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全力?#22351;?#34987;人接住,秃头汉子心中一颤,知道遇上对手,双眼瞪着溜圆,也?#27426;?#35828;话,抽回钢刀,反手轮起又是?#22351;叮?#30452;劈任长风顶梁。好快!虽然是敌人,任长风还是忍不住赞叹一声,这人可以说是他平生仅见的刀中高手。秃头汉子的强悍同样也击起他本身的好胜心,?#27426;?#19981;闪,举刀硬结。‘当’的一声巨响,任长风退出两步才把身子闻住,两条膀臂如同过?#35828;?#19968;般。他?#25104;喜坏?#27809;有痛苦之色,但而神采飞扬,大喝道:“你也接我?#22351;?#35797;试!”说着话,急行两步,三尺多长的唐刀从下而上,向秃头汉子的小腹撩去。这?#22351;?#21448;快又诡异,石光电闪,秃头汉子根本没看见刀身,只觉得?#22351;?#23506;光逼向自己下身,他反应快极,几乎出于本能的向后一仰,唐刀在空中划出一条明亮的半月光芒,在他面前一?#28860;?#36893;,秃头退了两步,?#20146;?#24494;凉,低头一看,小腹的衣服被划开一条三寸有余的大口子,显显伤及身体,他一生征战无数,还没有第一招就吃亏的时候,心中又惊又怒,大吼一声,轮刀和任长风杀在一起。

他俩打成一团,其他人也没闲着。和秃头汉子同来的那七人纷纷拔出片刀,向正打算后退的谢文东冲去。

谢文东哪会将这些人放在眼中,但不想和他们纠缠,快步退了回去。姜森和金眼几人刚想上前,被他?#37027;?#25289;住,微微摇了摇头。几人一楞,狐疑的看向谢文东,他轻松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向后面撇了一眼,道:“这些人自然会有人会对付,你们留些体力,后面的敌人实力恐怕更强。”姜森几人向后看去,可不是嘛,后?#25509;?#25968;辆汽车无声无息向这边缓缓驶来,如果里面坐满了人,姜森略微估算一下,少说也有四五十号。几人互视一眼,面上都流露出谨慎之色,金眼?#21451;?#38388;拔出一把枪交给谢文东。谢文东和姜森三人是乘坐飞机来的,武器无法随身携带,到了昆明之后,枪刀都是金眼为其?#24613;浮?#37329;眼自己也拿出一把枪,通体漆黑,枪?#36864;?#22823;,即使没拿在手中也能看出它分量不轻,金眼熟练的上堂,打开保险,笑呵呵的向正激战的任长风二人走去。姜森眉头一皱,知道这?#19968;?#35201;干什么,江湖上两人争斗,最忌讳的就是第三者背后下毒手,他转目看谢文东。后者笑眯眯的?#30343;?#20040;反应,只是轻声笑道:“非常时刻,就要用非常的规矩。”

这一句话无疑是给金眼打了一针强心剂,本来还有些估计,谢文东这么一说,他放开脚步,来到二人附近,大喝道:“长风,让开!”任长风和秃头激战正酣,不分上下,突如其来一声断喝把他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全力挥出?#22351;?#25226;秃头汉子逼退一步,抽身跳出圈外。寻声看去,原来是金眼,疑声问道:“怎么了?”

金眼并不答话,举起?#30452;郟?#23545;着秃头就是一枪。如果换成别人,决难逃金眼这枪,不过秃头似乎找有?#24613;福?#26538;声还没响,人已经跃进?#25918;?#30340;荒地里,身影晃了几晃,顿时消失在黑暗中,同时,草地中也传来秃头的声音:“北洪门,尽用下等手段,朗?#24066;?#21517;,也不过如此。”金眼和任长风同时?#27426;?#33050;。前者是一枪?#35805;?#23545;手打死感到惋惜,大好的机会没抓住,以后再想把这人至于死地更加困难,有这么一个存在,不管是对谢文东还是对北洪门,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任长风没想这么多,他心中象着起一把火,上前拉住金眼的胳膊,怒声道:“我正和他对决,你插什么手?”金眼向后一指,平静道:“我怕后面那群‘朋友’不给你这样的机会。”任长风向后一瞧,黑暗中隐约有黑影移动,心中一震,他蹲下身,再看,发现至少有十数辆汽车正缓缓开来。人不是站得越高就看得越远,有时候你站着看不清的东西,趴在地上却能瞧清楚。任长风自然知道这个常识。他从地上跳起,说道:“南洪门的人?!”金眼点头道:“没错!”任长风心中的火顿时灭了大半,手指一擦刀身,自语道:“看来他们人不少。”金眼掂?#35828;?#25163;中枪,道:“这把枪有二十颗子弹。”

