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校园不错,门口的保安更不错。见谢文东一脸惊奇的在自己前面东张西望,上下打?#30475;?#37327;他,谢文东还是老一套,只是衣服下多了一件黑色绒衣。都什么时代了还穿中山装,老土!保安哼了一声,上前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摇头道:“?#30343;?#20040;,只是觉得这里变化太大。”“哧!”保安嗤笑一声,嘲笑道:“也不知道从哪个屯子里冒出来的,别?#30340;?#20197;前来过这,?#30343;?#20040;事赶快走人,这里闲杂?#35828;炔坏?#20837;内。”谢文东眯眼看了看保安,忍住没有发作。如果换成一年前,等?#22351;?#20445;安说完,他的皮鞋早和对方的脸亲密接触了,不过现在他比以前成熟多了,也贵气多了,知道什么样的人值得他去动手,什么样的人是不肖一故的。他能忍,高强没有那么好的脾气,大步上前来到保安近前,二话没说,挥手一个大嘴巴?#20197;?#37027;人?#25104;稀?#20445;安被打得原地转一圈,捂着脸良久才?#20174;?#36807;味来,他哪受过这气,指着高强的?#20146;櫻?#21018;想大声叫喊,高强一拉衣襟,露出里面黝黑的枪把,冷冷道:“嘴巴要干净,做人要?#24230;?”

当保安看清高强腰里别着的东西,?#25104;?#39039;时?#22253;祝?#19968;句话没说,莫不做声的回到自己的岗位,象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脸严肃,站得笔直,只是?#25104;?#22235;个指印清晰可见。谢文东淡然一笑,道:“强子还是那么好强!”

高强低声道:“我就是看不惯有人对东哥出言不逊。”谢文东心中暖洋洋的,一拍高强肩膀,道:“你在门口等我,我自己去办事。”高强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到停*在路边的?#30340;凇?/p>

学校大致结构没有变化,谢文东直步进了主楼,很容易的找到导员的办公?#25671;?#20182;轻轻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答,一拧把手,门是锁着的。这时旁边路过一位老师模样的中年人,问道:“你找谁?”谢文东点头一笑,客气道:“我找符老师。”“哦,找老符啊!他现在可能还在班里没回来,你去教室找他吧!”谢文东老脸一红,难为情道:“请问教?#20197;?#21738;?”

学生?#20063;坏?#33258;己的班级,谢文东可以算是第一人了。教?#20197;?#19968;号教学楼的二零五房间。谢文东向中年人道谢后快步离开主楼。在他想象中,一号教学楼很破,教室通风?#38405;?#24322;常?#24049;茫?#20908;天?#20445;?#23627;里的气温基本上?#23663;?#30028;持平,坐一会都会浑身发抖。?#19978;?#22312;一看,他的观念太落后,?#25112;?#22823;厅,热气迎面扑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话的含义谢文东算是理解了。

他上了二楼,?#22351;?#25214;几号房间,只见一位头发花白,身材适中的老头从走廊里侧的教室中出来。谢文东一见笑了,这老头正是他的导员。他快步走上前,礼貌道:“符老师,一年没见,你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啊!”导员闻声一楞,转头一看,迎入眼中是一张灿烂的笑容,他惊讶道:“谢文东!”谢文东挠挠头发,笑道:“没想到符老师还记得我!”

导员呵呵一笑,道:“旷课一年,我教学好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想不记得你都难!怎么,这时候回来干什么,我都快把你除名了。”谢文东笑容不?#27169;?#36947;:“我是回来参加考试的。”导员一听,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考试?旷课一年,既没向我请假,又?#30343;?#21069;打招呼,你还考什么试?我看你也把学校放在眼里,回家算了。”

谢文东懒着废话,直接道:“我是没把学校放在眼里,但?#19968;?#24471;要毕业证,所以,想请符老师帮帮忙。”说着,他从口袋中掏出一牛皮?#21483;?#23553;,塞进老头手里,道:?#25226;?#29983;的?#22351;?#24515;意,老师买些烟抽。”导员本不想要,但感觉手中信封的重量沉甸甸的,大概不下数千元,虽?#27426;啵?#20294;对一般人来说也委实不少。老头变脸如变天,面无表情的恩了一声,把信封放进提包内,打着官?#22351;潰骸?#20320;家不是本地的吧?”谢文东点点头。老头一脸惋惜道:?#24052;?#22320;人在这里上学也不容易,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40763;?#33021;通天!这话?#22351;?#37117;没错。谢文东心中冷笑一声,下不为例,就是下次还要送钱,面上笑呵呵,心照不宣道:“?#27426;?”

