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乞人|新中版四柱预测|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二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flvwoc.shop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挑了挑眉毛,转目看向向辉山,问道:“向长老,你是怎么看的?”“哦……”向辉山没想到谢文东会突然问自己,沉吟一下,来个两头都?#22351;?#32618;,说道:“掌门大哥的能力现在已是众所周知,我相信掌门决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25490;?#26263;中使坏的人,全听掌门安排。”田暮风听后差点气笑出来,心?#30340;?#21040;是会做好人。他将嘴一撇,讽刺道:“果然是当年金老大的第一智囊啊,说起话来和我们粗人就是不一样!”

谢文东听后一楞,眯眼仰面而立。向辉山老脸一红,有些恼羞道:“我说的也是实话嘛!掌门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将南洪门踢出南京,就这?#22351;悖?#20197;让我心服口服。”田暮风知道说不过他,干脆闭上嘴巴。谢文东微微一笑,道:“田长老,你不用再求情,我做的决定一般是不会改变的。将连长老先关押起来,以后我自有决断!”说完,他向金鹏点点头,走出宴会大厅,躲在最角落,一直没说话的姜森急忙跟出来。到了房外,姜森见四下没人,轻声说道:“东哥,我看那个连长?#21916;?#35937;是奸细。”

“哦?”谢文东眉毛一挑,问道:“你怎么知道?”姜森苦笑道:“我看他的样子不象是奸细,而且,如果一个奸细这么简单就暴露出马脚,那他的头脑实在不敢恭维,可是上次?#20570;?#20043;死,说明这人是个很不一般人,至少要比这连长老聪明得多。”

谢文东缓缓道:“人心隔肚皮,谁能知道别人心中在想什么,有时莽撞是最好的伪?#21834;?#19981;过这个连田丰的确不是奸细。”

姜森一楞,疑问道:“那东哥为什么还要把他抓起来。”谢文东眯眼一笑,说道:“我只是想看看另外两位长老的反应,?#28909;?#25490;除了连田丰,这两人中的一个必然有毛病。”“啊!原来是这样。”姜森明白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东哥有没有看出来他二人中谁是?”谢文东点点头,又摇摇头,笑道:“十有**,但没有证据。”姜森忙问道:“是谁?”谢文东伏在他耳边细语几字,然后说道:“以后帮我多注意这个人,并且仔细查一下他的老底,?#19968;?#30097;他和南洪门有关系。”

“恩!”姜森点点头,谢文东的话可让他留了心。

大好的庆功宴成了哀悼会,北洪门掌门大哥新老交替所引起的动乱刚稳定下来就发生这样的事,确是多事之秋。王海健的死,连田丰的怀疑自然最大,被软禁在一处远郊小别墅内。五大长老,现在?#30343;?#20004;人,人心动荡,士气低落。没过数日,南洪门乘机卷土从来,八大天王出动三人,仍由萧方带领,麾下精锐三千,杀气腾腾,直奔南京,大有一口吞下的气势。

萧方吐血回到广州,向问天并没有责备他。谢文东他见过,是怎样的人他心中也明白,在他手下惨败不算是丢人的事。其实萧方输得很惨,不过心中并不服气,就象高手?#20113;澹?#19968;招之差怎会说明谁高谁低。刚返回广州第二天,他就听说北洪门又出大事,一长老身亡,一长老被软禁,下面弟子人心涣散。他本来躺在医院养病,其实也?#30343;?#20040;大病,只是心中郁闷,满腔火气发不出来,一听到这个消息,萧方从床上跳起来,面露惊喜,仰面叹道:“天助我洪门啊!”这时他病也好了,胸也不闷了,跑出医院去找向问天,要求乘机攻打北洪门,南京可失而复得,如果顺利还可北上,直取T市。

向问天考虑半晌,觉得有理,答应他的请求,再给萧方精锐三千,并从八大天王中调出两人协助。萧方这次带着复仇之心而来,表面气势凌人,心中却加了千万个小心。南洪门再次出兵的消息很快传进南京,也传到T市。谢文东本想处理完王海健的后事再亲自去南京,可探子?#30452;В?#29575;众前来的仍是萧方,同时还?#24515;?#27946;门两天天王张居风、李望野相辅佐。谢文东听后不敢大意,灵敏固然厉害,不过也难与南洪门三位大将周旋。他不敢耽搁,急忙聚集身在T市的所有北洪门干部开会。

