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喝了口酒,笑道:“车到山前总是会?#26032;?#30340;,就算没有,也得挖出一条路来。”金眼莫名的眨巴眨巴眼,问道:“东哥可是打好主意了?”谢文东笑眯眯的指指自己的脑袋,道:“我现在还在想!”

晚间,谢文东?#35760;?#20957;水,后者先是一惊,她想到谢文东可能会来,只是没想到来得这样快。?#36824;?#35874;文东一直都是神出鬼?#22351;模?#31179;凝水很快释然。两人相约在秋凝水家附近的一间不大酒吧见面。酒吧的名字叫深蓝,幽雅的名字,内部装饰没有愧对这个称呼,虽然不大,但摆设极有格调,正中央环型吧台,使酒吧的空间发挥及至又不显拥挤。

谢文东单独坐在一张空桌前,姜森和任长风就在他临桌,金眼五人没有近来,躲到酒吧门口的面包?#30340;凇?/p>

谢文东特意提前来了一会,他拿起桌?#30001;?#30340;可乐,慢悠悠喝一口,这已经是他要得第三杯。谢文东一向?#30343;?#20040;耐性,但对秋凝水算是个例外。他听着酒吧内的音乐,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就在他怀疑秋凝水不会来的时候,这位大小姐终于到了。

没有客套话,秋凝水直接坐到谢文东的对面,看了看他面前的可乐,说道:“来酒吧哪有不喝酒只喝饮料的道理。”说完,一回手打个指响,对迎面走来的服务生道:“来两杯啤酒,要生啤。”

谢文东仔细端详着秋凝水,数?#26053;?#35265;,她?#35748;?#35937;中的要好,而且要好很多。面色红晕,光彩奕奕,高挑而黑重的眉毛飞扬入鬓,?#27426;?#40657;眸雪亮?#20889;?#26377;盛气凌人的锋利。秋凝水没?#20889;?#20415;装,一套黑色警服?#35748;?#31034;出她的干练同时也样谢文东有种说不出来的压迫?#23567;?#20182;敢打赌,秋凝水是故意这样穿的。谢文东微微一笑,双手搓着杯子,道:“只要喜欢,喝什么都一样。”

秋凝水一挑眉毛,道:“是啊!有很多人劝?#20063;?#35201;做警察,?#36824;?#25105;喜欢,所以,我现在还是一个警察。”谢文东摇摇头,把装有可乐的杯子推到一旁,道:“不喝了,今天我决定喝酒。”秋凝水看着他道:“我一直都认为你是很有主见的人。”谢文东苦笑道:“我这人很听别人劝,所以我也比大部分人过得都要好些。”

秋凝水面色一变,坚定道:“?#20063;?#19968;样,我决定的事别人改变不了,?#36824;?#23545;方是谁。”谢文东身子前探,问道:“如果是我呢?”秋凝水不愿面对谢文东的目光,把脸扭到一边,淡淡道:“谁都一样。”

谢文东叹了口气,*着椅?#30001;希?#20208;面道:“我一直以为我们可以成为知己。”秋凝水一震,黯?#22351;潰骸?#38590;道现在不是吗?”谢文东平和道:“?#28909;?#26159;,那有些话我就得说,你也得听,?#20063;?#20250;做出对朋友不利的事,特别是你。”谢文东?#27426;伲?#35265;秋凝水?#25925;祝?#20182;知道她在听,缓缓道:“你没有去过缅甸,没有见过金三角,更没有经历过那里的战争,没看过他们的手段,在那里,他们视人命如草芥,杀人如麻,?#20063;?#24076;望你成为他们要对付的目标之一。”

秋凝水肩膀一颤,抬起头,双眼直视谢文东道:“?#20063;?#22312;乎,?#20063;?#24597;死,更不怕金三角。”

谢文东在她的眼神里看不出一丝波动,有的只是一股异乎寻常的坚定,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那世界上还有什么事能令他恐惧的。秋凝水和谢文东很象,虽然后者说他很听别人劝,其实他俩?#20146;?#37324;都带着一股倔强。谢文东想做的事,他?#27426;?#20250;去做,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他?#38405;?#21697;尝到其中的乐趣。秋凝水也是这样,特别是那?#20301;疑?#35760;忆发生之后,她确实对死不再产生恐惧,反而有一丝向往。谢文东能?#20889;?#21040;她的想法,?#34507;?#25671;了摇头,不再说话。

这时服务生送来两杯啤酒,秋凝水端起酒杯,展容一笑,道:“你来了?#19968;?#27809;有说欢迎的话,敬你一杯酒吧!”

