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次日,南洪门内有异动,不过没有发动进攻,事隔两日,南洪门只见骚动,仍不见出兵。北洪门内的干部们有些坐不住了,任长风和灵敏一商议,还是找东哥去问问,这样挺下去不是办法。见到谢文东,两人把各自的想法一说,谢文东笑道:“萧方会来的,不管他?#19968;?#26159;不敢,他?#27426;?#20250;来的。”任长风奇怪道:“东哥,你怎么这样有自信知道萧方会来?”

谢文东道:“他虽然谨慎,不过这次钱喜喜被擒和他有直接关系。在他的眼皮底下,带出二百人来偷袭我,萧方事前竟然?#22351;?#19981;知情,向问天会怎么想?下面的帮众会怎么想?如果钱喜喜有个意外,这个责任,萧方得全负。如果想把这个责任降到最底,那只有把钱喜喜平安无事的救出来,所以,萧方他?#27426;?#20250;来。”

任长风挠挠头发,说道:“可……?#19978;?#22312;他怎么还?#27426;?#38745;,钱喜喜都被我?#20146;?#19977;天了!”

谢文东摇摇头,道:“我又不是神仙,和你一样,也不知道萧方在玩什么花样。”正说着,他电话响起,接起一听,谢文东沉吟道:“怎么搞的?”好一会,他轻轻?#35835;?#19968;声,道:“封锁消息,这事决不能泄露出去!”他挂?#31995;?#35805;,见任长风和灵敏都面带疑容,缓缓道:“是老雷打来的,钱喜喜死了。”“什么?”任长风张大嘴巴,忙问道:“怎么死了?”

谢文东淡?#22351;潰骸?#20182;身上的伤不轻,我们又没送他去医院?#26412;齲?#22833;血过多,而且情绪还暴躁,被擒之后骂声?#27426;希?#24825;火了看守他兄弟,一脚把他踢死了。”任长风听后真是苦笑?#22351;茫?#36825;么大个天王钱喜喜,让一个无名小卒给一脚踢死了,他无奈而笑,说道:“死了就死了吧,象钱喜喜这种人,留着也是祸根,只是怕萧方……”谢文东摆手道:“我叮嘱老雷了,这事不会泄露出去,更不会传进南洪门那里。呵呵,我们就用一具尸体?#35748;?#26041;来营救吧!”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灵敏突?#22351;潰骸?#36825;次魂组突然出现,我怕萧方也知道这个消息。”谢文东和任长风一楞,后者问道:“他知道又怎样?”灵敏瞥了他一眼,道:“萧方不?#35748;?#38382;天,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我怕他这几天已经联系上魂组,并且和他们联合一处。”任长风疑惑的看向谢文东,叹道:“不会吧?”谢文东心中?#27426;?#28857;头道:“小敏说得不是没可能,如果这两方真联系上了,那事情就变得麻烦。”“唉!”任长风愁道:“魂组什么时候出现不好,非赶到现在,东哥,咋办?”

“你问我,我问谁?”谢文东笑道:“看情况而变吧,也许,萧方还没找上魂组。”

晚间,南洪门终于出动了,稀稀拉拉,千于人分批进入时区内,一路上毫无阻挡,长驱直入,要路由四大瓢把子镇守,他们这回倒十分听话,一手没伸,眼睁睁看着萧方带人进入南京。暗组第一时间把消息传给谢文东,他听后仰面而笑,看来萧方还是忍不住了,只是?#20154;?#39044;期的时间晚两天。不过,这两天的时间萧方并没有浪费,他做了很多事,包括联系魂组。

“南洪门穿过市区。”“南洪门进入北郊!”“南洪门前头人手接近洪武山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进谢文东?#21482;?#33831;方所到的位置都在他掌握之?#23567;?#35874;文东坐在堂口内,笑呵呵的听着,姜森和任长风分立他左?#25671;?#20182;笑道:“萧方只派来千人,如?#25991;?#25377;住老雷和小敏的双重?#35874;鰨?#36825;回,他是插翅难飞了。”

