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大厅内四个人,八只眼睛齐刷刷看向谢文东。本来平静的目光一瞬间燃烧起来,这?#21482;?#28909;可以融化一?#23567;?#35874;文东坚信这?#22351;恪?#32982;子自然正是李爽。他手中的酒瓶‘乓啷’一声落在地板上,使劲揉了揉眼睛,喃喃道:“我不是眼花了吧。”

姜森一闪身,从谢文东身后窜出来,笑道:“我可以保证,你这次眼睛绝对没花。”

“哦!老天!”李爽张开双臂,向谢文东扑来,一把把他抱住,张着大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一个劲的拍着谢文东后背。谢文东闭眼,享受这并不是经常可以享受到的温暖。其他三人也惊叹的站起身,这几人都是文东会内元老级巨头人物,三眼,高强,张研江。高强原本如同腊月天的脸也难得一见得露出笑容,眼中?#20102;?#28608;动。三眼大步上前,一抓李爽的脖领子,一百六七十斤在他手中仿佛轻如无物,将他提起放在一旁,下面还不忘补蹬一脚,嘴里嘟囔道:“东哥好不容易回来了,别你一人霸占着。”说完,也不管一旁李爽那快要杀人的表情,给谢文东来个大大的拥抱。

“你这该死的?#19968;?”李爽挽袖?#30001;?#21069;。三眼一挑眉毛,?#25112;?#25331;头在李爽眼前晃了晃,嘴一瞥道:“想动手吗?”李爽一看三眼的拳头,顿时泄气了,不过嘴里不饶人,大声道:“我真想揍你?#27426;?”三眼一仰头,李爽急忙又道:“就怕打不过你!”

任长风在门外看了半天,自语道:“这两人不会就是文东会的一龙一虎吧?!”他没看出这二人有什么过人之处,反倒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两人更象白痴多些。他的声音不大,不过没逃过大厅内这几人的耳朵。三眼目光一扫任长风,象是一把刀子在他?#25104;?#21010;过。他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28909;?#30524;前这人是跟东哥一起来的,自然不好说什么,只是淡淡道:“朋友,我们文东会里自始自终只有一条龙,但那绝对不是我。这?#22351;?#35831;你记清楚了。”

任长风一向高傲惯了,一般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就算他见到向问天的时候也觉得他不过如此,三眼几句话,如同一根?#32456;?#25166;在他?#25104;希?#30333;脸顿时红润起来,冷笑一声,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说道:“我想也是,如果随便一个人都可以称做龙,那天下岂不是成龙窝了嘛!”三眼一眯眼睛,转目看了看谢文东,后者笑呵呵?#30343;?#20040;表情,他放下心来,冷?#22351;潰骸?#26379;友说话不怎么好听。”任长风道:“彼此彼此。”二?#22235;?#20809;相对,火星四射,连粗线条的李爽都感觉到?#27426;?#21170;,他对任长风第一印象不错,白白净净,文?#26102;?#24428;的,不象黑道,倒象是书生,但想劝?#20174;?#19981;知道如何插话,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三眼目光落在任长风的手上,他的手掌很漂亮,?#31181;?#30333;净细长,不过掌心和?#31181;?#32922;上都是厚厚茧子。这是一把经常用刀的手。三眼道:“朋友的刀法应该不错。”三眼觉得象这种说话如?#22235;?#21548;而又骄傲异常的?#22235;?#19968;直活到现在,不是运气好,那?#27426;?#26159;有一身过人的本事。他想试一试。同性是相排斥的,特别是同样优秀的人凑到了一起更是这样。任长风也?#20889;?#24819;法,当他听到姜森对三眼赞不绝口?#20445;?#24515;中就憋了一股劲,他长笑一声:“恭敬不如从命。”

姜森摇了摇头,低声叹道:“真是?#22235;?#31563;啊!”他跨前一步,隔在二人中间,道:“两位想比试一下可以,不过,东哥刚刚到家你俩就打一架,是不是有些过了。”

三眼一拍脑袋,暗怪自己太冲动,点头一笑,转头对谢文东道:“今天东哥回来太高兴,一时发了昏,东哥不会怪我吧?!”

谢文东仰面而笑,道:“都是自己人,比试一下也?#30343;?#20040;,只要不伤和气就好。对了,张哥,你什么时候回H市的?”

