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砰!”枪声响起,在空中的回音久久?#27426;希?#22909;一会,剧烈的声音被黑夜吞噬得一干二静。东心雷没有倒,还是站在那里,。战龙也没有倒,只是一双眼睛瞪得溜园,里面充满了不信与恐惧。时间仿佛停止一般,二人面对面站着。战龙嘴角蠕动几下,没有发出声音,不过?#22351;?#34880;从他浓密的黑发中流出,顺着面颊,低落在衣服上,这是一个前奏,接这,他头顶的血液如同一条小河,连续?#27426;?#30340;划落在他衣服上,?#19981;?#33853;在地。战龙瞪着双眼看着东心雷,嘴角蠕动,他想问是谁在自己的身后,是谁开得枪,是谁……?他的问题很多,?#19978;?#29616;在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扑通’战龙仰面摔倒,他很不?#24066;模?#20063;很悲哀,眼睛瞪得眼角流血,左?#21482;?#22312;努力抓着地面,只是嘴里发不出一?#21487;?#38899;。他倒下,身后显露出一个人,身材不高但却很敦实,一身合体黑衣,手中一把枪还在冒着青烟……战龙更开始用枪逼住东心雷时,他确实很害怕,不过很快他就不在怕了,以为他看见战龙身后闪出一人,有这位在,东心雷知道自己性命无忧。这人正是在草丛中隐藏很久了的姜森。战龙的运气确实不好,他早不假摔晚不假摔,偏偏跑到姜森面前摔倒。世界上巧合的事情本来就很多。姜森向东心雷?#22351;?#22836;,笑呵呵道:“不好意思,老雷,这次抢你生意了!”

东心雷看眼地上还没死干?#22351;?#25112;龙,苦笑道:“这样的生意我情愿都被你抢去。”

“哈哈!”姜森一笑,缓步走到战龙头前,微微一弯腰,让战龙看见自己的面容,说道:“我叫姜森,枪是我开的!”

战龙瞪大的眼睛终于慢慢合上,嘴角?#27426;?#38706;出一丝笑容。江湖本来就是你死?#19968;?#30340;地方,?#28909;?#36873;择这里就应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江湖人大多都迷信,认为在死之前看不见杀?#38647;?#24049;的仇人,死之后无法?#21482;?#25237;胎,只能在世间做孤魂野鬼。

战龙死了,他贵为南洪门八大天王,结果也只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这一战一直打了数个小时才结束,双方的伤亡都不小。如果战龙没死,到最后谁输谁赢,东心雷心里还真没有低。他组织人就近在荒地中挖了一个极大的深坑,将战龙还有他手下那些死去的和将要死去的人一起扔进坑内,不是东心雷残忍,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带这样多重伤的人去医院,麻烦太多。

这一战,南洪门可谓是伤了元气,先不说损失的人力和南京的得失,只是一个战龙就够让向问天心痛好几个月的。萧方虽然性命无悠,但一身伤也不轻,?#30001;?#24515;中窝火,勉?#30475;?#30528;不足百人的残兵逃到南京不远的扬州后一病不起。不过在南洪门内?#30475;?#22810;数人都认为萧方是装病,他没脸回广州见向问天,只是借口病重留在江苏,?#38405;?#20140;还没有彻底死心。他是不是装病,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但萧方这回是真上火了,几天工夫,人好象老了十好几岁,面容憔悴,头发白了一片。

这次大获全胜,对北洪门也是极大的鼓舞,人人?#25104;?#37117;带着笑容,不过有三个人除外,三个很?#24515;?#22865;感的瓢把子。

南京,北洪门分堂。会议室中长桌旁坐满了人,一各个胸脯挺得溜直,人虽然不少,但却没有窃?#36816;接?#30340;,一双双眼睛都在看着坐在正中的一个人,谢文东。

谢文东环视一圈,问道:“南洪门撤了?”刘波一探身,道:“逃得又快又干净,目前为止,还有发现一个残余。”谢文东点点头,道:“萧方是不会留下任何便宜给我们占的。这一次,我们打得很漂亮,多亏大家的齐心同力。”

“是东哥神机!”众人如同商量号了一般齐声说道。谢文东摇头笑了笑,话锋一转,道:?#20843;?#28982;我们胜了,可有些话?#19968;?#24471;说出来,大家很尽心也很尽力,不过有些人可没有这样。”他?#27426;伲?#36716;头问房国栋道:“房兄,你说是不是?”

