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王喜在道上摸爬滚打多年,见过的人物不少,算是经验丰?#22351;?#32769;手,但从没见过象谢文东这样开枪的,不管有没有自己人,先是一顿乱射。他正纳闷,冷然间恶风扑面,他吓了一跳,急忙闪身躲避,还?#22351;?#31449;稳,又一刀?#30001;?#32780;下,斜刺过来,王喜暗叹一声好厉害啊!他再闪,哪知这刀如影随形,接二连三,如同大海之浪潮,一波连一波,没有停止,只有?#27426;?#30340;开始。

王喜上下腾挪,连躲避十几招,连看清使刀这人面貌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开枪射击了。他心中火起,大喝一声,下面一个少趟?#28982;?#20102;过去,按理说对方一定要闪身躲避,或跳或退,这样他可乘机开枪,在这么进的距离,世界上还没有?#22235;?#36530;避他的子弹,可任长风的?#20174;?#22823;出他意料,站在原地?#20154;棵欢?#21482;是将刀快速向下一竖,?#24230;?#21521;外,王喜这一腿正踢在?#24230;?#19978;,还好他见机得快,力量没用足,不然这条腿当场得交代,即使这样,刀锋还是在他小腿上砍出一道深可及骨的大口子,王喜痛得一咧嘴,身子向后?#24590;?#20004;步,还?#22351;?#31449;稳,任长风一个箭步窜到他面前,手腕一晃,刀身落在王喜肩膀上。

任长风嘴角一挑,沉声道:“你输了!”红叶的其他人见王喜有危险,呼啦一声冲了上来。任长风?#30452;?#19968;沉,刀锋切进王喜的肩膀,厉声道:“想看着他死,你们就尽管上吧!”王喜一生只有杀别人的时候,还从没让人制住过,这次败在任长风手下,甚至没?#35874;?#25163;之力,心里自然不甘,他眉毛一挑,震声道:“不要以为你能制住我就很了不起,要杀就杀!”说着,他转头?#20113;?#20182;人喝道:“你们不用管我,上!”王喜虽然这么说,下面那十几号人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怕任长风一发火真把他杀了,?#20146;?#24049;承担不起。十数人互相看看,纷纷倒退两步,?#25112;?#25163;中枪,一双双眼睛死命瞪着任长风。

任长风一见威胁有了效果,心中一笑,转目再瞧周围,南洪门弟子被血杀杀得死的死,逃得逃,场中没?#35874;?#33021;站着的。他眼睛一扫谢文东,询问他的意思,这王喜该不该杀,谢文东明白他的意思,脑袋稍微摆了摆,任长风多聪明,和谢文东在一起时间也?#27426;?#20102;,只是一个小动作也能看出里面的含义,他一笑,贴近王喜,悠?#22351;潰骸?#20320;好象输得不服气?!”

王喜自然不服气,任长风的刀法刁钻而快似闪电,确实令他倾佩,不过,如果不是在突袭的情况下,王喜自认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他是杀手,这样的话说不口,败了就败了,没有服不服气,杀手败一次就等于死亡。他冷声道:“我不想说废?#21834;!?/p>

任长风呵呵一笑,肩膀一晃,收回唐刀,他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从新比一次。”

王喜一楞,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在江湖中哪有再给敌人机会的道理,你不杀人,人就杀你,这点大家都明?#20303;?#29579;喜疑声道:“你什么意思?”

任长风垂手提刀,双脚成丁?#20013;?#20208;面而站,傲气冲天,缓缓道:“我这人也不爱说废?#21834;?#25105;们再打一次,你赢了,滚回台湾去,你输了,命就是我的!”王喜双目一瞪,环视一周,左?#39029;?#20102;自己那十几个手下,站满了北洪门的人,虽然?#27426;啵?#20294;一各个身?#30446;?#26791;,眼睛明亮,锐气逼人。他心中一叹,这些人并不比自己的手下弱,如果真要硬打,自己一方能活?#25490;?#20986;去几个还不一定呢。他无奈的摇摇头,这时候才感觉自己上了萧方的当,白白做了他的垫背,想罢,王喜一甩头,凝声道:“好!”说完,把手中枪扔给自己手下,从场中拣起一把钢刀,挥了挥,感觉还算顺手,抬头看向任长风道:“来吧!”

任长风仰面一笑,?#30452;?#19968;挥,唐刀脱手而出,直刺进一旁的茶几内,他走到场中,也随便拣一吧片刀,笑道:“你小心了!”

