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不好!魏子丹心中?#21040;?#19968;声,转头想向任长风打个招呼,让他不要过来。可是转过头,他的手都举起来了,?#22336;?#19979;了。原来任长风已经带人跟上来。魏子丹低声急道:“快走!这里?#26032;?#20239;!”话音?#31456;洌?#21482;见原本漆黑的楼内刹那之间灯火通明,将楼前照得明亮无比,同时,从楼内涌出数不清大汉,提刀向任长风?#28909;?#26432;来。见对方早?#26032;?#20239;,任长风先是一楞,然后狂笑一声,心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南洪门有何厉害之处!他大叫一声:“兄弟们,给我杀!”说着话,拔出腰间战刀。这把刀,长有三尺,纯钢打制,刀身漆黑,却只有?#22351;?#20004;指宽,弧度微小,血槽极深,是正宗的唐刀。

中国唐刀,德国开山刀,都可以说是刀中极品,只是正宗的少见,特别是唐刀,天下难找卖家,只能托经验丰?#22351;?#32769;铁匠来特别打造。日本的倭刀与唐刀外?#22270;?#35937;,怎么形成的不用再说,日本有几样东西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任长风一挥手中唐刀,自信感油?#27426;?#29983;,这把刀跟随他多年,战无?#30343;ぃ?#26432;敌无数,有它在手,天下没有让他害怕的事情。他奔着来敌迎面就是?#22351;丁?#37027;人见他的刀身窄小,没有放在心上,举刀就挡。那知唐刀看着轻巧,实则重量不轻,而且锋利异常,岂是他手中片刀能挡得住。‘当’的一声脆响,任长风?#22351;?#19979;去,将那人连刀带头一分为二。滚烫的热血和脑浆喷了他一?#24120;?#20219;长风抬脚将尸体踢飞,向人群里?#27604;ァ?#39759;子丹见状,心中有些无奈,来时东哥千叮咛,万嘱咐,如果遇敌就速撤,不管对方人数多少,?#19978;?#22312;,这位任长风好象都忘了,两眼通红,杀得?#20113;稹<热?#25318;不住,自己也不能干看着。魏子丹心中叹气,拔刀冲上前,跟在任长风身后。

正在双方混战一起时,谢文东和灵敏带领千余精锐也赶到了。离旅馆大楼还有?#27426;?#36317;离,就听见这个方向喊杀声震天,金属?#19981;?#22768;?#27426;稀?#30475;来任长风已经动手了,谢文东心中暗道。他和灵敏交换一下眼神,打算?#37027;?#20174;楼后兜上去,在敌人背后狠击一拳。哪知刚到楼后,脚跟还没站稳,一旁半人多高的草?#38405;?#20154;声四起,涌出千余人,当前一大汉,身材高瘦,驴面麻?#24120;?#25163;中擎刀,杀气冲天。这人正是南洪门八大天王之?#22351;?#26446;望野。他双目如鹰,一眼就看见了谢文东,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但他的照片已看过无数次,李望野大吼一声:“谢文东,今天你别想跑了!”

谢文东心中?#27426;?#30475;来萧方早有?#24613;福?#25171;下去自己也难以讨到好处。想罢,他丝毫没有犹豫,也不理叫嚣的李望野,大声道:“撤!?#26412;?#20196;如山倒。洪门虽然不是军队,但家法并不比军法轻,纪律严明是洪门的特点,下面的弟子纵然有心一战,可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纷纷抽刀转身,怎么来的又怎么回去了。李望野一见,心中狂喜,谢文东和北洪门也不过如此,见了自己连打都不敢打就跑了,哪能轻易放过。他一挥刀,大声喊到:“给我追!跑前有赏,跑后家法斥候!”

下面弟子一听家法两字都吓了?#27426;?#21990;,二话不说,发了疯般的向前追,不一会,就差?#27426;?#36861;个首尾相连,落在后面的北洪门弟子都能听见身后‘呼哧,呼哧’的喘息声。一人见北洪门一个胖子落在最后,近在自己眼前,他轮刀就劈。那胖子听见身后恶风不善,知道不好,身子向前急窜两步,虽然没被砍中,但裤子?#25442;?#24320;一条口子。这下子后面南洪门的弟子都笑了,纷纷嚷嚷道:“北洪门真是厉害,穿着开裆裤就出来了,是谢文东教的吧,哈哈!”那胖子被嘲笑得面红如血,可又没有办法,自己能怎么办,算了,跑吧!这两千来人,一波在前跑,一波从后掩杀,浩浩荡荡,好不热闹。

谢文东带领的这一千来人被人家追得够狼狈的,从原?#25918;?#22238;来时,连停在?#25918;?#30340;汽车都来不及坐上,直接跑过。

谢文东见对?#25509;兇急福坏忝挥?#35947;,抬腿跑了,可任长风还在旅馆前血战。他杀得正兴起时,迎面冲过来一白面青年,相貌英俊,风?#33509;?#32745;,即使象现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也难以掩饰他超乎寻常的气质。白面青年来到任长风面前停下,说道:“阁下身手不错,抱个名吧!”任长风冷笑一声,道:“你还不配知道爷爷大名!”话音未落,他的刀也就到了青年头顶。那青年不慌不忙,身子微微一侧,轻松躲开,仰面一笑,道:“我知道了,你是任长风吧!”