谢文东举杯笑道:“只要能看见你过得快乐就是对我最大的欢迎。”

秋凝水道:“明天?#19968;?#35201;上早班,喝完这杯酒我也要走了,干杯吗?”谢文东还想再说什么,但看着秋凝水?#20102;?#22914;星的黑眸,他抿了抿嘴,最终没有说出口,和她轻轻一撞杯,道:“干杯!”二人一饮而尽,秋凝水放下空杯,拿起随身提包,起身道:“我先走了,后天休息,到时再好好陪你出去逛一圈。”

见秋凝水要走,谢文东凝视着面前的空杯,好会,他长长吸了口气,起身轻扶秋凝水的肩膀,道:“凝水,你?#20146;?#19968;件事。”

透过?#36335;?#31179;凝水清晰感觉到谢文东掌心的火热,抬头,看见的是一张关心而正色的面容,她一笑,问道:“什么事说得这样一本正经的?”谢文东一字一句道:“你?#20146;。还?#21040;什么时候,?#36824;?#20320;做什么,我永远都会支持你的。天塌了,我顶着,如果有人要?#38405;?#19981;利,如果有人想伤害你,那他必须得先踩过我的尸体。”

这一番话令秋凝水动容,坚强的外壳被击得粉碎,眼内泛起一层水雾,她毕竟只是个女人,甚至比其他的女人更需要一个避风的港湾,一个扶平伤口的地方,她想扑进谢文东怀里,可是她命令自己不能这样做。她退后一步,哽咽道:“为什么对我这样好,?#20063;?#38656;要任何人的同情。”谢文东心中一痛,坚定道:“我们是朋友,是知己,不是吗?!没有?#22235;?#20877;伤害你,只要?#19968;?#22312;一天。”秋凝水不敢看谢文东,更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怕自?#21917;?#19981;住。

秋凝水走了,或者说是落荒而逃。一旁的任长风和姜森互相看了看,心中有惊奇,但更多的是无奈,不知道东哥是来劝秋凝水的还是来鼓励她的。任长风向姜森眨眨眼睛,然后弩了弩嘴。姜森知道他的意思,起身走到谢文东旁边,小声道:“东哥!”

谢文东看着秋凝水坐过的位置出神,头也不抬道:“什么?”姜森谨慎道:“东哥,你刚才说得不是真的吧?不会真和金三角为敌吧?”谢文东回过神,抬头看了看姜森,眯眼一笑道:“不会。”姜森一楞,问道:“那你刚才和秋凝水说?#27809;啊?”

谢文东正色道:“我说得是真的,我自然也会再让秋凝水受到任何伤害。”“那……”姜森?#27426;?#20102;,后面的任长风也迷糊。谢文东道:“事在人为。?#20063;?#30456;信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34987;?#26412;上,这个很难!姜森和任长风心里同时补了一句。

“哈哈!”这时,门口方向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这声音谢文东不?#21543;?#32780;且熟得很,心中一惊,举目看去,果不其然,老鬼?#26197;?#21457;福的身子正摇摇?#20301;?#21521;自己这边走来。谢文东摇头而笑,起身笑道:“?#20063;?#26159;眼花了吧?!”

老鬼点头道:“没有,你的眼神绝对没毛病。”他说着话,来到谢文东面前,上下打量一番,“还是老样子嘛!”嘴里嘟囔着,坐到他旁边的椅?#30001;稀?#35874;文东看着大咧咧的不速之客,道:“我以为我经常出人意料,看来你才是。鬼兄,你怎么知道?#20197;?#36825;里的。”“嘿嘿!”老鬼鬼笑道:“打你一下飞机我就知道了。”“呵!”谢文东心中暗惊,面上如故,道:“好灵通的耳目啊!”

