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这几天双方都没有再出兵。就在萧方准备撤退的时候,突?#22351;?#21040;探报:谢文东和聂天?#20889;?#39046;大部分精锐回T市了,留守南京的是灵敏与魏子丹二人。萧方第一反应是这个消息?#27426;?#26377;有假,十有**又是谢文东耍的诡计。谢文东刚打了一场大胜仗,吃掉自己一千多人,同时还杀了李望野,士气如虹,他怎么会无故撤军呢?!萧方瞪了探子一眼,把那人吓了?#27426;?#21990;,他道:"这?#27426;?#26159;谢文东放出的假消息,又想引我上钩,这次我是不会上他的当了。"

可是没过多久,又有探子来抱:"谢文东和聂天行确实领人回T市了。"萧方一楞,还是不相信,让探子再探再抱。探子象走马灯一样,进来出去,出去进来,带回的消息都一样:谢文东不在南京。哧,呀!萧方倒吸一口冷气,难道谢文东真回T市了,可是为什么,这不符合常理嘛!

第二日,南洪门在T市的秘密探子把一条重要的消息回报到广州。魂组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大举进攻北洪门总部——T市,由于是偷袭,北洪门一方毫无准备,金鹏被困,危在旦夕,谢文东为营救金鹏,率众赶回T市,与魂组交战正酣。向问天听后眉头一皱,闭目不语,下面的手下却?#37027;?#23558;这个消息传给身在南京的萧方。萧方听后一蹦多高,望天长叹道:"老天助我洪门一臂之力,抓住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北贼可灭!"谢文东走了,灵敏根本不放在他眼中,他最怕的就是谢文东,他一走,南京无悠了。他马上发传真向向问天请示,请他给自己加派人手,可一举拿下南京,乘胜追击,他有信心能一直打到T市,‘洪武正统屡遭挫折,北贼气焰嚣张。为?#22235;?#21271;大一?#24120;?#20026;抱大哥知遇之恩,?#20197;?#20570;马前小卒,纵然战死,也可含笑。‘

萧方这一份传真,写得有情有理,自己看了眼睛也有些湿润,哪知发到广州,如沉大海,没有回信。他焦急等了三天,向问天终于回电,上面只有四个字,却让萧方差点又吐血。‘暂?#27426;?#20853;!‘

哎呀!萧方看完这四个字,头上的汗流了出来,心中焦急如火,自语道:"现在不出兵,?#21364;问薄?#26426;会如流星,一?#28860;?#36893;,下次还到哪里去找这样好的时机啊!"张居风亦是心急如焚,在屋内来回度步,嘴里自然自语也不知嘟囔什么。

最后,萧方排案而起,道:"?#36824;?#21521;大哥给不给我们人手,这个机会不能失去,点人,进攻南京!"这几日他又收了一批新人,把原来南洪门在南京躲藏的人重新?#35874;兀?#20934;备大干一场,哪知道向问天并不支持。他决心已定,向问天支持与否他都要攻取南京,如果顺利,直取T市。他带着两千来人向灵敏发起进攻,可灵敏象是早有准备,打定主意就是硬守,?#36824;?#20182;怎么挑衅,就是不出战。这时,萧方感觉人手?#36824;坏?#21035;扭,打了几天,只打下一些无关重要的小地方。重点区域,连毛都没?#22330;?/p>

谢文东真回T市了吗?确实回了,而且走得及其匆忙,临行之时,他叮嘱灵敏和魏子丹,他走后,萧方定然会来进攻,而且南洪门也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咱们虽然一战消灭敌一千有余,?#19978;?#38382;天却能派出更多的人手,不可大意。遇敌不出击,只可强守,纵然萧方诡计多端,也不足为虑。萧方真来进攻,这点谢文东算对了,?#36824;?#21521;问天并未增派人手,这点倒是出乎他预料之外。因为如果换做是他,这个机会是不会放过的,甚至可能亲自带人来攻。?#36824;?#21521;问天不是谢文东。

