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白日,风平浪静,双方都毫无动静。入夜,天空阴沉,弯弯的月牙躲在乌云后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这一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谢文东带上血杀三十多人早早出了市区,隐藏在南郊一处荒地?#23567;?#30333;天环境还不错,阳光明媚,可到了晚间,刺骨的晚风轻而一举的打透单薄外服,让人狠?#22351;?#32553;成一团。冬天的夜晚,不管在南方还是在北方,都不是好受的。

任长风蹲在枯黄的草丛中,衣领竖起,缩着脖道:“东哥,咱们是不是该动手了,这样下去,没战死也得冻死。”

谢文东也是人,他同样冷得要命,身子?#27426;叮?#25171;个寒战,他吸了口气,苦笑道:“早知这样,出来时多穿几件衣服好了。”

任长风道:“白天暖洋洋的,穿单衣都热,谁会想到晚上竟然变成冰窖。”

谢文东转目一瞧,其他人也都是一各个抱着肩膀,缩成一团,血杀基本上都是东北出身

,他们都冷成这样,任长风就更?#19978;?#32780;知了,谢文东安抚道:“再等等。萧方的大部队还没有出动,我们这时候出去等于送死。”

任长风叹了口气,无?#25105;?#25671;头,抽出一根烟,吧嗒吧嗒吸起来。

到半夜十?#22351;悖?#23004;森打来电话,南洪门的人已经出动。?#36824;?#29255;刻,刘波又有消息传来,魂组按兵未动。谢文东听后一眯眼睛,嘴角上挑,自语道:“很好!”他拿出电话,直接打给四大瓢把子,?#27426;?#35828;什么,只是淡?#22351;潰骸?#20320;们该动手了。”

原来,谢文东在白天已经吩咐过这四人,他们今晚的任务就是主攻魂组,不管付出多大代价,定要将其全部歼灭。四人听后满口答应,心中?#34507;?#31363;喜,这任务简直太简单了,他们的部下加起来不下四千人,而魂组只是区区二十号,四千对二十,就算魂组再厉害,自己的部下再草包,踩也将他们?#20154;?#20102;,一人一拳,也能把魂组那二十来人打成肉酱。谢文东电话更打完,这四人带着各自部下,迫不?#25353;?#30340;从暗?#20889;?#20986;,四人也不傻,?#37027;?#32469;过南洪门的大部队,向魂组所落脚的地方进发。

谢文东收起电话,任长风在旁嘟囔道:“东哥,你给那四大瓢把子的任务也太简单了吧?!”谢文东缓缓一笑道:“要的就是这?#20013;?#26524;。”他面容一整,眯眼道:“我们也该去会会萧方了。”

正如谢文东所说,这?#25991;?#27946;门大举进攻市区,萧方并没有出动,而是坐阵本部指挥。他现在很得意,主动权在自己一方,这也代表了他掌握着?#28982;?#21807;一让他不痛快的是上午接到了北洪门送来的钱喜喜人头,不过,钱喜喜和南京比起来,已变得微不足道,如果能把南京打下来,就算杀不死谢文东,他在向问天面前也有了很不错的交代。

他坐在旅馆一间最大的房间内,边喝着茶,边看着桌?#30001;?#38138;的市区地图,心中默默算计,哪里谢文东会安排重兵把手,哪里会是薄弱的地方,在向老大回来之前,自己能不能将北洪门彻底赶出去。这算计着,电话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战龙打来的。这位枪王被萧方安排做先锋,统帅数千人,浩浩荡荡开进市区。

萧方心中?#27426;?#38382;道:“战兄,可遇到谢文东的抵抗?”身在市区的战龙无奈而笑,道:“奇就奇在这里,一?#26041;?#20837;市区中心,别说?#27426;坏?#19968;枪,就连北洪门的人影都没看见。萧兄,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玄机?”

