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走进房间时看到的就是这般情景,连任长风也忍不住打个寒战,心中叹道好快的枪啊!谢文东弯腰拾起地上的枫叶,上有两行小字:洪武门下,英才辈出。谢文东双手紧握,冷然自语道:“红叶!”他转目再看,大厅内哪有半个南洪门麾下弟子,只是一台高级音响大开,人的说话声,嬉笑声都是从音箱内传出来的。谢文东微然一笑,赞道:“好个向问天!”

任长风来到窗前,窗户大开,显然杀手是从这里跑的,他向外张望,眼前黑茫茫一片,景物难以?#30452;媯?#26356;别说人了。他这时也明白自己一方中了人家的圈套,高声喊道:“大家快跟?#39029;?”说着就想往外跑,可见谢文东站在那里?#27426;?#19978;前问道:“东哥,我们中了向问天的诡计,还是快走吧!”

谢文东苦笑一声,道:“进来容易出去难。?#28909;?#26159;圈套,你认为向问天会让我们轻易离开吗?”

任长风一楞,急忙窜出楼外,登高向山下一看,好嘛,只见山脚下灯光闪闪,隐约能看见人影晃动,黑压压一片,一时也?#30452;?#19981;出有多少人。呀!任长风吸气,两个箭步回到楼内,问道:“东哥,那……那我们现在怎?#31383;?”

谢文东道:“不?#27809;?#24352;,现在唯?#27426;?#25105;们有利的条件是这里比较容易防守,你派人将山路守住,就算南洪门再多人来,我想一时半会也攻不上来。”任长风连连点头,将众人派出,各守别墅和山路要道。等安排妥当之后,他拿出电话,说道:“东哥,我看现在山脚下的人可不少,大概向问天把所有人手都调集过来,打算一举歼灭我们。是不是应该让其他人前来支援我们,四大瓢把子,老雷,天行,他们下面的人手加起来也有万人,可以和向问天一拼。”

谢文东摇头道:“不可!今晚的计划还要进?#23567;?#25105;想向问天?#27426;?#31639;准我们被困后其他人会来相救,暗中定有?#24613;福?#29616;在打电话救助,恰恰又中了向问天的诡计,还不如按计划进行,给南洪门一个意外。”

任长风担忧道:“可是我怕我们守不住啊!”谢文东眯眼道:“守不住也要守,不然,过了今晚,南京恐怕就不是我们的了。”

任长风苦笑道:“南京是不是我们的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我担心的是东哥能不能冲出重围。”

谢文东仰面而笑,豪言道:“比这更危险的情况我也遇到过,可是我现在还活着。”任长风无话再说,拿出手帕,轻轻拭刀,心中盘算着如?#25991;?#33073;困。谢文东拍拍他肩膀,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递过去,道:“把这个拿上,以备?#30343;?#20043;用。”

任长风甚少用枪,身上也不带枪,他一直认为,真要打仗时,刀绝对比枪好用。可今日不比往常,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南洪门弟子,危在一线之间。他默默接过手枪,问道:“那东哥你呢?”谢文东拍下腰间,笑道:“我总是带着两把枪。”说完,他起身将别墅大厅内的灯关掉,整座别墅陷入黑寂?#23567;?#20219;长风不解,拉拉他?#36335;?#38382;道:“东哥,这是干什么?”

谢文东正色道:“这叫故弄玄虚,让南洪门不敢轻易上?#21834;?#20877;说,我们在明,他们在暗,如果红叶再来,恐怕我们要吃亏。”

任长风心中一叹,佩服谢文东心思周密。这时,别墅外一阵大乱,人声鼎沸,片刻,一人慌?#25490;?#20102;进来,急道:“掌门,南洪门开始进攻了!”任长风问道:“上来多少人?”那人摇头道:“不知道,人山人海,遍地都是!”任长风提刀而起,道:“东哥,你先打别墅里等着,?#39029;?#21435;看看!”谢文东也亮出刀来,笑道:“别忘了,我这掌门大哥的位置不是用嘴讨来的。”

任长风听后大笑,没错,掌门大哥这个位置是谢文东用本身实力争取来的,那地狱般的三关哪是常?#22235;?#36890;过得了。二人走出别墅,山路上双方已经刀光剑影,血拼在一起。白衣人明显人数?#21152;牛?#19981;过山路狭窄,优势并不明显。任长风振作精神,长啸一声,横刀冲了过去。山路齐满了人,想要冲到双方交战最酣的中间还真是不容易,任长风向前挤了半天,让人群硬声声又给拥了回来。他急了,提高嗓门,大喝道:“都给我让开!”

