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钱喜喜眼睛都红了,一咬牙,怒声道:“我?#30343;攏?#36825;不是我的血!”他将上衣脱掉,用力摔在地上,对着小楼跳脚大骂道:“谢文东,我不把你碎尸万断,以后我他妈随你姓!”他提刀就打算向小楼内走,萧方急忙拦住他,还?#22351;?#35828;话,只听见楼内呵呵一声清笑,接着,一人说道:“钱喜喜,你想杀我,简直是白日做梦,不过,你不能随我的姓,因为你那张驴脸实在太长太丑,谁有你这样的儿子,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看你一眼,晚上都会做噩梦。”

“哎……呀!”钱喜喜一听,肺子差点没气炸了,?#25104;?#30001;白转红,再由红变青,他还哪管萧方的阻拦,猛一振肩膀,将他甩到一旁,他提刀就冲进小楼内。和第一次一样,刚到门口,迎面?#22336;?#26469;一条白影,钱喜喜想都没想,随手?#22351;叮?#30333;影折,血光显,又是喷了他一头一身的血。钱喜喜瞥眼一看,又是一名自己人死在他刀下,心中一阵翻腾,他的身子刚顿下,迎面?#22336;?#20102;白影,这回他学聪明了,身子往旁边一闪,探臂膀将白?#30333;?#20303;,一百多斤的大活人在他手中轻如无物,身子只是略微摇了摇,提起一瞧,手中人脸都吓青了,嘴里塞着东西,眼睛张?#38665;?#22278;,钱喜喜一甩手,将他扔出门外,刚转过身来,又是一条白影飞过,钱喜喜气得直哼哼,喝道:“谢文东,有种的你就滚出来,躲……”他边喊边接住飞过来的白影,以为还是自己人,可他的手就在接触白影衣服的一瞬间,?#22351;?#23506;光从白影身上射出,直刺向他胸口,钱喜喜惊叫一声,几乎是本能的斜窜出去。寒光没刺进他胸口,却在肋下划开一条四寸有余,深可及骨的大口子,他身子一晃,差点痛晕过去,连连后退,那白影一提手中刀,又刺他咽喉,钱喜喜无心恋战,忍痛挡住这?#22351;叮?#36864;出小楼外,其手下人见他摇晃而出,身上都是血,也分不出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急忙挡在他身前,白影暗叹一声?#19978;В?#36523;子一晃,又消失在楼内黑暗?#23567;?/p>

这白影正是?#20146;?#30340;任长风。谢文东先用刚才那一战抓到的俘虏试探钱喜喜,见他连?#35835;?#20154;,算到他不?#20197;?#22916;杀,果然,扔出的第三人钱喜喜没再动刀,而是身手接住,谢文东给换上南洪门衣服的任长风打个手势,后者直接窜了出去,等接近钱喜喜时,?#22351;?#21050;出,只是差了?#22351;悖?#22810;亏这狼王身手和?#20174;α说茫?#38505;险躲过?#26053;?#19968;击。

任长风脱掉白衣,来到谢文东身旁,惋惜道:“真是?#19978;В?#23601;差?#22351;恪!?#35874;文东一笑,说道:“如果这么轻易就杀了钱喜喜,也对不起他头上八大天王的封号。”他面容一整,又道:“接下来萧方可能要全面进攻了。”

话音?#31456;洌?#27004;外,左右,顿时象开了锅一般。真被谢文东说对了,萧方发动了全面进攻,数千人?#29992;?#22806;,窗户外,只要是能进入小楼内的一切通道处,蜂?#20992;?#20837;。数千人往里冲,其气势地动山腰,整坐小楼都在颤动。

这时,就算聪明如谢文东也想不出太好的办法,他最怕的就是和对?#25509;?#25340;,二百人对五千,就算这二百人再精锐,再占有地利,想赢是势比蹬天,他也只是硬着头发作战。这场仗可能是谢文东有生以来最艰苦的一仗。刚开始,他和任长风带领众人堵住正门。门外的人仿佛暴豆一般,无边无沿,打倒一批,有更多的人冲杀进来。谢文东一把刀舞至极限,身上都是血迹,这时,旁边的窗户发出一生巨响,不知是谁扔进一块巨大的石头将玻璃砸个稀碎,一人搬住窗框,跳了进来,谢文东暗道不好,一个箭步窜过去,顺势?#22351;叮?#30452;劈那人面门。那人吓得一缩脖,侧身?#28860;悖?#35874;文东变劈为砍,寒光一闪,这?#22351;?#27491;砍在那人脖根处,刀身没进一半有余,那人嚎叫一声,脑袋无力垂下,谢文东一咬牙关,抽出战刀,鲜血喷射而出。