魂组之所以矛头直指老爷子,完全是出于谢文东的原因。谢文东?#31361;?#32452;之间的血仇越结越深,这颗眼中钉肉?#20889;蹋?#39746;组下了最大的决心,?#27426;?#35201;除掉他。可是谢文东背后有双翅,杀他就得?#26085;?#26029;这两支翅膀。一支是文东会,一支是北洪门。文东会的势力在东?#22791;?#28145;地固,又是土生土长的东北人,?#24895;?#36215;来异常麻?#24120;?#39746;组在这方面没少吃亏。所以他们选择先拿北洪门开刀。虽?#30343;?#21147;大,但是仇家也不少,特别是它还有一个最大的死?#23567;?#21335;洪门。魂组考虑到自己进攻T市,南洪门不会放过这大好时机的,定会大举入侵,到时双方心照不宣,里外?#35874;鰨?#21271;洪门定破。没有北洪门做*山,谢文东只能回东北,到时再集中全力?#24895;叮?#19981;难成功。魂组打算得很好,?#36824;?#36824;是漏掉一些事情。

谢文东回来的很快,?#25112;?#21040;T市告急的电话,他?#22351;?#27809;停留,将南京大权交给灵敏,自己带人赶回T市。

T市现在乱套的可以,金鹏被魂组围困在总部,围攻的人数虽然?#27426;啵?#20294;却是魂组在世界各地的精鹰力量。这些人都受过特殊训练,精通枪法、暗杀?#35760;桑?#19981;比南洪门那些弟子。东心雷带伤上阵,打了几次,都是无功而反,死伤兄弟倒不少,人心惶惶。谢文东回来总算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他聚集门众,打算先解金鹏被困之危。

T市总部实在不小。说是山庄,但要比普通山庄大数倍。里面有?#25509;?#27700;有森林,甚至还有洪门自己修建的祭殿。谢文东想先到总部附近看看魂组的情况,和东心雷同坐一车,有姜森和数十血杀成?#34987;?#36865;。里总部还有好?#21486;?#19996;心雷让车子停下,见谢文东面带疑问,他苦道:"再往前走就进了魂组的攻击范围。"

洪门总部建在?#35760;?#20154;烟稀少,怪树?#33267;ⅲ?#19968;条崎岖小路,并排勉强能同行两辆汽车。

谢文东下了车,举目观瞧,总部内祭殿雄伟的身影隐约可见。他说道:"我们往前走走吧!"一行?#35828;?#36208;出半里地,总部门前的广场已经清晰可见。姜森见谢文东眯眼?#25506;?#30456;望,拿出一支微型望远镜递给他。谢文东一笑,接过仔细观瞧,山庄周围微有雾气,迷迷茫茫,但还是能看清周围的环?#22330;?#20182;一楞,放下望远镜,问道:"在总部周围我怎么一个人都没看到?"

东心雷苦笑,说道:"如果敌人在明处,?#20197;?#25226;他们杀出T市了,可恶的是,他们一直躲藏在暗中放冷枪,?#36824;?#26159;想打算进总部还是退出总部,都难逃这些人?#26053;?#19968;枪。这也是总部内有上百兄弟却杀不出来的主要原因。"

"哦!"谢文东明白的点点头,自语道:"看不见人,在暗中放冷枪,厉害!"他抬头问道:"老雷,你派人将附近的树林搜了吗?"东心雷叹了口气,道:"搜了,魂组的人在树林里是肯定的,?#36824;?#37324;面太暗,我们又在明处,跟本冲不进去。我派人搜了三回,每次都有十几个兄弟受伤。"谢文东挠?#22235;?#22836;发,低头?#20102;跡?#36807;一会,他问姜森道:"血杀里的兄弟擅长打丛林战吗?"听他这么一问,姜森已知道东哥是什么意思了,道:"还算可以。"

姜森说得太谦虚,血杀是从东北训练出来的,而东北山多林密,丛林战正是血杀的专长。

谢文东又?#20102;计?#21051;,道:"今晚动手,姜森主杀密林内的魂组,老雷带人借机冲进总部,救出老爷子。"

