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回到堂口,第二天一大早,他聚集众多干部召开会议。现在四大瓢把子各带自己手下,心腹,齐聚南京,东心雷和聂天行也到了。谢文东手下是兵多将广,和南洪门比起并不处下风。?#28909;?#24050;经知道台洪门准备插手,他决定先下手为强,发动闪击战。会议上,谢文东将台洪门有可能与南洪门联手的事告诉众人,他先不表态,看大家的反应。

众人听后具是心惊,台洪门的可怕之处在于他们的杀手集团,红叶。六月酷暑寒风吹,一片红叶向南飞。红叶是台洪门的招牌,威名远扬,道上人没有几个是不知道它的。东心雷听后沉重道:“如果红叶插手的话,事情就不好办了。”

四大瓢把子之?#22351;?#40644;书荣急忙道:“没错!有红叶在,就算我们能打赢南洪门,自己的损失也必然不小,我看,咱们还是应该防守为上。”房国栋听了他的话大摇其头。两省瓢把子万府死后,房国栋接替他的位置,这人是洪门中生代佼佼者,谋略心计都有过人之处。房国栋说道:“防守不妥,那只能使我们?#27426;?#25384;打,还给?#22235;?#27946;门充分准备的机会。依我之间,我们现在要赶快进攻,在红叶没来之前先把向问天彻底赶出南京,那时,我们没有后顾之忧,就算南洪门与红叶真联手我们也不怕了。”

恩!谢文东暗自点头,这房国栋不错,有?#27426;ㄔ都?#40644;书荣挠挠脑门,呵呵一笑,赞道:“房兄果然高见!”嘴上怎么说,可是他刚提出建议马上就被房国栋的?#27426;?#22823;道理给否了,心中多少?#34892;?#19981;痛快。

聂天行也赞同道:“房兄说得没有,死守的确?#27426;?#19981;如主动出击的好。?#28909;?#35201;出击,动作就得快,不给向问天任何反击的机会,一鼓作气,将他赶出南京,如果向问天再败,南洪门必?#30343;?#27668;低落,到时我们乘胜追击,必可重创他们。”

谢文东心中一叹,得了,自己想说的都被聂天行说了。他环视一周,问道:“大?#19968;?#26377;什么意见吗?”

任长风急道:?#26263;比?#27809;意见,就等东哥一句话,我们和向问天来个决一死战!”其他人也?#36861;?#28857;头称是。谢文东起身,挥手道:“那好!就今晚,全面反击被向问天所占领的底盘。”他?#27426;伲?#30475;了看众人,说道:“我们兵分两路。一路由老雷,灵敏带领,打击南洪门在市区的力量。市区里他们的底盘?#27426;啵?#20154;手也少,给你俩两千人没问题吧?”

东心雷和灵敏齐声道:“足够了!”谢文东点点头,道:“剩下的人跟我走,直接去南郊会向问天,那里是他们的暂时总部,主要力量都集中在那,我希望大家小?#30007;?#20107;,如有异变,马上回撤。”众人齐齐躬身抱拳道:“明白!”

最后,谢文东又和众人将晚上的进攻计划商量了一遍,拟定出一个最佳方案。为了保密行事,谢文东在散会时叮嘱众人,不管对谁都不能说出今晚的计划,甚至是各自的心腹部下。众人知道今晚进攻的重要性,回去之后,只是吩咐各自手下好好休息,晚上掌门大哥组织活动‘狂欢’。

谢文东回到自己房间,?#20102;?#33391;久,摇摇头,觉?#27809;?#26377;不妥当的地方。在洪门内,真正能为他出谋划策的只?#24515;?#22825;行一人。谢文东吩咐斥候他的小弟将聂天行?#20381;礎?#19968;会工夫,聂天行一脸困惑的敲门而入。谢文东见状一笑,摆手道:“天行,过来坐吧!”聂天行在他身旁坐下,不知道这位掌门要干什么。谢文东眉头微皱,说道:“刚才,暗组回报,现在道上沸沸扬扬,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南洪门已经和台洪门联手,红叶要插入南北之争。”聂天行点点头,疑问的看着谢文东,他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谢文东又道:“我总觉得这不大对劲,可哪?#27426;?#21170;又一时想不出来,天行,你认为呢?”