?#25112;?#26524;这一人,窗外又爬进数位,叫喊着杀向谢文东。他底身抢步,和进来数人战在一起,窗外有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谢文东偷眼一瞧,自己的手下死的死,?#35828;?#20260;,身边还剩下四五十人在苦苦支撑,任长风离他不远,身上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色,已经被染成暗红,谢文东无奈,?#25318;?#20960;刀,将身旁众?#26012;?#36864;,大喝一声道:“回二楼!”

谢文东带领众人向楼梯口方向退,他认为到了二楼至少可以居高临下,抵挡一阵,可刚到楼梯口,二楼上杀下无数南洪门弟子,原来,在一楼混战的同时,早有一批人从外面爬到二楼,打?#25340;?#25143;进入。谢文东心中一寒,大喊道:“杀!”他和任长风一马当先,挥刀杀向二楼冲下来的敌人。其中一人?#22351;?#19968;楞,然后拉开嗓子大喊道:“那是谢文东!”说着话,举刀就?#22330;?/p>

谢文东一把抓住他手腕,眼睛一眯,另?#30343;?#30340;刀的已经刺进那人小腹,那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捂着?#20146;?#25684;倒。这?#22351;?#35874;文东用了全力,整个刀身都刺了进去,满手粘糊糊的都是血。他冷然一笑,接着用全力劈向旁边杀过来的大汉。这大汉一惊,急忙横刀招架,‘当啷’一声脆响,接着是一声闷哼。原来谢文东用力过猛,?#30001;?#20182;满手的血迹,两刀一碰?#29627;?#33073;手而飞,刀把正?#20197;?#37027;大汉脑门,大汉只觉得眼前金星闪闪,晃了两晃,一头载在地上,脑袋?#22351;?#25226;?#39029;?#20010;大青包。

谢文东?#20174;?#26497;快,刀刚脱手,他就地一滚,拣起一把不知是谁丢弃的片刀,窜?#19979;?#26799;。短短?#22351;?#19977;十层的阶梯,谢文东和任长风足足杀了十?#31181;?#25165;勉强上去,二百手下,?#30343;?#19979;二十多人,可见战斗之惨?#25671;?#20219;长风边堵在楼梯口阻挡南洪门弟子边转?#26041;?#24613;问道:“东哥,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也想让别人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办,他环视一圈,目光落在通往别墅后身的窗户,他眯眼道:“我们从后窗跑!”

任长风一楞,急挥两刀,逼退眼前的敌人,趁着难得的空挡问道:“可你不说后面的密林里也可能?#26032;?#20239;吗?”

谢文东无奈道:“现在也管不?#22235;?#20040;多了,我只知道,如果再留在这里,我们都得被人乱刀砍死!”他走到后窗,推开向下一瞧,昏暗一片,将心一横,大声喊道:“走!?#22868;热?#35874;文东都这么说了,就算前面是火坑,任长风?#19981;?#27627;不犹豫的向里跳。他用尽全力,猛挥几刀,然后对二十多名手下一挥手,几个箭步窜到窗前,飞身跳了出去,紧接着,谢文东也翻身跳出,其他人更是不敢耽搁,纷纷跳跃,后面南洪门弟子已看出谢文东要跑,发了疯的往上冲,几个身上有伤,动作慢的北洪门弟子刚想往下跳,被赶上来的人抓住衣服,硬生生从窗台上拉下来,接着就是?#27426;?#20081;刀。

谢文东,任长风带着十几人跳到楼下,翻过?#21621;劍?#36827;了密林内。刚走没两步,枪声乍起,瞬间有五六个人中枪倒地。谢文东和任长风心中都有?#24613;福?#26538;声刚响,他俩急忙藏身于树后,任长风大喊道:“大家快隐蔽!”他的话也喊完了,那十几个人也都倒地,具是眉心中弹,一枪毕命。这面枪声刚止,后面的别墅内人声鼎沸,有人叫嚷着:“谢文东从后?#21495;?#20102;,大家快追!”