好汉子!王喜心中赞叹一声,自己丢枪,舍长用短,而对方也同样放弃自己惯用的武器,明显是不想在武器上占自己的便宜,傲则傲已,不过在江湖中这样的人还是太难?#25671;?#20182;点头一笑,道:“尽管上吧!”

“好!”任长风大喝一声,和王喜之间足有五?#33258;?#30340;距离,两个箭步窜到他面前,抡起?#30452;郟?#25381;起就是一刀。人借刀威,刀借人势,刀?#22351;劍?#20992;风已经先至。王喜吸口冷气,不敢退避,只要一退,先机顿失,而任长风后招连续?#27426;希?#20993;钻诡异,对自己太不利,他只好举刀?#27493;帷?#19981;过,看出任长风来势凶?#20572;?#20182;暗中使个巧劲,刀身微微向一边倾斜,看似?#27493;幔?#20854;实是向一旁挑,这样十层劲道至少能被化去七层。任长风看出他的目的,心中一笑,在两刀刚刚要接触的一瞬间,他硬生生收住刀,下面飞起一腿。王喜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对方的刀上,一身力气也都用在?#30452;?#19978;,哪知任长风变招如此之快,再想躲依然来不急。这一腿正踢在他小腹上,王喜闷哼一声,连退出五六步才站稳,小腹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查点叫出声来。

还?#22351;人?#21912;息过来,任长风又到了,点,刺,划,劈,砍,一把普通的片刀在他手中顿时变成无坚不摧的利器,闪闪生辉,刀刀不离要害。其实武器没有好坏,长短之分,主要看使用的人。王喜在枪法上或许能胜任长风一筹,但在使刀方面就差得太?#35835;恕?#25615;?#26041;?#31350;的是先机。百刀之法,以眼为纲,起伏进出,得先者王。恰恰任长风是得理不饶人的人,被他抓住先机,恐怕连东心雷要挽回也得费一翻手脚,更何况是王喜。没出五个照面,任长风看准空挡,一脚扫在王喜腿上,后者惊叫一声,仰面摔倒。刚想爬起身,任长风一弯腰,刀又架在他肩膀上,他咧嘴一笑,还?#22351;?#35828;话,王喜先开口道:“不用说了,我服!”

“哈哈!”任长风收刀而笑,摇头道:“如果你用枪,现在谁能站在这里还不一定呢。”说完,一把将王喜拉起。

王喜起身,拍了拍衣服,一拱手,赞叹道:“兄弟的刀法我领教了,以后?#35874;?#20250;?#21050;?#28286;,我?#20889;?#20320;。”王喜也算是光棍,说完,一挥手,对手下众人道:?#30333;?”任长风同样一拱手,道:“我想以后会?#35874;?#20250;的!”王喜临出门前,回头笑道:?#26263;?#27861;我不如你,不过酒量你一定没我好!”任长风仰面笑道:?#23433;皇?#21448;怎知道?!”王喜长笑一声,带人走了。

看着王喜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任长风摇摇头,回头找谢文东,环视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他疑声问左右人:“东哥呢?”“啊?”其他人四下一看,可不是嘛,刚才自己光专注看任长风和王喜的对决了,谁都没发现东哥去哪了,众人纷纷摇头,表示不知请。任长风眉毛一皱,低头凝思,茫然间他一跺脚,失声道:“东哥一定去?#24223;?#26041;了!”

任长风猜得没错,谢文东确?#31561;プ废?#26041;了。他看任长风和王喜激战,知道拼刀王喜绝赢不了,但不想让他?#20013;模?#20063;没有通知其他人,?#37027;?#20174;后门走了出去。萧方是南洪门除了向问天之外对谢文东的最大隐?#24049;?#23041;胁,今天大好的时机他不想白白错过。走出后门,眼中一片?#25386;?#22320;。小旅馆后身本来就是一片半人多高的草垫子,谢文东以前来过,在这里想把一个躲藏的人?#39029;隼刺?#38590;了。谢文东四下瞄了一圈,略微犹豫一下,从怀中掏出枪,直步走进草丛?#23567;?/p>

萧方在哪他看不见,但就是能感觉到,萧方一定是在附近。谢文东高声喊道:“萧方,我知道你在这里,听好了,不要指望战龙会来救你,他这时候可能已经自身难保了。”

谢文东边喊边观察周围的动静,?#19978;В?#19968;片安静,只是夜风吹?#27809;挪萆成?#20570;响。

谢文东不死心,又道:“萧方,你不觉得丢人我都替你脸红,我们?#30343;?#26377;数次,你哪次胜过我,加你南洪门有八大天王,可在你手中就交代了三位,而战龙也中了我的埋伏,死多生少,你还有脸去见向问天吗?你还有脸回广州见同僚吗?你现在简直已经成了天王杀手,和你在一起的人没有?#22351;?#38665;的,我真为向问天感到悲伤,竟然派你来南京!”