白天,东心雷从洪门内挑选出二百精锐,姜森也拿出老本,带上五十血杀成员。血杀的前身是暗,后来暗一分位二,形成血杀和暗组,?#30452;?#36127;责暗杀与情报。?#36824;?#26263;最先培养出来的人全部划进血杀内,暗组人才凋零,负责暗组的刘波正加紧训练新人,暂时派不上用场,所以本来负责暗杀的血杀同时又暂接收集情报的职责。血杀人数?#27426;啵?#32463;过一次次筛选,留下的差?#27426;?#20108;百之众。这二百人共分四个大队,只留在J市保护谢文东父母安全就用掉了一个,还有一些要收集对文东会不利的情报,真正能被姜森所调动的,也不足两个大队。这次一下拿出一个大队来,也算是姜森大出血了。

凌晨?#22351;?#21018;过,崎岖小路上车轮滚滚,借着微光可以看到至少有数十辆汽车缓缓开来,明亮的车灯象是一条发光的巨蛇,在密林中蜿蜒前?#23567;?#20877;转过一个山脚就可以看到北洪门总部时,?#20992;?#20572;下,数百人从车中走出来,站在最前面的一位细眼年轻人正是谢文东。他走过山脚,举目望向远方,黑茫一片,侧耳倾听,只有蛐蛐的叫声。虽然现是深夜,但偌大一片森林没有一声鸟叫,任谁都能感觉出这里的不自然。

谢文东拉住姜森,叮嘱道:"小?#30007;?#20107;,如果?#22351;校?#36895;速退出森林,我们再做其他打算。"姜森点头笑道:"东哥放心,我心中有数。"

姜森头脑非比一般,而且大有越来越聪明的趋势。刚开始,他和刘波一起加入文东会,那时他还带?#25490;?#26449;人的本性,有些腼腆,有些憨厚,还有些自卑,不怎么爱说?#21834;?上?#22312;,他磨练的越来越?#19981;?#26412;来就一张宽厚老实的?#24120;?#24635;是笑呵呵的,见人只说三?#21482;埃?#24515;中却有数得很,这也是谢文东欣?#36864;?#30340;原因,更主要的是他是谢文东口中那种既可重用又可重信的人。

姜森点了一下人数,整理一番身上的武器,然后一挥手,带?#21453;?#36827;丛林内,眨眼之间,五十人的身影消失在密林的黑暗?#23567;?#19996;心雷率众并没?#26032;?#19978;冲锋,他在等姜森的消息。

好一会,密林内冷然间传出一声枪声,划破寂静的夜?#30504;?#29305;别是在阴沉的丛林内,异常刺而,阵阵回音,良久不散。随着第一声枪响,后面的枪声象暴豆一般,连成一片,东心雷身子一阵,向谢文东?#22351;?#22836;,带领众人向总部冲去。

谢文东手中拿着?#25925;?#26395;远镜,在后方注视在周围的环?#22330;?#19996;心雷身上伤口还未痊愈,但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向总部快速窜去,其他人紧随其后,神经紧绷,不敢有丝毫放松。

这时,‘啪!‘的一声枪响,东心雷身后一人突然栽倒,胸口血流如柱,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接着,又是一声枪响,有人惊叫一声,一头摔在地上,身子滚了?#28966;觶?#28982;后?#27426;?#20102;。谢文东在后面用望远镜看得真切,没有到半分钟,已经有八人中枪,这样下去,?#22351;?#20914;进总部这二百人都得完蛋。他急忙拿起对?#19981;?#35828;道:"老雷,撤!"

东心雷无?#21361;?#20182;是有力使不上,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见,自己已经有八个兄弟中枪,这仗还能打?他摇头苦叹,大声喊道:"撤!"一行人撤退时,又有近十人中枪,把中枪之人背回安全之处一看,有半数是活不成了。东心雷心中一痛,眼泪差点掉出来。如果这些兄弟如是正大光明死在战场上他还不会如?#22235;?#36807;,可?#22351;?#20154;冷枪所杀,死得不值得!

东心雷刚退回来,姜森也领人从丛林里钻出来。谢文东一看,不用问,姜森也是定没讨到什么?#20040;Α?#36825;五十血杀成员有不少身上带着口子,其中有两人还是被背回来的,伤势不轻。姜森刚要张嘴说话,被谢文东摆手拦住,说道:"回去再说。"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五章   地址:
牛派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