“恩!”导员大点其头,道:“?#19968;?#26377;事,先走了,记得考试要来参加,不然我也帮不上你。”临走前又对谢文东小声说道:“现在刚上课,?#28909;?#26469;了,别错过,去上一节?#25105;饉家?#24605;。”

谢文东含笑道声好。等老头慢悠悠走后,他叹了口气,为教室里一屋子的学生惋惜,有这样的老师能培养出什么样的人才,在这?#21482;?#22659;下,能出淤泥而不染的能有几人,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了这些人?#26412;?#23376;,那坏蛋也没有生存的空间。谢文东呵呵一笑,走到教室门前,轻轻抠门。片刻,里面传来不?#22836;?#30340;声音:“进来!”

谢文东推门而入。教室很大,足有七八十平方,里面密压压做有一百多人,可谢文东认识的却没几个。讲课的老师对谢文东面生得紧,这也难怪,他一节课没上过,老师要是对他眼熟就怪了。问道:“你有什么事吗?”教室中二百多道目光一齐射向谢文东,里面大多带有疑惑。他在学校没上过几节课,一个班的同学也只是匆匆照过几面,那时刚开学,互相之间?#30343;?#24713;,他的相貌又不出众,班里同学能认出他的恐怕不超过十个。虽然被百人注视不是一件舒服的事,不过谢文东早已经习惯了,他老神在在道:“我来上课!”老师瞪了他一眼,疑问道:“你是这班的学生吗?”说着话,转头向看其他人,想求证一下。

大部分人都摇头,表示不知道。这时一个声音在教室后方响起:“他是!他叫谢文东。”

哦?谢文东仰目一看,说话之人不下一?#35013;耍?#28385;脸的落腮胡子,膀大腰圆,一年多时间没见,谢文东还是认出他是和自己同一个寝室的老五。老师点点头,打开点名册翻了一阵,?#27809;?#25165;看向谢文东,说道:“如果我没记错,我的?#25991;?#22909;象一节也没上过。”谢文东暗叹一声,别?#30340;?#30340;课,其他人的课也没上过。他歉?#22351;潰骸?#23454;在不好意思,现在我来了。”

老师长吸两口气,冷声道:“出去!”谢文东眨眨眼睛,低头想了一会,眼睛四下一看,第二排里中间?#20889;?#31354;位,他大步走上前,对外面的学生道:“对不起,请让一下,我进去。”他声音不大,但却带有阴柔让人无法抗拒的力量。外侧的三名女生木?#22351;?#36215;身,让出一条空道,谢文东侧身闪了进去,掸?#35828;?#22352;椅上的浮沉,一屁股坐了下去。

见他根本没把自己的话放在心里,也同样没把他这老师放在眼里,这三十岁出头,顶着律师头衔的男老师勃然大怒,猛得一拍桌子,大声喊道:“我让你出去,你没听见吗?”

谢文东微微一笑,道:“我?#28909;?#24050;经教了学费,就有在这里上课的权利,只要不是我自愿,没有人可以让?#39029;?#21435;。老师也是一样。”“你……”老师指着谢文东,半晌没说出话来,严格来说,不管再怎么坏的学生,老师确实没有权利把他请出教?#25671;?#35874;文东继续道:“上学交学费是我们学生的义务,而听老师讲课是我们的权利,希望老师不要浪费我的时间。还?#26657;?#25105;顺便问一声,这节是什么课?”旁边的女学生还是第一次见到谢文东这样?#23567;?#39748;力’,敢和老师如此说话的人,心中对他好奇,压低声音道:“刑法!”“刑法?”谢文东摇头而笑,道:“刑法我很熟悉,自学了很久呢。”“扑哧!”两旁的人忍不住发笑。谢文东的话不假,他对刑法还真下了一翻苦功,特别是量刑上,他自己?#33268;?#26366;估算一下,如果他被量刑的话,就算长了一百个脑袋?#19981;?#25384;一百颗枪子。但天下能制住谢文东的能有几人,能给他量刑的又有几人?!