会上,谢文东环视一周下面百于众,问道:“这?#25991;?#27946;门来势汹汹,不可轻敌,谁愿于我同往南京?”说着话,他看向聂天行,在座的这些人只有他还能看进谢文东眼?#23567;C坏?#32834;天行说话,下面站起一人,身材中等,短平头,立眉环眼,?#25104;?#34593;黄,他躬身施礼道:“属下原和掌门大哥同往南京!”谢文东举目一看,原来是任长风。他也算是北洪门年轻一代佼佼者,曾经和谢文东一同参加过洪门峰会,这人有勇?#24515;保?#19981;过?#19978;?#30340;是有点生不逢时,他勇比不过东心雷,谋比不过聂天行(他自己这样认为),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傲,把自己定位过高,而把所有人又都看得很低。

谢文东点点头,说声好。他心中想什么聂天行很清楚,暗叹一声,起身说道:“属下也愿同往,助掌门大哥一臂之力!”

谢文东心中一喜,笑道:“有天行相助,必可事半功倍。”会议结束后,谢文东在T市挑选出两千精锐,一切手续全免,带这聂天行和任长风,连夜动身?#32454;?#21335;京。他们刚到,萧方?#28909;?#20063;到了。由于南洪门在南京再无容身之所,只好在南郊选个位置易守难攻之处作为自己一方的暂时大本营,稳定下来,寻觅良机。萧方和张居风、李望野三人在房间内屁股还没做稳,有探子来抱,说陪谢文东前来的还?#24515;?#22825;行和任长风二人。萧方听后心中一震,吸气道:“真没想到,他竟然也来了。”

“谁啊??#38381;?#23621;风一塄,见萧方面带凝重,忍不住问道。萧方道:“还能有谁,自然是聂天?#23567;?#36825;人计谋厉害得很,近几年北洪门势力发展得这样快,和他不无关系。一个谢文东已经不好对付,现在又多个聂天行,唉,看?#27425;?#20204;这次要无攻而返了。”说着话,他偷眼观瞧张居风和李望野二人的表情。果然,这二人同时挑起眉毛,萧方一句话将他俩斗志激发起来,张居风冷笑一声,说道:“谢文东我都没放在眼中,一个小小的聂天行自然更不在话下。”李望野要?#20154;?#35880;慎得多,说道:“张兄不要大意,萧老弟的头?#38405;?#19981;是不清楚,可还是在谢文东手下吃了亏,小心为上!”

萧方感叹一声,道:“谢文东,诡计多端,想取胜于他,实在不是容易的事!”

听到萧方?#28909;?#22312;南郊站住阵脚,任长风急急忙忙来到谢文东的房间,敲门入后,见谢文东和聂天?#23567;?#28789;敏都在,直接道:“大哥,听下面回报,萧方在南郊一处旅馆聚集,他们刚到南京,脚跟?#27425;齲?#22914;果现在出击偷袭,定可重创南寇。”

谢文东?#20102;?#19968;下,微微一笑,转头说道:“天行,你怎么看?”聂天行沉吟道:“萧?#37066;?#35851;过人,为人也是小心谨慎,刚到南京,脚跟?#27425;齲?#36825;点他必然清楚,定会有所?#24613;福?#22914;果贸然出击,可能会中了人家的圈套也说?#27426;ā!薄?#24681;!”谢文东连连点头,萧方确实是个小心的人,就上次一战,自己多次挑逗引诱他都不为所动,正说明了这?#22351;恪?#20182;对任长风道:“我和天行的看法一样,长风,我们现在也是刚到南京,一路疲劳,而?#19968;?#19981;太清楚对方的底细,暂时不宜出战。”

任长风听后不已为然,有些惋惜道:“不过,现在这个机会很难得,万一萧方没有?#24613;福?#37027;我们岂不是失掉能将他全军覆?#22351;?#25112;机了。”他边说边看一旁的灵敏,连连眨眼,意思是让她帮自己说说?#21834;?#20182;二人私下关系非比一般,同是北洪门年轻一代精锐,年纪又相仿,之间情谊极深。灵敏自然看出他的意思,想了想,说道:“长风说得也有道理,不过我们也?#22351;?#19981;防备对?#25509;兇急浮?#25105;看可以这样,?#30452;?#20004;路,一路在敌前做试探,一路绕到敌后做接应,如果真?#26032;?#20239;,前路马上后退,后路冲杀,可阻止对方追击前路。如果没埋伏,前后?#35874;鰨?#23450;可大破萧?#20581;!?/p>