萧方就趴在不远处的草丛中,谢文东这一番话他是一字?#27426;?#21548;得一清二楚,心中这个窝火,他说的都是事?#25285;?#21482;是战龙是不是中了圈套萧方还没机会确认,不过看谢文东今晚在架势,估计战龙也是十有**难以讨好,不然早应?#27809;?#26469;支援自己了。想到这,萧方?#20146;?#19968;酸,眼泪查点没流出来。是啊!这次自己又败了,正如谢文东所说,还何面目再见向问天?!他牙关一咬,双拳紧握,真想冲出去和谢文东拼了,可转念又一想,自己身受的伤不轻,这样出去如同?#36864;潰?#32780;现在战龙怎样自己还不知道,如果二人都遭遇不测,那南京恐怕真要完了,这不让谢文东更高兴了嘛!他心中长叹一声,忍了,也认了。随便你谢文东怎么说,怎么讽刺,萧方双眼一闭,干脆当做听不见。

谢文东一个人在草丛中唠唠叨?#35835;季茫?#20063;没看见萧方跳出来,他暗中点点头,萧方不是钱喜喜之辈能比,如果现在是后者,恐怕早忍不住了,不过很?#19978;В?#29616;在趴在草垫中的是萧方。谢文东一笑,缓缓向后退了出去,边退边道:“萧方,等你见到向问天别忘了替我问声好,还有,不要让他再打南京的主意了,我不会给他任?#20301;?#20250;,?#20146;?#25105;今天说的话!”

谢文东语调缓慢,?#20154;?#35828;完,已经退出草丛,看再黑茫茫的?#25386;藎?#20182;轻叹一声,淡?#22351;潰骸壩谢?#20250;再见!”

“东哥,你去哪了?”任长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谢文东旁边,一头是汗,紧张问道。

谢文东笑道:“去和萧方打声招呼而已。红叶走了?”任长风点头道:?#30333;?#20102;!不过,东哥你为什么让我手留情,咱们可不怕红叶啊!”谢文东摇头道:“我也不怕。只是魂组出现打乱我的计划,看来现在还不易和红叶闹得水火不容,我?#20999;?#35201;时间。”

“哦!”任长风点点头,又问道:“那战龙呢?”

谢文东眼睛一眯,笑道:“老?#23376;Ω没?#22909;好照顾他的。”

战龙其实并没有象谢文东说得那样,身陷重围,至少现在没?#23567;?#20182;和四大瓢把子打得天晕地暗,双方人力相当,只是四大瓢把子畏惧战龙的枪法,不敢碰其锋芒,只知一味躲闪,老大既是这样,下面人?#19978;?#32780;知,战龙去哪,哪就大乱,北洪门弟子纷纷退让,仗打成种状况,结果怎样恐怕傻子也能看出来。

没过半个小时,北洪门渐渐顶不住南洪门的进攻,败局已定。四大瓢把子也无心而战,他们考虑的是自己的家底,就算赢了战龙,自己一方的损失也不小,南京开战,何必把自己的家?#30528;?#19978;,更何况自己一方还未必能打得战龙呢。

四人中只有吴业开冲在最前面,一把刀舞?#27809;?#38669;升辉,他脾气虽然暴躁,但还是有暴躁的本钱,一身本事不容小窥,南洪门有不少弟子倒在他刀下。吴业开杀得兴起,每挥一刀都要大喝一声,左右人见他?#26053;停?#20449;心大增,本来低落的士气又高涨起来。战龙虽然冲在人群中,可这里的情况也没逃过他的眼睛,战龙心中一动,暗想这人应该是对方主将,今天就拿你打刀。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一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官网十三水游戏 蓝洞棋牌是不是大骗局 斯诺克直播2017丁俊晖 阿里彩票群 黑龙江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法甲摩纳哥 亚太88彩游戏 吉林快3专家预测跨度 3d缩水怎么杀组选号 2018nba比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