老师足足运了半?#31181;?#30340;气,才勉强把心中怒火压下,?#21451;?#32541;中一字?#27426;?#36947;:“继续,上课!”老师转身,边拿粉笔在黑板上写边道:“下面,讲抢正当防卫与防卫过当……”“噶嘣!”一声,老师一句话没说完,脆弱的粉笔在他颤抖的手中断为两节。

谢文东听了一会,索然无趣,这?#20445;?#21518;面一个纸?#26049;以?#20182;脑袋上,转头一瞧,大后方老五正伸长脖子想他招手,旁边还有其他一个寝室的五人,纷纷眯眼笑呢,特别是老三,半起身,撅着屁股,向他挥动?#30452;郟?#20302;低拉长声音,用嗓?#21451;?#21898;道:“过来坐啊,别一回来就挤在女人堆里!”谢文东一听,仰面无声而笑,眨眨眼睛,却没有起身的意思。他虽不把老师放在眼中,但也不想做得太过分,上?#38382;?#20081;窜,他怕老师忍不住会发疯的。或许教室太暖和了,或许这几天的连夜奔波让他太疲?#20572;?#25110;许老师的声音过于催眠,卷意如同潮水一般袭来,谢文东低头打个呵欠。他正想趴在桌?#30001;?#23567;睡一会,旁边的女生看了看他,?#30001;?#29983;问道:“你真是我?#21069;?#30340;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谢文东朦胧双眼,点点头,道:“我很忙,不经常来上学。”“忙什么?你上班了吗?”唉!谢文东叹气,无奈道:“忙打架,忙杀人,忙放火,忙抢劫!”

“呵呵!”女生小声娇笑,道:“你真逗!”“是吗?”谢文东转目瞄瞄女生,第一感觉就是白净,面上没有一丝杂质,静如去皮蛋白,十**岁的样子,容貌秀丽淡?#29275;?#20960;缕头发染成深红,添?#26377;?#35768;成熟与活泼,但这掩饰不住她的天真。谢文东看不出她的天真是自身的还是装出来的,他也不想去?#30452;媯?#21482;是淡然说道:“你是第一个说我逗的人!”“恩?你不象严肃的人嘛!”女生如星双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谢文东打个呵欠,伏在桌?#30001;希?#30524;睛慢慢朦胧,喃道:“不严肃,但我是坏蛋!”

一个人说自己是坏蛋,不管他是不是真的,都会被?#35828;?#25104;玩笑,特别是谢文东这样长相清秀,身材中?#28909;从?#24494;微偏瘦的人,不认?#31471;?#30340;人决不会把他和坏蛋联系在一起。女生自然也不?#29275;?#20197;为他在开自己玩笑,媚气横生,?#21487;?#21972;道:“听你说话好象没有一句是真的。”女生转眸的媚气很电人,谢文东?#27425;?#31119;消受,低弱鼾声微起,枕臂睡着了。女生的白脸顿时更白,她在学校内未必算是最漂亮的,但在班级中没有女生能和她相?#25970;潰?#33258;然成了众人中的焦点,不少男生如同?#26434;?#19968;般在其身边左右旋转围?#30130;?#20174;小到大都是如此,被人捧着的感觉她早已习惯,可今天碰上一个不把她放在眼中的男生,在自己主动搭?#22351;那?#20917;下竟然睡着了,这口气憋在嗓?#21451;郟?#21520;不出,咽不下。看着谢文东香甜的睡容,真想在他?#25104;?#24456;很掐两下,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心中不停念叨:淑女!淑女!保持淑女……还好,她没有把想法付之于行动。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六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