李英男面前连连摆晃,这时矮个汉?#21451;杆?#22312;屋内各个房间检查了一翻,出来后,向?#36153;?#27721;子摇摇头,道:“老大,没有!?#34987;费?#27721;子面色一沉,看着李英男,故意装做无奈道:“唉!我也不想动粗的,可你偏偏不合作,我有什么办法?现在?#34507;桑?#20182;在哪?”见她嘴被捂着,他低头贴近,狠声道:“如果你敢大喊大叫,别怪我不客气!”说着,?#31494;?#22312;她?#25104;?#36824;轻轻划了划,然后一仰头,向蒜头鼻示意,可以松手。

蒜头鼻缓缓把捂住李英男嘴巴的手移开,放在鼻前,闻闻味道,一脸享受的表情。

李英男瞪着他们,并未大叫,也没说话。?#36153;?#27721;?#21451;?#20303;怒火,再次客气问道:“他在哪?”“谁?”李英男装傻。

“那个落水的青年!?#34987;费?#27721;子耐着性子道。李英男小脑袋摇得象拨浪鼓,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34987;费?#27721;子冷笑一声,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手腕擒住,振臂膀一拉,高高抬起,五指用力一抓,李英男痛叫一声,金色卡片在她手中滑落,手腕上清晰印出五道青痕。“这是什么?!?#34987;费?#27721;子低身拣起,垂目一看,笑了,上面‘文东’两个大?#25351;?#22806;引人注目,他轻轻抚摩李英男面颊,阴声道:“你可真不老?#34507;。?#21035;逼我用非人的手?#25569;?#30952;你,还是自己说出来吧!”他边说边?#27809;?#36771;辣的目光扫过隆起的胸脯。李英男一甩头,大骂道:“你不要脸!”“他妈的臭?#23601;?”蒜头鼻没有?#36153;?#27721;子的好耐性,抬起手,?#24613;?#32473;她一个嘴巴。他的手抬起,可是却落不下去。一根很细很细的银丝不知在?#38382;?#32544;在他的手腕上,拉得紧紧的,血珠顺着丝线围绕的痕迹缓?#27627;?#20986;。“你不应该对一个如此可爱的女孩动粗!”

一个阴柔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房间里的人同是一惊,如同举目上望。只见窗台上蹲坐一人,年纪不大,略长的刘海随意挡在额前,普通微微清秀的容貌,混在人群中很难会有人看第二眼,不过一对黑漆漆的双瞳,?#20102;?#32780;光芒四溅,如同两把锋利的尖刀,可刺穿人的心底最深处,又似无尽的黑洞,让人看一眼就被其吸引而无法将目光挪开。年轻人飘身从窗台?#19979;?#19979;,看着手中的银丝,淡淡道:“你们要找的人是我,把她放了吧!我是谢文东。”

人的名,树的影。当三个大汉没见到谢文东的时候还能满怀信心,耀武扬威,满怀希望的把他揪出来,可当谢文东突然出现的时候,三人顿时心跳加速,飞扬的斗志在他出现的一瞬间,已经泻了一半,当他离自己不足五?#21073;?#36523;上那股贵族而隐约藏有?#31494;?#33324;气息的气势充斥着自己时,剩下的那半斗志也差?#27426;?#39134;灰湮灭了。?#36153;?#27721;子手慢慢移向后腰,缠声说道:“你……你就是谢文东?!”没错!这年轻人是谢文东没错。当时,他走出房间,马上注意到远处走来的三个大?#28023;?#36317;离虽远,但他们的衣着还是看清了,农村人?#20889;?#20891;大衣的没错,但有毛皮领子的却少见,他只一打眼,立刻意识到这三人是从城里来的,若换成别人,也不会太在意,农村出现个把城里人不算什么,但谢文东小心惯了,基本是反射性的纵身跃进院子角落的雪堆里。不然,以李英男跑出来的速度,他就算跑得再快,也不会连个人影都没看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十一章   地址:
牛派乞人
腾讯分分彩组三预测 双色球走势图表 时时彩稳赚 河北时时现场开奖结果 双色球周四走势图 彩票快3稳赚不赔项目 500彩票1分快3计划软件 新时时分析软件 幸运飞艇如何杀号准 狗万赢钱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