“我……”房国栋舌头差点闪到,自?#22909;?#23613;力吗?为什么这次自己的手下死得最多?但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东心雷即使赶到,那结果会怎样恐怕不敢想象,虽然自己几个瓢把子被战龙打得落花流水,可也不能说不尽力啊?谁能想到在全力对付魂组的时候战龙突然出现?房国栋有苦只能往?#20146;?#37324;咽,总不会说自己无能吧!他垂首摇头,一张老脸红成酱紫色,一个字都没说出来。令两位瓢把子也?#20154;?#24378;不了多少,头顶的冷汗直流,?#22336;?#26700;案,如坐针毡。

谢文东看在眼中,手指轻轻敲打桌面,冷声道:“如果说战龙太厉害你们对付不了,这有情可原,但区区魂组只有二十人,你们带着数千手下攻打竟然也能折损百于人,这,有点说不过去了吧!”说着,他?#27426;伲?#20196;有所指道:“是不是人年纪越大,气魄与头脑反而越来越差呢?”房国栋听后黯然一叹,他的?#20174;?#35201;比其他两个瓢把子快得多,谢文东虽没把话挑明,但已然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自己为洪门征战多年,最后也只落得这样一个下场,现在想来,实在可笑。看来当初谢文东杀死万府也未必是一时气愤那么简单。“唉!”房国栋长叹一声,闭眼苦道:“掌门大哥,这次的确是属下无能,或许真是人的年岁大了,不比当年,我?#27425;?#24050;经?#30343;?#21512;再做这瓢把子的位置,为了不拖帮会的后腿,?#20197;?#24847;让位给年轻人,希望掌门大哥?#24066;懟!?/p>

说完,房国栋起身一抱拳,默默而立,等谢文东回话。他明白,自己下台是早晚的事,何必让人把话挑明,自己主动一些效果要得多。他想明白了,但其他两个瓢把子?#27426;?#20108;人还认为谢文东只是随便说说,没错,这一仗自己打得是不漂亮,但毕竟魂组已经消灭,战龙也死,南洪门大败,没有功劳也有苦?#20572;?#26356;何况没有他们几人的阻击,东心雷向杀死战龙恐?#20081;?#19981;是那么容易的。想罢,瓢把子之?#22351;?#26519;青?#35282;?#36731;拉了拉房国栋衣袖,细声道:“房兄,你是不是有些太认真了,掌门大哥怎么会同意你下台呢?!”

他话音?#31456;洌?#21482;见谢文东挠?#22235;?#22836;发,点头道:“也好,房兄年岁大了,确实不易在跟着大家南争北战,但毕竟也是我们洪门的有功之人,如果愿意继续留在帮会中,我可以帮你找个轻松?#22351;?#30340;职务。”

房国栋摇头一笑,道:“多谢掌门大哥厚爱,我想退出帮会,去国外过安定点的生活。”人在江湖,难免会有仇家,当你地位显赫时,这些人或许不敢去找你,?#22351;?#20320;摔下来,那新仇旧恨会如同排山倒海一般压过来。所以江湖人退出的时候一般都会选择隐居或去国外生活。房国栋多聪明,他早把退路想好了,而且知道自己留在帮会中,早晚有一天谢文东还会把枪口对准自己。“恩!”谢文东暗中点点头,这房国栋确非其他几个瓢把子可比,他想了想,面带惋惜道:“?#28909;环?#20804;注意已定,我也不好勉强,就按你的意思办吧!”一句话,贵为一方霸主的瓢把子瞬间成了普通人。

林青山多少感觉出气氛有些?#27426;裕?#30634;大眼睛看着谢文东,?#37027;楦丛櫻?#19981;知该说什么。一旁的聂天行心中苦叹,他现在算是知道谢文东为什么把看起来最简单的任务交给四位瓢把子了,他早算准这四人消灭魂组不是问题,但是要费一些周折,而这时战龙会返回南郊解?#35748;?#26041;之险,去南洪门那间旅馆恰恰要进经过魂组所在之地,也恰恰会和这四位瓢把子相遇,这四人怎么会是战龙的对手,本来最简单的任务其实也是最困难的任务。谢文东早有心把这四人踢下去,只是一直以来苦无机会,这回他怎能轻易放过,房国栋能主动下台是他聪明,看来其他两个瓢把子的下场?#20154;?#22909;不了多少。这计用得太过于阴险了!聂天行仰面,心中即是无奈,又感无力,同时也有一丝失望。谢文东的为人处事和他的差异太大。

谢文东又看向其他两大瓢把子,问道:“房兄主动下台,你们有什么看法?”