“没办法!”老鬼叹道:“干咱们这行,没有灵通的耳目就等于随时有挂掉的可能。”

谢文东点点头,赞叹道:“有道理!”他挥了挥手,招来服务生,又要两杯酒,然后坐下对老鬼道:“鬼兄这次来不是只为了在我面前显示一下你耳目的灵通吧。”老鬼一板面容道:“谢老弟说得哪的话,这里虽然是中国的?#30528;蹋还?#25105;比你要熟悉得多,算是半个地主吧,兄弟?#28909;?#26469;了我也得尽到地主之宜,哪有不来看看的道理?!”

谢文东哈哈一笑,这个老鬼是人老成精,说得比唱得的好听。他道:“刚才秋凝水离开时你看见了吧。”

“唉!”老鬼点点头,感叹道:“兄弟实在厉害啊,几句话?#22351;劍?#25226;这么个母老虎给说得哭?#25490;?#20986;来,了不起!”

谢文东笑而不语,心中暗骂老鬼这?#19968;?#21475;无遮掩。很快,酒送了上来,谢文东向老鬼示意一下,轻抿了一口,然后笑眯眯的听着酒吧内深沉的音乐,手指跟节奏轻轻敲打桌面。他能沉得住气,老鬼却不能,见他一脸悠闲,切入正题道:“那批货的事怎么样了?”谢文东没有说话,眼睛眯成一条缝,慢慢举杯,又喝了一小口酒。

见他这个样子,老鬼急了,如果换成别人,他可能早一掀桌子拍拍屁股走人了,?#36824;?#29616;在坐在他面前的是谢文东,他只好忍着。不只是因为两人之间的感情,更因为后者的实力所在。他身子前探,语气不爽道:“你倒是回个话啊,我对将军也好有个交代。”谢文东眉毛的挑了挑,问道:“你在昆明好象很有实力嘛!”

老鬼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问得茫然,好一会才皱眉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谢文东一笑,道:“?#30343;?#20040;,只是好奇。”老鬼气得心里直哼哼,不善道:“一般吧,实力是有那么?#22351;恪!?#35874;文东又问道:“那和南洪门在这里的势力比起怎样?”老鬼凝思片刻,沉吟道:“应该彼此彼此吧。”谢文东对老鬼太熟悉了,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在夸大其词,暗笑一声,再次喝了口酒,动作依然缓慢,看似幽雅,其?#30340;?#20013;在急转,迟疑了几秒钟,震声道:“三天之后,你派人来取货。”

老鬼睁大双眼看着谢文东,狐疑道:“你不是逗我吧?”谢文东仰面而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老鬼很认真的想了一遍,然后重重点点头,肯定道:“确实没?#23567;!薄?#25152;以,”谢文东道:“我说三天就是三天,不用质疑。”老鬼道:“?#28909;?#20320;老弟这样说?#22235;俏一?#33021;怎么办。三天之后,我听你消息。”说完,将杯中酒一口喝干,起身告辞。临走前,他说道:?#26263;?#36825;事一了,我们哥俩再好好聚聚。”谢文东知道他现在急于和将军商议,也不留他,点头道:“反正让你破费一回是肯定的了。”老鬼哈哈大笑,道:“小意思。”

老鬼又和谢文东客套了几句才快步离开。好不容易等到他走后,?#27426;亲?#38382;号的任长风再也忍不住了,来到谢文东身旁问道:“东哥,秋凝水还没有松口,而且我看她的意?#23478;?#19981;会松口,三天之后我们拿什么给金三角?”

谢文东道:“我自然有办法让他?#20063;?#19978;我们,也?#20063;?#19978;秋凝水。”“什么办法?”不只任长风奇怪,姜森也是丈二和尚,弄?#27426;?#35874;文东究竟在想什么。谢文东含笑看了看这二人,道:“我?#20146;?#20197;为行踪很隐蔽,其实不然,刚才老鬼也说了,咱们刚下飞机就被他的眼线看见。老鬼在昆明的势力确实不小,但和土生土长的南洪门比起来还是有?#27426;?#24046;距的,如果老鬼都能发现我们的行踪,那南洪门在昆明的分堂没有理由不知道我们已?#22351;?#36825;了。”

呀!姜森和任长风同时吸气,惊疑道:“如果这么说,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很危险?”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六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