正如谢文东所说,那几个和秃头同来的人确实有人帮他对付。阿水和他带来的十几个手下拿着片刀拦住七名黑衣大汉。双方?#30343;?#20040;好说的,一边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谢文东的命,另一边想为死去的兄弟报仇,你可以说金三角里的人坏,说他们邪恶、残忍,但是他们多年在一起的感情旁人无法领略到,无数次生死战斗,无数次的并肩作战,他们之间甚至比亲兄弟还亲,打死一人,会?#21482;?#21313;倍百倍的代价。双方红着眼睛杀在一起,刀刀砍向对方要害,刀?#37117;?#34880;,片刻工夫,双?#25509;?#25968;?#35828;?#22320;。谢文东见差?#27426;?#20102;,对姜森一使眼色,道:“帮他们一下。”

姜森点头答应,抽刀上前,正赶上一人?#35828;?#20182;身前,一笑,伸手拍拍那人肩膀,说道:“兄弟,你可以了!”

那人被他突?#22351;?#19968;拍吓了一跳,急忙回头,看清姜森的面容后?#25104;喜?#28385;疑惑,不知道这个子不高的青年是谁。姜森咧嘴,露出一排小白牙,没有任何预兆,挥手就是?#22351;丁?#23004;森刀法并不见长,但也非一般人可比,而且来势突然,别说这人,恐怕换成任长风也难以躲避。那人惨叫一声,胸前被斜着划开条一尺有余,深可及骨的口子,晃了两晃,轰?#22351;?#22320;。

?#22351;?#23637;杀一人,阿水等金三角之众精神大震,?#30001;?#23004;森,把剩余几人一一?#36710;埂C坏?#26597;看自己一方受伤者的伤情,后方脚步上大起,数十黑衣人从?#30340;?#36339;出提刀杀上来,声势?#25340;螅逼?#33150;腾,只看借着月光发出寒气的数十把片刀就够令人心惊。谢文东是人,面对这阵势心中自然也升出一丝寒气,但这种情形遇到得经历得太多了,只是迷眼一笑,将枪扔给走上前的阿水,说道:“这个你用,你的枪法应该?#20219;?#22909;。”阿水感激的看眼谢文东,金三角的人大多是正规部队,平时训练也是以枪械为主,他还真不习惯用刀,向谢文东?#22351;?#22836;,也不客气,接过枪后对着杀来的人群抬手就是五枪。顿时,有数人中枪不起,金眼?#28909;?#20063;没闲着,纷纷拔枪射击。枪对刀,优势自然?#19978;?#32780;知,如狼似虎的四十多号人刹时间倒下半数。姜森手有些发软,放下枪,这根本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对方做不出任何反击,还?#22351;?#36817;前,已经身中数弹,心中不仅为之惋惜,无奈道:“策划这次偷袭的人不是疯子就是一个笨蛋。”谢文东可不这样想,和南洪门?#30343;?#36825;么久,真正的笨蛋还没碰上一个。

就在众人以为大举已定的时候,公路前方飞速驶?#27425;?#36742;面包车,速度极快,接近双方交战场地时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谢文东眼尖的很,暗道一声不好,随手一拉旁边的金眼和任长风,向?#25918;?#31388;去,同时高声叫喊道:“快闪!”

他话音喊出,五辆面包车也到了眼前,姜森和木子?#28909;?#20037;经沙场,经验老道,反应也非常人可比,谢文东拉金眼?#27426;?#26102;他们感觉到不好,几乎反射的纷纷向道路两旁躲避,阿水稍微慢一些,听见谢文东喊声后,用尽全力一越,显显躲开,?#30634;?#25830;着他的鼻尖咆哮而过。他避得快,但他带来那些人没这么好运,差?#27426;?#21516;时有五人被撞飞出去,身子在空中?#19978;?#19977;秒钟,落出十数?#33258;叮?#27491;掉在南洪门人群中,有没死的刚挣扎着想站起,周围上来数人,乱刀齐下,‘卡卡’声不决于耳,连扑进?#25918;圆?#19995;中的谢文东都清晰听见,胃里剧烈翻腾,他知道,那是?#24230;?#39592;的声音。