接着,一阵杂乱脚步声,听声音是奔?#21621;?#36825;里跑来。这真是前有狼,后?#35874;ⅲ?#36827;不能进,退不能退,谢文东心中一叹。就在这时,丛林内?#22351;狼?#20809;显现,接着,又是?#22351;潰?#29255;刻工夫,?#22351;?#36947;强光将密林照如白昼,隐藏在暗中的红叶成员都是带着夜视镜,强光顿起,眼睛无法承受,有数人痛得嚎叫出声,急忙拿掉夜视镜,眼泪止不住流出来。

强光正是姜森放得烟花,红叶把全部精力放在谢文东身上,没想到身后杀出一波人来,着了人家道。姜森哪会放过这机会,透过烟花?#22836;?#20986;的光芒,看见有不下数十人或藏身树后,或蹲在树干上,他大叫道:“给我……”他本来想说给我杀,可话没说完,红叶数十人齐刷刷的向北面密林中退去,其速度之快,协调之默契,令人咋舌,没有超过十秒钟,这数十人连个人影都?#20063;坏?#20102;,消失在密林深处。姜森和刘波对视一眼,齐齐点头,嘴里挤出两字:“厉害!”

这时,一人大喊道:“厉害个屁!”姜森举目一瞧,只见任长风一瘸一拐的从树后走过来,身后还有笑眯眯的谢文东。这两人的样子都够惨的,身上衣服都是大大小小的口子,?#30001;?#34880;迹和?#39029;?#28151;合在一起,活脱脱两难民。姜森急忙上前,问道:“东哥,你?#30343;?#21543;?”谢文东低头一看自己的衣服,摇头苦笑道:“我是?#30343;攏上?#37027;二百弟兄,一个也没带出来!”

正说着话,南洪门弟子已翻过?#21621;劍?#26432;了上来,姜森聚目一瞧,吓得一吐舌头,南洪门怎么派出这么多人,他动容道:“东哥能逃出来已经是个奇迹了!”对方人数太多,虽然有血杀和暗组在,谢文东也是不敢大意,一行人窜进密林中,逃之?#34255;病?/p>

等下了山,跑出好远?#27426;?#36335;,谢文东?#28909;瞬?#31639;长出一口气,回头再看,山依然灰蒙蒙的,隐约有叫喊声传出,谢文东有种在鬼门关转了一圈的感觉,他和任长风经过一翻苦战,又?#30001;?#19968;路长跑,身体乏力,软绵绵坐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良久,二?#22235;?#20809;?#27426;裕坏难?#38754;大笑,谢文东躺在地上,笑道:“真是爽快啊!”任长风道:?#20843;?#24555;不足,狼狈有余!”谢文东又是一阵大笑,道:“我现在真想看看向问天和萧方的表情!”任长风摇头道:“还是不看的好,我想?#27426;?#22815;让人?#27425;?#30340;。”

姜森看着二人,心中苦笑,都这个惨样了,不知道他二人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他拿出电话,让手下把车开来。时间不长,姜森手下?#22351;劍?#32834;天行却领?#35828;?#20102;,一见谢文东,他长长出了口气,心中一块大石总算放下。

谢文东站起身,拍?#21738;?#22825;行肩膀,道:“辛苦你了,天行!”他转目看向聂天行身后的四大瓢把子,这四人都吓了?#27426;?#21990;,心中有愧,而且谢文东的手段他们不是没见过,万府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四人纷纷垂头,不敢正视。谢文东眯眼一笑,也不责备他们,只是说道:“四位老哥不用不好意?#36857;?#22914;果当时是我,做出的选择可能?#19981;?#21644;你们一样,这是人之长情。”他笑呵呵回头再看一眼?#20146;?#22823;山,伸手指道:“今天,向问天?#30001;?#32418;叶,数千门下,没有把我留住,只是?#19978;?#25240;了两百兄弟,这?#25910;飾一?#21152;?#30701;只兀?#20804;弟的血更不会白流,希望各位能同?#31227;?#24515;合力,?#37096;?#21335;寇,扬我洪武正统之风!”

众人情绪一振,齐声喊道:“誓死跟随东哥,扬我洪武正统!”四大瓢把子见谢文东没有深究,暗中擦了一把头顶的冷汗。

向问天智慧过人,确非萧方可比,这一战就是最?#29273;?#23376;,能把谢文东困住的人世上少有,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擒住他,虽然折了其麾下二百有余,但这场仗其实是向问天败了。他用自己在市区的全部?#30528;?#26469;赌,结果,?#30528;癱欢?#24515;雷抢走,谢文东也没被抓住,竹篮打水一场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二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