聂天行抓抓头发,低头?#20102;跡?#36807;了一会,他苦笑道:“连掌门大哥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猜出来呢。”他顿一下,狐疑道:“或许是消息传得太快太容易了吧!”谢文东吸气,眯眼仰面,冷的一打?#36214;歟?#31505;道:“没错,是太容易了。象这么重要的消息绝对是机密,怎么会说传出来就传出来呢?!只是?#19978;В?#26152;天在大排挡内第一个将这消息说出来的人已经早?#22351;?#20102;,不然,?#27426;?#35201;问个明?#20303;!?#32834;天行心中?#27426;?#35828;道:“这可能是向问天故意设的局,其中有什么诡计?#19968;?#24819;不出,不过,我觉得晚上进攻的计划应该取消。”谢文东?#20102;跡?#25671;头道:“不妥,定好的计划突然取消,太影响干部们的气势。?#28909;?#35828;进攻,那就进攻到底,而且我想看看这向问天到底是怎样一个人,能想出什么的玄机,只是还真?#22351;?#19981;防他会留?#26032;?#20239;。这样,天行,我给你三千人,留守市区,不管哪路人马遇到麻烦,你都要在第一时间赶到支援。”聂天行点头道:“这没问题,只是……”只是怕两路人都遇?#19979;?#28902;!这话他没说,暗叹一声又咽了回去。谢文东多聪明,一眼就看出他的意思,拍了拍肩膀,笑道:“如果双方真同时遇到麻烦,你?#28909;?#25903;援老雷,然后再管我。”聂天行心中一振,暗挑大指,谢文东确是非平常人。

白天无话,?#28909;?#22812;十点左右,随着谢文东一声令下,北洪门大部分弟子集合一处。下面人都觉得奇怪,不是说狂欢吗,怎么由掌门带头,各个干部都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看这架势,好象要去打仗啊。这时,干部们才将晚上进攻南洪门计划说出来,众人听后心中都是一惊,?#34507;?#21497;道:这真是一场了不起的‘狂欢’!

谢文东带上任长风,魏子丹,以及四大瓢把子还有他们带来的数千手下,分批向南?#20960;先ァ?#21315;于人在南郊一处隐蔽地点汇合一处,?#28909;?#37117;到齐了,谢文东才坐车而至。他来到人群前,眼睛一扫众人,暗道不错!这些人大多都是二十三四岁左右,身?#30446;?#26791;,体格健?#24120;?#32908;肉鼓起多高,应该是经过特别训练的。看来四大瓢把子真把精锐带来了!谢文东心中一叹,他一拉衣襟,?#21491;路?#19979;抽出战?#21486;?#22823;声问道:“大家知道我们今晚要和谁一决高下吗?”

众人互相看看,?#36861;?#25671;头。四个瓢把子事先并?#27426;?#25163;下多说什么。谢文东眯眼一笑,淡淡道:“是向问天!”

众人一听,?#36861;?#21560;气,没想到今晚自己对上?#22235;?#27946;门掌门大哥。谢文东又道:“不过大家也不用担心,向问天是人不是神,没有什么可怕的。南北之争以有数十年,大家都吵着自己是正?#24120;?#19981;过,是不是正统不是*嘴来说的,是*这个!”谢文东用力的挥挥拳头,接着道:“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今日是个,从南京开始,我们要一直将向问天踢回他广州去,向世间,向江湖,向道上的人证明,我们才是真正的洪门正?#24120;?#30495;正的洪武接班人!愿意和我一起去证明的,拔刀!”

众人一听,热血沸腾,?#36861;装?#20986;刀来,张嘴就想大声呐?#21834;?#35874;文东急忙竖起食指放在嘴边,笑道:“轻声,不要打草惊蛇。”

一行?#35828;?#20853;分五路向南郊旅馆快速游动,几路人时刻保持着电话联?#25285;?#19968;?#25509;?#25932;,可四方前来援助。谢文东和任长风带上一路人手,虽只有二百人,但各个都是谢文东从这数千人里选出的精锐。等快接近旅馆时,谢文东绕道而行,避过旅馆,直奔向问天所住的别墅。别墅的位置是暗组打探出来的,谢文东也是第一次见到,离老远,一座三层小楼隐约在黑暗中,朦胧看不真?#23567;?#31561;到了近处,他聚睛细看,?#34507;?#28857;头,惊道好一处险地。原来别墅是建在半山腰上,一条狭窄曲折的小路通向山脚,小路只有两米多宽,勉强能通过一辆汽车,看着,谢文东停下脚步,凝望半山腰上的别墅。

任长风不解,问道:“东哥,怎么突然不走了?”谢文东一指黑暗中的建筑物,说道:“如果那里?#26032;?#20239;,凭地势的险要,我?#24378;?#24597;很难逃?#36873;!比?#38271;风一笑,道:“东哥你太小心了,那么屁大个别墅能有什么埋伏?!”谢文东摇摇头,挥手对一旁的小弟道:“上去两人打探一下,看看别墅中有没有人,如果无人,马上回撤,并打电话通知我,明白吗?”