这一声大喊,如同平地炸雷,直震得两旁人耳朵嗡嗡做响,转头一看,任长风眼睛通红,嘴角微微上挑,露出一颗虎牙,森白放光。众?#22235;?#35265;过一直高高在上的任长风有这般表情,纷纷下意识的向两旁散让。中间让出条一人多宽的走道。任长风几个箭步窜过众人,来到交战中心。迎眼看见一人,冲在南洪门最前面,手中片刀舞得风雨不透,已有七八名北洪门弟子倒在他刀下。任长风直奔他去,手中唐刀高高举起,来到那人近前也不说话,?#30452;?#29467;得向下一抡,人接冲力,刀接惯力,立劈华山而下,力道何止千斤。那人杀得正兴起,耳轮中恶风不善,偷眼一瞧,一白面青年的刀已到了眼前,速度之快让他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一咬牙,举刀硬接。?#26263;?#21879;啷!”一声金鸣,火花四溅,那人觉得眼前一黑,脑袋昏乱,身子向后飞退出去,手中的刀也不知被任长风劈到哪去了。那人摔倒在地,身子本能的顺势一滚,站起身来,只觉胸中一闷,嗓子发甜,忍不住一张嘴,‘哇’的一声吐口鲜血。任长风杀机已起,?#30446;?#36731;易放过,见那?#35828;?#39134;,他也跟着窜了过去,等那人站起身吐血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近前,一?#21568;?#37027;人头发抓住,向下一用力,另?#30343;?#39034;?#25340;?#20986;?#22351;丁?#36825;?#22351;?#20174;那人?#22791;?#36827;入,?#37117;?#22312;咽喉露出,那人没叫出一声,颓?#27426;?#20498;。任长风抽出唐刀,看也不看尸体一眼,向其他人杀去。

两旁的南洪门弟子都?#27966;?#20102;,事情变化得太快,本来自己一方?#21152;?#21183;,可对方人群里突然杀出个白面青年,?#22351;?#23601;将自己带头的给杀了,这还?#35828;謾?#20182;们发呆,任长风可没闲着,唐刀挥出,总有人或哀号或闷哼倒地不起。他的刀法快而诡异,?#22351;?#20986;去,所?#24613;?#26159;要害,没有虚?#23567;?#35874;文东在后面看得真切,高挑大指,暗呼厉害。他对刀法有?#27426;?#30740;究,不过和东心雷,任长风这样的个中高?#30452;?#36215;来就差了一截。看着任长风片刻之间斩杀南洪门一将,他的?#20998;?#20063;被激起,挥舞着从灵敏那?#35272;?#30340;开山刀冲了上去。他一参战,?#30001;?#20219;长风的?#26053;停?#21271;洪门弟子士气大涨,连掌门都一马当先冲在前面,其他人更不会落后,各个奋勇,直将南洪门冲来的这几百人杀得大败而退。

山脚下,人头涌涌,放眼一看,没有边际。俗话说,人过一万,无边无沿。现在山下,恐?#20081;?#26377;万余。正中站有一三十多年的青年,?#32622;?#22823;眼,?#21152;?#38388;透出一股豪气,这正是向问天,旁边还有萧方,枪王,狼王,已经他左右手之?#22351;?#20110;典,其身后还有一人,浑身黑衣,带着墨?#25285;?#21452;唇紧贴,面无表情,?#36335;?#25972;个人都溶入在黑暗之中,身上透出一股杀气。这人正是台洪门掌管红叶组织的巨头,侯晓云。那留在别墅大厅内的杀手就是他的手下之一,本来他以为第一个冲进来的就算不是谢文东,也会是他下面的高级干部,哪知只是一个北洪门内的普通小弟。萧方拿着望远?#20498;?#23519;一阵,摇摇头,递给向问天,无奈道:“八百人,竟然让二百人给打了回来。”

向问天接过望远镜一看,可不是嘛,半山腰上自己一方被人家杀得结结败退,仔细一看,地上躺着的十有**都是身穿白衣的。向问天一指,笑道:“那个冲在最前面的北洪门弟子好象就是上次?#20889;?#25105;的那个人,他叫任长风吧?!”