任长风一楞,心中奇怪,青年一看他的表情,更?#28044;?#23450;,笑道:“北洪门内骄傲的人?#27426;啵?#19981;过任长风绝对是个例外。”

任长风傲然一笑,收刀问道:“你又是何人?”青年淡?#22351;潰骸罢?#23621;风。”任长风听后?#34507;?#21507;了一惊,眼前这位文?#26102;?#24428;的青年原来就是南洪门八大天王之?#22351;?#24352;居风啊!心里加了小心,表面若无其事。他狂笑一声,说道:“很好!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我手中战刀!”说完,他挥手连斩三刀。任长风的刀法和东心雷同出一门,都是金鹏所传,但二?#35828;?#27861;风格因各自性格不?#27426;?#21508;不相同。东心?#23376;?#20992;,大开大合,?#20113;?#21313;足,张居风的刀法刁钻诡异,急时如闪电,毒时如蛇蝎,没有多余的花招,刀刀都可毕命。张居风能凭身手?#26041;?#20843;大天王内,自然有高人一筹的实力,可对上任长风,他可不敢大意,?#30452;?#19968;晃,双掌中多出两把短刀。长不过一尺,刀身却有手掌般宽,血槽被刻成龙型,下雕‘洪武’二字。

张居风舞动双刀和任长风杀在一处。越打他越心惊,暗中也是连连赞叹任长风的刀法果然有过人之处,诡异狠毒,防?#30343;?#38450;。而任长风是越打越起劲,正如张居风所说,他是一个骄傲的人,而?#19968;?#26159;极其骄傲那种,一般人根本不放在眼中,洪门内除了金鹏和东心雷,他感觉其他人的身手都不如自己,甚至做自己的陪练都不配。今日遇到一位个中高手,心中兴奋加激动,血液都快沸腾了。任长风打得既过瘾又?#24230;耄?#30524;中除了张居风再容不下其他人,周围情势的变化?#22351;?#27809;注意到。

他没注意到,可魏子丹时刻留着心。刚才楼后一阵大乱,心中一喜,知道是谢文东领主力到了,可他的高兴没超过三秒钟,隐约听到有人大喊:“谢文东,你往哪里跑?!”接着是一阵众人跑路发出的轰隆声,然后,一切又归于?#39556;玻?#22909;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魏子丹听声心中奇怪,暗说东哥不是跑了吧。刚开始他还有些不相信,想去楼后看看,可哪有空?#24230;?#20182;穿过,面前人山人海都是南洪门麾下弟子。过了没一会,?#21482;?#21709;了,正是跑路中的谢文东打来,让他赶快撤退。还?#22351;人?#35828;话,电话已挂断。唉唉!魏子丹气得直哼哼,这?#20889;?#24471;什么仗嘛,自己连东哥动手的声音都没听到就跑了!转目再看自己带来的那三百人,留在身旁的只有一百多号,其他人都让人家南洪门弟子冲散了。撤吧!他心中暗叹一声,见任长风正和一位青年打得有声有色,不可开交,管不?#22235;?#20040;多,他上前抓起任长风的袖子就跑,用高?#30452;?#30340;嗓子大声喊道:“兄弟们,撤退,全部撤退!”

任长风打在兴头上,突然袖子被人抓住,眼角余光一瞧,见是魏子丹,心中这个来气。怒道:“你干什么?拉着我跑什么?”