很快,又有消息传来,两方已经开始短兵相接。谢文东一楞,暗道好快,凭萧方的性格不应?#20204;?#26131;动手的,他挠挠头发,起身度步,突然停住,拿起电话连按,他打给刘波。“老刘,南洪门带头的可是萧方?”“应该是!”“什么叫应该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东哥,我们不敢*过近,怕南洪门发现,距离太?#21486;由?#22825;又黑,萧方坐在?#30340;冢?#20855;体是不是他我也不敢肯定,不过,车是他的车!”“哧?”谢文东吸口冷气,暗道糟糕,如果车中的人不是萧方,可就不妙了,他把大部分人手都派到洪武山庄,这时萧方不救钱喜喜,而来偷袭,岂不危险。他挂?#31995;?#35805;,又打给四大瓢把子,问他们可有异状发生,四人回答一致,没有任何异状。谢文东又打电话给暗组,问南洪门本部可又异常,回答一样,没有任何动静。谢文东眉?#26041;?#38145;,自语道:“难道是我多心了?”任长风心中纳闷,疑问道:“东哥,多什么心?怎么了,是情况有变吗?”

谢文东拿起外衣,道:“我们得去一趟洪武山庄,看看那里到底是不是萧方!”

任长风和姜森对视一眼,无?#25105;?#22836;,眨眨眼睛,意思道:东哥太小心了。姜森一笑,拍拍他肩膀,道:“小心?#22351;?#19975;年船!”

谢文东三人来到一楼大厅,里面坐着十几个小弟,见他出来,急忙起身,一人上前道:“东哥,用车吗?”谢文东点点头,道:“送我去洪武山庄!”“是!”那人一楞,还是点头答应,快步向外走,取车去了。谢文东心急,也跟着走出大门。他刚出来,只觉得面颊一热,他身手摸了摸,粘忽忽的,不用看,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是血。眼前的小弟已经直挺挺的倒下去,脑袋上多出一个大血窟窿,正是他的血溅在谢文东?#25104;稀?/p>

有杀手!谢文东反应急快,那人刚倒,他身子?#22351;停?#21521;楼内猛跳,把刚打算出来的任长风吓得一机灵,急忙闪身,让谢文东进来。这时门上又多出数个窟窿,子弹打在墙壁上,碎屑四射。谢文东大声喊道:“有杀手,卧倒!”

大厅内的人都是有经验的老手,谢文东话音未落,他们已经纷?#24050;?#20307;躲避。姜森拉着谢文东和任长风躲到一处外面打?#22351;?#30340;?#25112;牽?#38382;道:“有多少人?”谢文东抹了一把?#25104;?#30340;血,苦笑道:“他们在哪我都没看见,更别说有多少人了。”

姜森探头,正看见脚下有一处弹孔,伸手摸了摸,叹道:“能打进地面如此之深,只有狙击枪了。”任长风嘟囔道:“还是消音狙击枪呢!”谢文东道:“看来是魂组!”姜森点头,说道:“也可能是红叶。”任长风苦道:“不管他是魂组还是红?#21486;?#25105;们都要想办法冲出去。”姜森一笑,道:“冲出去干什么?现在我们在楼内,安全的很,他们轻易杀不进来。”

谢文东摇头道:“长风说得对,我们得冲出去,如果我没猜错,去洪武山庄的也不是萧方,他这回并不想救钱喜喜,目的而是南京。我们现在人手都在洪武山庄,而四大瓢把子又不可*,他真带人来攻,谁能抵挡得住?”

姜森和任长风听后都楞住,没想到本来还占有主动权的自己,瞬间就让人翻盘了。谢文东拿出电话,直接打给东心雷,道:“老雷,现在什么都不要问,去洪武山庄的那一千人里很可能没有萧方,你赶快带人回市区,山庄的事交给小敏就行了。”

东心雷跟随谢文东时间?#27426;希?#20182;什么都问,和灵敏招呼一声,带着大队人马往市区赶。谢文东没闲着,又给四大瓢把子打电话,告诉四人,计划有变,如果再有南洪门来犯,拼死抵住,不可放人进来。

等把一?#20804;?#26032;安排一翻,谢文东长出口气,这时他才想到自己,转头问道:“我们堂口现在有多少人?”