萧方刚才都看得一清二楚,叹道:“没错,就是他。这人虽然?#26223;粒?#20294;确实有他?#26223;?#30340;本钱,一身刀法,天下难?#21494;?#25163;。”

他刚说完,一旁的钱喜喜嗷了一声,萧方吓了?#27426;?#21990;,直翻白眼。钱喜喜驴脸向下一拉,本来就超长的脸显得更长,他躬身道:“向大哥,我去会会任长风,定将他人头提来见你!”

向问天一笑,道:“还不急,我们有很多时间,不是吗?”

谢文东?#28909;?#23558;南洪门数百人杀退山下才?#25307;藎?#25764;回来一清点人数,死伤不过二十人,而南洪门少说也有百余,若是平时,这场仗可以说是大胜,但现在显得有些杯水车?#21073;?#19968;百多人的损失对向问天来说不过?#25490;?#19968;毛。谢文东回到别墅内,刚想把身上的血迹擦干净,电话响起。他身子一晃,这时给自己打电话,难道其他人也都遇到埋伏了?还真被他猜对了,电话是萧方打来的,几路人只有东心雷最通畅,一直?#30343;?#21040;什么阻拦,其实是向问天把市区的人手都调回?#35760;?#30340;缘故,他没费劲,将在市区失去的?#30528;?#21448;全部?#27809;亍?#21487;四大飘把子就没有这么?#20197;耍?#20182;们是主攻郊外南洪门那间旅馆,可结果人?#20197;?#26377;?#24613;福?#26263;中杀出伏兵,挥刀呐喊,由于天黑,也分不清对?#25509;?#22810;少人,只是见到南洪门?#26032;?#20239;在先,除了房国栋外,其他三人连手都?#27426;?#19968;下,抬腿就跑。房国栋觉得事有蹊?#21361;?#24102;人打了一阵,这才发现南洪门人手并?#27426;啵?#21482;是虚张声势,可是其他三位老大已跑,自己还不知道对?#25509;?#27809;有援军,无奈之下,他也撤了。等聂天行得到四大瓢把子遇伏而撤的消息,?#25104;?#24040;变,?#21040;?#31967;糕,急忙给四人打?#35828;?#35805;,让他们稳住阵脚,不可再退,然后他领上所有人手,匆忙赶去。

?#20154;?#19968;见到四个瓢把子,第一句话就问道:“?#28909;?#20320;们明知道向问天设有圈套,竟然还退回来,掌门大哥的安危你们有没有考虑到?!”四人听后老脸都是一红,聂天行说得没错,把掌门大哥扔下不管,自己先跑了,这是有点说不过去。聂天行重整人手,再次向旅馆进发,可这?#22351;?#25601;,给了向问天充分调派的时间,三千精锐在路上?#38505;?#20197;待,就等北洪门来攻。向问天算计周密,这三千人虽然?#27426;啵?#20294;足可以阻挡聂天行一阵,自己可以在这期间内生擒谢文东。

南洪门占有地利,聂天行和四大瓢把子冲了两次,都无攻而?#25285;?#26368;后?#35805;?#27861;,聂天行只好打电话告诉谢文东他们这里的情况。谢文东听后一叹,坏事就坏在这四人身上,没想到自己调集四大瓢把子来南京,还?#22351;人?#21160;手,反倒被这四人算计?#22351;饋?/p>

谢文东暗下决心,等此事一了,定把这四人赶下台,从立新人。虽然谢文东想得挺远,可这?#25991;?#19981;能冲出重围都是个问题。

任长风边擦刀身上的血迹边走进别墅,透过窗外射进来的月光,谢文东?#25104;?#26377;些难看。他一楞,疑问道:“东哥,出什么事了?”谢文东?#20204;?#33041;门,细声道:“不用指望那四个瓢把子来援助我们了,现在,我们只能*自己。”

“怎么?”任长风心中惊讶,疑问道:“难道他们也遇到埋伏了?”“哼!”谢文东冷哼一声,说道:“比那种情况更糟糕!”他将聂天?#35874;?#25253;得到情况说了一遍。任长风听后,气得提跺脚,怒道:“这四人太过分了,养他们有什?#20174;茫?#31455;然被人家的虚张声势就给?#25490;?#20102;。那东哥,我们现在怎?#31383;?”谢文东眯眼道:“?#28909;?#22825;行被拖住,我们能*自己冲出去。刚才那一战是向问天试?#21483;?#30340;,我想很快他就会全力进攻,敌多我寡,不?#23376;?#25112;。”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