三眼苦着脸道:“人在外飘得时间长了,心里总是挂念家里这帮兄弟,这一阵新堂?#30343;?#20040;事,就抽空回来一趟。”“是啊!”谢文东心有?#20889;ィ?#19977;眼说的也是他心中想的,身在外乡的人象是一片飘零的落叶,?#31449;?#26159;要归根的,他叹道:“张哥真是说到我心里去了。一晃大半年过去了,在外面飘来飘去,可不管到哪,也?#20063;坏?#22312;家里的那种痛快。”

李爽瞪大眼睛道:“?#28909;?#36825;样东哥就不要走了,管他什么南北洪门之争的,那是人家的事,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东哥还是象以前一样,带着我们,带着文东会一起打天下吧!”说着,他叹了口气,悲色趴上面庞,长叹道:“唉!真是怀念以前的日子,不管遇到多大的风险,我们都在一起,抱成一个团。”李爽的话也是其他人想说的,高?#21487;?#36995;的眼神越加黯淡,他赞同李爽的话,可他也知道谢文东不会丢下洪门不管的。果然,谢文东凝思,良久,?#24222;?#24736;道:“我欠金老爷子的太多,现在不还以后还是要还的,有些事情不是想不做就可以不做的。”江湖好比漩涡,一脚踏进去,再想拔出来,势比蹬天。

李爽焦虑道:“东哥你还是要走吗?”谢文东点头。“什么时候?”“不知道,但我不会停留太长时间,现在南北交战到了关键时刻,我做为临时的掌门人,没有理由不冲到最前线。”李爽肩膀顿时塌下来,默默无语。

房间内气氛有些沉闷。三眼哈哈一笑,一踢李爽的屁股,说道:“东哥回来了你还愁眉苦脸的干什么。不管东哥在哪,我们都是一个整体,别忘了,咱们可是世界上最强的力量!”一直没开口的张研江开口笑道:“没错!人不能只圈在框框里,想发展,想壮大,只有走出去。我们的野心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没小过不是吗,东北算什么,中国算什么,哈哈……”李爽一缩?#20445;?#24778;讶的看着他,又瞅了瞅三眼和高强,嘟囔道:“我觉得现在就已经不错了。”

三眼白了他一眼,张臂舒展筋骨,道:“世界是精彩的,还有许多我们没有见识过呢,我想以后会?#35874;?#20250;的。”

“?#27426;?#26377;!”谢文东笑道。他搓了搓冷冰冰的手,一推众人道:“别光在门口站着了,你们不觉得很冷吗?”

他不说还好点,一?#36947;洌?#20219;长风一阵哆嗦,连连道:“对对,屋里坐,屋里坐。”说着话,不用别人让,大咧咧的跟在谢文东身后进了屋。三眼边关门边不满道:“这?#19968;?#26159;谁,怎么脸皮这么厚?”走在最后面的姜森无奈道:“北洪门内最骄傲但却极有实力的人。”他压低声道:?#20843;?#21483;任长风,刀法出众,北洪门内恐怕只有老雷能和他一拼!”

“哦!”三眼深深?#22351;?#22836;,嗤笑道:“骄傲看出来了,可实力没看到。”

大家纷纷坐下,李爽又开了?#27426;?#21860;酒递给众人,谢文东喝了一口,扎扎嘴,笑眯眯道:“还是家里的酒好喝。”

张研江眼珠一转,笑道:“东哥给我们?#27493;?#27946;门内有趣的事吧!”谢文东扫了一眼众人,缓缓喝口酒,道:“有趣的?#26053;?#26377;,打打杀杀倒是不少。在南京,上千人的火拼都发生过,不管南洪门还是北洪门,死伤的人都不少。”

“上千人的火拼?”李爽顿时来了精神,一?#25104;?#24448;,叹道:“那么多人一起撕?#20445;?#24819;想都浑身热血沸腾啊,如果我也可以去的话……”三眼横了他一眼,打断道:“你以为自己打架很厉害吗?”李爽一脸正经道:“一般人还没放在眼里。”三眼冷笑道:“嘿嘿,一般的人没把你放在眼里吧?!”李爽气得直哼哼,又拿他没办法,低声嘟囔道:“真是讨人厌的?#19968;鎩!薄?#20320;说谁?”“某些人!某些讨厌的人!”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面红脖子粗,吵得不已乐乎,其他人没觉得怎样,他俩在一起吵架的时间?#21149;?#38745;的时候多得多,众人早习惯了,而任长风不知道内情,心中还嘀咕,文东会不是很团结吗,怎么这一龙一虎的矛盾这么大!疑惑的看向旁边的姜森,后者明白他的意思,俯耳细声说道:“如果他俩其中一个有危险,另一个就算拼掉自己的命?#19981;?#21435;救。”“可是……”任长风看了看正挽袖子的三眼和一脸你能把我怎样的李爽,姜森无奈道:“这可能是他们增加彼此友谊的一?#22336;?#24335;吧!”“哦!”任长风半迷糊半懂的点点头。眼看两人起身?#24613;?#25749;打在一起的时候,谢文东突然发话,淡淡道:“我这次回来确实想带几个兄弟出去,去云南,和金三角联合,对付南洪门!”