小弟问道:“如果上面有?#22235;?”谢文东一眯眼,笑道:“那就等我杀上来!”“明白了!”两个小弟整理一下?#36335;?#25552;刀上了通往半山腰的小路。谢文东不放心,又把领路的那两名暗组成员叫到近前,叮嘱道:“你们也上去。如果向问天真在别墅内,这条山路上?#27426;?#26377;探子,你俩去把他们解决掉,不可发出声响。”“明白!”两个暗组成员齐齐点头,肩膀一晃,从跑在前面的两个小弟身后窜了上去。两伙一比差距就看出来了。两小弟虽是先动身,但?#22351;?#29255;刻,就被暗组超过。

谢文东在山下?#35748;?#24687;,一边?#20102;跡?#19968;边来回徘徊。他担心的是向问天设个空城计来引诱自己,拿一座空别墅来引自己上?#24120;?#21040;时在山下一围,自己可插翅难飞。正想着,谢文东电话响了,任长风精神一振,急忙凑过来。谢文东接起一听,果然是两位小弟打来的,语气?#20889;行?#22859;,说道:“东哥,我们和暗组兄弟一路上解决八个密探,还活捉了一个,他说向问天就在别墅内,而且保镖不足三十人。”谢文东谨慎道:“你们听见别墅内可有人说话声?”小弟道:“有有,听声音里面的人确实不少。”

谢文东这才放下心来,一震手中?#21486;?#21917;道:“上!”

二百来人各个如狼似虎,喘在粗气,恨?#22351;?#19968;下子飞进别墅内。一路上,地上真看见有数具尸体,都是喉咙被利器割?#24076;?#21644;血杀的手法象极。谢文东点点头,暗道:刘波不错,把暗组训练成和血杀不分上下的?#28216;椋?#23454;非容易之事。

到了别墅前,暗组二人和两名小弟正等在门口,谢文东点头示意,暗组二人明白他的意思,其中一人*墙而站,双?#20219;?#24367;,手掌?#19979;?#25918;在腹下,另一人急步上前,一踏他手掌,身子借力猛然上窜,飞身翻过围墙,跳进别墅内。他先在墙根蹲了一小会,见没人注意到自己,这才起身,?#37027;?#23558;别墅大门的门插拉开。谢文东和任长风相视一笑,没想到事情如此顺利。

众人高抬腿,轻落足,慢慢进了别墅。小楼内确实有说话声传出,嘻嘻哈哈,好不热闹。任长风眼睛?#22351;桑?#25294;刀就打算开门而入,谢文东猛然间心中?#27426;?#26377;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拉住他,摇摇头,对下面人一挥手,意思冲。

下面这些汉子可没谢文东那么多顾虑,人人都急于想在掌门大哥面前表现一下自己,如果能立功那就更好了。其中一人一个箭步窜到门前,抬腿猛踢别墅木门。木门是由红木打造,异常结?#25285;?#19981;过门跟本没有锁,大汉这脚力量十足,‘咚’的一声巨响,木门应声而开,那汉子收力不住,身子向前连跄两步进了小楼内,才勉强稳住。可还?#22351;人?#25260;头,一声枪响乍起。

‘砰!’大汉身子一震,退出两步,眉心正中一个红点,鲜血顺着面颊流下。一片红色枫叶在空中飘?#27426;?#33853;,大汉张大双眼,眼前一人站在大厅正中,手中枪还?#30333;徘?#28895;。大汉想叫喊,可身子已经颓然摔倒。那人看清大汉的面容,?#25104;?#19968;沉,暗叹一声?#19978;В?#24320;窗跳了出去。等其他人冲进来时,大厅内已空无一人,只是大汉的尸体还在地上抽搐,一片红叶落在他身旁。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九章   地址:
牛派乞人
重庆时时乐娱网址 平投盈利技巧 分分彩后三包胆稳赚 时时彩投注方法稳赚 时时彩时时彩定位胆稳赚技巧 怎么在赌场赌大小赢 2016江西时时风波 11选5手机版免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老五星走势图 加拿大28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