萧方一楞,疑声道:“没有丝毫抵抗?”身在市中心的战龙很肯定答道:“四路人手,现在都已经都了市中,一路上都没有阻挡,这里简直如同一?#31471;浪!?#33831;方站起身,在房中来回度步,嘴里嘟囔着:“这谢文东究竟在玩什么花样?!”好一会,他才停住身,长长吐了口气,说道:“不管那么多,也许这只是谢文东的空城计。战兄,你现在马上去攻北洪门的堂口,到?#23376;?#27809;有玄机,一试就知。”战龙听后一翻白眼,萧方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让自己去试,他却躲在大后方。心中这么想,可嘴?#21916;?#20250;这样说,战龙一笑,点头道:“好,我这就去。”萧方叮嘱道:“战兄多加小心。”战龙道:“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战龙一路上走走停停,缓缓前行,生怕中了谢文东的圈?#20303;?#21487;他做梦也想?#22351;劍?#35874;文东现在就在南郊,而?#19968;?#22312;?#37027;?#25509;近他们南洪门的大本营。南洪门大部分人都已经外派出去,大本营内只有?#22351;?#30334;人,做事谨慎的萧方却?#22351;?#37117;?#22351;?#24515;,因为,在百人中有令天下所有人位之胆寒的红?#21486;?#32780;且,他根本也想?#22351;?#35874;文东会舍南京而不顾,来偷袭自己的本部。

萧方忘了,谢文东做事哪能以正常人思维来判断。谢文东和任长风带着三十多名血杀成员缓缓向萧方所在的旅馆潜行,一路?#21916;?#27809;有遇到阻拦,暗处也没有探子,只有到了旅馆附近,才发现有数名大汉在附近来回溜达巡逻。

谢文东慧心一笑,向其他人?#22351;?#22836;,大步走了过去。

等快接近时,楼前那?#35813;?#22823;汉才发现有一行?#35828;?#36208;过来,具是一楞,但还没想到会是北洪门的人,更没想到其中还有谢文东,一个小头头大声喝问道:“什么人?”谢文东微微一笑,速度不减,边走边说道:“连我都不认?#21486;?#20320;真该死!”

听谢文东说?#26263;?#27668;十足,语调沉稳而有力,这不是叫个人就能装出来的,小头目一惊,聚睛细看,可黑咕隆咚的难以看轻,隐约觉得这人一双眼睛异常明亮,流转?#20889;?#20986;寒光,暗道不会是从总部来的什么大人物吧,他疑声问道:“你是……?”

他这一犹豫的工夫,谢文东已经到了他近前,钉子步一站,柔声道:“你再仔细看看。”

这回小头目看清楚了,眼前之?#22235;?#23681;不大,但身上的气?#36843;?#20196;人不敢小窥,阴柔的气息直冲魂魄,只有长时间高高在上的人才有这样的气派,小头目挠挠头,虽然不认识这人,但他不敢得罪,灵机?#27426;?#20391;面问道:“大哥,你从广州来的吗?”

谢文东心念一转,他本相强攻,不过现在好象用不上了,他微微一笑,背过手,仰面往天,没?#20889;?#35805;,做出傲气十足的样子,不过,背在身后的手指微微勾动了两下。后面的任长风离谢文东最近,看见他的小动作,心领神会,不慌不忙走上前,伸手入?#24120;?#20174;?#36947;?#25487;出一片红色枫?#21486;?#27785;声道:“六月酷暑寒风?#25285;?#19968;片红叶向南飞。”

呀!小头目倒吸一口冷气,眼前这些人原来是红叶的,难怪觉得他们身上都带这一股杀气,他?#27426;?#21990;,急声道:“大哥,你们先等等,我去里面通报一声。”任长风一摆手,道:“不用了,我们有急事,你让开!”

“这个……”小头目有些沉吟,他虽然惧怕红?#21486;?#19981;过就这样把人放进去,萧方不过问也就罢了,但万一过问起来,?#20146;?#24049;岂不是要吃不了兜着走。萧方可是一向看重?#21520;?#30340;。谢文东见他犹豫?#27426;ǎ?#38754;色一沉,厉声道:“刚才的话我不想再重复,除非你不把红叶看成自己人。”说完,用手指轻轻敲打自己的腰间。那里是放枪的地方,小头目自然也看得出来,头顶的冷汗顿时流了出来,红叶的人可是连萧方都不敢得罪的,更何况是自己,万一眼前这大人物一发火将自己崩了,都?#22351;?#26041;讲理去,他连忙摇手道:“红?#36466;?#28982;是自己人,大哥,请跟我来,不过你带来的手下是不是……”

谢文东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他们可以留下,你带我去见萧大天王吧!”