魏子丹边跑边苦笑道:“跑什么?再不跑我们今天就回不去了。”“什么?”任长风一楞,问道:“怎么了?东哥还?#22351;?#21527;?”魏子丹道:“?#22351;?#36824;好,可是东哥到了又跑了。”这是什么意思?任长风有些发蒙,带着疑惑看向魏子丹,后者摇头道:“算了,回去再说,我们先杀出重围吧!”二人带着一百来号兄弟,使尽全身解数,费了?#25490;?#20108;虎之力才勉强冲出重围,跑了?#27426;?#36335;,停下再略点下人数,已经?#22351;?#20843;十。魏子丹刚想让大?#20197;?#22320;休息一会,话还?#22351;?#20986;口,身后杀上来数百名南洪门弟子,刀光闪闪,气势如虹,?#35805;?#27861;,任魏二人只好带着残兵败将继续跑路。

再说谢文东,带着一千来人往市区跑。跑路是他?#32943;睿?#33267;少在黑道中很少有?#22235;鼙人?#26356;快更?#24515;?#21147;。可下面的弟子没有他那样的‘实力’,一各个累得浑身是汗,刀早就别回腰间,手里抓着脱下的上衣,?#25104;?#30340;黑?#23478;?#19981;知道扔哪去了。南洪门的人也强不了多少,各个气喘如牛,?#36335;?#34987;?#25346;?#28287;透了,如同落汤鸡一般。样子虽然狼狈,可嘴上一会没停下。“你们还真能跑啊,哥们是属兔子的吧!”“你***,你们北洪门长了两条腿就是为了跑路的吧!?”“中国长跑项目又多了一批干将!”

这些人说什么的有,?#28909;?#36861;不上,那么在精神方面摧残一下对方也是不错。

李望野一辈子也没这么跑过,眼看自己追出十公里快到市区了,可谢文东仍然体力十足,心中不解,难道他真是体校出身?要不怎么这么能跑。他边跑边高声气喘道:“谢文东,我算是服你了,看你这一双小短腿,还真他妈能捣腾。”

跑在前面的谢文东听后哈哈大笑,也不答话,就是一个劲的向前跑。

市区已经隐约可见,李望野?#34507;到?#24613;,如果让谢文东进了市区,?#20146;?#24049;可就前功尽弃,这十多公里算是?#30528;?#20102;。不管怎么?#30340;?#37324;是北洪门的地盘,李望?#26263;?#23376;再大,也不敢贸然闯进。他将手一摆,停下身子,弯下腰,双?#22336;?#33181;先喘了一会。下面的弟子见老大不追了,也纷纷稳住身子,当他发话。好一会,李望野深吸两口气,缓缓直起身子,感觉自己的肺都快炸了,气管火辣辣的,他说道:“算了,我们不能再追下去,前面就是南京市区,那里北洪门的帮手多。”说着,他叹了口气,惋惜自己错过大好时机,没有抓住谢文东,又道:“大?#39029;?#21543;,等天一亮,我请兄弟们吃顿好的犒劳一下大家。”

这时,他想撤了,可是谢文东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又跑回来了,在离李望野十多米的距离站住,笑眯眯的看着他。

妈的!李望野心?#20889;?#24594;,我不追你你竟然还敢跑回来。他想都没想,拔刀就奔谢文东冲去。谢文东见他冲来,既不拔枪也?#27426;?#20992;,拔腿又跑,李望野虎目圆睁,咬?#29436;?#40831;,看样子恨?#22351;?#19968;口将谢文东吞下,只是,他连对方的衣角都碰?#22351;劍?#25235;不着。李望野那千余手下见老大又追,?#35805;?#27861;,也得跟?#25490;埽到?#33258;己的命苦,把谢文东祖宗十八代都在心中叨咕了一遍。

又追出一里地,进了市区边缘,谢文东的身影消失在黑暗?#23567;?#26446;望野实在是跑?#27426;?#20102;,干脆坐在地上,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喘?#21046;?#21518;面的手下稀稀拉拉走来,都累得筋疲力尽,浑身乏力。李望野坐下?#35805;?#20998;钟,谢文东又出现了,这回他连身都没起,伸手指着他?#20146;櫻?#24594;道:“谢文东,有种你就别跑,?#27425;?#19981;把你大卸八快!”

这回谢文东说话了,笑眯眯的看?#25490;?#28779;中烧的李望野,说道:“我是来送你‘?#19979;貳?#30340;。”

“我呸!”李望野?#20146;?#24046;点没气歪了,嘴唇?#35835;碩叮?#30828;是没说出话来。谢文东笑道:“怎么?你不相信吗?”

李望野道:“我只相信今天我?#27426;?#35201;你的命!”说完,他?#20301;?#24736;悠的站起来,不过双腿已然脱力发软。

谢文东含笑看着他,轻轻拍了拍了手。“啪,?#20061;?”随着三下击掌声,公路两旁的黑暗树林内顿时涌出成百上千的人,黑压压一片,根本分不清个数,黑衣,黑面,象是融入在黑暗中,只有手中钢刀寒光闪闪,夺人双目。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三章   地址:
牛派乞人
双色球玩法 南粤风采36选7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福利彩票欢乐生肖 梦幻西游工具箱 四创电子股票行情 排五对奖规则 和记彩票苹果 广东好彩1开奖直播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结果 无忧辽宁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