他话里的意?#24049;?#26126;显,连一旁的东心雷也感觉到了,可林青山不知是装糊涂还是真糊涂,听后急忙起身道:“房兄其实正当年,现在退出太过?#19978;В?#23545;我们洪门也是一大损失,希望掌门大哥再考?#24378;悸恰!?/p>

谢文东仰面而笑,道:“考虑什么?”林青山道:?#26263;?#28982;是让房兄留下来!”谢文东眼睛一眯,道:“可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人年岁一大,身体不比当年,让位给年轻人或许更好一些。”林青山急道:“可年轻人缺乏经验,瓢把子这样重要的位置交给一个毛头小子又怎能让人放心?!”谢文东站起身,一仰首,道:“我也是毛头小子!”

“这……”林青山再傻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失言,他忙道:“掌门大哥不一样,您是江湖人百年难得一见的英才,其他?#22235;?#33021;比得上,象掌门大哥这样的年轻人天下?#21482;?#26377;几个……”谢文东一摆手,打断他的废话,说道:“我不是什?#20174;?#25165;、天才,只是普通人,很普通的年轻人。世界本来就是年轻人的世界,向前发展需要的是魄力,其次才是经验。?#20013;鄭?#20320;老了。”

老了?林青山苦笑,他只是四十出头,被人家?#36947;?#36824;是第一次,他摇头道:“我自?#22909;?#36825;么觉得,我认为至少还能为洪门奋斗二十年!”“?#19978;?#25105;觉得你在帮会中一天都是多余的!”谢文东双眼精光一闪,直视林青山,目光如箭,刺穿他心魄。林青山大声?#30452;?#36947;:“掌门大哥,我……”谢文东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冷冷道:“这次一战就能代表一?#23567;5逼?#20182;人浴血奋战的时候,你在哪里?”林青山抿了抿嘴,没有说话,也无话可说。谢文东接道:“你在最后面,因为你怕死!”

林青山头顶冒汗,垂首不语。谢文东又道:?#26263;?#21556;业开战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林青山头垂得更低。谢文东道:“你在跑,因为你怕和吴业开落得一样下场!”林青山颤抖着手掏出手帕,擦?#28860;?#22836;上的汗水。谢文东猛然间一排?#38647;櫻?#22768;音之大,会议厅内嗡嗡做响,林青山紧绷的神经差点断掉,他身体一震,无力的瘫坐在椅?#30001;希?#22823;口大口喘着粗气。谢文东大声呵斥道:“就你这样的瓢把子有什?#20174;茫?#20320;所带领的?#22235;?#25171;赢什么仗?”说完,谢文东如刀的目光打在林青山?#25104;稀?/p>

好半晌,林青山?#20174;?#36807;来一些,他懦懦道:“可?#20197;?#24110;会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掌门大哥,你不能因为这一次而把我完全否定掉。”谢文东冷?#22351;潰骸?#19968;棵想长成参天大树的树木必须得?#28909;?#20854;糟粕!”林青山彻底绝望了,自己辛辛苦苦拼下来的基业看来全完了,可是他又不?#24066;?#36825;样放弃,自古以来,官逼民反,谢文东,这是你逼我的!他心中默默算计着,大不了自己回山西老家反了他***,不管怎么说多年的基业不能?#35013;自?#36865;。

他?#25104;?#30340;表情一览无疑的全部落在谢文东眼中,他心中想什么,谢文东一清二楚,微微一笑,道:“?#20013;鄭?#29616;在你是不是该在大家面前表个态了?”林青山故意无奈道:“?#28909;?#25484;门大哥这样说,那我尊重你的意思,我下台!”

“很好!”谢文东道:“我也不是?#27426;?#24773;谊的人,?#20013;?#22312;江湖摸趴滚打多年,仇家自然不少,过几天我安排你去澳大利亚,在那里安度下半辈子也是一件美事,当然,帮会也不会亏待你,至少得让你?#38498;?#19981;愁!”

林青山一听急了,忙道:“掌门大哥,?#19968;?#24471;会家准备准备,毕竟这是一件大事,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三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