一句话,三眼和李爽顿时由撕扯对方的衣服改成拥抱,后者傻笑道:“去云南?这个……这个自然少不了我,对吧,三眼哥!”三眼很认真的点点头,道:“凭心而论,小爽的确是不错的人选,有冲劲又?#26053;停?#36866;合做?#30830;妗!?#19968;旁的李爽笑得嘴?#21916;?#25314;,连连点头,?#20302;?#21521;三眼竖起大?#31895;浮?#21738;知三眼接着又道:“不过,小爽没去过云南,对金三角接触也?#27426;啵?#32780;且性格冲动,容易坏事,如果他去,说不准会坏了东哥的大事!”谢文东点点头,三眼说得是实话,李爽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问道:“那张哥的意思呢?”“我觉得最合适的?#22235;?#36807;于我。第一,我去过云南,熟悉那里的环?#24120;?#20108;则我和老鬼经常打?#22351;潰?#23545;金三角了如指掌,三嘛,我对我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信心的,能帮上东哥的忙!”三眼一连气说了三点,面不红,心不跳,多年的磨练让他的脸皮也达到城墙级的了。李爽再也任不住了,随手抓起个酒瓶在空中挥舞着,同时用让?#35828;?#24515;会把窗户震碎的声音怒喊道:“你这?#19968;?#20063;不要老脸了!”高强和张研江连忙一边一个抱住李爽,同时安慰道:“别激动,这点大家都清楚!”

谢文东仰面大笑,道:“张哥如果去了新堂口怎么办?”三眼道:“小龙堂如果没上轨道,我也不会有时间回H市的,这点东哥不用担心。”谢文东?#22351;?#22836;,道:“好,张哥能去自然再好不过了。”李爽一听急了,猛?#27426;都紓?#29993;开高强和张研江,叫道:“不行,三眼能去,我也能去!”谢文东看了看一张脸憋得通红的李爽,站起身,食指轻轻敲了敲脑袋,自语道:“真是?#22235;?#31563;啊!”他边向楼梯走边道:“那小爽也一起去吧!”“嘎!”李爽一跳多高,喝了一大口啤酒,向着三眼一抹嘴,道:“舒服!”

高强再不爱说话,这时也坐不住了,他急上前两步,还?#22351;?#24320;口,谢文东突然回头笑道:“强子如果不去,总觉?#27809;?#23569;些什么!”高强心中一暖,微微点点头道:“谢?#27426;?#21733;!”张研江见谢文东目光扫向自己,自觉的起身道:“东哥,我留下看家!”谢文东心中赞叹一声,这些人里只有张研江最能明白他的心意,大批调走帮会中的主要干部,他自己也担心期间帮会生变,有这个执法堂堂主留下,自然大可放心了。谢文东感激道:?#25226;?#27743;,这次又要让你劳心了!”

张研江展容一笑道:“东哥说得哪的话,我该做什?#27425;?#24456;清楚,东哥不用担心家里!”谢文东深深?#22351;?#22836;,转身上了楼。李爽问道:“东哥,你干什么去?”?#20843;?#35273;!”谢文东回答的干脆利落。天大地大,睡觉最大嘛!

谢文东回来得很是时候,正赶上学校期末考?#20113;?#38388;,虽然他现在已不把学校放在眼里,一纸文凭对于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但他要对自己的?#25913;?#26377;个交代。他只和高强二?#35828;?#20102;H大,本来李爽想跟来,谢文东却道: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一句话,李爽顿时没了下音,他这一年别的没见长,肥肉却多了不少,谢文东本来略微偏瘦,两人一胖一瘦走在一起想不引起别人注意都难。H大,一年时间没见,变化不小,做为贵族学校的H大有雄厚的资金来让它的外表比其他学校更华丽,以前?#20973;?#30340;校门被拆得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气派,更加宽敞的象白牙色的大理石门墙。主楼内外刷上素丽?#25512;幔?#20351;之焕然一新。谢文东站在大门前环视了半?#21361;?#20182;走过的地方不算少,没少见世面,这时也忍不住赞叹一声:不错!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