‘支嘎’五辆面包?#20302;?#19979;,?#24471;?#19968;拉,里面又拥出数十号手擎片刀的大汉,连同第一波人一起杀上来。

如果刚才谢文东一方还占有优势,现在瞬时被逆转。金眼?#28909;?#30340;子弹经过一阵猛射已用了大半,这时对?#25509;?#22810;了一批生力军,而且有没有后援还不?#27426;ǎ?#36830;一向狂傲的任长风也是眉头深锁,?#25112;?#25331;头的手指有些?#21898;住?#35874;文东拍了拍他肩膀,面带轻松,不慌不忙的?#35757;?#22806;套,拉出塞进腰带下的衬衣,抓住一角,用力撕下一条,边把刀把缠在手上边眯眼道:“记得我刚到H市的时候曾单独?#27426;?#19977;十号人追着?#24120;?#37027;时的情景?#35748;?#22312;危险的多,结果,我现在还活着。”?#34507;眨?#20182;用刀在衬衣上又割下一条,系在鼻下,?#35748;?#26159;对任长风说又象是对他自己道:“真是好久没有这样硬碰硬的干一仗了。”

“是啊,东哥!”姜森?#28909;?#19981;知什么时候来到谢文东身旁,他宝贝的收起子弹所剩?#27426;?#30340;手枪,拔出开山刀,和谢文东一样,从衬衫上撕下一条布带,系在鼻下,傲?#22351;潰骸?#25991;东会的?#22235;?#26377;害怕的时候,只会让对方胆寒。”金眼五人相视一笑,纷纷撕下衣襟,接着姜森的话道:“我们是最强的力量!”金眼五人虽然是北洪门出身,但跟谢文东的时间较长,那段一起拼杀打天下的经历,只要想起,浑身血液都在沸腾。任长风虽然体会?#22351;劍?#20294;众人的话也激起了他本身的傲气,老脸一红,挥了挥手中唐刀,环视一圈,大喝道:“你们嘟嘟囔囔说些什么,谁说我害怕了?!”

阿水那十多人现在?#30343;?#19979;六人,一直以来,金三角在中国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他一双眼睛布满血丝,瞪得眼角欲裂,也不管谢文东他们有什么计划,在地上拣起一把片刀,吼叫一声,和六名手下疯了一般迎上杀来的南洪门帮众。他们刀法不怎么样,也?#30343;?#24212;这种近身搏斗,但这些人各个都是亡命之徒,下手狠毒不留余地,而且大有一拼之心。一人拼命,十?#22235;训玻?#36825;六人拼起命来,威力也不可小窥,南洪门数十人将其围住,一时间还真不敢*前。谢文东和金三?#26538;?#31995;不错,不管于公还是于私,都没有旁观的理由。他?#22351;?#20992;身,发出一声清鸣,眼睛快眯成一条缝,说道:“该我们上了!”

谢文东八人,八把刀,这八把刀可非一般的刀可比,不是刀好,而是用刀的人。谢文东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刚才场面混乱,?#30001;闲?#25991;东在?#25918;?#30340;草丛中,南洪门帮众并未发现他,现在他走出来,马上引起人们的注意,其中一个身材瘦小的南洪门弟子惊叫一声:“谢文东!”他喊的快,动作也快,身子急向谢文东窜去,同时递出?#22351;叮?#30452;刺谢文东的心脏。

这人身材矮小,谢文东个子勉强算中等,但他?#22351;?#20854;肩膀。后面的任长风差点没笑出来,这样的人也能混江湖?如果东心雷在这能一脚把他?#20154;饋?#20219;长风小看这人,谢文东却没有,他多聪明,头发丝拔出一根都是空的,一看这人就知道不简单,象这样条件的?#22235;?#22312;南洪门立足定有过人之处,?#34507;?#21152;了小心。真被他猜对了,等小个子接近谢文东两步远的时候,身子提溜一转,那刺向他心脏的?#22351;?#39039;时向谢文东脖子划去。

“不好!”任长风大惊,想上前?#26412;齲?#20294;已然来不及,那小个子的身法简直快得吓人。收刺变划,?#22351;?#19968;秒钟。谢文东早有?#24613;福?#21507;定他力量不足的?#24525;?#21155;势,手棱空?#27426;擔?#27491;抓住小个子握刀的手腕,另支手横刀劈下。小个子灵活异常,手腕被抓,反借谢文东的抓力,身子腾空跃起,险险躲过这?#22351;丁?#35874;文东冷笑,?#30452;?#24448;回一拉,同时下面抡圆了就是一腿。这一脚又快又突然,?#30001;闲?#25991;东一拉之力,任他灵巧,想躲依然来不急,皮鞋正蹬在小个子前胸,他怪叫一声,飞了出去。

PS?#21917;眨?#21738;里来的这么BT的学生……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六十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