姜森掐指一算,道:?#23433;坏?#30334;人。”“啊?”谢文东吃了一惊,急道:“把所有人都纠集起来,快,现在就去。”

不过,他说得有些晚了,这时,大门一开,人没进来,枪筒先进来了,十把枪,十把带有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一起喷射火蛇,顿时,房间内硝烟四起,沙发,茶几,柜台,灯具,一切东西上被打得都是枪眼,墙壁上的窟窿连成一片,大厅内的灯也被打碎,漆黑一片。北洪门弟子抱头缩成一团,生怕身体的某一处暴露在外,即使如此,还是有数人哀号倒地,痛苦呻吟,翻滚,接着一窜枪响,叫声停止。楼内还不少人,并不知道有人来偷袭,发现大厅内有叫声,不明白怎么回事,刚从楼梯走下来,连叫声都没发出,就被打成筛子。谢文东心中一痛,怕再有人出来送死,大声喊道:?#26263;?#34989;,有枪,躲避!”

他说得够简洁的,楼上确实还有人正打算下来,一听谢文东的喊声,二话不说,纷纷回各自房间,拿出武器。谢文东的叫声也同样吸引了偷袭的人,枪声?#27426;伲?#22806;面走进五人,这五人及有经验,其中四个小心防备四周,一人提枪直奔谢文东三人所在的?#25112;?#22788;。任长风听见脚步声,牙关一咬,伸手把刀拔了出来。姜森无奈,?#24178;?#36947;:“都这时候了,刀还有什么用?”他一甩?#30721;友?#38388;拔出手枪,?#37027;?#25171;开保险,平伸?#30452;郟?#31561;那人一露头就把他结果。

脚步声越来越进,谢文东三人的心都提到嗓?#21451;邸?#31561;那人马上接近?#25112;?#30340;时候,突然停下身,眼珠一转,嘴角上挑,从怀中掏出一颗手雷,拉开保险,他没?#26032;?#19978;扔出去,而是想等一会,怕扔出去后再让?#25112;?#30340;人给扔回来,他不想给对方这个机会。姜森对军火熟悉异常,一听‘咯’的一声脆响,他马上反应到对方拉手雷了,这时已不容他多说,一把抢过任长风手中?#21486;?#36523;子如电一般窜了出去。也许是大厅内过于晕暗,也许是他窜出得太突然,也许是那人*?#25112;?#22826;近,他连反应都没来得急,气管被姜森的顺势?#22351;?#32473;划断。那人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嘴巴大张,他想呼喊,可一句话也发不出来,他想呼吸,可气管以折,他吸进的?#25484;坏?#21040;?#21361;?#21448;流了出去。那人身子直挺挺的向前栽倒,被姜森急忙接住,他紧帖那人而站。这一变化太快,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以至于后面那四个防备的人都没注意到自己的同伴已死,敌人就在眼前。

这一切?#36947;?#24930;,实则快极,只是一瞬间发生。姜森看了看他手中正冒青烟的手雷,将心一横,双臂弯曲回收,?#20599;?#21521;前一推,那人的尸体倒着向四个同伴飞去,当然,还有他那临死都没松手的手?#20303;?/p>

后面四人见他突?#22351;?#36864;回来,不明白怎么回事,伸手拦住他,?#22351;?#21457;问,只觉得手中一沉,低头一看,同伴的脖?#30001;?#37117;是血,滚热的没有冷却的血,还有那颗正?#25226;?#22581;塞手雷,四人忍不住同?#26412;?#21628;,可惊叫解决不了事情,再想躲避已然来不及了,‘轰隆’一声巨响,地面都在微微颤动,大厅内血肉横飞,瞬间,五个完整的人变成‘到处都是’,?#20804;?#30862;肉,挂得满墙壁都是。姜森早有?#24613;福?#29228;在地面,虽然有四个肉盾遮挡,身上还有数处划伤,他忍痛起身,正看见门外有人匆忙进入,他连犹豫都明日犹豫,抬手一枪,正中进来之人的脑门。

那人刚倒,外面?#36127;?#21516;时又伸进十数把枪筒,一齐开火。姜森无奈,只好退回?#25112;?#36530;避。刚才发生的事,暗中的任长风看得一清二楚,心折不已,挑起大拇指,赞道:“厉害!我不如你。”这反倒把姜森?#36947;?#20102;,要知任长风一向高傲,能被他夸赞的人,少之又少。姜森还真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看了看?#30452;?#19978;的划伤,无奈道:“还是不算厉害啊!”他转头又对谢文东道:“对方?#27426;?#19981;是红?#21486;?#25105;看他们来了不少人,至少不下二十,而红叶在南京一共也不超过二十人。”谢文东叹道:“又是魂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七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