小头目听后长出一口气,连连点头道:“好,好!大哥请跟我来。”

任长风不放心,眉头一皱,也想跟去,谢文东微微一笑,使个眼色,告诉他不用担心,同时在别人没留意的情况下,快速小声道:?#20658;椒种?#21518;动手。”说完,跟在小头?#21487;?#21518;进了楼。

谢文东以前在外面?#30001;?#30475;过这间旅馆,近来却还是头一次。从外面看,这里只是一间破旧的小楼,但等进到里面才发现,原来别有一番天地。里面装修豪华,一近来,映入眼中的是一间宽大方厅,红毯铺地,踩在上面软绵绵的,檀香木打制的茶几和沙发给大厅内增添一?#25239;?#39321;。谢文东暗中点头,南洪门确实有南方人的那种雅气,不象北方讲究的是气派。

小头目一伸手,笑呵呵道:“萧大哥就在三楼。”谢文东目光阴沉,眉毛一扬,沉声道:“快点带路,耽误时间你吃罪不起!”

“是,是是!”小头目急忙赔笑,心中却冷哼,不就是红叶的吗,神气你奶奶个腿。

小头目一路带着谢文东上了三楼,一指最里面的房间,道:“萧大哥就在里面,我去通报。”

谢文东看向走廊尽头的黑色?#30340;?#38376;,眼睛一眯,摇头道:“不用麻烦你了!?#34180;?#19981;麻?#24120;?#19981;……”小头目刚想谦虚两句,那知谢文东出手如电,瞬间捂住了他的嘴,还没弄懂怎么回事,金刀的刀锋已经割断了他的吼管。谢文东看着小头目瞪大眼睛?#27425;?#27861;叫出声的恐怖表情,轻轻说道:“对不起了兄弟。”他扶住小头目缓缓摔倒的身子,轻放在地,然后大步向尽头的房间走去。来倒门前,先侧耳听了听,里面毫无动静,谢文东冷然一笑,一扭把手,缓缓将门推开一条缝,他身子一侧,如同一条泥鳅滑了进去,再轻轻把门关严。小心翼翼走过玄关,探头向房间内部一瞧,里面虽然不小,但没有其他房间,只是一间宽敞的大厅,正中摆?#35874;?#35758;桌,却空荡荡的没有一人,谢文东心中一惊,难道那小头目在骗自己?他摇摇头,不会,看那人的表情不象是在骗人,那萧方去哪了?他在房间内转了一圈,发现桌?#30001;?#25918;了一张地图,上面勾勾抹抹,又是圈又是重点符号,这显然是萧方所图,一旁还有烟灰缸,里面半支烟还在吁吁?#30333;?#38738;烟。

谢文东心中?#27426;?#23601;在这时,玄关一侧的侧门突然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人,手提着裤子,双唇?#27426;欢?#30340;,不知在叨咕什么。他一出来,正好和谢文东碰个面对面,两人都没有心理?#24613;福?#21516;是一楞。

“谢文东!”出来的人正是刚刚方便完的萧方,出来后看见房中多了一人,他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毛病了,一个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却恰恰出现在他最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心中的惊讶难以言表。

就在他惊叫的同时,谢文东也动了,虽然萧方突然走出来他也是没有料想到,不过,毕竟有备而来,反应也快,他手中的金刀并没收回,上面还带有那小头目体内的鲜血,将?#30452;?#19968;扬,金光?#28860;?#30452;刺萧方的咽喉。

萧方不止是有一颗过人的头脑,身手也甚是?#35828;謾?#30524;前金光一闪,他自知不好,急忙用力一甩头,金刀带着急促的风声飞过,他只觉得脖根一痛,接着?#39038;?#21047;的,萧方怪叫一声,夺门而逃。谢文东这一?#20667;端?#27809;射中他要害,不过,还是刮下一大快肉下来。萧方?#30343;?#38388;看自己的伤势,也无心和谢文东而战。?#28909;?#35874;文东亲自到了,不可能只是他一个人,自己这百十来人如?#25991;?#25269;挡的住。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跑。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九章   地址:
牛派乞人
1分快三怎么玩稳赚 七乐彩所有开奖历史 2019年五分赛车计划软件 极速pk10app开奖下载 大小单双稳赚倍投法 加拿大pc28软件 买大小倍投方案稳赚 前三组选包胆啥意思 分分彩免费计划软件手机版 内蒙古时时开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