听她说完,聂天行笑了,心中佩服,暗道灵敏的头?#20113;?#23454;不在他之下,只是为人过于低调?#25490;?#22312;自己后面。他点头赞道:“这个主意好!兵分两路,一前一后,进可攻,退可守,呈?#35874;?#20043;势。”谢文东眯眼?#20102;计?#21051;,也是点点头,说道:“那好,就按灵敏所说的办法办!明日凌晨两点,偷袭萧方!”

任长风心?#20889;?#21916;,?#20302;?#23545;灵敏伸出大?#31895;福?#39640;啊!谢文东将干部召集起来,将明日凌晨一战的计划说出,众人听后?#36861;自?#21497;这个战术不错,擦拳磨掌,斗志昂扬。谢文东大致统计一下自己一方的人手,带来的两千人?#30001;?#21335;京原有,人数三千往上。他分派任长风率领前路,魏子丹做他副手,领人三百,遇敌速撤,不管对方人数多少。后路由他亲自带领,灵敏相随,领人一千。聂天行由于身手不怎么样,谢文东怕打起仗来场面混乱,他万一有个散失就不好了,所以让他留守市区,领其余的人做接应。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众人?#36861;?#22238;到各自住处休息,补充体力。

一夜无话,第二日凌晨?#22351;?#22810;,北洪门弟子?#37027;?#32858;集,身穿黑衣,黑?#20960;亲歟?#34915;下都暗藏武器。随着谢文东一声令下,千余人静?#37027;?#30340;分路坐车出了市区。现在已是深夜,万籁具寂,霓红远离城市,只有公路两旁街灯发出微微光芒。夜半无声杀人时。一路上虽无人说话,但身上杀气冲天,周围的?#25484;?#24322;常凝重,压得人无法呼吸。

任长风和魏子丹带三百人走正路,比谢文东的后?#25151;?#19968;些。等快到旅馆时,他下令车子停下,剩下的路程步?#23567;?#40657;暗中,旅馆的身影隐约可见时,魏子丹拉了拉任长风的衣服,小声说道:“咱们是不是先等等,我想东哥还得等?#38382;?#38388;能到。”

任长风头脑也不简单,听后点点头,向身后一挥手,令众人停下,原地休息。他和魏子丹向前又走了?#27426;危?#23558;旅馆周围的环境仔细打量一番。旅馆是一座五层旧楼,虽然天色昏暗,不难看出楼房的墙皮有些脱落。楼前是公路,楼后是一片大草地,荒草看来好长时间没人搭理,足有半人多高,楼房左?#39029;?#20102;几所早关业的修车店外,再无其他建筑。任长风心中一惊,忍不住道:“好一块荒凉之地!”魏子丹眯眼看了好久,奇怪道:“我怎么没有看见放哨的人,萧方不会大意到连探子都撤了吧?!?#27604;?#38271;风听后聚睛一看,可不是嘛,楼前楼后竟然没有一个站岗的。他刚想说有诈,这时楼内?#20301;?#24736;悠走出两人,嘴里叼烟,呵欠连连。二人相视一笑,将心放下。任长风看了看表,说道:“时间差?#27426;?#20102;,我们上!”

魏子丹亲自带上两人,毛腰潜行,向楼内走出那两人摸去。这两人*着?#25490;?#30340;墙壁,嘻嘻哈哈不知谈论什么,?#30343;?#21457;出窃笑之声。还?#22351;任?#23376;丹接近,二人?#36861;?#25171;个呵欠,?#21482;?#21040;楼内。魏子丹眼珠一转,感觉有些?#27426;?#21170;,可哪?#27426;?#20182;一时又说不上来。当他接近楼房时,终于感觉到哪?#27426;?#20102;,整座楼房太静,静得有些可怕,里面没有一?#21487;?#21709;,就连周围也是如此。荒?#23478;巴猓?#20081;草丛生,连个蛐蛐的叫声都没有,这不奇怪吗?!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flvwoc.shop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二十二章   地址:
牛派乞人